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狂想曲超清

      终于有人要杀十四格格了!

      虽然向小强当初劝十四格格来大明的时候,就曾提过,她可能会遭到类似的危险。但现在亲耳听到十四格格恐惧、微弱的声音,他还是感到心中一颤。

      他冷静一下头脑,轻声道:

      「你在哪里?」

      「我在……家里。」

      「处境怎幺样?」

      十四格格犹豫着道:

      「不……不知道,眼下大概没事了。」

      向小强略放下心来,说道:

      「你等一下。」

      他抓起另一门电话机:

      「接人民卫队司令部。……接司令办公室。秋湫,是我。你没事吧?……好,我很好,我也没事。好好,别哭别哭……听着,你马上让子腾带着一个排,二级武装,去辽阳公主府,登门探望。……对,不是包围,不是保护,是炮击过后,我们担心公主安危,登门探望。子腾知道怎幺办。对,紧急行动,马上办。嗯,好,我的好秋湫,幺幺!」

      向小强给人民卫队定的术语,一级武装就是传作战服,带冲锋枪、戴钢盔、别手榴弹。那就是準备打仗的。二级武装就是普通军常服,腰里暗别两把盒子枪。这属于暗藏武器,处于戒备状态。

      先派出了人,才又捡起十四格格的电话。

      向小强轻声问:

      「怎幺回事?」

      十四格格声音又是很犹豫:

      「我觉得可能是……北边派来的人,想杀我。」

      向小强本来听到十四格格说有人要杀她,第一印象是东厂内部的人呢,现在听她这幺一说,觉得也完全可能,便道:

      「现在确定安全吧?」

      「应该是吧。」

      「那行。子腾你认识吧,我让他先去看看你,你让人给他开门。我马上也到。」

      向小强挂上电话,让那个女军官去跟会议室替他告罪一声,说发生了很要紧的事要人民卫队去处理。这次会议虽然让各军事单位负责人参加,但主要是商议作战布防的问题,人民卫队虽是军事单位,但现在还不参加军事作战,主要担任政治性的任务。这统帅部的第一次会议,也有露面会的意思。既没人民卫队什幺事,他们也指挥不了人民卫队。

      向小强知道,他的舞台不在长江防线上,而在南京城里。

      汽车飞驰在田间道路上,现在天已大亮,远处隐隐传来闷雷般的炮声,和零星的爆炸声。

      远处的天空,偶有几架飞机在转圈,相互间试探、挑衅着。好像都是双翼的。

      紧接着,他眼睁睁看着两架飞机兜着圈子,越飞越近,越飞越低,后面那架飞机不停向前面的开火,能听到清楚的「哒哒哒」机枪声,突然,前面那架拖出长长的白烟,翻两个圈,嘶叫着栽到远处了。

      战争。**裸的战争就在眼前。

      进了市区,硝烟味道浓烈起来,空气中飞舞着一些灰烬,都从南京西部北部飘过来的。

      城市东部的街上到处是从西边北边逃来的难民,大人孩子都是惊恐万状,很多浑身是血、断胳膊断腿的老百姓,惨叫着被亲人抬着到处找医生。马路两边正在搭起一座座帐篷,上面画着大大的红十字标誌。东部、南部的市民都被组织起来了,在统一指挥下扎帐篷、抬伤患,抬尸体。宪兵在维持秩序。很多人就坐在地上放声大哭,他们失去了亲人和家,浑身尘土,没人去理他们。还有不少人只穿着内衣,赤着脚,裹着刚发给他们的毯子,瑟瑟发抖,望着这一切。

      向小强感觉自己心在流血。他强迫自己不要往窗外看,不去想这些他决定不了的事。

      他强迫自己思考着他眼下最关心的事情:十四格格……

      首先,十四格格住宅的电话肯定被东厂监听的,包括刚才这通电话。她没有打给其他地方而是先打给自己,看来她多半也怀疑想杀她的人不是北清来的。另外,她说「可能是北边派来的人」,语气也很犹豫,应该也是说给东厂听的。向小强判断,即使是东厂的人想杀她,也不太可能是高层授意,多半是为了报私仇。这样短时间内她还不会再次遇到危险。

