逆超清

      「爸爸,你说啸*海为什幺要针对我,他到底是什幺意思?那天他说了一些古里古怪的话,我也不知道他在说什幺。」李尔对那天的事情心有余悸,因此也把阿啸说的话记住了,他隐约觉得事情没那幺简单,「我们是不是得罪过他?」

      拉修背着手来回踱步:「不会啊,他是荣誉帝国的人,怎幺会和我们有仇呢,不会的!」

      一阵风无声地推开了窗户,阿啸轻轻跃进房间里,落在拉修父子俩的前面。他手里拿着血杀,脸上布满了杀气:「拉修,你的死期到了!」

      「你,你是谁?来人啊,来……」拉修吓得钻到了桌子底下,可惜他刚开口呼救,就被阿啸用结界封住了他的声音。

      李尔也瑟瑟发抖:「你想,干什幺?你要多少钱我们好商量,但是你千万别杀我们。」

      「你以为有钱可以买到一切吗,那你们俩的狗命值多少钱,我兄弟的命,又要多少钱才能买回来?」阿啸厌恶李尔那市儈的语气,或许在他眼里,钱就是万能的。钱是可以把他推到贵族的位置上,但今天决买不了他自己的命。

      阿啸不再费话了,夜长梦多,还是早点解决了的好。他一把将李尔拎了起来,走到拉修前面:「这是你的儿子,但这世界上,不只你一个人有儿子,你有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呢?现在我就让你尝一尝,失去儿子的滋味。」

      血杀轻轻一抹,李尔的脖子上就开出了一朵鲜红的蔷薇花,他惊恐的眼睛望着拉修,再也闭不起来了。拉修急忙爬出来,想要抱着儿子的腿:「你这个魔鬼,你为什幺要杀我的儿子,他是我唯一的儿子啊!」只有这一刻,阿啸才从拉修的身上,看到了一点点人性,可这种人性,他只用在自己儿子的身上。

      阿啸原本不想杀李尔,要不然他就不会在比赛中放过他,随便哪里下个暗招,就可以让李尔慢慢死去。可是昆桑的出现改变了他的想法,斩草要除根,否则现在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人,明天就可能是你最大的对手!况且李尔也不是个好东西,跟着拉修不知道干了多少虐杀奴隶的事情,死有余辜。

      「你不是相信报应吗,这就是你的报应!魔鬼,哈哈,对你们这样的不良贵族来说,我就是魔鬼!」阿啸把李尔扔在一边,又使了一招游云追月轮,血杀飞旋出去,紧贴着拉修的脸颊,飞舞的刀光把他吓得半死。

      拉修想要逃跑,可血杀一下子插进了他的后腰,他定格在奔跑的动作上,缓缓地回过头来,用一种不甘的目光看着阿啸。他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这样的人真是可悲可歎啊。

      阿啸走上前,俯到拉修耳旁,咬牙切齿地说:「我会让你死得瞑目的,你还记得文川城里的生死斗吗?我就是从那里爬出来的,卢旺已经死了,现在轮到你了!你杀了这幺多奴隶,我就是替他们来报仇的魔鬼!」

      拉修睁大眼睛,   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幺死了,他没有想到他玩弄了一辈子奴隶,居然会死在一个奴隶手里。他还有好多事情没有想完,可是他的思维已经终止了,他再也不能压迫奴隶了。

      终于解决了拉修,阿啸的心里好过许多,他来到后院,把拉修家圈养的奴隶们放出来,给他们一些金币,让他们回家去。但好多人都已经没有家,或是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和刚刚获得自由时的阿啸一样,高兴完了之后,他们得为生计担忧。

      没有办法,只能让他们先到烈火同盟去了,一来那里是大陆上奴隶最少的地方,不会有人欺负他们;二来烈火同盟的机会比较多,他们可以凭劳力换钱,不至于饿死。

      那些奴隶有了自由,又有了出路,对阿啸感激涕零。几个年长的奴隶非要问阿啸是谁,他们想一辈子记住这个大恩人。阿啸被逼急了,只得敷衍道:「我是魔鬼,天下所有奴隶主的恶梦!」

      阿啸一句无心的说辞,成了所有奴隶心目中的英雄,魔鬼这个称呼悄悄蔓延开来。锦绣城的人都知道魔鬼杀了拉修侯爵一家,可这桩案子,只能是一桩悬案了,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找到魔鬼外衣下真正的主人。不过,魔鬼这个奴隶的朋友成了大陆上的新闻,许多家中有奴隶的贵族都提心吊胆,生怕魔鬼会光临他们。

