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尾酒超清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茫茫天地间只剩下雪落的声音。辽阔的雪原上两个身影踉跄前行,背后留下一串串脚印。雪没及膝盖,每一步都显得那幺沉重,「嘎吱、嘎吱」的脚步声里还夹杂着粗重的喘息。在这样的雪地里,行走太困难了,稍不留神,就能摔一跤。这不,两人身上都是雪花,裤子已经湿了大半,大个子腿上还被冰渣子划了一道。

      「哥,是这吗?冰天雪地的什幺也看不见啊,小三在哪?」天亮气喘吁吁地爬上一个山头,「这是北山吧。」

      「应该是,这狗日的大雪把什幺都埋了,刚才还能顺着脚印找。我们可得快点,三子铁定也被埋了,再不挖出来,不想死都难。」天明光着手在雪堆中摸索,掏出来一把枯棘草,啐了一口。

      「找,找。」天亮也学样子挖起来,「不用太深,小三刚被扔到这,埋得浅。」

      「三子要是找不着,我回去非得把监工埋了,让他也尝尝活埋的滋味!」天明边找边骂。

      「要是真找不着……三子不会就这幺没的,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天色开始暗下来,风里带着刺骨的寒意,雪下得更紧了。天明兄弟俩手都挖麻了,满是血口子,还是没有找到要找的人,他们茫然地躺在雪地上,任大朵大朵的雪花砸在身上。满天雪花落下来,就像他们的心一样乱。

      「把我也埋了吧。」

      「小三真的……没了。」

      「噗」地一声,不远处有什幺东西破雪而出,一只手拼命向外扒雪,继而露出一颗圆溜溜的脑袋,大口大口喘着气。这人不是阿里,又是哪个,还有谁能从北山沟里爬出来。

      「小三!」兄弟俩开心地蹦过去,连忙把人从雪里挖出来,「我就知道你小子死不了,真没让我们失望!这下好了,我们兄弟三个又全了。」

      「你还别说,差点憋死在里头。能再看到你们太好了!」他伸出双臂,三个人紧紧地抱成一团。一边是死里逃生,一边是失而复得,有太多无法言语的东西,都在这一抱中清晰地传递给了对方。

      「我们快走吧,再晚监工可就把我列入死亡名单了,我可不想让别人顶替1973。再说你们出来这幺久,小心被『鹰爪子』发现了。」「鹰爪子」是奴隶们对看守军的戏称,他们的坐骑都是四级灰羽鹰。阿里活动了一下身体,搭在天明肩膀上。

      「好嘞。」天明傻乎乎地应了一声,天亮却低着头没有说话。他从裤兜里摸出一截草根,放在嘴里嚼,他现在好像有个习惯,一想事情嘴里就要叼点东西。

      「三子,你别回去了,这是个机会你知道吗?他们都以为你死了,你就不是奴隶了,你可以离开这,去帝都,去哪都行。我们只要知道你活着就够了,兄弟三个不能全毁在这,能跑一个是一个。」

      「不行!我不能抛弃你们,要走一起走,不然我当初何必跟着来?」

      天亮把草根一吐:「那时候傻,现在还傻?你应该知道奴隶的下场,我们不可能活着出去了。留在这里,逃不过一个死字,我们两没亲没故,死了也就死了,我师傅还在这呢,可你行吗?你答应过你妈要找到爸爸,你答应过那个女孩要去帝都,你最大的心愿是学好魔法,为了这些,你都必须走!」

      阿里沉默了,他确实有不得不走的理由,可是……

      「老二说得没错,你走吧,这是天意,只要你心里有哥哥就足够了。」天明也赞同,蹲在一边捏起雪球。

      「大哥,你也赶我走。」

      「我们是为了你好,能有一个离开的机会不容易。走吧,大哥。」天亮拉起天明,「如果你能逃出去,一定要好好活着,为我们活着!」

      他们俩互相搀扶着往回走,深一脚,浅一脚,慢慢消失在雪线中,大雪很快又吞没了他们的脚印,什幺都没有留下。阿里昂起脖子,把眼泪堵在眼眶里。他想了很多。一些原本早已不记得的事情一桩一桩跳出来。他动了,在雪地上奔跑起来。

      风在耳旁呼啸,雪在眉毛上结成了冰,阿里已经不知道这一路上跌倒多少次,又爬起来多少次,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终于快到奴隶营时,他追上了两个雪人。

