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玩咖超清

      西元1936年元月1日,大明怡福二年元月1日。

      1935年辞去了,世界步入了1936年。从这一年开始,世界局势更加紧张,将一个危机接着一个危机,一直迎来第二次世界大战。

      但现在局势最紧张的地方在东亚。明朝和清朝,这两个远东大帝国,已经先后战争动员一周了,各自的预备役兵员尽数入伍,工业也正在转入战时经济。原先的民用纺织企业,纷纷转入生产军装、被服,生产镰刀农具的,正在生产刺刀。生产拖拉机的工厂,正在生产坦克。一些金属加工厂,现正在拼命地生产钢盔、水壶、饭盒,生产电缆的工厂,在疯狂生产大捆大捆的带刺铁丝……

      根据各国估计,北清原有陆军400万到450万,经过一个星期的动员,现在至少已经扩到了700万人。而南明陆军,原有80万到90万,现在至少扩到了150万到180万……

      南明的长江防线,西部和中部都是依託横断山脉、大雪山、大巴山、大别山等崇山峻岭,易守难攻。经常是碉堡和炮台就修在悬崖峭壁上,万丈峡谷之间就是涛涛激流。清军面对这等天堑,根本就没有尝试进攻的打算,只是像平常一样,留守少量部队监视。

      但是在大别山以东,过了安庆,山地防线到这里就没有了,只剩下一条宽阔平缓的长江。明军失去了山地屏障,只有依仗长江南岸的坚固工事。双方都知道,无论是清军南侵,还是明军北伐,只能从这一段突破。

      目前清军在四百多公里的这一段长江北岸,集结了350个师,近400万人。平均一公里一万人。兵力密度相当高。

      因为清军从安庆以西突破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明军主要兵力也都放在这一段。另外明军主要是依託防线,也就是躲在钢筋水泥工事里,用大炮、机枪、铁丝网、地雷迎战清军的血肉之躯,比较省兵力,故长江防线虽重要,但部署在上面的军队并不多,只有三、四十个师,还有60-80个师放在防线后面几十公里处,作为战略预备队,準备迎击可能突破防线的清军。剩下30-50个师部署在浙江、福建、广东距海岸100多公里的地方,凭藉内线优势,防範可能趁机登陆、趁火打劫的日本。

      面对兵力绝对优势的清军,明军兵力捉襟见肘。

      但是因为明朝的优势海军,清朝只敢把一半兵力压在长江北岸,另外几百万军队要布置在漫长的海岸线上,防止明军选择性登陆。

      明朝在长江防线南边,专修了一条沪昆铁路。从上海一直通到昆明,在西部的崇山峻岭中穿行,逢山穿洞,遇水架桥,光是穿山隧道就不计其数,始终平行于长江防线。南明靠着这条大动脉给大山中的防线输送补给、输送兵员。这几天这条铁路大动脉几乎是全负荷运行,每天都有不少列军列喷着黑烟白雾,穿梭于崇山峻岭、悬崖和隧道之间。

      ……

      今天是向小强担任人民卫队司令的第一天。他正在自己的司令官邸中,背着手出神。副官蜗牛在一旁指挥人往里搬家具。

      太快了。这才多久,就从刚穿越来的那个湿淋淋的、快冻死的倒楣小子,一跃成为大明帝国的「党卫军」司令,成为天子近臣。自己指挥的人民卫队,理论上也与东厂这种机构平起平坐了。

      但是,更大的挑战还在后边。在女皇看来,自己是个英国高级情报官,放弃英国国籍和职务,来故乡效忠的,掌管这幺一个机构自是问题不大。但是,向小强自己知道,他不过是个广告公司不得志的小白领而已,整天靠笔桿子写广告、做策划,先忽悠客户,再帮着客户忽悠消费者而已。连经理、连主管都没当过。指挥一支相当于党卫军的武装,现实吗?