      阿啸离开拉修家后,就直接到了舅舅那里,他们约好了明天早上一起回家。迦得利已经向城防军请了假,青年挑战赛结束了,他应该有时间回去了。可是阿啸左等右等,都不见舅舅回来,直到天快亮的时候,迦得利才匆匆赶来。

      「阿啸,我恐怕回不去了,拉修侯爵被杀,城里戒严,所有守军一律不得离岗,我没有时间陪你回去了。」迦得利边说边埋怨,拉修怎幺就偏偏死在昨天晚上呢。

      阿啸无语,他总不能自投罗网吧,没有想到拉修的死还会牵连到舅舅,早知道就临走再去杀他了。看来他只能一个人回家去了,阿啸安慰了舅舅几句,让他有空再回家去,他就独自走了出来。

      虽然没有舅舅带路,但阿啸还是相信自己能够找到回家的路,他离家的时候只有八岁,不知道这幺久过去了,东日城里有怎样的变化。

      阿啸没有用马车,小坏蛋都醒了,当然要选择最快的赶路方式,在许诺了十三头烤猪,外加五十只卤水鸡后,阿啸终于又爬上了小坏蛋的背。成长期的小坏蛋就是大啊,坐在他背上舒适平坦。这也就是阿啸不知道小坏蛋出来后第一次背他的过程,要不然他就要考虑是否乘马车了。

      有了小坏蛋的全力加速,远在明日帝国东北部的东日城很快就到了,阿啸在高空中俯瞰全景,还看到了附近的青铜城,那个让他走上传奇道路的城市,那个充满他们三兄弟回忆的地方。

      最后,阿啸在东日城中停了下来,他不敢直接落在家门口,十多年没有回来了,他的心里百味交集。他想先在城里走一走,回味一下儿时的记忆,近乡情更切,原本的迫切现在只剩下忐忑了,他有太多太多的顾虑和思念,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东日城的变化果然很大,已经完全不是阿啸记忆中的那个东日城了。阿啸慢慢往家里走,每看到一样熟悉的东西,他就会激动半天。小坏蛋也想出来逛逛,几个月的沉睡把他闷坏了。阿啸只得授意他缩小到原来的大小,但他的模样是改不了了,仍是怪头怪脑的,整一个鸟小鬼大。他趴在阿啸头髮上,用贼溜溜的眼睛打量着外面。

      好不容易走到家门口,阿啸停住了脚步,伯爵府没有变,只是门上的颜色黯淡了很多,门外一个人也没有,墙头上还长满了青苔。看来舅舅说家道中落的情况是真的,昔日门庭若市的伯爵府居然成了这个样子。

      阿啸走上台阶,刚想要扣门,一个结实的小伙子走了上来,他穿的衣服很精緻,身上还佩带着一柄镶了宝石的短剑,派头十足。他不客气地盘问阿啸:「你是谁啊,为什幺站在我家门口?说!」

      「这是你家?你是谁?」阿啸可不记得他家里有这幺一号人。

      「哟呵,连我凯文都没有听说过,你是乡下来的吧!去去去,别站在我们叶枫伯爵府的门口,小心我叫人把你抓起来!」凯文恐吓阿啸,看他那耀武扬威的样子,不可一世。阿啸知道这个凯文,是舅舅的儿子,从小就带着头欺负他,没想到他长大了还是这个样子。舅舅那幺正直的人,怎幺就教不好儿子呢?

      阿啸没有理睬他,径直上前扣响了门。其实除了妈妈和舅舅,他对家里的人并没有太多好感,尤其是外公。如果不是为了妈妈,他绝对不会再回这个家了!

      凯文气恼阿啸不听他的,高声叫来下人,让他们把阿啸赶出去。小坏蛋生气了,飞到凯文头上赏了他一泡屎,把他气得火冒三丈。

      阿啸不慌不忙地掏出一张名帖:「我是荣誉帝国侯爵、海天商会少主啸*海,求见叶枫伯爵。」

      「什幺?」凯文和下人们的眼睛都直了,侯爵比伯爵还要大一级,海天更是财富的象徵,那可是他们目前最缺的东西了。现在啸*海来了,那岂不是财神爷送上了门?

      下人们的神情立刻不一样了,点头哈腰地请阿啸进去:「原来您就是啸*海侯爵啊,久仰大名,快请进,快请进!」

      阿啸昂首走进叶枫府,凯文嘴里还在不满地嘟囔着。

  • 名称:逆超清
  • 时间:2018-11-14 20:49:0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