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相簿超清

      向小强坐在那里,听着这些白髮苍苍的老将军们津津乐道「防线」、「工事」这些字眼,夸耀着水泥有多厚,越听越不是滋味。

      这次不过是个试探性的小进攻而已,只出动了一千多人,而清军压在北岸的兵力有三百多万。

      而长江防线从安庆到上海,漫长的几百公里,不可能每一处都像南京一样坚固。或者应该说,南京段是整条东段防线中最坚固的一处,其余各处均比这里薄弱。

      果然,当曹司令调出东段防线布防图的时候,向小强一眼看出来南京这短短的一小段,永备工事标的密密麻麻,其余各段,只有靠近几个城市的地方,永备工事点密集一些,在这些城市之间的长长防线上,则「清爽」多了,只有连接各工事的交通隧道,装备重炮的工事点很远才有一个,之间只分布一些小规模的机枪堡。看得出,防守很大程度是依赖水雷和地雷。

      向小强暗自摇头,南京段防线和其他及座城市的防段,大致抵得上马奇诺防线的水準,但是在它们之间的野地,能够全部藏进地下的全钢升降炮塔很少,基本上都是凸出地面的水泥工事,内藏大炮。虽然钢筋混凝土很厚,但……毕竟露出了地面。

      也勉强就是齐格菲防线的水準。

      而且永备防线就这一条,缺乏纵深防线。明军好像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上面了。

      向小强感到一种强烈的不祥预感。

      也许他有着来自二战后的经验,对永备防线这种东西总是有着深深的不信任。这种东西在二战中已经被证明是淘汰品了。在整个四十年代,没有一条永备防线最后能挡得住敌军。不管是同盟国的还是轴心国的。

      当然,现在是三十年代,而且清军的素质肯定比不上二战的德军和美军。但南明的这条长江防线,它的平均强度又比得上马奇诺和齐格菲吗?

      向小强思考了一会儿,和南京共存亡的信心大大减弱了。那个很诱人的念头又浮上脑子里。那就是——

      跑路!

      带上50万明洋,带上秋湫和秀秀两大美女,跑路!去美国还是去瑞士都没关係,那里不承认两个老婆也没关係,先躲一阵,等这边打完仗了再看情况。反正手里有钱,凭着对历史的先知,还能大发战争财,成为巨富。那些美国佬大亨身边,哪个不是美女如云。秀秀嘛,亏待不了她就是了。

      但现在自己是人民卫队司令,重任在肩,而且是军人,不是在公司打工,辞职就能走的。得想办法,想办法……

      就在他正YY的时候,听到一个声音:

      「这个问题,向上校怎幺看呢?」

      向小强猛一惊醒,看到满会议室军官都在望向自己,那个防线司令很「慈祥地」看着自己,微笑着。

      「不好意思,没听清楚,能把问题重说一下吗?」

      一句出口,一片窃窃私语,不少人还露出窃笑。

      向小强刚才走神的时候眼睛一直望着地图,嘴角不时一撇一撇的笑。那老上将虽然一直在发言,但把他的表情全看在眼里。老上将把向小强的表情全都理解成了「不屑的眼神」和「讽刺的笑」,他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他知道向小强是陛下跟前深得信任的人,特地没有称呼向小强为「向司令」,而是充满尊严地叫他「向上校」,凸显军衔的高低。虽然人民卫队草创,人数很少,有特殊性,不过上校担任司令的毕竟很少。老将军在借此提醒大家,这小伙子不过是个凭藉陛下信任,靠政变上位的暴发户罢了。

      听到向小强居然听都没听他的发言,曹铭钦更是无名火起,把手中指示棒扔在桌子上,沉声道:

      「向上校!」

      向小强想起来了,自己是上校,人家是上将,差三级。

      他站起来,扶好帽子,立正道:

      「有!」

      曹铭钦冷冷道:

      「现在外面战局变幻,每一分钟都决定成百上千的死伤,你来开这个会,居然连本将的讲话都不屑去听,本将问你,你是依仗着陛下的信任,还是依仗你人民卫队司令的职位?」

      向小强胸中郁闷无比,偏偏他一句都没说错。他不情愿地道:

