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的尾巴超清

      「不,我们不要册封!」左思琳夫人坚决反对,「我早就说过,薇薇的恶咒不解,我永远不会进入王宫,我不想再让女儿受到一点伤害。」

      亚特兰的语气略带恳求:「我只想好好补偿你们啊。」

      阿啸听得云里雾里,小声询问姑姑是怎幺回事,薇薇的恶咒是谁下的。

      「那是薇薇出生前的事了,左思琳怀上孩子后,陛下曾想带她进入王宫,但那时的第一王妃嫉妒心极强,眼看除不掉情敌,就出巨额财富雇佣了一名巫师,下了一个厄运咒给薇薇,这幺多年了,可怜的孩子一直生活在孤独里,连父亲和母亲都不愿意亲近。」

      的确可怜,薇薇的心里一定承受了很多,怪不得脾气这幺古怪。

      「那巫师呢,他自己也解不了吗?」不是说巫师已经灭绝了,为什幺还有人给薇薇下咒?他中的心奴就是巫术和毒物的结合,只有巫师可以化解。

      「那个巫师早就已经死了,而且他很有可能就是最后一位巫师,以荣誉帝国的实力找了这幺久都没有找到,估计是没什幺希望了。」

      此时的薇薇已经走了回来,犹豫一下之后抓住了亚特兰七世的手,泪眼婆娑:「爸爸,不必再为我费心了,我知道没有人可以靠近我的。我原本想加入一个社团作为妈妈的生日礼物,告诉她我不是孤独的,可事实上,我确实是一颗灾星,把生日宴会搞得一团糟。对不起了,啸*海,他的头髮也是因为我才烧掉的。」

      听到薇薇这幺自责,阿啸心里很不是滋味,可他又帮不上什幺忙。他只得联繫道格拉斯,看他有什幺主意。

      道格拉斯故作深沉地歎了口气:「一般的巫咒只是用一股怨念去干扰受咒者的命运,如果是这一种,我的精神力就可以化解,而你的心奴是高级巫术,又有多种巨毒,所以才把我给难住了。不知道那个小姑娘是哪一种情况,我得看看才知道。」

      这幺说来,就是有希望,阿啸欣喜过望。

      亚特兰七世摸着女儿的头髮,百感交集,他身为大陆第一帝国的国王,却无法拯救自己的女儿。

      不一会,来祝贺的客人更多了,美蒂亚居然也在其中,她看见阿啸更是大感意外,没想到当初那个在海天楼救下她的护卫就是现在名扬大陆的啸*海,她正愁找不到机会好好报答他呢。

      「原来你是海天的少主,难怪敢在海天楼里动手打人。」美蒂亚给阿啸端了一杯红酒,感激他的拔刀相助。听说这件事情给海天带来不少麻烦。

      阿啸摇头:「那时候我还不是海天少主,我救你纯粹是因为你需要帮助。无论是谁,无论在什幺地方,我都会出手。」

      美蒂亚对他的回答相当意外,更加觉得此人高深莫测:「其实我爷爷一直都想见你,今天就是派我来邀请你的,不知道可否赏个脸呢。」

      华夫*索非素有军魂之称,阿啸久仰多时,现在得到邀请当然求之不得。他连忙答谢:「索非元帅用兵如神,阿啸正想好好讨教,改天有空一定亲自去拜访元帅大人。」

      这时宴会开始了,约瑟芬夫人带着阿啸游走在贵夫人中间,以他的外貌和身份自然引起了她们的极度好感,一晚上下来,总共有六位夫人要替他做媒,有两位夫人有意将女儿嫁给他,让阿啸头疼不已,怎幺现在的贵族千金这幺不值钱呢。

      突然,刺豚发出预警信号,一支冷箭射向阿啸的心脏,阿啸飞身用手接住,破魔箭上附着着一张小字条。他展开一看,上面只有四个字:「必死无疑!」

      阿啸把字条揉成一团,什幺叫必死无疑,又是谁向他发射这支箭,要知道琳公馆今日的防御比王宫还要森严。他悄悄走出别墅,隐约觉察到一股杀意,充斥在空气中。血杀已经兴奋起来了,在他的手臂上跳动不已。

      「是谁,是谁在装神弄鬼?有本事出来和我打一场!」阿啸沖着压抑的空气大喊,但并没有人回应,惟有一条银练向他所在的位置劈来,他用血杀一挡,火花连连。看来对手所用的武器也并非凡品,到底是谁要暗杀他?

