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超清

      阿啸和莲姬搭乘飞行魔兽安第斯游聿,飞往祈神岛所在的苏丹海峡,在蓝天碧海间飞行实在是一件惬意的事情,尤其身后还有一个紧紧抱着他腰的美女。虽然知道莲姬不安好心,可他还是无法对一个女孩子硬起心肠。

      「前面就是祈神岛了吗,为什幺看不到结界?」阿啸勒令游聿放缓速度,在广阔平静的海面上寻找,万一误闯结界,现在平波万里的海面会在瞬间将他们吞没。祈神岛已经遥遥在望,他们的每一步都异常小心。

      莲姬也不是很清楚,但她拿出一个竹笛样的东西,放在嘴里轻吹,一道浅浅的声波传了出去,在不远的地方被无形给挡住了,那里应该就是结界层。这个办法果然妙,为了进入祈神塔,她一定计划得非常周密。他们悬停在结界边,用精神力去感知结界,一股强大的吸力差点把他扯碎。

      「叫你不要轻举妄动,这可是神的结界,你不要命了?快点让神兽送我们进去,只有神级的东西才能穿过去。」莲姬还是很关心阿啸的,见他用手去接触结界,立刻把他拉回来。在祈神岛上踏错一步,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中,如果不是她们丢失了代代相传的神钥,也不至于用计让阿啸带路,说起来,她对他有一种莫名的愧疚。

      阿啸依言唤出了北斗,现在大家都知道他拥有的是水系神兽,小坏蛋暂时不宜露面,他已经托小弥把他看死了,免得又出来捣乱,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咦,这里是……祈神塔?老大,人家不要进去啦!」北斗用一副撒娇的样子对阿啸说话,看得莲姬目瞪口呆,这就是传说中英俊威武的神兽吗,怎幺一开口什幺气质都没了,实在是有辱神兽这个伟大的称谓。

      阿啸一巴掌拍在北斗后脑勺上:「叫你干活就干活,没有命令不许说话!呵呵,见笑见笑,家教不严。」

      「你的神兽……果然特别啊。」莲姬已经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了北斗了,擦擦冷汗乾笑两声,不管他什幺性格,能让他们顺利通过结界就行。

      「万恶的老大……」北斗一脸委屈,不满地嘀咕几声,被阿啸眼睛一瞪,立刻闭嘴。其实他的活很简单,只要用自己的领域将两人包裹起来,然后穿过结界,毕竟神兽的级别放在那里,小菜一碟。

      北斗先用自己的兽元力试探了一下,见没有问题就将阿啸他们全带进去,结界中的压力很大,把他们的领域都快挤扁了,幸好最后有惊无险。过了结界,呈现在眼前的完全是另一副景象,刚才从外面看,看不到神塔的影子,可现在一座顶天立地的巨塔赫然于前。祈神塔不愧为大陆第一高塔,望不到尽头,似乎一直捅到天上,无形中给人一种压迫感。

      「我们从哪里进去?」阿啸看了半天,找不到一扇大门,难道要爬窗?

      莲姬白了他一眼,如果这幺普通还叫神塔吗!她走上台阶在墙壁上仔细摸索,只听得一声轰响,正面墙壁分为两半,露出可容一人通行的裂缝。

      「你要留在这里,还是跟我一起进去?」莲姬看着阿啸的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幺。

      「当然是陪你进去了,多个人多份力量,再说我还有神兽。」

      莲姬好一会才点点头,她原本不应该让阿啸进去,可不知道为什幺,当他说要陪他进去的时候,心里一阵窃喜。

      祈神塔里一样很诡异,看不到边际,他们一进去墙壁又恢复原样,彻底封死了他们的后路,这里怎幺和落鹄山的密室那幺像呢。阿啸牵着莲姬的手,在空旷的大厅里搜索,但找不到一点有价值的东西。

      阿啸将目光从左移到右,又从上移到下,终于定格在地上的古怪符号上。那是一个三角形的武器交叉图案,中间一个怪兽的头像,既像马又像鹿,四不像。莲姬也发现了,走到那个特殊的符号中间,用脚跺了跺。

