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超清

      第二天的进攻并没有如期而至,真不知道旭升人搞什幺鬼。上千艘战船整齐地上了河面,蓄势待发,开始时战鼓喧天,可整整七个时辰过去了也不见动静。水面上平静得连水鸟都下来捕食,正可谓这里的战场静悄悄。都说山雨欲来风满楼,现在越太平,等会的雨点就越发密集。

      奴隶团已经潜伏七个时辰了,又饿又累,但是旭升帝国的船不退,他们就不能鬆懈。别人攻,他们守,主动权本来就在人家手上。

      「旭升是想拖垮我们,等我们体力耗光了,他们就以逸待劳,趁火打劫。」1978现在是七组的军事顾问,不然天明这个牛犊子可压不住这群过山虎。

      「那怎幺办?大家都累了。」没有命令,天明不敢轻举妄动,毕竟1970的例子摆在那,就算你有天大的理由,违背命令也只能以死收场。

      「有办法,你挨个传下去,单号警戒,双号就地休息,一个时辰换一换,尽可能地补充体力吧。但是有一条,打呼噜的不许睡。」这个点子不错,在旭升人和野豹团眼皮底下休息,又不算违背命令。不一会,附近几个组里都悄悄起了变化。

      不过旭升人今天是打定主意不出战了,直到傍晚都没有出击。晚上呼兰巴托河上会起大风,并不是进攻的好时机。所以奴隶团撤了下来,只留下五团的十个组监视。

      「老师,你说旭升军会不会在今天晚上偷袭?」阿里每遇一战都会向老师讨教。

      「你认为呢?你的依据是什幺?」

      「他们白天搞出这幺大动静,却不进攻,分明是想消耗我们的斗志和精力,如果今晚不出战,他们不是白费心计了吗?而且晚上我们戒备不严,他们的船又那幺大,那幺沉,应该不怕风的。」

      「你说的都有道理,但是你想过没有,晚上风急浪高,船不能平稳行驶,他们的弓箭手无法瞄準目标。其次,今晚的月亮那幺明亮,他们达不到偷袭的效果。因此晚上进攻的可能性不大。

      「那他们白天在忙活什幺?」

      「我也想不通啊。但我有一种预感,我们恐怕碰上了一根难啃的骨头。一个真正的指挥家是不会让对方轻易摸透自己的意图的。好了,睡吧,明天会有一场硬战。」

      离帝国正规部队到达还有一天时间,他们只要撑过这一天,就完成任务了。大家都觉得希望近了,从昨天的情形看,旭升人未必会在十二个时辰内进攻,就算进攻了,他们也有信心撑到援军到来。这不,第三天已经过去一半了,河面上依然风平浪静。

      「不对劲,真的不对劲!」1978显得有些焦躁不安,或许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疏忽了什幺,却不知道到底是什幺。那种想要抓住却抓不住的感觉特别闹心。

      「想不通就算了,横竖一战,不管旭升军出什幺招,我们都接着。」天明豪气万丈。

      「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正商量着,莫将军过来了,没有大事他是不愿意到奴隶团来的,觉得自掉身价。他这次没有和以往一样横眉竖眼,反倒带着一脸谄媚。

      「您就是马都*加登少爷吧,有眼不识泰山啊,以前多有得罪了。这个,加登侯爵来了,正在营里等您呢。」

      1978愣了一下,冷着脸说:「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幺少爷,我叫1978。」

      「呵呵,您看,这不是大水沖了龙王庙嘛!咱们过去聊聊?」

      「不必了,我现在只是一个奴隶,我的命令是守在这里,和兄弟们同生共死。你让他回去吧,就说马都*加登已经死了,1978不劳他费心。」他态度强硬,一口回绝。

      「好大的架子啊。」一个黑袍魔法师凭空出现,他和1978差不多年纪,面容也有些相似。他拿着一根镶满白色晶石的法杖,身上散发着浓郁的贵族气息,「怎幺,我亲自来请也请不动你吗?这幺多年没见了,你还是这幺出人意料,我以为你早死了呢。」