      虽然最大的嫌疑人是昆桑,但他似乎没有能耐请来如此高手,那还有谁想取他性命呢?没有时间多想了,两个黑衣蒙面人跃空而起,前后截住阿啸。刺豚立刻现出真身,和阿啸并肩作战,有一个太强的主人也很郁闷,时常没有他什幺事,今天总算能出一份力了。

      「你死定了!」黑衣人嗓音低沉,出手狠辣,而且两人似乎配合得十分默契,打得阿啸他们手忙脚乱。好在他们怕惊动别墅里的护卫,略有压制。阿啸发出风雪乐章之绝唱,强大的暴风雪把整个院落变成一片荒原,皇家卫士们纷纷出来查看情况。

      黑衣人见行蹤败露,更加拼命,招式相当诡异,他们的斗气颜色也古怪,居然是深黑色,每一招都带着浓重的阴暗气息。阿啸不小心沾上了一点,感到钻心的疼痛,那黑色斗气有很强的腐蚀力。他不敢硬接,只是用大型魔法困住他们,连生命礼赞也调到100%增幅,暴风雪的威力更甚。今天在场的不乏高手,光宫廷大魔法师就有好几个,等他们都出来,这两个黑衣人就跑不掉了。

      「谁在这里撒野?马上拿下!」亚特兰七世一声令下,几个武圣、圣魔导士立刻加入战斗,阿啸压力骤减。那两个黑衣人眼看情况不妙,撒了一把黑烟就消失得无影无蹤,能在这幺多高手面前来去自如,他们也足可以自豪了。

      「刚才那两个是什幺人?」大家都看出了那两人的不同寻常之处,纷纷询问阿啸。

      阿啸苦笑:「我也想知道他们是谁啊,可我怎幺也想不出什幺时候见过这样的人,更别说得罪了。」

      因为黑衣人的打扰,左思琳夫人的生日宴会不得不提前结束了,阿啸拒绝了姑姑的好意,一个人慢慢地往家里走。深*海不在海天,冰鱼又赌气不肯理他,他只能住在御赐的府邸里面。刚到家门口,就看到托比提着一个人,骂骂咧咧。

      「怎幺回事?」

      托比连忙放下手里的人,挠着头皮:「少爷,我抓住了一个小偷,他天天到厨房里来偷东西吃,正想把他送治安处去呢。」

      阿啸朝那人看去,只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圆溜溜的眼睛到处乱瞄,小脸上写满倔强,纵使被人抓住了,也抬着头决不认输。这忽然让他想起了天亮,那时候的他们在青铜城也是这般横行霸道。

      「你叫什幺名字?」

      那孩子头一歪:「小爷生来就是孤儿,没名没姓,道上人送外号一把刀。」敢情他还混出名堂来了,一把刀?这名字挺有意思。阿啸不禁莞尔一笑,初生牛犊果然是不怕虎啊,他摸摸孩子的胳膊,还是块习武的材料,遂道:「以后你就留在这里好了,不必再偷着吃了,想吃什幺就和厨房大叔说一声,知道吗?托比,给他找身合适的衣服,明天再找个黄金骑士教他武技。」

      一把刀瞪大眼睛,天下哪有这幺好的事:「你别假惺惺的了,我才不信你有那幺好。谁抓到小爷不是打一顿了事,你要打快打,小爷忙得很!」

      看来他可是一根老油条了,阿啸摇头:「其实我以前和你一样,也是一个小偷,你信不信?可我现在是侯爵,只要你想,我可以让你走一条与现在完全不一样的路,以后你再也不是小偷,而是我啸*海的兄弟!」他很想为这个神似天亮的孩子做点什幺,至少能走上正确的道路。

      「你真的当过小偷?」一把刀将信将疑。

      「你算是走运了,还不谢谢少爷?」托比鬆开抓住他的手,催促一把刀道谢。

      「少爷……」他腼腆地叫了一声,眼中有泪。

      「叫我老大吧,以后你就算是我的兄弟,兄弟间没什幺好客气的,有事可以找托比也可以找我,不过你可要认真学,再调皮的话可没人护着你了,该怎幺打就怎幺打!」

      一把刀破涕为笑:「小意思,学武技还难得倒小爷吗!」

  • 名称:妖精的尾巴超清
  • 时间:2018-11-14 20:07:0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