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普法超清

      妮雅愣了一会儿,又用手去摸自己散落的头髮,终于知道发生了什幺。她拿回丝带,默默地走下擂台,神色漠然。

      阿啸有些担心地走上前去,这幺安静可不是妮雅的风格。他小心地安慰着:「输了就输了,无极*冰封是圣斗士,你打不过他也是正常的。比赛就是这样,别往心里去。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阿啸,我,我终于输了!」谁知道妮雅突然痛哭起来,嘴角却带着笑,那分明是喜极而泣的表情,她喃喃自语,「我真的输了,十二哥哥,我输了,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妮雅,没有以前那幺厉害了,看,我都输了。你为什幺还要离开我呢,我不漂亮,也不厉害,我真的已经变了,你还有什幺理由离开我呢?你别走,你别走!」

      阿啸还没有弄清楚妮雅怎幺了,她就抱着脑袋蹲了下去,整个人发疯了一般,一会喊「十二哥哥」,一会又喊「我输了」。这是怎幺回事?阿啸急忙让伯尼等人把她弄回去,大庭广众的又哭又笑实在不好看。从她刚才断断续续的话里,阿啸猜了一个大概,也许是以前有人用漂亮和实力太强来拒绝过妮雅,所以才会让她对这两件事念念不忘,连重生了还留着记忆碎片。不过,又有谁会用太漂亮和太厉害来拒绝一个女孩子呢,纯属藉口!

      好在没多久,妮雅就晕了过去,看她那憔悴的样子,实在是让人不忍,真不知道那个伤害妮雅的混蛋是谁。

      「哎哟,哎哟,轻点。」玫突然揪住了阿啸的耳朵,让他痛呼不已。

      玫佯怒:「我根本没用力,你喊什幺?还有,你以后要是敢那样对待我,我一定饶不了你!」玫也很同情妮雅,一个女孩子最大的痛苦,就是被所爱的人拒绝。所以她提前警告阿啸,她可不想像妮雅一样,为爱而癡狂。

      阿啸忙不迭地保证:「那当然了,我哪有那个胆子。对了,你不是该比赛了吗?小心一点,我会在旁边加油的。」

      「恩。」玫点点头,脱去外面的长袍,露出黑色魔法袍,左胸上绣着一道水系波纹。玫走上擂台,对着阿啸挥了挥手,神采飞扬,这是不是就叫爱情的滋润?

      玫的对手亚哥是来自大原帝国军部的高手,从他那笔挺的腰板,还有刚毅的目光上可以看出,他是一个铁血汉子。这样的人对战经验很丰富,就算他的实力稍差些,也可以打倒比他厉害的对手。阿啸担心的,却是他杀惯了敌人,万一出手太重会伤到玫。

      但是比赛已经确定了,没有办法更改,阿啸只得忧心忡忡地望着擂台,希望玫可以顺利晋级。其实是他太紧张了,玫师承卡特,怎幺可能会那幺不济呢,前几场的比赛中,她都发挥得很好。

      亚哥也上来了,他是个粗鲁的人,半裸着上身,鬍子几乎盖住了整张脸。他用的是双手重剑,两柄乌黑发亮的剑身上,一看就是饱饮鲜血的。

      玫没有胆怯,她拿出自己的法杖,先加了一个防御,然后全力出击。巨大的水龙柱沖天而起,带着惊人的力量向亚哥拍去,水的确是柔软的,可当它快速运行的时候,却足以把任何东西冲垮。

      亚哥把剑交叉在头上,发出一道强烈的斗气,尽力护住自己的要害。他双脚扎地,重心向下,牢牢地站在了擂台上。能进决赛的果然也不是一般人,他靠着两柄重剑以及有力的下盘,居然就顶住了玫的水系魔法。普通武士对付魔法都是以躲避为主,像他这样迎头而上的,真不多见。

      亚哥的战术是硬扛魔法,而等魔法消退,玫又还没有发出下一轮攻击的那个瞬间,来争取进攻的机会。他双脚一蹬,一头沖出了水柱包围区,挥舞着重剑向玫攻去。双手重剑的优势在于,可以同时发起两种进攻,只要他的天赋好,他就可以用左右手使不同的剑招,相互配合。

      亚哥显然是个用剑的天才,他的招式简单而又蕴涵杀机,于平凡中见神奇,两种剑法一上一下、一主一辅,配合得天衣无缝。他弹向玫,剑锋淩厉,顶着斗气直沖向前。速度很快,用肉眼看去,只看到两团流星一闪而过,眨眼就到了玫的跟前。

      阿啸眉头一皱,目不转睛。

      玫并不退缩,她对着法杖吟唱了一声,发了一个冰系领域,这幺短的时间里,也只有领域能让她化险为夷了。她吸取了上次比赛的教训,又把冰水混合在一起,发了一个冰水变异魔法冰雨。

      透明的冰刃在雨水中几乎难以辨别,但它的威力却是难以忽视的。领域里的绝对低温让亚哥很不适应,手上的动作不免慢了下来,玫就趁此机会进攻,无数冰刃一起改变方向,目标亚哥!

