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突破超清

      同盟府!阿啸知道这个地方,深*海在他到的第一天就特别提起过,烈火同盟虽然没有任何政府和组织掌控,但日常的运作管理还是需要人来进行的,相当于一个城的城主。烈火同盟的同盟府就是这幺一个地方,管理着同盟里的一切大小事情,当然了,没有特殊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出面的,而一旦他们插手,别的组织都会自动避让。同盟府的驼爷更是烈火同盟的宣导人之一,地位无人能及。

      可是这样一个超然的地方怎幺会和霜*雷有关係呢,刚才那人应该是驼爷座下五大高手之一,确实不可轻视。阿啸知道他不应该继续追究,深*海也不会为一个盗贼得罪驼爷,可他不行,天亮的消息他一定要打听清楚!

      他让海卫把一切报告给会长,自己单身独闯同盟府。同盟府在城南一个僻静的角落,不像海天总部那幺张扬,如果不是严密的防卫显出主人的身份,单从外表上看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庄。当老大当到这份上,足可以看出驼爷的不同寻常。但这些都不是阻止阿啸的理由,他直接敲开了红铜色的大门。

      「您是海天的啸*海先生吧。」门卫居然一语道破了他的身份。

      「没错,你怎幺知道?」

      「伍先生早就吩咐了,如果您来请您直接去见驼爷。里面请吧。」他把门一推,请阿啸跟着引路小厮,伍先生可能就是刚才救下霜*雷的人。

      同盟府虽不豪华,面积却是极大,一路走过只见大树奇石,少见人烟,就连下人也很少遇到。而那引路小厮则像块木头,问他什幺都不回答。好在不一会就走进了一间会客厅模样的大厅,说是让他在此等候驼爷。

      驼爷是前辈,让一个晚辈等他本来无可厚非,可若是一等三个时辰,只怕泥人也要发火了。阿啸就被他们晾了整整三个时辰,他从一开始的疑惑、不安、愤怒,转变成了坦然和随性,索性进入了浅冥想状态。不就是耗时间吗,现在谁也没有天亮重要,他人已经在这里,驼爷早晚都得见他,就看谁的定力好。

      大厅另一侧里,两个人正通过魔法镜像观察他,其中一人正是伍先生。

      「这样晒着他好吗,驼爷既然要见他,又何必为难他?小霜的事情驼爷一句话不就搞定了,这小子也确实大胆,真的找上门来。他的那把怪刀挺厉害,连我都差点没挡住,拳头现在还疼呢。」伍先生对血杀颇为忌惮,如果不是他突然袭击,可能也要在那刀下吃点亏。

      另一个身穿魔法袍的男子不以为意,随手散掉魔法镜像:「你什幺时候看见驼爷好好对一个人了,咱们谁没被他放过鸽子?我说是这小子走运才是,只有驼爷看上的人才会被他折腾,他表现得也不错,比你小子强多了。」

      「是这样吗,好像我确实常吃驼爷的暗亏,走走走,找老大要个说法去。」伍先生嚷嚷着而去,两人相继离开。

      阿啸可不知道自己被监视了,心沉入境后反而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反正若有人来,小弥和刺豚都能提醒他。不知道为什幺,他进入同盟府后总有一种哀伤的感觉,好像心里某个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难道是心奴的诱发?可道格拉斯又声明心奴尚在他控制之下。

      这种悲伤让他想起了过去的一切,想起了所有死难的兄弟,还有生离的朋友。战争的一幕幕惨剧浮现在眼前,然后是文川关的生灵涂炭,最后定格在生死场的恶战上。对了,天亮,天亮不容许他再拖延下去!他一下子挣脱了悲伤的囚牢,站了起来。

      「不错,这幺快就找回了自我,现在的年轻人里没有一个比得上你了。」突然一个人出现在阿啸背后,他回头一看,是一个带着面具的白髮老者,背驼得厉害。

      「驼爷。」阿啸知道是他,恭敬地行了礼,但是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驼爷慢吞吞地走到雕花木椅旁,扶着椅背:「这间房叫悲哀之域,每个人进来都会想起悲哀的事情,陷入绝望之中。但人的意志力越强,醒的时间就越快,你的反应不错啊,深*海收了个好儿子。早就有人和我说起过你,什幺神兽啊,神器啊,可那些都不是真正的你,今天我才算看出你的潜力了。」驼爷显然对阿啸评价极高,像他这样的地位一般不轻易夸人。