      现在人民卫队初初组建,只有这幺一个地方而已,连人手都缺乏,目前还只有自己那几个突击队手下,还有刚刚跟女皇要来的、原蚱蜢号全体艇员而已。这样也才二十多个人。

      岳父秋老虎的天地会,倒是一支力量,但是真拿来当人民卫队,还是不现实。倒不是说那帮黑社会就训练不成军人,主要是远水不解近渴。

      昨晚一起吃御宴的时候,朱佑榕专门交代首辅沈荣轩,对人民卫队一定要大力支持。当时皇党核心成员们一团和气,沈荣轩当着朱佑榕的面,像个长辈一样,很亲热地拍着向小强的肩膀,让他一定好好干,别辜负了陛下的信任。向小强谦恭得像个小学生一样,口称「沈公」,自称「学生」,聆听教诲,做足了晚辈的样子。

      当时开营救会议的那天,向小强就想拜在他门下,进东厂的。向小强知道,那时候沈荣轩也当他是个毛头小子而已。但现在毛头小子成了人民卫队司令,女皇上位的大功臣,隐隐有和他瓜分女皇信任的样子。向小强明白这时候一定要表现得谦卑恭顺,甚至装傻充愣。沈荣轩原就是东厂大佬,现在当了首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要是他对自己起了忌惮之心,那就完了。无论是权势还是手腕,两人不在一个重量级上。

      虽说人民卫队现在这个样子,让谁看也没什幺好忌惮的,但如果看郑恭寅和朱佑榕的「设定」,那幺至少在理论上,人民卫队有膨胀成第二个东厂的潜质。

      按和女皇的亲近程度,有三支力量最近。

      排第一的是禁卫军。禁卫军整天在宫里能见着陛下的。但是它虽然近,却只是私家保镖,没什幺权力的。

      排第三的是东厂。东厂是个发展很成熟的情报机构,有庞大的机构,全面的系统分支,齐全的人才,丰富的经验。在1230政变之前,东厂是对政府负责的,只是暗地与皇帝走得近而已。现在已经公开的只对女皇负责了。但是它权利再大,也只是个行政机构,不是武装力量,更没有「天子亲军」的性质。它有的武装,只是一些特工、杀手,和少量的任务用的手枪、炸药等而已。

      排在中间的,就是人民卫队了。根据郑恭寅的思路,人民卫队有两大使命:

      第一是与东厂分权。为了儘快弥补人手、经验上的劣势,郑恭寅给了它定了很大的权力。首先,它的性质是军队,是天子亲军,这一点很像以前的锦衣卫。不过锦衣卫现在已经是军事情报局了,主要负责对外的情报,因此人民卫队现在就把对内的这一块补起来。对内的情报侦缉,以前也是东厂干的,现在人民卫队和它交叉重叠了,这样能更好的起到「分权」的目的。

      第二,就是监督其他的正规军。人民卫队的性质,就是直属女皇的一支精锐军队,必要时能拉出去打仗的。它不但要能监督各级军队的忠诚度,还应该是一根标杆,能打硬仗、能啃硬骨头,能为其他军队做表率。

      简单说来,人民卫队和正规军的关係,就是宪兵和普通士兵的关係。

      所以向小强怎幺看,怎幺觉得像党卫军。他知道,这幺个东西,真发展起来,那是相当不得了的。

      但是,自己是这块料吗?向小强转念一想,暗自好笑:希姆莱以前还是个养鸡的呢。更不是这块料。

      人啊,机遇很重要。很多时候你仰望着一个位置,心想我干不了,我没那个本事,我不是这块料。但真把你放在这个位置上,你扑腾几下,呛几口水,就会发现自己也能勉强撑下来。再过一段时间,你会发现,自己干的还挺好。再过一段时间,可能就信心满满了。

      但是向小强心中隐隐有个疑问:这幺重要的位置,他们为什幺要让自己来坐。不错,自己两次营救和策划政变,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和热忱。但能证明忠诚吗?还有,他们也并不了解自己。难道他们没有更适合的人选了吗?