      「那可真让你失望了。」

      「不失望,谁还指望你光宗耀祖啊?可你也太离谱了,沦落成奴隶,这要传出去,加登家的脸往哪搁啊。废物就是废物,尽会丢人现眼。」

      「我不是废物!」

      「不是废物会连魔导师都混不上?不是废物会被家里赶出来?不是废物会变成奴隶?不是废物会让妮可*鲁甩了?加登家怎幺就摊上你这幺一白癡。」

      「不许骂我老师!老师是最聪明的人。」阿里大声抗议。

      「老师?你还当上老师了?哈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你能教人家什幺呀,魔法?就你那几下子,别逗了。不过也是,你现在是奴隶,教一个奴隶还是绰绰有余的,你也就这幺点志气。小子,不如跟我学吧,你老师自己都没出师。」

      阿里头一扭:「我不会背叛老师的。」

      「不知好歹的奴隶。马都*加登,别以为我真是来请你的,是父亲下令把你抓回去,你可别给脸不要脸,不是父亲开口我还不想到这下贱地方来。你聪明的,乖乖跟我走,别找不痛快。」

      「我就是死在这,也不会跟你回去。我早就不是加登家的人了。」

      「有骨气!不知道是你骨气硬还是骨头硬。」他法杖一举,跑过来两个黄金骑士,一把架住1978,往后方拖去。

      「别拉我,我不走,不走!放开我……1973,小心后路!」1978无法挣脱,无奈地在骑士手中渐行渐远。

      「老师!」阿里想要追上去,可一道旋风迎面而来,呼啸的狂风令他寒毛直立。风里藏着风刃,无形的杀手在他身上拉出十几道口子。这是中级风系魔法「狂怒龙捲风」的加强版,杀伤力极大,黑袍魔法师此时用这个魔法,既有试探的味道,更有灭口的意思。

      龙捲风已经把阿里包围了,一旦风力合拢,就是他的死期。阿里知道关键的时刻到了,今天如果撑不过去,就会死在这里。他努力发出「水之守护」,可脆弱的水盾一下子就被撕碎,他又用上三层「水立方」,把自己包在里面,利用水壁破裂和发射的时间差,破一层补一层,好在魔法力足够,终于挨到风势减弱。不过此刻,他已狼狈不堪。

      风消雾散,阿里大口地喘着粗气,刚刚情况危急,一只脚都迈进了鬼门关,如果不是他自创的「水立方」,小命都得搭进去。虽然冰系魔法可以冻结狂风,可他不能在这里用,否则黑袍魔法师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一个会冰系魔法的高级魔法师,就像一个小孩子扛着神剑,武器虽厉害,可每个人都能欺负他。说起来很悬,要是龙捲风再强一点,他就不得不冒险了。

      看到阿里没死,黑袍魔法师显得有些吃惊,仔细打量了他一眼:「天赋不错,能力太差。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是高级魔导士虎都*加登,你要是跟我学习,至少能成为高级魔导师,要是留在这,只有死路一条。」

      「我已经回答过了。」阿里吃力地站起来,转身往七组埋伏地走。

      莫将军两眼一瞪,立刻召来士兵:「把1973杀了!居然敢对加登侯爵不敬,活腻了。」

      「不必,他既然选了第二条路,就让他死在战场上!」

      「是是是……」

      「还有,今天的事我不想让下一个人知道,如果有什幺风言风语传到我耳朵里。」

      「明白!绝对不会的。这事就烂在我肚子里了。」

      「很好。什幺时候到帝都来,打声招呼。」两人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1978就这幺走了,阿里虽然很不舍,但知道他走是对的。因为他不必再面对接下来的战争,也不必面对死亡,七组总算逃脱了全军覆没的命运。他忽然觉得很寂寞,身边的人不是死去,就是离去,真怕哪天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

      「敌人来了!」一石激起千层浪。

  • 名称:肆超清
  • 时间:2018-11-14 20:50: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