      异变突生,地上的图案动了起来,发出强烈的光芒,好像有一双手把莲姬往下扯,吓得她大叫。阿啸连忙拉住她,但强光烤得他的双手发烫,莲姬也好像越来越远,他手一滑就跌倒在地,眼睁睁看着她消失在光芒中。那一定是个传送阵,道格拉斯曾对他提起过,可以把一个人传送到大陆的任何一个角落,他也快步走到图案中间跺脚,可惜那个图案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阿啸不死心,继续在大厅里转悠,希望能有新发现,可三个时辰后,他无奈地宣告放弃,看来地上的图案是唯一出路,如果不能启动它,他就只能困在这里了。

      他冥想了一会,又突发奇想,反正閑着也是閑着,还不如折腾一下那个图案。他轮流着把水、冰、风各系魔法元素输进去,不见反应后又把斗气输进去,直到他把啸龙气也灌进去之后,图案终于亮了,但这一次出现的不是刚才那种光芒,而是类似于他以前身体内那种光点,密密麻麻地将他覆盖起来。阿啸只觉得一阵天摇地晃,眼前的大厅变换成一个透明的房间。

      阿啸往脚下一看,吓了一跳,他脚下居然是漂浮的白云,透过透明的地板,他还看见了一层一层的神塔,难道说他站在神塔的最顶层?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房间里一览无遗,没有莲姬也没有别的东西,只有他仿佛行走在高空之中,还不如刚才那个大厅实在呢,至少可以脚踏实地。

      「刚才是谁启动了传送阵?」突然有人往这边走来,阿啸无处藏身,立刻进入空间世界,但仍留出一丝意识来关注外面的事情。

      不一会,一个身穿华丽盔甲的男人出现在房间里,到处张望,但并没有发现阿啸,骂了句见鬼便又消失了,但他临走前那句不知道对哪个同伴说的话,阿啸听地清清楚楚:「仪式快要开始了,全给我去祭坛集合!」

      仪式,什幺仪式呢,莫非跟莲姬有关?阿啸无法瞬移,根本没有办法走出这个房间,急得来回踱步。可这个时候,他胸前的弥天戒突然出现异样,不停地震动。他连忙联繫小弥,但他们的精神联繫也中断了,杳无回音,连带的北斗他们也召唤不出来,他陷入前所未有的孤独之中。

      阿啸尝试了无数种方法都找不到出去的路,他忽然想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一个神塔最高层的房间里会没有东西吗,如果没有,刚刚那个人为什幺会如此紧张地进来巡视。可房间里这幺透明,如果有东西,又能是什幺呢?

      他闭上眼睛,用心去感应,更加觉得这间房古怪,因为一丝能量波动都没有,就算是石头也有石头的气息啊,整个房间一片死气,甚至比道格拉斯的灵魂还要阴冷。

      「阿啸……」小弥弱弱地唤了一声。

      「你怎幺样了,没事吧!」他连忙查看空间世界的情况,好像又有突破。

      小弥咯咯一笑,没有回答,阿啸正奇怪呢,突然感觉有人在拉他的衣角,条件反射般地唤出了血杀,这幺近的距离魔法已经来不及了。可当他看见攻击对象时,硬生生将血杀给收了回来,惹得血杀一阵不满。因为站在他眼前的是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孩,大约5岁的样子,一脸天真无邪。

      「你是……小弥?」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

      「对啊,是不是没有想到我长得这幺可爱?」她还是那幺自恋。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怎幺变成人形了,器灵也可以幻化的吗,空间世界怎幺办?」

      「放心,没问题,是我进化了。刚才进入这间房以后,我就感受到一股很强大的力量,要和我融合,我就吸收了那股能量,一下子进化到幻形阶段,这下我可以出来玩了,阿啸,你答应过要带我去玩的,不许赖皮!」

      都什幺时候了,还想着玩,先解决眼前的事再说吧,不然他们估计只能在房间里看日出了,看不看得见还两说呢。

      小弥一副鄙视他的样子:「不就是瞬移吗,好像谁不会似的,我可是天下第一神器诶,你说吧,到哪里?」

      阿啸又惊又喜,他把心念和小弥一沟通,立刻出现在祈神塔的入口前。正巧,神塔的大门也开了,莲姬笑盈盈而来。

       

  • 名称:深渊超清
  • 时间:2018-11-14 20:20:0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