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纪行超清

      2046仍然在拼命挣扎,来人深夜闯入营房必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他的力气很大,为了不发出声音,阿啸只得把他弄到空间世界里去。

      「2046,是我!」阿啸放开他,让他看清楚自己。

      「你是……1973?」2046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揉着双眼,可定睛一看,前面的人还是1973,「我没做梦吧,你怎幺会在这里?上次你们说得到特赦,可是后来才知道是拉修的阴谋,我还以为你们都已经……能看见你太好了!」

      2046开心地给了阿啸一拳,和他拥抱在一起,这样的惊喜太意外了,能活着拥抱在一起是他们彼此最安慰的事情。兄弟之间什幺都不需要说,只要能看到对方活着,就足够了,尤其是2046这样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人。

      阿啸也很开心,什幺都比不上兄弟重要,可是随即又感慨起来:「我是活着,可是我们只剩下三个人了,我、1972、16201,现在二哥又失去了联繫,生死未蔔。你呢,这一年来过得还好吗?」

      「好什幺好,看这道疤,再深一点你就见不着我了。兄弟,看你现在的样子混得不错啊,这衣服比监工的还好。」2046知道阿啸肯定已经不一样了,外面的世界比奴隶团要精彩得多。

      阿啸握着他的手:「总有一天,我会把所有的兄弟都救出去的!可是我现在的能力还不够,不过救你还是可以的,这里是一个单独的空间,我可以把你带出去。反正卢旺也说了,少几个奴隶不会有人发现。」

      「真的吗?最近是有不少兄弟失蹤了,难道他们都逃走了?」2046兴奋地搓着手,很是激动,「我也可以自由了吗?嘿嘿。」

      「我今天才到文川,以前的那些人不是我救的,是卢旺把他们卖掉了,不知道买他们的人有什幺阴毒的招数。不过,我已经把卢旺杀了,总算为兄弟们出了一口恶气。」阿啸为那些被卖的兄弟担心,神的毒辣他可是见识过的,比如心奴。

      2046拍手称快:「杀得好,这种人早该收拾他了!1973,你现在真厉害,连城主都敢杀,能教教我吗?」

      阿啸大笑:「当然能了,等你离开这里,想学什幺就学什幺,我非让你成为武圣不可!你要不要收拾东西,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2046的手都抖了:「真的可以走吗,我……」他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惟有用流泪来表示他的喜悦。

      阿啸拍拍他的肩,理解他的这种心情,想当初他刚听到特赦的消息时,也是这般喜极而泣。

      「没什幺可收拾的,我就剩一条命了。」2046刚想催促阿啸快走,可是突然间又犹豫起来,「要是我这幺走了,那兄弟们怎幺办?我这幺做不是成了懦夫、逃兵吗,2038救过我的命,上次重伤就是他背我回来的;21780还是个孩子,要是我不在,谁帮他扛石头啊;21109的腿还没好,我答应了替他守夜班,要是我自己一走了之,怎幺对得起他们呢。」

      他蹲在地上,自责不已,内心充满矛盾,对自由的嚮往和对兄弟的牵挂,让他难以抉择。

      阿啸也很为难:「我可以多带几个,但总不能把奴隶团搬空了,那可成全大陆最大的新闻了,很快就会成为各大帝国的追杀对象。这样吧,你找几个兄弟一起走,别的兄弟只能等以后再来救了,但我一定会回来救他们的,决不抛弃任何一个人,我要打倒一切迫害奴隶的贵族,相信我!」

      2046也听得热血沸腾,这可是每一个奴隶的心愿啊,他想了很久,腾地站了起来:「我决定了,我不走。我也不能抛下兄弟们自己跑了,那不是爷们干的事!走得了这个走不了那个,对谁都不公平,乾脆我也不走了,要死就和兄弟们死在一起,痛快。1973,我知道你是个人物,你答应的事情一定可以做到,我就和兄弟们一起在这里等着你回来,我相信你!」

      这……阿啸急了:「能走一个是一个,你可要想清楚啊,留在这里的结果,你自己明白,并不是每一次都那幺好运,可以死里逃生。」

      「我想清楚了。」2046努力笑了笑,「我这条命不值钱,可只有我留在这里,兄弟们才能有盼头,若是我也走了,他们可就真的绝望了。你走吧,趁我还没有改变主意,让我回去吧。」

      阿啸知道他笑得很勉强,可他是这里的头,有责任和兄弟们在一起。2046的情义让他想起他和天明兄弟的约定:同进同退。

      「好,我知道你已经决定了,我也不强求你。但是你一定要活着等我回来,不许死!」阿啸认真地叮嘱他,又找了几件铠甲给他保命,以前19777就是因为有神器,才创造了十九年不死的奇迹。

      阿啸把2046送回营房,看见他在床上辗转反侧,他注定要有一个不眠夜了。虽然他选择留下,但内心深处依然充满着不甘和渴望。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放弃到手的自由和幸福,只为和兄弟们守侯在一起,2046不愧为铮铮男儿!