      飞驰到了秦淮区剪子巷十四号,大门口已经有一个人民卫队队员等在哪里了,他监督着两个侍女打开门,确定车上是向小强后才放进去。

      庭院里每一处关键地方,都有一个人民卫队队员在「赏花」,看到向小强后都「啪」地立正敬礼。那些侍女躲在远处敬畏地望着。

      看到公主府已经掌握下来了,也没闹出啥动静,控制在「作客」的程度内,向小强很满意。肚子疼已经来了,正在客厅陪十四格格喝茶。他不会像十四格格那样跪坐,是整屁股坐在蒲团上的。这小子鬼机灵,话又多,正在设法逗十四格格开心,也不避讳,把他们在北清的那点事情都拿出来拉交情,十四格格和小五吃面饼卷肉那点事被他说的活灵活现。十四格格也不愠,像个大度的主人一样陪着他。

      看到向小强出现在客厅口,十四格格和肚子疼都是一阵轻鬆。十四格格站起来,望着向小强。肚子疼也赶快爬起来。

      虽然知道十四格格没事,但看到她好端端地坐在那,向小强心中还是一块石头落地。他快步上前,轻声问道:

      「你怎幺样?」

      十四格格望着他:

      「我很好……你也没事吧?」

      「咳咳。」

      肚子疼背过身去,乾咳两声。

      向小强一醒神,赶忙躬身道:

      「公主殿下可安好?」

      「哦……本公主安好,有劳向大人挂心了。」

      ……

      三人重新坐下,向小强让肚子疼把侍女都赶出去。向小强看着十四格格很不安地样子,笑道:

      「管她们是什幺身份,人家当侍女派过来,咱们就当侍女使唤。太刻意了反而心虚。」

      十四格格微微一笑,简要地叙述了一下事情。

      就在炮击的时候,大家都挤在防空洞里,突然灯灭了,接着就有根绳子从后面套过来,死死勒住她的脖子。但那个人没想过十四格格受过特务训练,会两手,她先锁住那人的手腕,然后用肘猛击那人的胃部。那个人大概惊恐之下,扔掉了绳子放弃了。过一会儿炮击结束了,大家陆续出来,十四格格也没有声张。她摸起那根绳子,原来是一根黑色裙带。出来的时候,她看到早乙女式的女僕装少了一根裙带。

      十四格格回忆了一下,她感觉那人是个女的。当时在防空洞里,靠自己近的有七八个人,但现在只回想得起三个。其中一个就是早乙女式。

      向小强敲敲脑袋,这是典型的爱葛莎式、或者说是柯南式案情。要是在小说里,那个早乙女式肯定不是兇手,而是被真正的兇手刻意蒙上嫌疑的人。

      不过自己既不是波洛,也不是柯南,这也不是小说,现在当务之急也不是破这宗密室奇案,而是儘快保障十四格格的安全。另外看能不能借这个由头,把东厂的触手从这里弄出去,十四格格换自己来管。

      他问十四格格:

      「你觉得应该怎幺办?」

      十四格格说:

      「得抢在……抢在东厂之前向陛下陈述此事。……另外,你不觉得这是个机会吗?」

      很好,跟自己的打算完全一样。跟聪明人一起商量事情就是爽。向小强也说道:

      「你打给我的电话现在肯定报到沈荣轩那去了。不过现在刚开战,他作为一国首辅,估计顾不上这里。沈荣轩也是有些气度的,我估计他知道我过来了,也就知道你不会有事了。他要对全大明负责,这节骨眼上不会跟我抢这件事。……对了,最高统帅部的电话号码,谁告诉你的?」

      十四格格微微一笑,低头道:

      「这个……我本来就知道的。」

      向小强一想她原来是干什幺的,立刻释然了。别说统帅部的,就是沈荣轩的、甚至朱佑榕的,她可能都知道。

      他让肚子疼带人留在这保护十四格格,自己驱车进宫,看望陛下。

      ……

      南京紫禁城成了沙袋的海洋。

      重要的大殿和一些最精美的建筑,都用沙袋堆的高高的,保护住週边。午门外的两只巨大、精美的铜狮子、里面的铜龟铜鹤、搁在大殿前的鎏金铜水缸,还有奉天殿前雕着蟠龙的石坡,都用沙袋保护了起来。向小强还看到一些几百年的古树,也磊了半截沙袋,禁卫军正在往下拆。

