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食种超清

      向小强在来的车上就考虑过了,十四格格是一潭「远水」,解不了自己的「近渴」。诚如秀秀所说,十四格格是这一行的难得高手,而且她的身份决定了她水準、手腕再高,也只能是幕僚的性质,可以放心求教,不必担心被她反吞。不过毕竟十四格格才刚过来,无论是她本人还是大明当局,都处在敏感期。她的一切活动、接触的人,肯定都在严密监视之下。开门的这个「女僕」也说明了这一点。

      因此向小强打定主意,这次拜访辽阳公主只是礼节性的,带有嘘寒问暖的性质,毕竟是他亲口劝说十四格格来大明避难,又是他的队伍把十四格格带回大明的。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十四格格是他的客人,从情理上说,他也得来看望一下,看看自己的客人在大明被招待的怎幺样。谁也说不出什幺来。

      他刚才也想过,辽阳公主刚来大明之际自己就去拜访,是不是显得太急切了。较为稳妥的办法是不是等上一段时间,等「敏感期」过了,等自己的人民卫队上了些轨道、有了一定力量再来拜访。

      但向小强反复权衡,「敏感期过了」这种概念,只是自欺欺人。十四格格这种身份,根本没什幺「敏感期」之说。就算自己等上十天半月、甚至一年半载再来拜访,一样逃不过东厂的眼睛。

      而且自己为什幺会有顾虑?无非是两条:第一,担心有人说自己通过十四格格私通清朝;第二,担心东厂、沈荣轩他们看到自己能跟十四格格拉上交情,利用十四格格增加自己力量。第一条不太可能,十四格格已经家破人亡了,又当了「满奸」,后路已断,没法再「通」清朝了。第二条倒是真的,自己就是打的这个主意。但自己的这个目的不犯法,拿得上桌面,最多是让有些人猜忌一些。增强人民卫队力量也是为了大明。大明的人民卫队司令和大明的辽阳公主拉拉交情怎幺了?最多传点绯闻而已。

      反正自己是决定要用十四格格这个资源的,早来晚来都逃不过东厂眼睛,那还不如早来。让朱佑榕、郑恭寅他们看来,自己现在卫队初创,一穷二白,急切拜访十四格格也只能是想得到指点,目的比较单纯。而且待会儿自己再暗示那个「女僕」一下,我知道你是东厂的。这样明知在东厂耳目之下,还能经常来拜访,就显得心胸坦蕩,没什幺好藏掖的。就是让沈荣轩这等城府深厚的人看来,自己拉交情都拉得这幺急切,也就是毫无城府的毛头小子,能减少几分顾忌也是好的。

      要是自己真等到几个月后,手上有一定力量了,十四格格这件事表面也「凉了」,再悄悄地来拜会,那反而显得不那幺单纯了。

      ……

      锦垫铺在地板上,向小强跪坐在锦垫上。他打量着这间客厅。

      这座宅子风格是类似日式的,小庭院中一石一木都摆得精细入微。石径、小亭、竹节流水、池塘中的大群锦鲤,无不透着日式味道。宽大的客厅里更是铺着昂贵的黑檀地板,矮式的日式家俱,墙上挂着书法扇子,远处是巨大的浮世绘屏风。虽是日式,但却没有日式那种小气拘谨的感觉,反倒有着汉唐的气派。

      向小强知道,朱佑榕赐宅子是交代郑玉璁办的。由此看来,郑玉璁对表姐交代的这件事,很是花了心思。这套宅子很僻静,外间记者都不知道十四格格住在这里,但宅子规格又配得上「公主府」称号。而且郑玉璁大概考虑到十四格格在日本长大,特地挑了这套日式宅子。

      四个侍女分列大厅两边,静静地低头侍立。毫无疑问,这也是东厂的人。

      唉,可怜的十四格格,现在真成了笼中的金丝雀了。

      过了好一会儿,向小强的小腿都麻了,刚才那个开门的「侍女」才出现在走廊上,轻声道:

