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魂师超清

      伯尼的剑离羽*飞还有一寸时,羽*飞突然出手了,他的槊比伯尼的阔剑要长,剑还没有命中目标,槊就已经抵在了伯尼的小腹上。这可是个危险的地方,弄不好伯尼就毁了。阿啸站起来,随时準备救人,赛场上刀剑无眼,很多选手都受了很严重的伤。

      然而羽*飞的槊停住了,就悬停在伯尼的肚脐眼上,再没入一点点,伯尼可就笑不出来了。就是现在,他的脸也已经青了,在他风调雨顺的前十几年里,估计从来没有离死亡这幺近过。

      阿啸松了一口气,他要是真的沖上去救人,破坏了大赛规则不说,羽*飞脸上也不好看,这个结局是最好的了。

      伯尼站了起来,刚从死亡线上下来的他双腿发抖,满头大汗:「我还活着吗?天哪,太可怕了,爷爷的话果然是没有错的。」人只有经历过死亡,才会懂得生命的意义,伯尼也算是无意中体验到了生与死的真谛吧,相信这对他会很有帮助的。

      由于羽*飞手下留情,这场比赛和平地结束了,伯尼虽然败了,可是他败得心服口服,羽*飞的冷静、机智、无畏让他很是佩服。

      阿啸向两人走去,笑眯眯地说:「兄弟,恭喜你获得胜利!」

      伯尼一头雾水:「老大,我不是输了吗,难道你没看见?」

      可惜没有人理会伯尼,羽*飞走到了他的前面,与阿啸四目相对,然后伸出一只手:「啸*海。」

      「羽*飞!」阿啸也伸出手,两个人紧紧地握在一起,继而相拥,他们认识五年了,却到今天才知道对方的名字。他们互相喊着兄弟,眼里闪着泪花,如果说上一次的相遇只让他们知道彼此还活着,这一次的重逢则代表着更多的意义。只有他们心里才明白,从一个奴隶走到这一步,有多幺困难,而这一切,都是他们所不能言语,却又无法忘怀的东西。

      「你们认识?」伯尼终于明白了,想不到他最佩服的两个人,居然是兄弟。

      羽*飞大笑:「如果不是知道你是阿啸的兄弟,我那一槊早就把你穿透了!要知道我对敌人从来都不会手软。」他边说边袭击伯尼的肚子,伯尼立刻后退一步,就算是开玩笑,他的肚子也快抽筋了。

      众人被他的反应逗笑了,伯尼这个胆小鬼的名号大概一辈子都摘不掉了。

      阿啸和羽*飞许久不见,自然有很多话要说,至少他们各自的身份就得解释半天,这其间的辛酸苦辣,更不是一句话就能说完的。羽*飞神秘一笑:「啸*海的名字我是如雷贯耳了,可惜不知道就是你,要不我们早就见面了。你可知道我的老师是谁?」

      这可把阿啸给难住了,他又不是先知。

      羽*飞给他提示:「你见过的,就在烈火同盟。」

      这幺一说,阿啸倒是想起来了,烈火同盟里能教出羽*飞来的奇人只有一个:「驼爷!对吗,他和我提起过你,只是我也不知道他的徒弟就是你,真是没有想到啊。我们怎幺就没有在烈火同盟碰上呢?」

      两人相谈甚欢,直到喀塔木五王议论起一场比赛,狼一脸沮丧:「现在的世道没法混了,怎幺女人一个比一个厉害,我原以为妮雅已经到顶了,谁知道还有更厉害的!刚才九场的那个女人,居然只用了十分钟就把对手解决了。」

      「大哥,别感歎了,强中自有强中手啊,咱们得想开点。真不知道那女的是什幺来头,这幺强悍。」狐虽是在安慰大哥,自己也难免伤感。他们兄弟三人进入複赛,可是他在刚才的比赛中也被淘汰了。

      还是羚消息灵通,抢着说:「我知道她是谁,她是夜蔷薇商会的继承人,即漂亮又聪明,没想到实力也这幺强,据说她还是啸*海的未婚妻呢!」

      阿啸一听这话,一种不祥的感觉从后脊樑一直爬到脑门上,难道她也来了?不会吧,如果她来了,怎幺会不来找他呢,她应该已经知道心奴对他没有效果了,难道就没有下一步动作吗?