      阿啸可不管这评价有多难得,一心牵挂在天亮身上:「多谢驼爷赏识,阿啸愧领了。只是霜*雷知道一些很重要的事,我一定要亲自问问她,还请驼爷通融。」

      「小霜是我老友的孩子,也是我看着她长大的,虽然她入了盗贼这一行,可她的事我一力承担。你们海天少了什幺东西,只管列个清单,我加倍送还。」

      「驼爷误会了,海天还不至于为区区几件东西打扰驼爷,实在是霜*雷手中的袖剑关乎我一个兄弟的生死存亡,我要问个明白。我们已经分开很久了,一直无法联繫,直到他的袖剑出现在霜*雷那里,我也不是想拿回东西,只想知道天亮的下落。」   阿啸连忙解释,如果能换回天亮,再多神器他都不在乎。

      「等一下,你的兄弟是天亮?难道你就是阿里?」霜*雷早躲在一旁偷听,她的隐匿功夫很好,连阿啸都没有发现。可一听到天亮的名字,她忍不住跳了出来,同时也想到了阿啸的身份。

      阿啸欣喜过望:「没错,你真的认识天亮,我二哥他怎幺样了,现在在哪里?」

      霜*雷发亮的脸暗淡下去:「我不知道,我们分开以后就再也没见过,我也一直在找他,这次来找驼爷,就是想请他替我查一下。」

      「到底怎幺回事?」

      「我还是从头说起吧。天亮是我老师收的最后一个弟子,虽然他只有一只手,可是他很努力,也很拼命,很快就赶上了我们,老师也很器重他。那次我和天亮一起在明日帝国出任务,碰到了几个奇怪的人,由于他们行动诡异,天亮就偷了他们一样东西,谁知道那群人穷追猛打,一直追了我们两个月,而且他们都已经达到了武圣的级别,我们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天亮又是倔脾气,不肯把东西还给他们,后来到了一座荒山,眼看他们就要追到,我们就分头跑,天亮还把这柄『游侠』给我,说自己还有一件护命的宝贝。从那时候起,我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霜*雷说得两眼泛红,「早知道我一定不会离开他的!」

      阿啸沉默许久,虽然天亮拥有亨利*巴特的混天珠,但这并不能保证他的安全,不然亨利也不会死了,而且只要有两个武圣,天亮就很难脱险。他很不想往这方面想,但事实上,天亮真的凶多吉少。不,没事的,他一定不会有事,这幺艰难才活下来,如果就这幺死了,他对不起死去的天明,也对不起所有的兄弟!

      「你别太担心,我兄弟的命甯得很,没那幺容易死的。他既然把游侠给了你,说明他很重视你,你更要相信他!」阿啸看霜*雷哭得伤心,强作镇定安慰她,只要不是亲眼所见,就决不放弃!

      驼爷早就知道这件事了,见他们化敌为友,也很欣慰:「我已经派人去查了,不过需要一点时间。」

      「他们是什幺人,天亮偷的又是什幺东西?」他突然注意到了这一点,由几个武圣护送的东西能差吗,天亮也是自己撞枪口上了。

      「我不知道,天亮不肯给我看,只说很重要。那些人应该是旭升、大原一带的,听口音不是西方人,但他们又出现在明日,範围很大。」

      的确有点棘手,不知道天亮捲进了怎幺样的麻烦里,他恨不得立刻把天亮找出来,天明已经走了,决不能再失去二哥!无论天涯海角,只要有一丝希望,就要去找:「如果有天亮的消息,一定要儘快告诉我,无论什幺时候!」

      得知天亮的事情后,阿啸喜忧参半,喜的是终于有了他的线索,而且知道他离自己的理想更近了;忧的是他现在生死不明。天亮已经失去了一条右手,老天爷已经狠狠打击了他一次,难道连最后的一丝希望也要夺走吗?

      阿啸心不在焉地离开了同盟府,连驼爷的邀请也拒绝了,他现在只想自己一个人静一下,想想怎幺找到天亮,怎幺去实现那幺多的誓言和许诺,想想以后要走的路……

      「少爷,荣誉帝国的约瑟芬夫人来信了,会长请你快点回去。」路上正巧碰到了托比,出来寻找阿啸。

      「姑姑的信?」

      荣誉帝国暗流汹涌,阿啸在此紧要关头回到了危机重重的霸王城,等待他的又是什幺呢?请看第三卷:风起云涌。

  • 名称:天元突破超清
  • 时间:2018-11-14 20:53:0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