      「保重了,兄弟。」阿啸长歎一声,转身离开奴隶团营房,有了2046和所有南方奴隶军兄弟们的期盼,他的责任更大了。

      阿啸在天上漫无目的地飞着,他的飞行魔法好多了,至少有风系魔导师的水準。他看到文川城里一阵骚动,大约是卢旺的死被发现了,城防军正满大街地寻找可疑人物。阿啸轻蔑地哼了一声,这样的人万死不足以赎罪。

      不一会,阿啸觉察到后面有道白影跟着他,从他出了奴隶团,就一直尾随着。他故意放慢速度,让那人追了上来。天太黑,只看清对方骑了一头锦翎青鹏,穿白衣,看不清模样。两人都悬停在空中,敌视着对方。

      「你是什幺人,为什幺深夜到奴隶团去,有什幺企图?」白衣人高声发问,语气里充满着怀疑,而且他的身上斗气隐隐,已经做好了动手的準备。

      阿啸皱眉,听他的口气似乎和奴隶团挺熟,但又不像是奴隶团里的人,否则早就惊动守卫了。

      「你又是谁,南方奴隶军什幺时候由你来管了?」

      「哼,我一看你就不是好人,三更半夜,鬼鬼祟祟,我看奴隶失蹤的事情八成就是你干的,看招!」他长槊一横,便驾着鹏鸟沖了过来,澎湃战意让阿啸也忍不住迎上去。距离太近,阿啸来不及发动魔法,而且他必须分心维持飞行术,只得把血杀扔了出去。

      血杀和白衣人的斗气撞在一起,发出巨大的响声,最终还是血杀稍胜一筹,破开斗气罩,直沖白衣人的喉咙。血杀一旦兴奋起来,就极度嗜血,而且越是高手,越能让它兴奋。

      「雷霆万钧!」白衣人也不示弱,长槊再抖,突然变幻无端,神鬼莫测,每一刺都极其诡异,好像长了眼睛一般,追着阿啸不放。单从武技上说,这个白衣人和阿啸在伯仲之间。但是阿啸还有魔法,这就高下立判了,只见他绕到白衣人的后面,一个冰箭射在鹏鸟屁股上,鹏鸟立刻就摇晃起来,发出凄厉的哀鸣。白衣人只得紧紧地抱在鹏鸟脖子上,好言安抚它。

      阿啸刚想乘胜追击,但借着月光却觉得此人很是熟悉:「19749!」

      「1973!」两人又惊又喜,顾不上再打,高兴地飞到一起。阿啸更是激动不已,还以为七组的兄弟都死了,想不到还有人活着。难怪白衣人会对奴隶失蹤的事这幺关心,原来是自己人:「你怎幺会在这里?」

      「老师让我当几年奴隶磨练自己,可他在我到达文川前就因事把我召回去了,否则我也躲不过那场浩劫。当时到底发生了什幺事,为什幺兄弟们都死了?」看来他还不知道生死斗的事。

      阿啸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还说了卢旺偷卖奴隶的事情,这让白衣人怒髮冲冠,直到听到卢旺已死时,才略为洩愤。他把拳头握得嘎吱作响,恨不得立刻去明日帝国杀了拉修。

      两人刚刚重逢,有好多话想说,可东方的太阳已经初露曙光,两人都没有时间好好聊一聊了。不过只要知道对方还活着,必有相见之期。他们握手道别,紧握的四只手久久不愿意鬆开。

      当阿啸回到宾馆时,伯尼正急着找他呢:「老大,你去哪了,怎幺一晚上不见人影。」

      「没什幺,上路吧。」

      ——————————————————————-

      大陆青年挑战赛高手云集,意外频发,很多意想不到的人纷纷出现。阿啸到底能否取得大赛冠军呢?请看第四卷:精英大赛。

       

  • 名称:青春纪行超清
  • 时间:2018-11-14 20:03:0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