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 apocrypha超清

      对付魔王蜂最有效的方法当然是火攻,可惜他们这里没有火系的魔法师和神兽,阿啸一个冰天雪地砸过去,只掉下来几个冰琥珀,它们太灵活了,个头又小,很难击中,血杀更是难以发挥什幺作用。阿啸把北斗、小坏蛋统统叫出来,尤其是后者,自己惹的麻烦自己收拾。

      小坏蛋一脸无辜:「我只是看到树上有个洞,洞里有好多甜甜的东西,就吃了一点,它们太小气了。」

      自己偷吃了东西,还怪人家小气,真是被他气死:「然后呢?」如果仅仅是偷了一点魔王蜂蜜,它们是不会成群结队出来追杀的,肯定还有别的事情。

      小坏蛋乾笑几声:「老大真英明,然后我就跑了,跑到一个黑乎乎的地方,你也知道它们追不上我。那地方太黑,我好像弄坏了什幺东西,它们就发疯似地追我,怕怕!」

      黑乎乎的地方?这小岛上一眼看去都是参天大树,哪来黑乎乎的地方呢,阿啸一边让北斗用水柱把它们淋湿,一边用冰冻魔法冻结,这一着的效果还好一点。暂时在四周布下冰墙。可魔王蜂聚集得越来越多,这里可是它们的大本营,谁知道有多少数量,估计几天几夜都杀不完。那只可怜的安第斯游聿已经被蜂群给吞噬了,有成为一堆白骨的趋势。

      这幺打下去不是办法,一发大型魔法攻击,它们就散,小的攻击又起不了大作用,这些魔王蜂都快成精了。阿啸他们越打越郁闷,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力无处使。

      「阿啸,这些魔王蜂有人控制,不是自发形成的,你必须找到控制它们的人。」道格拉斯感受到了魔王蜂上微弱的精神牵引,看来是有人在遥控指挥。

      岛上有人?他们来的时候已经用精神力感应过,根本没有人的气息,也没有人活动的痕迹,怎幺凭空冒出一个人来呢。但道格拉斯这幺说了,肯定错不了,阿啸想到小坏蛋说的黑乎乎的地方,那里肯定有问题,因为小坏蛋正是进入那里之后才被疯狂追杀的。

      可是包围这幺严密,他们无法沖出去。阿啸眼珠子一转,打上了小坏蛋的主意。游聿已经牺牲了,总得有坐骑不是,貌似小坏蛋是唯一的风系神兽。

      「为什幺是我?」他委屈地抠着脚指头。

      「谁让你会飞,速度又快,而且麻烦是你引来的!男人要学会承担责任!」小弥插着腰教训他,一个5岁小女孩一板一眼地教训一只小鸟,看起来很滑稽。

      小坏蛋低下了头:「噢,我是男人,我要承担责任。」他身上一亮,扩大了好几倍,从一只玩具小鸟,变成了普通飞行兽的大小。阿啸挡住一波进攻,立刻骑到他的身上,小弥开启护体神光,这才沖出来密密麻麻的蜂群。小坏蛋认得原来的路,按阿啸的吩咐一直飞到他所说的那个地方,果然一片漆黑。

      这里是一个窑洞,当然黑了。但貌似魔王蜂并不居住在窑洞里,那这里是谁的地方呢?他往里走了几步,突然被什幺东西绊了一下,仔细一看,是一樽石像,大腿部分断了一截。小坏蛋不好意思地说:「这个好像就是我弄坏的,太黑了,看不清楚。」

      阿啸拿出火摺子,刚想点火,一个惊恐的声音阻止了他。

      「不要打火,我不能碰到光线。」声音又干又涩,仿佛不是人能发出来的声音。阿啸猛地看向石像,没有一丝波动,可除了它,还有谁在说话。

      「谁……」

      「莫非我左眼看到鬼?」小坏蛋飞到石像的头上,还用嘴啄了几下。

      那个声音又出现了:「不准站在我头上,否则石头会生气,后果很严重。」这下证实了,说话的果然是这樽石像。小坏蛋还想蹦达几下,突然两眼一迷糊,摔了下来,跌得满头星星:「现在我两只眼睛都看到鬼了撒。」

      阿啸心生警惕,这个石头太奇怪了,什幺都没有动,就能把小坏蛋弄下来,操纵魔王蜂的应该也是它吧,可一个石头人能干什幺呢?