      「对不起,长官,下次不会这样了。……您什幺问题来着?」

      曹铭钦不耐烦地重複道:

      「本将正和大家讨论,刚才的相互炮击中,我军只是依靠工事中的固定火炮还击,火炮密度太差,每公里仅为10-15门,但清军至少每公里部署了150门,我军明显处于火力劣势。是否紧急调动后方的火炮到防线增援。向司令可有高见?」

      向小强一怔,后方火炮?不会是……

      他问道:

      「所谓的后方火炮,是不是就从后方的战略预备队抽调?」

      「那是自然,不然哪里还有?」

      向小强的一句「不可」已经到了嘴边了,生生咽了下去。不,自己初来乍到,毫无根基,虽然深得女皇信任,但这里都是军界大佬,象徵性地问自己一句,根本就没有听取自己意见的意思。说了只会白说。

      「这种大事,长官们决定就可以了,」向小强硬着头皮道,「哪有末将插嘴的份。再说,炮兵也非末将所长。」

      没想到这句话反倒惹火了曹铭钦。这个老将军的火爆脾气上来了:

      「什幺意思,『这种大事长官们决定就可以了』,你这话的意思,难道本将是专横跋扈之辈,容不得别人讲话的?还炮兵非你所长,那你说你所长在哪里?今天到这屋开会的将领,人人都担负大明的生死存亡,只有你会做人?要是大家都像你一样,张口就推卸,我们乾脆放清虏过来算了!」

      曹铭钦一副耿直的火爆脾气,本来没把向小强怎样看在眼里的,準备随口刁难他一句就算了。结果向小强反问了一句「火炮是不是就从后方的战略预备队抽调」,他认为很关键,问到点子上了。曹铭钦本人也是在这上面犹豫的。战略预备队轻易动不得的,那是关键时刻救命的东西。

      他刚觉得向小强有点能耐,想听听小伙子说出点什幺的呢,这小子就来一句「这种大事长官们决定就可以了」,把老将军气得不轻。哦,年纪轻轻的就这幺滑头,国家生死存亡之际,你在这里明哲保身,那国家养你何用?

      曹铭钦这几句也把向小强的火气训出来了,向小强心说,你以为我不想说啊?我怎幺知道你们这里边是什幺规矩,你们一帮老头大叔,水很深的样子,我刚来的什幺也不知道,我怎幺知道该跳不该跳。

      但他转念一想,现在大明朝确实也到了生死关头了,自己担心无非就是人民卫队司令这个位子,大明一破国,什幺也留不下。再说,反正自己现在又想跑路,还担心位子干什幺?索性张口随便说,口气再沖一点,把这些人得罪一遍,他们有本事把自己从人民卫队司令位子上弄下去最好,弄不下去,想必也得有不少意见送到沈荣轩和朱佑榕那儿,自己就势辞去职务,一身清爽,名正言顺的带着钱和美女跑路,留在这没准给大明朝做陪葬了。

      向小强吧嗒吧嗒嘴,说道:

      「既然长官说到这份上了,那末将就说了。请问,调炮兵部队来的目的是什幺?」

      「荒唐,当然是弥补我们的火力劣势!」

      「那弥补我们火力劣势的目的又是什幺?」

      不少人都笑了,还有很多人不满地看表。曹铭钦气的吹鬍子瞪眼,拍桌子道:

      「向小强,你究竟想说什幺?」

      向小强不依不饶地道:

      「请回答!请在座的诸位也都回答一下!目的!目的是什幺?」

      慢慢地静下来了,众将领相互看着,琢磨着这个「目的」。是啊,弥补火力劣势的目的是什幺?好象是……想想看。

      向小强道:

      「我们调预备队的炮兵,能调多少?调来几个炮兵师?不可能吧,因为防线很长,只为南京一地,最多能抽来几个重炮团,也就是百来门重炮的样子。但20公里长的南京段,清军每公里就有150门,我们这点只是杯水车薪,依然是火力劣势。既然不能形成压倒性的优势,还是那句话,目的呢?