      ……

      向小强吩咐蜗牛继续盯着,然后喊道:

      「来人。」

      「有!」

      身后的侍卫高声应道。

      这个侍卫身着陆军军服,上士肩章,黑色领章上一只金色小剑标誌。这是他设计的人民卫队标誌。他打算仿照党卫军和粘杆处的方式,不单独设计军服,而只是在领章标誌上区别。这样既省时间,而且还方便人民卫队向其他军队渗透,不必弄得那幺扎眼。今天早上被服厂刚把第一批领章刺绣好送来。现在他们这几十个人的军服上都佩上了。

      向小强戴上皮手套和大檐帽,披上军大衣,拍拍上校肩章和金剑领章,摸了一下腰间枪套,吩咐道:

      「备车。」

      「是!」

      侍卫一个标準的立正转身,小跑去了。昨天刚从锦衣卫调来几个小兵,充作侍卫和司机等。现在他们都是人民卫队的人了。

      向小强靠在轿车宽大的皮椅上,闻着淡淡的真皮味道。这时候的轿车车顶很高,不像后世的那幺压抑,而且没有什幺害物质,很好。

      「去海军医院。」

      他吩咐道。

      ……

      现在手边的「专业人士」只有三个,虽然全是东厂的,不过跟自己的关係都不错,应该靠得住。

      肚子疼、李长贵,还有……秀秀。

      李长贵肯定没问题,一直在北边当小卧底,回来后还没到东厂报导呢,就被自己要过来了。……可惜只是个小卧底,估计才能有限。

      肚子疼,很聪明,看着也是很有才的。会很多东西,可以想像这种人学起来很快。但关键是,他当初就是东厂专派到自己身边的。是説明自己,毫无疑问也是监视自己。不过应该问题不大。自己能给他的,现在东厂都给不了了。他在东厂就是小虾米,跟着自己,就能成为人民卫队的高官骨干。东厂最多给他提两级,那还是小虾米。小虾米的忠诚度都是很脆弱的。

      反倒是秀秀,向小强始终觉得是个谜。自己看不透她,反觉得她把自己看得透透的。而且,她现在还是东厂的人。就算到了自己身边,还是东厂的人。她和肚子疼不一样,肚子疼的东厂身份是公开的,自己把他要过来,那他就不是东厂而是人民卫队的人了。秀秀东厂身份是保密的,只有自己知道。她公开身份是蚱蜢号通讯官,她来人民卫队也是原蚱蜢号通讯官的身份,对东厂的职责还保留着。

      但是向小强有种直觉,秀秀绝不会对自己不利。这一点很肯定。

      回到南京后,还没去医院看秀秀呢。这次要和她谈一谈自己的想法,专业问题向她请教一下。现在自己手边人才匮乏,秀秀这种专业人才就很宝贵了。

      另外还要加强一下感情,展开对她的攻势。

      喜欢她,没办法。秀秀和秋湫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口味,秋湫热情如火,秀秀冷静如水。秋湫一旦坠入爱河,就成了彻头彻尾的俘虏,什幺机密都会说出来。但是秀秀,向小强敢打赌,就算跟她结婚进了洞房,她仍会记住东厂的职责。

      不过,莺肥燕瘦,这样才各有味道啊!

      ……

      「不行,」海军医院走廊里,军医MM带着大口罩,双手插在口袋里,头摇得像拨浪鼓,「什幺人也不能进去,尚秀什幺人也不想见。她已经被你们这些人欺负得很可怜了……」

      向小强已经认出,这就是上次那个军医MM,她没认出自己。不过向小强既不想点明自己就是人民卫队司令向小强,更不想说明自己就是上次那个死皮赖脸地小伙子。

      军医MM又盯着他的上校肩章。慢慢地警惕起来:这幺年轻的人能做到上校?坏了,估计又是假的,得稳住他,赶紧报告……

      向小强费劲地说着好话,突然心中一惊,问道:

      「你刚才说尚秀被谁欺负的很可怜了?」

      这时候,走廊那头的门「砰」地开了,一个声音大哭着喊道:

      「护士,快来啊,帮我把他赶走,别让他再缠着我了!」

      然后是一阵咳嗽。

      ……正是秀秀的声音。

     

     

  • 名称:电玩咖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38:5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