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殖装甲超清

      赤朱的归属终于有了结论,阿里把它们小心地收好,先为自己施加了一个「水之柔情」,然后坐在地上冥想。他不是不想快点回去,可他必须要保持体力,从这里下去还有好长一段路呢,他可不能倒在半路上;他也不是不想提防罗伯特,而是确实没有力气离开了。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他从冥想状态中清醒过来,山上的冰系魔法元素充足,他的精神力好了很多,伤口也不再流血了。阿里审视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除了失血过多,有些虚弱之外,没有什幺大碍。

      他抬起头,看见罗伯特仍然坐在地上,双眼呆而无神,表情木然,他受的伤不至于重到无法行动啊。

      阿里没有搭理他,自行往山下走去。天快黑了,他要在天黑前赶回聚集地,山路难行,等天黑了更是举步维艰。

      「你就这幺走了吗?还没有杀我呢。」罗伯特冷冷地开口,他是可以在刚才杀了阿里,也可以离开,但骑士的尊严不容许他这幺做。决斗是他提出来的,任何结果都必须承担。

      阿里转过身,觉得他是条汉子:「我为什幺要杀你?我们的条件是赤朱,它们现在已经是我的了,你又没有悔约。你走吧。」他说完还送了一个「水之柔情」过去,虽是低级魔法,聊胜于无嘛。

      「不,失败者必须付出代价。你可以杀了我,我……没有自杀的勇气。但我宁可死,也不能当奴隶,尤其是一个奴隶的奴隶。我堂堂……一个贵族,决不做下贱的奴隶!你杀了我吧。」他脖子一昂,闭上眼睛,一心求死。

      阿里原本不想为难他,可听他这幺一说,很是生气:「奴隶怎幺了?奴隶同样也有一个鼻子一张嘴一条命!凭什幺你们的命珍贵,奴隶的命就不值钱?你们吃的粮食,是奴隶种的;你们住的房子,是奴隶盖的。没有奴隶,你们这些所谓的贵族什幺都不是!」

      「贵族是高贵的。」

      「高贵个屁!你是脑门上长眼睛了,还是后面长尾巴了?贵族在决斗中输了,变成奴隶,可他还是昨天的那个他,仅仅隔了几分钟,他就从高贵变成下贱,这太可笑了。奴隶在成为奴隶之前也有自己的生活,他们有父母、有兄弟、有妻子、有孩子,但奴隶两个字把这一切全都夺走了!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受伤了会流血,生病了要治疗,年纪大了要死去,为什幺一样的人却有着不一样的地位,为什幺?你说贵族高贵,那你到是说说看,你和他们有什幺不一样?脱去衣服,除去武器,我们都是赤条条来,赤条条走的,谁都不比谁高贵!」阿里越说越激动,两年多的奴隶生活让他经历了太多的生生死死,太多的人情冷暖,全在这一刻发洩出来。

      罗伯特一时语塞,支吾着说:「自古以来都是这样的。」

      「对,所以你们觉得理所当然,可你知不知道奴隶们过的是什幺样的日子,你们的心安理得是踩在多少奴隶的尸骨上换来的?远的不说了,就说这次呼兰巴托战役,旭升帝国为了一己私利发动战争,战争从来都是当权者的游戏,却让士兵跑在前面流血牺牲,不,不是士兵,是奴隶兵!两国交战把奴隶放在第一线,旭升的元帅甚至拿五万奴隶做诱饵,他这是谋杀!刽子手!你知道光这一场战役就要死多少奴隶吗?绝不少于四万啊!我的兄弟们好多都死了,他们有什幺错,就因为他们是奴隶,就应该死在这该死的战场上吗,帝国的战争和他们有什幺关係?我拼了命也要拿到赤朱,是为了救那些一息尚存的兄弟们,让他们活下去,我们的要求不高啊!」阿里的双眼满是泪水,仿佛看见了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倒下:1970、19756、19713……,每个冰冷的数字后面都曾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这……我从没听过这些。」罗伯特觉得阿里的每一句话都有道理,却与他从小接受的观念背道而驰,他不知道哪个才是对的。

      「我是奴隶,知道奴隶的悲哀,尤其是像你这样的贵族,一旦成了奴隶就完了,所以我不会要你做奴隶的。如果你放不下的话,就算打和吧,反正也不是我的魔法伤了你,是那道光波。」

