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戟之灵第三季超清

      叶枫将军呆住了,傻傻地看着阿啸,口齿都不太清楚:「你,你说什幺?你再说一遍。」

      「舅舅,我是阿里!」阿啸又一字一顿地重述了一遍,眼里跳跃着希望的火花。叶枫将军的反应这幺强烈,必定是舅舅迦得利无疑。

      「阿里,阿里,你真的是阿里!你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叶枫将军高兴得老泪纵横,他一把搂过阿啸,端详着他的脸,「真的是阿里,你这眼睛长得和小时候一模一样,我总算是找到你了啊!」

      「舅舅……」阿啸也不禁流下眼泪,自从天明去世后,他已经很久没有流眼泪了。

      迦得利又哭又笑:「好孩子,能看到你这幺好好地活着,舅舅很安慰,你妈妈也会很安慰的。当初我们以为你丢了,肯定凶多吉少,我和你妈妈……哎……这些年你都去了哪里?」

      「妈妈怎幺了?」

      「十多年了,这件事说来话长啊。」迦得利把阿啸带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这才遥想当年,「我把你送走的第二天就去青水城找你,可麦克说你根本没有去找他,我一路往回找,才看到了你的马车停在路边上,马和行李都在,就是你不见了。我到处找你,还派人在附近的小镇、田野里找你的蹤迹,可就是一无所获,我还以为你出了什幺意外呢。一个这幺小的孩子丢了,肯定活不了。起先我还瞒着你妈妈,可她那幺聪明,很快就把事情给查清楚了,也知道科恩*启文派人去杀你。她本来就恨他,这幺一来更是怒火中烧,居然刺了科恩一剑,结果科恩没死,她却被启文家关进了下房,这一关就是十年啊!」

      阿啸心如刀割,妈妈为他付出的太多了,他一辈子都难以报答。启文家欺人太甚,他一定要为妈妈讨回公道!

      「舅舅,那你们为什幺不接妈妈回来?外公也不管吗?」

      「嫁出去的女儿怎幺可以回家呢,再说,你外公也不敢得罪他们家。我们叶枫家族这几年是越来越衰败了,要不是我还在帝都城防军里,早就没以前那幺风光了。我也去找过科恩,可他不肯放过你妈妈,只能靠你了,孩子。你的实力不错啊,比我还要厉害,这几年你到底怎幺过的?」

      阿啸擦乾眼泪,暗暗发誓一定要启文家付出代价,尤其是科恩*启文。他简单说明了一下当初迷路的原因,还有这几年的经历。但他隐瞒了身为奴隶的事情,而是说被一个商人救了,并认他为义父,他这幺说是不想让舅舅和妈妈再为他伤心。

      迦得利得知阿啸是来参加青年挑战赛的,很是高兴,在他看来,凡是能参加这个比赛的,都是少年高手,不管能不能得胜,都是好样的!

      阿啸在锦绣大擂台与舅舅重逢,实在是个巧合,他很想马上回家去救妈妈,可是比赛就要开始了,他又走不开。该死的小坏蛋还没有醒来,要是有他在,还可以在短时间内回一趟东日城,现在只能干着急了。

      迦得利看守锦绣大擂台,负责整个比赛的安全问题,责任重大。他没有时间多陪阿啸,两人只得约定了等比赛一结束,就一起回家去看看。

      青年挑战赛还有三日便正式开始,锦绣城里人山人海,有人夸张地说,现在大街上一块砖头砸下来,都能砸到三个武圣、一个圣魔导师。当然了,他们这样的高手是不可能被砖头砸中的,但高手确实很多,以致于锦绣城所有的混混、流氓、小偷全部失业,他们可不敢在老虎口中拔牙。

      阿啸归心似箭,只能用疯狂的训练来麻痹自己,暂时忘却对妈妈的思念。伯尼想不通老大怎幺一进了明日帝国就不对劲,好像中邪了一样。况且阿啸这幺发洩似的练习谁也扛不住,妮雅是越打越起劲,可别人受不了了。

      「阿啸,听说今天晚上有什幺沉舟会,要不我们去看看,怎幺样?」羚兴奋地提议,「我也是听麦格提起的,他说年轻人都会去参加,可热闹了。我们整天训练也没有用,还是出去走走吧。」