      羽*飞看到阿啸忽然紧张起来,笑着说:「我知道了,你是在想夜蔷薇的莲姬小姐,我还没有恭喜你订婚呢,什幺时候可以让我见见弟妹?」

      阿啸有苦难言,他和莲姬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不可能在一起,过去还能维持表面上的和谐,现在连这个也不可能了。他苦涩地笑了笑,起身向喀塔木五王所说的那个方向走去,既然她已经来了,终要见面的,还不如先去探探呢。

      莲姬从祈神塔出来以后,实力得到了突飞猛进的提高,现在的她应该不是阿啸所能对付的,除非他把所有家当全部押上,那样才有一拼之力。莲姬是神的人,她出现在赛场上一定没安好心,有她在,阿啸的夺冠之路可就崎岖了。

      阿啸满腹心事地来到赛场南面,果然看见了夜蔷薇商会的会旗,一个绿衣女子站在人群中亭亭玉立,最是醒目。

      此人正是莲姬,许久不见,她的气质更加出众了,神圣不可侵犯。阿啸不禁拿她和沉舟湖畔的那个女子相比,两人虽然同样都是圣洁的,只是前者重在高傲、冷酷;后者重在高雅、宁静,不一样的风情。

      莲姬也看见阿啸了,她的目光里流连着异彩,款款而来。但她的笑容却给阿啸一种冰冷的感觉,因为他知道,在那美丽的笑容后面,隐藏的是怎幺样的阴险和狠毒。心奴至今还在威胁着阿啸的生命,神的脚步也在慢慢逼近人类,这一切都与眼前这个貌似清纯的女孩有关。

      「真高兴能再见到你,阿啸,我还以为以后都只能看见一块木头了呢,那样就太令人遗憾了。」莲姬不再掩饰自己,她也知道阿啸没有被心奴控制,那幺她在阿啸面前,也就没有秘密了。她把手搭在他的肩上,状似亲密,「我还是比较喜欢真实的你,不管你相不相信,给你下心奴真的不是我的主意。」

      阿啸不动声色地推开她,这幺危险的女人,还是保持距离的好:「我信不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你到底想怎幺样,你明知道这场大赛的目的是什幺,你为什幺还要来参加?」

      「当然是为了夺冠啊,要是这些人都听我的,那还有谁能阻挡神的脚步呢,你吗?哈哈。」莲姬放肆地笑出了声,在外人看来,就好像是一对未婚夫妻在调情。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决不会!」阿啸望着她的眼睛,充满着坚定,就算战到最后一刻,他也不会让莲姬赢得比赛。他和小弥、北斗联手,再加上那幺多神器,他就不信打不赢区区一个莲姬!

      突然,他又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莲姬说这些人全都听她的,难道她做了什幺手脚?像心奴那样的毒根本没有人可以防御。他急切地问:「你想用心奴控制所有人吗?你太恶毒了!」

      莲姬还是不紧不慢的样子:「对付他们可用不着那幺珍贵的东西,所以你应该知道我们有多幺重视你了。你充满斗志的模样很可爱,我期待着你的表现啊,未婚夫,现在我觉得真的嫁给你也不错。」

      听着莲姬轻浮的话,阿啸很是反感:「哼,我可没有把那个婚约当真。」

      「没关係,有人当真就好了。」莲姬的目光往旁边一瞄,似笑非笑,一个身穿魔法袍的女子正盯着他们看,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她一看见阿啸看过来,立刻转身就走,走得非常决绝、非常坚毅。

      完了,是玫,她一定知道莲姬的事了。阿啸很着急,都是莲姬干的好事,她是故意让玫误会的。他很想追上去解释清楚,可是他又能说些什幺呢,当时的订婚是他自己同意的,莲姬也确实是他的未婚妻,他还能解释什幺呢?

      神的事情太複杂、太危险,阿啸不想让玫参合进来,况且他也不想让她知道他身中心奴的事情。以后找个合适的机会再向玫解释吧,但愿她不要生气。

      阿啸回头瞪着莲姬,恶狠狠地说:「你可以向我动手,但请你不要牵扯到不相干的人,尤其是她!」

      「我为什幺要听你的?」

  

       

  • 名称:噬魂师超清
  • 时间:2018-11-14 20:01:05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