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斗兽娘超清

      钟斯森林的那场战斗时常在阿里脑海中呈现,仿佛就发生在昨天,那样热血,那样悲情。此役,七组共出员一百八十五人,阵亡一百零七人,重伤四十三人;战果:七级背甲独角牛一只。不可谓不壮烈啊,如果不是1970在最后关头捨命杀敌,死亡数字只怕还要大大上升。每一个活下来的人,心里都刻上了一个数字:1970。

      听监工在闲谈中说起,1970原来是帝都某个亲王的护卫,初级黄金骑士。有一次护送少爷去喀塔木平原,遇到一只九级魔兽,同行的人都死了,包括少爷和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亲王一怒之下把他贬为奴隶。

      难怪1970杀魔兽时那幺拼命,原来他背后有这样的故事。他死前那句「为了兄弟!」或许不是留给七组的,可是这有什幺关係呢,他依然救了组里78个人的命。阿里忽然觉得1970是故意去死的,因为他恨不得自己也死在喀塔木平原上,现在同样死在魔兽角上,无怨无悔!后来,在一本专门写七组的军事着作上,英雄王亲自为这一战题词:「1970的荣誉」。

      新的奴隶运到了,七组又编为满员200人,但他们其中的大多数,都是生面孔。1970也来了,他没有络腮鬍子,相反长得白白净净,身型高大,擅使一柄长枪。他不是以前的那个1970了,但阿里看着他,还是会不自觉地将两人重叠,大概是觉得他的70大哥又在此人身上复活了吧。

      漫长的冬季来临,这是一年中最平静的日子,奴隶们每天打石料、挖魔晶,再没有遇上钟斯森林那样的事,本来七级魔兽就不是常能看见的。天亮这根老油条现在在组里混得如鱼得水,几乎将组里每个人都偷遍了,有时还事先打个招呼。奴隶没什幺值钱的东西,他也就是手痒偷着玩,事后又还回去,借此解闷。「鬼手」天亮的名头如日中天,别的组里都传开了。

      难得一个大晴天,天亮和阿里躺在石头窝下晒太阳,这里和石料场拐个弯,监工的眼睛到不了这,场子上几百号人也不会注意溜了两个,正好舒舒服服睡一觉。天明是个直肠子,死活也不肯跟着来。

      「阿里,你想过以后吗?」天亮嘴里叼着枯草,破天荒地正经起来。可是以后这个词,对奴隶来说是奢侈。

      阿里想了很多,从没见过的父亲、东日城里的母亲,还有一见如故的玫。是啊,他也很想知道以后会怎幺样。

      「我要到帝都去,学魔法。」这既是妈妈的心愿,也是和玫的约定,「你呢?」

      「我当然是成为一名神偷了,我要让天下每一个人都知道『鬼手』天亮!到时候别人一提起我来,就吓得把宝贝藏进被窝里,也看不住,哈哈。」他最近自信心极度膨胀,「你还别不信,要真有那一天,你就是神偷的兄弟,倍儿有面子!」

      「好好,我等着。」阿里答得漫不经心。

      「你还真不信啊?哎……」两人说着打闹起来,嘻嘻哈哈滚成一团。

      「臭小子,就这幺点志气!」一道沙哑的声音在两人上方响起,把他们吓了一跳,打个激灵站起来。

      来的是个邋遢老头,个子矮小,奴隶服松松挎挎地套在身上,活像个晾衣架子。他脸上髒兮兮的,像是蒙了一层灰,就随随便便往那一站,明明离得很近,却觉得他很遥远,煞是诡异。

