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突破超清

      「你们两个混小子,居然在训练场上用这幺大型的魔法和武技,知不知道是什幺后果?要不是我发现结界有异,你们麻烦大了,回去把学院第二百十三条规定抄一百遍!」院长铂*金几乎用吼的在说话,不过以他的大嗓门,很难把声音压低,估计是古博身上练出来的。

      「一时没控制住,嘿嘿。」阿啸憨笑着解释。

      「少给我嘻皮笑脸,先说你小月,不好好在外见习,跑回来干什幺,向学弟挑战很有面子吗?」

      「我是斗气社社长。」学院的社团大会即将开始,他当然要回来交好最后一棒,看来到时候他和阿啸又有一场硬战,「还有,请叫我弦*月。」

      「行了行了,和你老子一个德行,去去去,不追究你的责任了。」

      弦*月一听这话,立刻夺门而去,其速度之快让阿啸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我呢,院长?」

      「你?刚进学院就犯了这幺多校规,能饶了你吗?我算算,在钟楼上打广告,私自教唆同学旷课一月,在武斗部争风吃醋,殴打同学,今天又差点酿成大祸,你说该怎幺办?」

      阿啸的头越听越低,这幺一说,他还真是劣迹斑斑,虽然院长说的不尽事实,可他解释不清楚,只能认栽。

      「不过嘛,念在你刚入学的份上,我可以网开一面,决定……」

      「真的?」

      「决定给予你经济处罚,你可是海天的继承人,没问题吧。钟楼租用费100万,教唆费100万,医药费500万,学院公共损失费300万,本院长出场费1000万,总共2000万,打个八折,再去掉零头,收你1500万好了,够优惠吧。」

      「不能少点吗?」

      「已经很少了,你知道维持一个学院的运作要花很多钱的,怎幺办呢,羊毛出在羊身上嘛!」铂*金搭着阿啸的肩膀,貌似亲热,「你一时拿不出来也没关係,一天一万个金币的利息就好,不高。」

      「那我还是今天给吧。」天哪,原来院长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吸血鬼!难怪弦*月溜得那幺快,肯定也被这吸血鬼放过血,他居然自己一个人跑了,真没义气。

      「真的今天就给,那太遗憾了。」他还相当惋惜,「顺便问一下,古博那小子被你弄哪去了,他在时天天给他擦屁股,几天不见,又閑得慌。」

      「这可是我们社团的秘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对了,古博现在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这笔帐还没算呢。场地费1000万,名师指导费暂时也算1000万,伙食友情提供,打个八折去零,也就1500万吧,先这幺多,如果不够,以后再补,我还亏了呢。」虽然现学现卖,可效果不错。他也没夸张,小弥和北斗是那幺好请的吗。

      「呵,果然是海天培养的人,这招都难不倒你。小子有钱途,有没有兴趣跟我合伙,学校可是最赚钱的行业。」铂*金的两只眼睛都成了钱孔,真让人怀疑瓦勒和古博是不是小时候被人调了包,提到钱的表情一模一样。

      「没问题,这是2000万金卡,算我投资。」两人握着金卡,心照不宣。后来已经成为帝国财政大臣的铂*金每每自夸,庆倖自己及早在英雄王面前表现出了非凡的敛财能力。

      晚上回府的时候,帆叔送来一张请柬,魔法雕刻的封面,镶满魔晶钻,极其奢侈。请柬上没有多余的客套话,只有一行字:明晚八点,奥康斯汀公爵府。没有抬头也没有署名,看得阿啸一头雾水,谁的请柬这幺拽。

      「这是约瑟芬夫人的晚宴,会长决定由你代他出席,约瑟芬可是个厉害的女人,在霸王城里无所不能,她常常会邀请一些名流到府上聊天,你去见识一下没坏处。我已经把托比调给你了,他是你带来的,会长的意思是你应该多培养一些自己的力量,毕竟我们都老了。」

      「帆叔开什幺玩笑,你们还宝刀未老,以后需要你提点的地方多着呢。不过,约瑟芬夫人的晚宴到底是做什幺的,不可能真的去吃饭吧。」能参与的都是名流大腕,不可能无聊到聚在一起只为一顿饭。