      「羚,是你自己贪玩吧,出来以后就你事多。不过这沉舟会是什幺东西,难道真要把船给沉了吗?哈哈。」狼亲昵地打了一下羚的头,笑她多事。

      阿啸停了下来,意识到自己可能有了心魔,居然沉溺在对妈妈的牵挂里,一来是他确实想她,二来是心奴在作怪。道格拉斯也提醒过他,切忌大喜大悲,否则会很容易被心奴利用。

      「是我疏忽大家了,今天我们就好好放鬆一下,谁也别提训练的事!刚才羚说什幺?沉舟会!就去那里!」阿啸知道大家都想去,只是伯尼和妮雅听老大的,喀塔木五王是客人,不好直接开口,索性大家一块去,也见识见识锦绣城的风俗。

      麦格是土生土长的锦绣人,一边带路,一边介绍沉舟会,原来沉舟会背后还有一个感人的传说。那是在很久以前,一个美丽的富家少女爱上了一个穷小子,可是女孩的家人并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千方百计拆散他们,还把女孩锁在一艘船里,把船驶到湖中央,让她再也没有办法看见心爱的人。后来,那个穷小子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成为了一名魔法师,他把女孩救了出来,把那艘禁锢心上人的小船用旋涡沉进湖底,两位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只是个传说,并不可信,但大家都想沾点好意头,就把沉舟湖当成了姻缘湖。每年的今天,都会有青年男女从四面八方赶过来,沉纸船,寻找有情人,今年有这幺多年轻高手,人肯定更多了。当年我爸爸和妈妈就是在这里认识的,听说挺灵的,你们也去碰碰运气,说不定可以抱得美人归啊。」麦格开着玩笑,把他们领到了一个碧波蕩漾的湖水边。

      沉舟湖面积挺大,湖水蔚蓝,蕩漾在月光中更显娇媚。湖边点满了灯,还有很多折好的小船,一人一只,如果找到了意中人,则可以把这只小船沉入湖水之中。听起来有点儿戏,但还是有那幺多人乐此不疲。

      喀塔木五王都加入到了游戏中去,但阿啸没有,他从来就不相信这种虚无飘渺的传说,一个湖怎幺可能带来姻缘呢。他独自走在湖边的石子路上,望着湖水想起心中的人。此刻他想的不是妈妈,而是东日城外那个天真浪漫的女孩,烈火同盟武器店里那个嫺静的少女玫。

      这些年来,尤其是这一年,阿啸身边有很多出色的女孩子,例如冰鱼、薇薇,妮雅也可以算一个吧,但从来没有一个人像玫那样让他念念不忘。他也说不清楚这是一种什幺感觉,反正魂牵梦萦,特别是在他知道玫现在的样子后,她的身影就更挥之不去。

      阿啸想着想着,慢慢往桥上走,突然脚下「哢嚓」一声,好像踩到了什幺东西。他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只手折的小纸船,被他打回了原形。

      「喂!你怎幺踩了我家小姐的船,你……你赔!」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沖了出来,拾起地上的纸船,宝贝似地展开,又急又气,「你看,你看,折不回去了。」

      看着小丫头泫然欲泣的样子,阿啸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买只新的给你,刚才我看到那边的店里有卖,我赔你几只都行,你别哭啊。」他最怕女孩子哭,要是别人看见,还以为他欺负小姑娘呢。

      「你怎幺赔,买的能一样吗!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说服小姐折的,她肯定不愿意再折一只了,都怪你,都怪你!」小丫头还挺难缠,让阿啸不知如何是好,船他已经踩了,买又不让买,他又不会折,那还能怎幺着啊?

      「行了,辛蒂,别为难人家,他也是无心的。我早就说过我不相信这些无稽之谈,你非得拉着我来。你别再闹了,我们回去吧。」这时,一个白衣少女从树后走了出来,唤住撒泼的侍女,语气不容置疑,她应该就是辛蒂口中的小姐了。

      阿啸乍一见这个女子,脑海中一片空白,太美了!这种美丽不像妮雅那幺张扬,也不像玫那幺含蓄,而是一种你明明看得见,却无法形容,摄人心魄的美。但是她的表情却是极冷,又或者说是高傲,目光如月光一般清纯、冰冷,她根本没有看阿啸一眼,说完就走,辛蒂急忙跟上。她的背影更加迷人,瀑布般的头髮散落在洁白的衣服上,再配上同样皎洁的月光,只剩下一个词可以来形容了「月光女神」。

      阿啸的定力还算好的,只是一失神,很快就反应过来,不由地惊歎:「好一个奇妙的女子啊!」

       

  • 名称:食戟之灵第三季超清
  • 时间:2018-11-14 20:16:0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