      「你什幺时候站这的?真是活见鬼。」

      「你就是……鬼手天亮?」老头似笑非笑,好半天才像想起天亮的名字。

      天亮不乐意了,拽起来:「不敢,不敢,刚出道时朋友送的小号。你是哪位?」话里明显有瞧不上人家的意思。

      「我是……195199,这数字真难记。」他似乎想自己的名字也很费劲。

      原来是个傻子,两人对视,肯定了彼此的想法。

      「二哥,你是不是拿了人家东西,快还回去吧,怪可怜的。」阿里扯了扯天亮的袖子。

      「没有啊,我从来没见过他,他不说了是五组的吗!」天亮一脸无辜。

      「看你们俩小子,把我闹这幺远,我干什幺来了?哦,记得了,我是来收徒弟的,你叫天亮是吧,天亮!快点给师傅叩头。」他还当真了,大大咧咧在石墩上坐下。

      「我凭什幺叫你师傅啊?」天亮头一歪。

      「凭这个。」老头摸出一把迷你匕首,放在手心把玩,小小一把匕首在他手里像活了一般,上下翻腾,在五指,不,六指间游走。

      「这是我的,你什幺时候偷的?」天亮一摸口袋,大惊。这是他从19734身上「借」的,现在主人已经死了,他又看着喜欢就自己留下,装在裤兜里。打了一辈子雁却被雁啄了眼,想不到他也有被偷的一天。

      天亮这下觉得老头不简单了,他连人都没见着,东西就丢了,有点意思。可他也不甘心平白让人占了便宜。

      「原来是前辈啊,本来小子叫你一声师傅也没什幺,可我不能管一个水準比我差的叫师傅啊。你偷我一回,我也偷你一回,偷着了我们扯平,偷不着我就当你徒弟。」天亮心一横,提出挑战。

      老头眯了眯眼睛:「好啊,就这幺着。」

      天亮和老头具体过招阿里没看见,反正几天以后,天亮老老实实地给195199磕了头。天亮这皮小子终于找到能治他的人了,一连几天都不见蹤影,说是跟师傅学什幺盖世神功去了。兄弟能学到本事,阿里很高兴,况且天亮身体差,功夫弱,真是让人担心。他总觉得和天亮在一起,他才是哥哥。

      阿里閑下来了,又开始研究冰球,他把魔法元素变着法子组合,什幺水箭、水柱、水盾发了一堆,方的圆的长的短的,愣是和冰字扯不上关係。魔法控制力倒是精进很多,一些简单魔法顺手就来,还发明了独有的「水立方」就是用薄水壁构成笼子。这个魔法源于天亮学了一种神奇的步法,叫什幺八宫步,把阿里耍得头昏脑涨,一个水立方过去,把人给兜了。实验证明,水立方可以困住天亮,但困不住天明,还不够结实。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下了三天三夜,把整个奴隶团还有钟斯森林都刷成白色。雪再大,活还是要干,奴隶们有的脚指头都冻掉了,也不能坐下来歇歇。阿里跟着大家一起运魔晶矿,时不时摸摸自己的耳朵还在不在。不好,一种异样的感觉袭来,太熟悉了,痛病发作!

      在这样该死的天气里,发该死的病,在劫难逃。阿里一下子就虚脱了,浑身发抖,面如白纸,阵阵刺痛考验着他的神经。周围的奴隶呼啦围过来。

      「都散开,干活去,该干嘛干嘛,这人不行了,来两个抬走,扔到北山上去。」监工见多了,麻利指挥着。

      天明忙阻止:「别扔,他还活着呢,他就这病,等会就好了。」

      「抬走,抬走。」

      「他真的活着,三子,睁开眼睛啊,看看我,你没死。」他用力去掰阿里的眼皮。

      阿里抬起头,也想努力来着,两眼睁开一条缝,可又是一波绞痛,晕了过去,只听到天明在耳旁大吼,渐渐消失。还是晕过去幸福,就不会感觉到疼痛的折磨。也许,他真的就这幺一睡不醒。

      监工不理天明的苦苦哀求,硬是把阿里拖了出去。在奴隶团里,死人比死鸡还不如,统统扔到山上天收地葬,北山成了所有奴隶的噩梦。今天天亮跟着195199在另一处矿点,就是他在这,照样拦不住。天明眼睁睁地看着阿里被人拉走,急忙去找弟弟商量。

      这边阿里还在昏迷中,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扔在山上,不消片刻,皑皑白雪覆了一身,一望无际的雪原上,再没有阿里的影子。

      一代英雄,会不会就此陨落?

  • 名称:牙斗兽娘超清
  • 时间:2018-11-14 20:03:0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