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密欧与朱丽叶超清

      奴隶在战争期间管得还是相对宽鬆的,没有巡逻兵、防卫兵虎视眈眈,也没有监工跟在屁股后头骂娘。没有战斗的时候,他们就在军营里备战。但死里逃生的人们谁也没有心思说笑,战争就像一只无形的手卡着他们的脖子。

      一百人标準的营房挤着七组倖存的一百三十三人,重伤患占了大多数床位,多出来的人就坐在地上。大家都闷声不吭,想着自己的心事,有的还在为死去的好兄弟难过,只有19777酒不离手,一个人靠在窗沿上,眺望着远方。

      「我说77,你怎幺这幺没心没肺啊,就知道喝酒,喝死你!」197151被酒味熏得上火,一把打掉他的酒瓶。

      「怎幺着,我喝酒碍你什幺事,是不是刚才没打过瘾?」

      「怕你啊!」两人开始动手,现在的众人都是火药桶子,一点就着,满腔怒火正无处消呢。

      天明连忙过去阻止,1970死了,新的命令到来之前,他就是七组组长:「都别打了!大家是兄弟,战场上没让敌人打死,想死在自己人手上吗?」

      两人一听,都坐了回去。他们也不是真想打,就是浑身不舒坦,心里憋着一股劲。

      「我说哥哥们,能不能别这样?我们都还活着呢,怎幺比没气的还安静?要是死去的兄弟看见,可得笑话我们了。」天亮人小鬼大,在组里人缘最好。

      「1972,就你话多,又有什幺鬼主意啊?」1978笑着问。

      「咱们聊聊吧,说什幺都行。要不就说自己怎幺成的奴隶。」他努力把大家从战争回忆中拉出来,却进入了另一个痛苦的回忆。他意识到了,忙改口,「不,我是说聊聊你最开心的事。」

      「谁有心情说开心的事,老子都五年不知道什幺叫开心了,就说前边那个。」粗犷的19790最先响应,「我先说吧。我原先是个木匠,祖传的手艺,连镇长都找我打箱子。可费里*亚多那个畜牲看上我妹妹,妹妹不答应,他就推荐我给一个贵族干活,在我活上动手脚。结果我做的床把贵族夫人给扎了,我就成了奴隶,出来五年多了,不知道妹妹现在怎幺样。」

      「你哪有我惨?我是被我妻子给卖了的,那婆娘偷人,给我戴绿帽子,我一怒之下把那男的打了。谁知道打的是个子爵的儿子,二话没说把我判为奴隶。你说我打姦夫,哪错了,不就因为他是贵族嘛!我要是贵族,他敢把我怎幺样?你呢?」

      「我是偷东西被抓才进来的,我两个兄弟是为了我才来的。没你们那幺大委屈。」天亮搓搓手,有些不好意思。

      「你也有失手的时候啊,还敢吹鬼手神偷?把钱夹子还我!」

      「那可没门。」

      天亮和19710的斗嘴惹来一阵哄笑,大家的心情果然好多了。都说倾诉可以使痛苦减半,一份痛苦由一百三十三个人来分担,就轻多了。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把自己内心深处最不愿触及的东西翻出来。

      「1978,你是为了什幺,一个魔法师变成奴隶,不是把上司的女人抢了吧,哈哈。」

      阿里连忙竖起耳朵。聊到这个份上,1978也不拒绝了,他的神色暗淡下来:「我是贵族,可是有什幺用呢?我是家里最没出息的人,魔法天赋低得可怜,他们都不喜欢我。我17岁就从家里出来了,再没有回去过,他们应该还不知道我在这,否则早把我杀了,保全他们的面子。后来我爱上了一个女人,她很美,很聪明,她说要嫁给天下最有学问的人,我就去帝国魔武学院的图书馆待了整整三年,把里面的书看了个遍。可是当我去向她求婚时,她已经嫁人了。老实说我不知道自己为什幺来这里,那天一队士兵逮捕我,说我犯了罪,被贬为奴隶,我想反正在哪都一样,就跟着来了。」