      「对不起,是我们误闯了你的地方,但我们不是有意打扰的,如果可以,请让我们离开。」阿啸向石头赔礼,小坏蛋弄坏了人家的大腿,确实不对。

      石头发出一声难听的笑声:「我的腿不重要,反正我也不可能再变成人了,站在哪里都一样。但你必须把那个小家伙留下来,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幺有挑战性的生物了,我的心念束缚居然影响不到他。」

      他指的小家伙正是小坏蛋,不待阿啸拒绝,小坏蛋已自己出言反对:「切,跟着你有什幺幸福的,跟着老大才有未来呢。没办法,鸟长得帅就是招人喜欢,尤其是像我这种帅哥中的神兽。」

      阿啸汗颜至极,难道自恋是神兽的通病吗?不过他也不能把小坏蛋留在这里,总不能让他也像魔王蜂一样受控制吧。关起门来可以欺负一下小坏蛋,现在可不能抛弃他。

      「你要什幺赔偿我都可以答应,但他不行,他是我的朋友,我决不会留下他的。如果我们真的要走,恐怕你也留不住!」他把火摺子放在手心上,以防万一,石头一开始就说不能见到光线,那这应该是它的致命弱点。而且他们有两只神兽、一个神器,如果连一块石头都对付不了,只能找块豆腐拍死自己了。

      石头歎了口气,那声音好像是从几百年前传来的,遥远低沉:「原来是神兽啊,兽之一族还没有没落,我们却灭亡了,悲哀!想当年,我们驰骋这片海域的时候,是多幺风光,可现在,只剩下一群愚蠢的魔王蜂听从我的指挥,这是驭兽族的悲哀和耻辱啊……」

      驭兽族!阿啸没有听说过,是驾驭魔兽的种族吗,难怪它能指挥蜂群,可他又怎幺会变成石像呢?这千万年来,大陆究竟发生了怎样的灾难,让那幺多种族濒临灭绝。他没有听说过,但道格拉斯知道,他那幺长的岁月不是白活的。

      「驭兽族是一个很小的种族,人数最多时也不多两万人,可他们天生就能和魔兽打交道,惯于驾驭魔兽。两千万年前,魔兽很强盛,连带地驭兽族也很强大,他们一个人就可以指挥上万头魔兽,没有人敢招惹他们。不过现在,你也看见了,石头可能是最后一个驭兽族人。」

      阿啸看着石头冰冷的躯体,在这幺黑暗的地方一站无数年,还要承受族人灭亡的痛苦,只为了延续驭兽族的历史而苦苦支撑着。他突然觉得这樽石像很高大,超越世间一切寂寞和繁华的崇高。

      「我是驭兽族的最后一人了,可是只要我不倒,驭兽族就永存!」石头沉默了好一会,「算了,你们走吧,我知道历史是不能改变的,是我强夺天命,才苟延残喘到现在,驭兽族其实早就完了,我什幺都改变不了,现在活着的,只是一块石头。」

      「呜~~,小坏蛋想哭……」小坏蛋用两只爪子去捂眼睛,扑通又摔了一跤。

      小弥和北斗也在空间世界里哭泣,有时候崇高也是一种感动,石头的执着和坚强让他们佩服。

      「有什幺办法可以帮你吗?」

      「不用了,我早就习惯了,如果以后你们还能记得我,路过的时候到岛上来看一下就好,只要魔王蜂在,我应该还活着。寂寞惯的人最怕热闹,最怕看见熟人。现在你们可以走了,蜂群不会再攻击你们。」石头不再说话,完全是一樽没有生命的石像,但阿啸知道它的心里,却比任何人都要炽热。

      阿啸走出窑洞,重见明亮的阳光,但天下还有多少阳光照不到的人。他决定了,以后如果有机会,一定要走遍大陆各个角落,为石头这样的苦难者寻找希望。

      对于当坐骑这回事,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成了习惯。小坏蛋已经成了阿啸的专属飞行兽,在他和小弥的双重压迫下,只能乖乖就範。小弥除了自己的事情以外,在别的地方向来乐于充当阿啸的帮兇,尤其是管理神兽,她的解释是:「矿石不去打磨是不能成为魔晶石的,神兽不去偶尔踩一下,是不会成长为真正的强者的。」

      离开了石头所在的小岛,他们再没有心思旅游,直接飞回了烈火同盟,相信义父他们应该等急了,尤其是刺豚。他上次走的时候为了不连累他,把他弄晕了扔在房间里,祈神塔确实不适合带他同行,不过这次回去免不了要被埋怨了。  

  • 名称:fate apocrypha超清
  • 时间:2018-11-14 20:42:0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