      「那是当然,其实今天晚上可以说是一场争夺战,约瑟芬掌管着霸王城的半壁经济命脉,如果能和她合作,我们明年在荣誉帝国的生意就不愁了。她每年这个时候都会举办宴会,决定下一年的合作伙伴。我们海天和她合作得最多,可她有时也会和别的商会合作,今天就看你的了。」

      「帆叔,这个担子会不会重了一点啊,我一个人都不认识,万一砸了……」

      「砸了明年你就多辛苦一点,谁不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我明白了,我一定会努力的。」阿啸点点头,知道这是义父和帆叔给他的机会和考验,有时候机遇就在一念之间。约瑟芬夫人的晚宴如此重要,义父都敢把机会让给他,他还有什幺可以畏惧的呢!奴隶团里早就教会了他「无畏者无敌」!

      一天的时间一晃而过,阿啸都在準备晚上的宴会,从服饰到礼节,一丝不苟,越是这样的宴会越不能马虎,力求做到完美。他新做了一套黑革呢子长袍,领子笔挺,配上白绸打的贵族结,整个人清朗俊逸。托比也穿了套礼服,浑身不自在,让一个穿惯了粗布麻衣的人突然换上礼服,总觉得碍手碍脚。奈何形势所逼,华丽的马车就载着两只贵族菜鸟前往奥康斯汀公爵府,马车上还印着海天独有的「碧海青天」商徽,路上行人纷纷避让。

      奥康斯汀公爵府位于霸王城东郊长岗山下,怀抱青山,坐拥绿水,是一处难得的宝地。第一代奥康斯汀公爵是荣誉帝国的开国功臣,数代下来,每一位继承人都立下赫赫功勋,是帝国的中流砥柱。无奈现任奥康斯汀公爵英年早逝,只留下约瑟芬夫人和三岁幼子,以及大片的财富和势力。

      马车驶进富丽堂皇的公爵府,早有下人在旁亦步亦趋,每个僕人都受过严格培训,举手投足分毫不差,也只有奥康斯汀这样古老的贵族世家,才能培养出如此气质的僕人。

      阿啸在僕人引领下,进入城堡大厅,里面音乐舒缓,人虽不多,却别有一番氛围。几个富态的中年人正聚在一起说话,有几张脸在拍卖会上见过。

      「麻基先生,去年一定大丰收吧,约瑟芬夫人的合同可是落在了你头上,今年你要照顾照顾小弟。」

      「这我可不敢说啊,你还不知道吗,华容亲王也有意插一脚,夫人能不给他面子?而且去年是海天的人没来,这才轮到我,今天悬咯。」

      「华容亲王也要来?这可麻烦了,为商不与官争利,咱们还怎幺争啊!海天倒没什幺可担心的,没听说他和约瑟芬夫人不和吗,好些年不来了。」

      「难道那个传言是真的?听说奥康斯汀公爵的死和深*海有关。」

      「嘘嘘……」

      几人募地醒悟过来,缄口不言。阿啸可是越听越糊涂,怎幺义父和约瑟芬夫人还有这幺複杂的关係,没听帆叔提起啊,今天他能拿到约瑟芬夫人的合同吗?他端着酒杯轻轻摇晃,思索着应该怎幺说服约瑟芬夫人。

      「你是哪家的孩子,不知道公爵府的规矩吗?叫你的侍随把刀放在外面,大厅里不许有武器!」一个管家模样的男人指责阿啸,果然只有托比一人手上拿着刀。

      可是。「不行!我决不把「天明」放下,这把刀就是我兄弟,刀在人在,刀亡人亡!」托比是个认死理的人,答应过的话死也不会改变。这把刀是天明的遗物,象徵着所有在战争和生死场中死亡的兄弟,永远不能放下。

      「没错,这把刀不能放下。」阿啸支持他,大哥的情谊他永远不会忘怀,大哥坟前的誓言也永远不会褪色。

      「哟,好大的脾气啊,到了这还由得了你,来人,把他赶出去。」管家招手让人把托比赶出大厅。

      「慢着!他是我的人,你们不能赶他走,约瑟芬夫人请我来赴约,难道这就是奥康斯汀公爵府的待客之道吗?如果你们赶他走,那啸*海也只好离开了,多谢夫人盛情相邀。」他微微一点头,转身就往外走,有些东西是不能受辱的,比如兄弟!

      「等一下。」

  • 名称:天元突破超清
  • 时间:2018-11-14 20:17:0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