      领向小强进宫的女官向他解释,陛下本来还想把这些古树也用沙袋围起来的,后来首席园艺师说这样会弄死树的,陛下才作罢。

      唉,看来朱佑榕这个女孩正在像老母鸡一样,竭力保护属于自己的一草一木。

      向小强听着远处「轰轰」炮声,心中生奇,问道:

      「这里的庭院这幺大空地,怎幺一门高射炮也没有?是不是有禁忌?」

      女官解释说,明清双方早在日内瓦发表过声明,都同意南京和北京的紫禁城以及古迹集中的区域,属于不设防区,禁止炮击和轰炸。当然,是同一时间「分别」发表的声明,而且是各自声称对方的紫禁城是属于自己的,自己当然要保护。

      ……想不到明清双方虽然世仇,但在这类问题上还能达成共识。就像清朝不去动十三陵一样。

      南京紫禁城前部的奉天殿、华盖殿、谨身殿、文华殿和文楼、武英殿和武楼等,统称为「前朝」,是从前上朝和举办各种典礼的地方。后部的乾清宫、交泰宫、坤甯宫、柔仪殿(东宫)、春和殿(西宫)、御花园等,是皇帝后妃等起居生活的地方,成为「后廷」。前朝和后廷合称为「朝廷」。

      朱佑榕虽是女子,但身为天子,所以也不是住在坤甯宫,而是住在乾清宫的。她在书画作品上的自号其中之一就是「乾清宫主」。

      乾清宫御书房里,朱佑榕坐在圈椅里,手里拿着一张讲话稿,一边背,一边吭吭的哭。她默默地望着稿子,不时抽一下鼻子。

      这是今晚要向全国播出的讲话,号召全国军民团结一致,共御清虏,并声明自己决定留在南京,与大明首都共存亡。

      对面的坐着的郑恭寅面露愁容,望着侄女手中的要命稿子。欲言又止。

      朱佑榕身后,一名衣饰华贵的中年妇人怜爱地揽着她的肩。朱佑榕在她怀里扬起脸,眼泪汪汪地叫了一声:

      「奶妈……」

      这贵妇人便是朱佑榕的乳母,诰命夫人李氏,封号广德夫人。朱佑榕自幼丧母,被乳母李夫人带大,把她当作自己母亲的。如今朱佑榕贵为天子,李夫人地位极为尊崇,和郑恭寅地位不相上下,都是女皇最亲的人。

      李夫人抚摸着朱佑榕的头髮,柔声道:

      「榕榕啊,好孩子,别犯倔了,听话,我们去杭州。杭州……杭州是我的家乡,我年纪大了,想回家乡休养,榕榕,你就算陪我回去,好吗?榕榕,你是个孝顺孩子……」

      「奶妈……」朱佑榕仰着脸,嘴一撇,泪水又留下来,抽泣着道,「这场祸,是我闯下的,我一定要留下来……奶妈,还有舅舅,你们走吧,我让人护送你们到南边去……我……我不能走,我是大明天子……」

      郑恭寅急得不行,说归这样说,但朱佑榕不走,他们这些外戚谁也不好走。虽然实在不行他们也能走,但沈荣轩、向小强、还有内阁那些人,肯定是留在女皇身边的。到时候他们这帮外戚走了,那些近臣却伴在陛下身边度过最艰难的时刻,可以想像,就算南京守住了,今后外臣和皇亲之间的地位天平也会大大倾斜。但只要能说动朱佑榕走,那就大不一样了,在最艰难的岁月,陪伴在陛下身边的就是他们这些亲人,那些外臣肯定是要留守南京的。

      这时候,女官进来通报:

      「启稟陛下,人民卫队司令求见陛下。」

      郑恭寅和李夫人对视一眼,精神均是一振。

     

  • 名称:异世界狂想曲超清
  • 时间:2018-11-14 20:16: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