      「为了给我们火力準备,要攻过江去?显然不是吧。或者是现在防线工事里的火炮不敷使用,几乎就让清兵攻过来了?也不是吧?目前来看,我们防线工事里的火炮表现十分出色。虽然比清军的少,但防守长江已是有余。

      「为了消灭清军的炮兵?从图上看,清军炮兵阵地布置在汤泉镇和永宁镇的山后,而我们要想凑够射程,必须将重炮裸露布置在江边。这样他们可以轻易的打到我们,我们却很难打到他们。就算能打得到他们,我们这些新来的炮没有水泥工事的保护,直接暴露在十倍的清军炮火下,既起不到压制的作用,还有覆灭的危险,还不如让他们在预备队的手里发挥作用。

      「所以,依末将看来,这样以我之短,攻敌之长,很不划算。据我所知,我们长江防线的水泥工事,顶盖厚度都在一米五以上,一些主要工事厚度在三米以上。南京段的沿江,更是以全钢升降炮塔为主,清军炮击时缩进地下,清军冲锋时升上来开火,更是难以摧毁。目前对我们工事形成威胁的,只有那门列车炮。

      「而列车炮每小时只能打两发,射速慢不算,而且只敢躲在几十公里外,凭藉射程优势向我们开火。靠得太近了,一旦被我们发现位置,派飞机空袭,它连预警隐藏的时间都没有。所以,清军在夺取长江两岸制空权之前,是不敢把列车炮靠得太近的。所以威胁也就相当有限。

      「所以,末将的意思,既然我们已经把这幺多钱没有花在火炮上,而是花在了钢筋水泥上,现在就让这些钢筋水泥发挥作用吧。嗯,一点愚见,不知诸位长官觉得如何。」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众将领都盯着向小强。慢慢地,有几个人喉中滚动着,望着曹司令,想说什幺。终于,一个少将开口道:

      「曹大人,末将也是这幺想的。与其以我之短,攻敌之长,不如以我之长,攻敌之短。」

      接着,另一人抢着说:

      「是啊曹大人,末将一直就是这幺想的。」

      「就是嘛,末将早就是这个意见了,刚说就被那个谁给否决了……」

      「看来末将和向兄英雄所见略同啊……」

      曹铭钦本来气得通红的脸渐渐平复下来,瞥了向小强一眼,粗声粗气地道:

      「这样就对了!早就应该这样!年轻人不要那幺暮气,怎幺想的怎幺说!现在大明生死关头,大家就不要像平时一样想那幺多了。都说说,向司令的意见怎幺样?」

      一片赞同声。

      曹铭钦挥手道:

      「那幺决定了,不抽调预备队的炮兵。好,我们再来看……」

      然后,老头无意间看着向小强的目光中多了一点欣赏。

      ……

      向小强挠挠后脑勺,知道失算了。本来想让这帮大佬帮自己把司令官撸掉的,没想到适得其反。唉,自己这张嘴不去当说客太可惜了。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就是个目的的事情。调炮兵来为了干什幺?说开了就行了。这些将领们都陷入了思维定势,觉得对方炮火强,我方炮火弱,那就一定盖过对方,就要从预备队抽。预备队是干什幺的,那是保命的,不到万不得已动不得的。

      这时一个女军官进来,弯到向小强耳边轻声道:

      「向司令,有您的电话,请跟我来吧。」

      向小强告退一声,跟着女军官来到电话间。

      「喂?」

      话筒中传来轻轻的呼吸,片刻后,一个女子声音犹豫着道:

      「喂?」

      「我是向小强,哪位?」

      「……是我。」

      向小强心中「咯噔」一下,这个电话中的声音,他印象太深了。

      她?她怎幺知道这儿的电话号码?

      向小强稳定一下情绪,轻声问道:

      「怎幺了?」

      那个声音啜泣着,悄声道:

      「……有人要杀我。」

     

     

     

  • 名称:白色相簿超清
  • 时间:2018-11-14 20:05: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