      亚哥的剑是很快,可以阻挡冰刃,但是百密一疏,如此众多的冰刃一起攻击,肯定有命中的。这就是冰雨的威力所在,雨水无孔不入,冰刃就难以防御,亚哥的进攻不得不转化为防御,被动地在冰雨中抵挡多如牛毛的冰刃。

      雨中的亚哥很郁闷,他的斗气偏向于刚劲,而玫的魔法却是绵软的,让他有力也无处使。看起来软绵绵的冰雨,实际上却是一滩沼泽,一脚踏入了就再也爬不出来了。

      以柔克刚,向来都是制胜的一条捷径,玫在看到亚哥的第一眼,就确定了这一套作战方案。粗鲁的亚哥空有蛮力,却不知道战斗也是要靠脑子的。他冒然进入玫的领域之内,就已经把自己放在了一个劣势地位。

      玫双手合十,法杖飞悬在她的头顶上,领域里的冰雨也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一道一道的巨浪,似乎要淹没亚哥。水越多,玫的本事越大,她要是再把绝活亮出来,亚哥就必输无疑了。

      阿啸的脸色这才缓和起来,他意识到自己过于紧张了,轻轻地笑了笑。

      这一局比赛确实是没有意外的,凭玫的实力肯定可以战胜亚哥,他的挣扎只会给玫造成一定的干扰,却不影响结局。当玫的领域里再次闪过蓝光的时候,亚哥也就败下阵来。亚哥倒提着重剑,身上湿答答的,败得相当狼狈。他懊恼地看着比他矮一个头的玫,很是无奈,但他没有表现出不满的意思,反而向玫表示祝贺,这是一个军人的豁达。

      玫跳下擂台,直奔阿啸,看不出一点刚刚结束比赛的样子:「怎幺样,我就说了我一定会赢的。」

      「那当然,你可是玫*林顿小姐啊,佩服佩服!」阿啸也轻鬆起来,跟她开着玩笑。就在两人调笑的时候,一声不轻不重的咳嗽声在背后响起,他们回头一看,却是卡特*林顿和瑰,瑰在后面对着他们做鬼脸。

      阿啸和玫立刻收敛起来,一副做错事被抓住的样子,阿啸更是忐忑不安,用余光看着卡特的脸色。

      卡特没有说什幺,只是看看玫的脸,又看看阿啸的脸,歎了一口气。然后淡淡地对着阿啸说:「等一会你到我这里来一趟,我有话跟你说。」

      阿啸连连点头,他从来没有过这幺窘迫的时候,就算是第一次去见卡特,他也没有什幺特别的感觉,现在却是心乱如麻,不停地猜测着卡特的用意。万一卡特不赞成他和玫在一起,那玫一定会很为难,他也不知道该怎幺自处了。

      瑰得意地笑了:「姐,你看他,被爷爷吓住了,嘻嘻。」

      「别胡说,小丫头!」阿啸看卡特已经走开了,这才恢复正常,他怕卡特并不因为他是法圣,而是因为他是玫的爷爷。常言道丑媳妇终要见公婆,转换到阿啸的身上,也是一样的。虽然他和卡特相处得不错,还一起研究了那幺多魔法实验,可一牵扯到玫,他还是很紧张。

      玫也抿嘴轻笑,阿啸的反应太失常了。但在她的眼里,却是那幺可爱。

      阿啸憨笑着摸摸鼻子,突然又压低声音问瑰:「你爷爷到底是怎幺想的?」

      「哈哈,你想知道吗?我偏不告诉你!」

      —————————————————————–

      我知道大家对苍耳最近的一更很有意见,但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存稿的压力很大,请大家体谅。目前苍耳正在努力存稿中,过一段时间后肯定会爆发的!大家越支援,苍耳的动力就越大,写得也就越快,到时候就可以火山喷发了!呵呵,夸张了。总之存起来的,也是以后要发的,迟早而已,请大家耐心等待!

       

  • 名称:肯普法超清
  • 时间:2018-11-14 20:28:0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