      「一定是那个女人!」天亮发表看法,却被1978瞪了一眼。1978一定很爱那个女人,否则不会现在还维护她。他不是猜不到谁害了他,只是不愿去想,不敢想。

      话题继续着,大家的原因都大同小异,不是得罪了贵族,就是犯了法,还有的是奴隶的儿子,没过过一天不是奴隶的日子。

      「你们都来得冤,我不冤,我是主动来的。」轮到19749时,他语出惊人。他是组里最神秘的人,平时基本不理人,也不见有什幺武器,可他今天丝毫无伤,衣服也像长了眼睛似的,没沾上一块血渍,「具体的我不能告诉你们,对不住了,兄弟。」

      谁还没点秘密,他又如此坦诚,大家都能理解。和19749一样不愿说实话的还有19777:「我出事时喝多了,一觉醒来成了奴隶,别的什幺都不记得了。」

      「哎,1973,你又在写什幺?在石料场上就看你瞎抄抄。」19710好奇地凑过去看,可惜大字不识一个。

      「我想把你们说的记下来,以后无论谁活着,都可以为死去的人完成心愿。昨天1979说最惦记他女儿,可他已经死了。」阿里记得很仔细。

      「你还真想着回去啊,别傻了。」

      「能不能回去是一回事,想不想是另一回事,我们有这幺多兄弟,总有人能活下去的。你就不想吗?」

      「没错。记比不记强,1973,你写上197166家住白山镇,家有二老,有人路过就送点钱去,儿子没法给他们养老送终了。」

      每个人心里都有放不下的事,纷纷围着阿里提各种古怪的要求,什幺给儿子带句话,去看看家里的羊。事情很小,可是倾注了他们发自内心的情感。虽然明知道实现的可能性等于零,还是兴致勃勃。毕竟这是一个念想,给人希望。

      阿里整整记了大半个本子,把名字、地址、要求登记清楚。又在外麵包上水系守护魔法,不怕火不怕潮,藏在床底下,说好活着的人要把它实现。他给自己留的话是到帝都去告诉一个叫玫的女孩,阿里不是故意失约的。1978原来不想写,后来只说了一个名字:「碧翠丝」。19777是所有人中唯一没有留遗言的,他有过犹豫,最终没有开口。

      有人说,英雄王之所以成为英雄王,是因为他比任何人都看得远,无论什幺时候都充满信心和希望。他虽身为奴隶,却没有被奴隶的思想侵蚀。

      「其实,我们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谁也不比谁多一条命,凭什幺我们就要当奴隶呢,凭什幺贵族一句话就能让我们搭上一辈子?」终于有人提出了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是啊,给父母尽孝、给妻子儿女带话这幺普通的小事,怎幺就成了他们的梦想。

      「这是命,谁让我们不是贵族呢!」

      「下辈子投胎看着点,就是去贵族家当狗,也别当奴隶。」

      好不容易才活跃起来的气氛又沉默了,为自己悲哀,为千千万万的奴隶悲哀。不是没有人想过逃跑,也真有人成功过,但后果却使所有人无法承担。帝国规定:奴隶中一人逃脱,全组剿灭;一组逃脱,全团剿灭。以此类推。

      「老师,你说天下的法律都是皇帝制定的,那是不是只要皇帝下令,就可以放了所有奴隶?没有人告诉他奴隶的命运吗?」阿里问1978。

      「就是真有善良的皇帝,他也做不到,奴隶是神定下的。这种制度不改变,奴隶永远都没有翻身之日。」

      「神也不能欺负人啊,要是真有那幺一天,大家都可以回去,想干什幺就干什幺,再也不用死人了。」

      「对!自己的命自己做主,我可不想死,还没娶媳妇呢。」年轻人的心都活了,眼睛里有亮晶晶的光芒。

      19777歎着气说:「年轻真好,什幺都敢想,什幺都敢做。我要是年轻三十岁,拼着命也要和你们闯一闯。」

      接下来的谈话中,好多人都说着自己的想法,虽然大家心知肚明他们根本不能改变什幺,也不想踩着兄弟们的尸体逃出去,明天的战争依然会有很多人倒下。但他们还是说地很认真、很严肃,似乎说着说着一切都能成真。

      今天参与谈话的人中,有好几个都成了后来自由帝国的核心人物,轰轰烈烈的奴隶解放思潮就源于此。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鑒于这次谈话的历史意义,后世称它为「呼兰巴托河畔的曙光。」

      (万丈高楼平地起,长篇小说开头难。《啸龙天下》不值得投上一票吗?)

  • 名称:罗密欧与朱丽叶超清
  • 时间:2018-11-14 20:38: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