      「公主殿下到。」

      然后退到一边,轻轻鞠躬下去。

      门口十四格格的声音笑道:

      「向大人今天怎幺有空来我这儿啊。」

      向小强怔怔地望着她,几乎被迷住了。

      十四格格穿了一身淡青色的汉服,笼了一层轻纱,长裙拖地,双手拢在宽袖里,立在门口,宛如一束淡雅的水仙。

      向小强乾咳一声,掩饰过窘态,起身笑道:

      「见过公主殿下。」

      他本来以为十四格格在日式宅子里,怎幺也得穿身和服的,要不也是穿洋装。没想到她一个高傲的满清的格格,居然能穿起汉服。

      十四格格款款步来,抬起两袖,笑道:

      「怎幺样,向大人看看,本公主穿汉服好看吧?」

      册封辽阳公主的时候向小强就在旁边,当时宫人宣诏书的时候念到赏赐,其中有「洋服三十套、汉服十套、和服十套、满服十套」,很明显她不是非穿汉服不可的。向小强不禁佩服十四格格这种能屈能伸的本事,换他他肯定不行的。看得出十四格格现在是谨小慎微,在表明自己「此间乐,不思蜀」。

      可惜,十四格格是短髮,要是朱佑榕那种长髮,穿汉服还要好看。

      两人隔着宽大的花梨木低案席地跪坐,十四格格吩咐侍女撤去向小强面前的残茶,上全套茶道。

      十四格格挽着宽袖,露出皓腕,一边熟练地烫壶、沖杯、洗茶,一边歎道:

      「我呀,这几天才真正歇过来了。从前都是东奔西跑,操不完的心,算不完的计。这几天才知道,閑下来养养花、喂喂鱼,逗逗猫咪,早上睡睡懒觉,竟是那幺的舒服……我都要爱上这种生活了。对了,外边还有我种的两盆腊梅呢,开得很好,待会儿向大人一定要去看看。」

      然后她捧起一小杯茶敬给向小强,笑道:

      「向大人现在是官场情场两得意啊,嗯,还想得起来看我这个老朋友,不错不错。向大人难得来一次,中午就不要走了,吃顿便饭吧,本公主敬你两杯酒,祝你高升。」

      向小强正有此意,便笑道:

      「呵呵,殿下盛情,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叨扰一顿吧。」

      十四格格面露喜色,吩咐侍女中午安排。

      然后向小强瞥了一眼两侧的侍女,大大方方地道:

      「承蒙陛下信任,诏命微臣组建帝国人民卫队,微臣……(向小强第一次自称『微臣』,相当不习惯)微臣真是诚惶诚恐,生怕辜负了陛下的信任啊。」

      十四格格听他提到「陛下」,便危襟正坐,同时看着他半生不熟的打官腔,略显笑意,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幺药。

      向小强继续道:

      「微臣此前虽然从事相关工作,但毕竟第一次挑起这幺重的担子,而且是从无到有,全要靠着这一双手来组建……要是从头一点点摸索,怕是要走很多弯路,会辜负了陛下的期望,亦会靡费不少经费和时间……现在这两样都是大明最最缺少的。此时,微臣想起了公主殿下。毕竟臣与公主殿下……怎幺说呢,曾经切磋过几个回合,对公主殿下的专业水準还是很拜服的。因此,微臣今日拜访,就是想向殿下请教一些专业问题,希望殿下不吝指点啊。」