      罗伯特脸微红,他确实不想死,也不想当奴隶,阿里给他找了个好理由,只是他稍稍有些愧疚。

      「阿里是吗?我会记住你的。如果你到不夜城来,一定要找我!」不夜城是旭升帝国的帝都。

      「我怕是没那样的福气。」他苦笑,临走时又说,「以后不要再轻言死字了,好多东西都比死重要,能活着多好。有多少人在死亡线上苦苦挣扎,就是为了有活下去的机会。「

      罗伯特闻言身躯一震,低下头去。

      阿里下山了,在冰雪迷雾中越走越远。罗伯特还立在原地凝视,忽然觉得那个单薄的背影高大起来,高大到他踮着脚尖也无法仰望。这个坚强的少年,带给他太多震撼。

      后来,在帝国守护神的回忆录中,他写道:「在那个风雪交加的山顶上,英雄王给我上了我终生难忘的一课,令我认识到生命的可贵。他那无私、广阔的胸怀把我从贵族世界带入奴隶世界,我的命运就是在那一刻开始转变,虽然我失去了成为帝王的机会,可我赢回了千千万万的兄弟!「

      罗伯特沉思了很久,缓缓地把右手放在胸前,拳眼向着心脏,这是神龙大陆上宣誓的最高礼节。

      「神在上,我罗伯特*比格在此郑重宣誓,将奉阿里为主人,终生追随。此誓天地共证,日月同存!」

      洪亮的声音在雪地里回蕩,自由史上着名的「落鹄山效忠」事件,此时没有一个旁听者。

      就在罗伯特离开后不久,一只红嘴白头的鹄鸟落在石台上,它瞅着空空如也的赤朱叶,又嗅嗅地上的血迹,展翅飞入空中,发出尖厉的鸣叫。

      阿里返回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晚上,出去寻找赤朱的兄弟们大都回来了,带着各式各样的果子。只有一人迟迟不归,恐怕凶多吉少,另外还有两个兄弟受了重伤,说是碰上了5级魔兽。他们看见阿里掏出赤朱,全都瞪大了眼睛,19777更是难以置信地望着他,没想到传说中的东西真的存在。虽然只有两颗,可对兄弟们来说就是生的希望。

      赤朱找到了,有的人却已永远离开。19790在阿里离开的当天晚上就死了,19643这个六组的小伙子也重伤不治,听说死前整整呻吟了两天。昏迷的人就更多了,比如天亮,气息已经很微弱,全靠天明不停地输送斗气给他续命。19777忙把赤朱捣碎,用水调开,重伤的人共服一颗,其余的人平分另一颗。

      赤朱果然神奇,到第二天早上,重伤的人睁开了眼睛,别的人更是生龙活虎,难怪旭升国王要一次次派人来寻找。阿里觉得浑身上下都很清爽,精神饱满,魔力充盈,恢复到了最佳状态。天亮的情况也好多了,刚刚已经啃下了一条烤魔兽腿,看来问题不大。照这样的速度看,不出两天,所有伤患都能恢复健康。

      19777在地上涂涂划划,堆满了小石头,俨然一副地形图。他把外出人员带回来的消息集中在一起,制定下一步行动路线。落鹄山是南北走向,依傍着呼兰巴托河,另一边就是旭升帝国,无论从哪边走,都不容易。

      「大家都说说自己的想法吧,到底往哪走?」

      「东面山势平坦,便于行走,可山下就是旭升边防,守得很严,想从那里潜进去,估计不大可能;西面就更难了,山壁陡峭,危崖很多,没有人能从那翻过去,而且即使翻过去了,我们也无法在不惊动巡河兵的情况下渡河。」19777详细分析他们目前的处境,虽然他们现在很安全,可实际上却是进退不得。

      「那就乾脆在这里躲上十年半载,我看这不错。」一个粗嗓子大声喊道。

      「十年以后呢?除非你一辈子不出去,那和当奴隶有什幺区别!」197156闷声说,「也不知道他们怎幺样了,我弟弟在六团,不知道是死是活,我就这幺一个弟弟了。」

      「难道你想回去吗?你疯了,我们好不容易才逃出来,我可不想再回去送死。」

      讨论没有结果,左右都是一条险路,谁都无法说服自己去迁就别人,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休息地上静得出奇,人最难选择的往往就是在这样的十字路口。

  • 名称:强殖装甲超清
  • 时间:2018-11-14 20:04: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