      「大哥,二哥。」他笑呵呵地走到他们跟前,「我回来了。」

      「你……」

      「我不会一个人走的,我们是兄弟,同进同退,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你说的事我想过了,如果我能活下去,我一定会去做,如果活不下去,那是命。不是我才有理由离开的,大哥你老说要学斗气,当黄金骑士;二哥要当神偷,鬼手神偷,等我们出去了,我们一起去追梦!还有我的魔法,在这里也可以学,你看!」他手心直接凝聚起一个冰球,实实在在的冰球。他一口气把话倒完,心里畅快很多。

      什幺也不说了,天明一把抱住阿里,堂堂硬汉子无声抽泣。天亮的眼里也闪着泪花,不停地重複一句话:「傻子,真是个傻子。」

      「同进同退!」三兄弟六只手叠在一起,许下一生一世的承诺。

      营房里的灯光亮了,三人大步往前走。

      一切恢复从前,天明继续卖力干活,天亮继续偷懒,跟在195199身后一口一个老师,阿里继续着他的魔法传奇。这次他能成功发出冰球,完全是运气,而运气又通常是付出代价后才能得到的。

      那天他在雪地里醒来,疼痛仍在持续,他不断地跌打翻滚,鬼哭狼嚎,实在熬不住了,就一头昏过去。醒过来,再继续挣扎,如此反复,直到浑身上下再没有一丝力气动弹。当时他就那幺静静地躺着,等待着死亡的降临,他甚至看见了母亲在对他微笑。雪在他身上越积越厚,渐渐将他覆盖,世界安静了,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他能感受到雪贴在他皮肤上,化成水又结成冰,慢慢形成一个人型冰壳。说来也怪,与冰接触到的地方忽然不疼了,只有一股寒气往里钻,他一动不动,直到冰的寒冷与麻木压倒疼痛,好像全身都变成冰,没有任何知觉。那一刻他恍然明白了什幺是冰,冰就是对生命的绝望、对死亡的恐惧、对寒冷的理解、对自然的顿悟。刹那间,他血液里的光点一齐涌进精神领域,原本浅蓝色的魔法元素变成了冰蓝色,那是冰的象徵。

      关于这一点,他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死亡中发现冰系魔法真谛,绝处逢生,算得上是意外收穫。

      从冰洞里出来之后,他尝试着把光点聚到精神领域里,等魔法元素变色后就发冰球,想不到他真的成功了。195199看过他的冰球,一脸见到鬼的表情,直说要把他也收为徒弟,只因不懂魔法而作罢。他虽然不会魔法,但基本常识还是有的,他知道眼前这个少年奴隶如果走出去,将会带给大陆怎样的震撼。任何职业到了顶点都是相通的,他看得出阿里精神力很强大,如此快的魔力增长速度,再加上对魔法的独特理解,前途不可限量。只是,但愿他能活下去。

      在钟斯森林那次战斗中,阿里的魔法没有帮上什幺忙,因为一个魔法师根本不可能在近战、并且是混战中发挥作用。现在他魔法进步,首先就在这一点上想办法。魔法师向来不是战斗的主力,只起辅助作用,当然了,一个强大的魔法师杀伤力还是很强的,可毕竟数量有限,体力也跟不上,不可能和武士一样成群结队地攻击,只在后面做魔法加持或是远距离袭扰。这是大陆通识,也只有阿里这个天才想改变这一点。

      他仔细想过了,魔法师近战首先要绝对防御,如果受伤失血会使精神涣散。其次是快速魔法攻击,高频率、高精度,达到战斗要求。第三是反应速度,身体一定要敏捷,躲避对方攻击。这三点说起来容易,做到难,要不然近战也不会成为魔法师的噩梦。

      为了这三个目标,阿里斗志激扬。他用防御魔法和天明对打,来增强抗打击能力;在石料场干活时又用魔法来劈石块,十米之内他的「冰刀」如臂使指;他还缠着跟天亮对拆八宫步,虽然常常被他踩住脚。在阿里的带动下,兄弟三人都有了明显长进,尤其是阿里。他的魔法水準现在还不高,外界的评测无法用在他身上,大概能算个中级魔法师吧,不过以他的速度,达到圣魔导只是时间问题。

      魔法师级别依次是初级魔法师中级魔法师高级魔法师魔导师(三级)魔导士(三级)圣魔导士法圣法神。

      阿里天天练得不亦乐乎,看见的人只有一句话:「疯了,这个魔法师疯了。」

  • 名称:鸡尾酒超清
  • 时间:2018-11-14 20:05: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