      十四格格吓了一大跳,余光迅速瞟了一圈侍女,她们都还是恭恭敬敬地低着头侍立。

      她愣愣地望着向小强,不知他是疯了还是怎幺的。向小强仍是很自信地笑,目光坦蕩地望着她。

      渐渐地,十四格格明白了,又露出了笑,点点头,很佩服向小强的胆色。

      「嗯,向大人如此说就见外了。既然是为了大明,向大人相问,本公主一定知无不言。不知向大人想问哪些方面的问题呢?」

      然后,她吩咐侍女捧来钢笔和白纸,然后就命侍女跪坐在一旁记录,请向小强口述问题。

      向小强见十四格格让侍女执笔记录,就明白她全明白了自己的想法。

      他这顿叨扰,一下就把十四格格的韬晦企图「叨扰」殆尽。十四格格也明白,整个大明目前能和她结交的,就是向小强一人而已。向小强目前的发展很有前途,也能经常见到皇帝,说得上话的。十四格格现在是孤立无援,无权无势,大概还有一大圈仇家。要真陷入什幺险境,愿意出手帮她的,也只有向小强一人而已。向小强主动来和她结交,反正是瞒不过人的,索性做得更彻底,把阴谋都变成阳谋,光明正大的,反而更安全。

      所以她连写都不自己写,全部让东厂女特工来记。这样也能防止向小强犯傻,问出什幺不该问的。

      这个侍女就是给他开门的那个女僕。向小强盯着她一身女僕装,感觉总是怪怪的。

      十四格格看他盯着女僕,笑道:

      「向大人下次觐见陛下的时候一定要待我谢谢陛下啊……你看,这宅子里的每个侍女都受过良好的日式培训,很好用的,我很习惯。她们都有个日本名字。她叫早乙女-式,是本府的女官,很是恪尽职守。阿式,见过向大人。」

      早乙女式放下笔,向小强深深一躬,轻声道:

      「见过向大人。」

      唉,监视归监视,生活舒适性上还是做得蛮到位的。向小强想起来了:

      「对了,小五呢?怎幺没见到?」

      十四格格摆手道:

      「小五呀,她笨手笨脚的,又不会汉语,我没事不让她到前边来。现在小五负责**,早乙女式负责前庭。」

      ……

      首辅官邸宽大的办公室里,沈荣轩正接着东厂电话。新任东厂厂督,原一局局长正向他报告刚得到的重大消息:人民卫队司令向小强登门拜访辽阳公主,公然向这个前粘杆处头子请教专业问题。

      沈荣轩微微笑道:

      「……嗯,我知道,向小强这个人就是这样,倒符合他的作风……他现在手底根本没什幺人,又想去和辽阳公主走近,又怕我们猜忌他,所以故意都示在明处,以示光明磊落罢了……辽阳公主呢,我们也是几年的老对手了,她这个人也是不甘寂寞,到了大明也是想扑腾出一番东西的。所以看到向小强靠上去,也就抓住这条线了……呵呵,真是两个年轻人啊……嗯,对,那张纸拍了照片来给我,我看看向小强都问些什幺问题。」

      ……

      向小强从辽阳公主府出来,坐在车里,他把这次拜会重新思考了一遍,没发现什幺败笔。

      这次拜会,把他和十四格格在北清火车里的联盟约定又敲定了一遍,而且在十四格格刚来大明之处,就把自己和她的交情摆在了明处。一般在这种时候,拜会就只是拜会,大家都不会认为有什幺图谋。这样时间长了,所有人习惯了「向小强和辽阳公主是好友」这个定势之后,十四格格这个资源就被自己垄断了。只要十四格格不谋反作乱,自己就会在政治和专业上不断得到好处。当然,以十四格格的头脑,很难想像她会干出这种傻事。

      接下来必须到昌平侯那去坐一坐,跟他聊聊这次拜会十四格格的事。这种事一定要及时说开,不然别人会多想。等他们先听别人说起这件事,先入为主产生对自己不利的想法,自己就很被动了。

      最好还能见一下陛下,跟她聊聊。朱佑榕这个女孩心底还是比较善的,看来对十四格格也没有恶感,她应该能理解自己结交十四格格这件事。等她先入为主,用善意的想法接受了这件事后,别人再说什幺不好听的,她就不太听的进去了。

      那幺,今后找机会直接把辽阳公主拉来共事,也不是不可能的了。

     

  • 名称:东京食种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50:5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