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扣的星星超清

      12月30日的夜过去了。

      在这1935年的最后日子里,发生了被各界成为「1230政变」、或者说「新年政变」的大事件。一直被人看作温室乖宝宝的朱佑榕,在几支亲皇力量的帮助下,居然一夜之间把控制大明政坛多年的一帮东林大佬赶下台,自己掌握了内阁。因为这次政变没有流一滴血,也没处死一人,所有下台的内阁大臣也赏赐了厚金安排退休,故,又被各国媒体称为「仁慈政变」。儘管是策动政变,但朱佑榕成功地保持了一贯善良、厚道的形象。

      当夜,陆军总参谋部总参谋长、海军总参谋部总参谋长、首都卫戍部队司令等先后赶到昌平侯府觐见陛下,然后在广播里重新宣誓对陛下的效忠。

      驻扎在各地的集团军司令、长江防线各分段司令、东海舰队司令、南海舰队司令、东江舰队司令、台海舰队司令、长江舰队司令、已经巡弋在黄海上的几支分舰队司令、大明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大使馆、公使馆、领事馆、办事机构,纷纷通电、打来电话,表示对女皇陛下的效忠。

      大明硕果仅存的海外藩属——中南半岛上的暹逻王国(泰国),国王通电重申对大明女皇陛下的效忠。

      ……

      昨夜电台里播放了一晚上的特别节目,揭露导致这次明清先后动员的事件真相,从「蚱蜢号」长江失事,十二个女兵被俘、到向小强单枪匹马虎穴救人回南京,到清虏特务公然深入大明首都,悍然把人又绑架过去,到内阁大臣强压军队不准救人,到女皇陛下无奈自掏腰包组建小分队,到女皇座机清地上空失事,队长向小强果断将计就计,利用「女皇」来吸引开清虏注意力,最后混上战俘列车,巧施妙计大变戏法,把胶济线变成津浦线,一夜之间逃到胶州湾,在车上更是成功说服遭受迫害的十四格格来大明避难,最后成功地登上工布号潜艇,胜利返回大明。

      这幺一长串的真实经历,之前都是未公开的,只有皇室和东厂的少数几个人知道,全大明的文臣和老百姓都是一无所知。而且这次并不是由播音员照稿子念,而是向小强等几个小分队骨干,和秋湫等十二个潜艇成员,一起坐在演播室里,对着麦克风,对着整个大明听众,你一句我一句地回忆出来的。

      故事本身就非常生动,再加上全部都是亲历者,演播室里一会儿是欢快的笑声,一会儿是静静的追思,一会儿是紧张得让人屏住呼吸,一会儿是女孩子们的泪水涟涟……最卖点的,还穿插着向小强和秋湫至死不渝的爱情……

      演播室里放了一张圆桌,摆了一圈麦克风,每人面前都有一只。导播在前面拿着提纲,把握气氛,控制进度和节奏。这个导播非常有经验,该煽情的时候煽情,该丢包袱的时候丢包袱,把气氛控制的完美无比。

      但是,有几个地方都被谨慎地隐去了。最主要的就是女皇座机失事的原因,日本的影子被抹掉了,说成是被清军的飞机击落的。这个时候最明智的是不把日本揪进来。这种事,明朝不说,日本自己肯定不会说。清朝也不会说。

      还有,血洗粘杆处、机枪扫射火车这种血腥情节也被隐掉了。

      开始播出的时候正是九点多,人们都还没睡觉。那时候又没有电视,大明的城市居民一般家家户户就喜欢听广播。再加上这几天形势紧张,各家各户晚上更是抱着收音机不放。12月30号的晚上,大家都在收音机旁,抱着一个频道,听得如癡如醉……

      在南京的各所大学里,学生们游行一天回来,都聚在宿舍里高谈阔论、喝酒打牌、或者聚到有收音机的宿舍里听广播。渐渐的,没人打牌了,没人聊天了,所有人都往有收音机的宿舍里挤。收音机声音开到最大,以便围在走廊上的同学也能听到。

      当说到向小强安排秀秀假装十四格格、把整个粘杆处骗得一愣一愣的时候,演播室里充满了笑声,各大学的宿舍里也爆出痛快淋漓的大笑。

      当说到最后在飞机上遭到高炮射击时,宿舍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

      当说到粘杆处特务闯到大明首都,到处冒充、绑架时,这些大学生都攥紧了拳头,眼睛喷出怒火。

      当说到内阁开会,强压下群情汹汹,禁止营救,特别是广播里的几个女孩子声泪俱下,点明这是内阁为了保住权柄,拿她们几个当牺牲品时,大学生们都嚷起来了。

      「我看出来了,就算清虏打过来了,他们也会装作没看见的!」

      「肯定的,他们还会强令军队不得还击,因为一还击就算开战了,他们就得向陛下交权了!」

      「这等官员,不要也罢!」

      「嘘……静下来,听着!」

      又讲到了北清境内人民的惨状,抱着孩子被冻死的母亲、城门口挂着的人头……收音机里,向小强沉痛地说着:

      「我当时就想,江北的人民也是我大明子民啊,他们为什幺要受这种苦?他们为什幺要被清虏这般折磨践踏?我觉得,北地的人民要是知道南岸的人民过着如此幸福的生活,他们一定会非常羡慕的。他们要是知道南方的青年不但可以吃饱穿暖,还可以坐在宽敞明亮的大学教室里学习,可以随意发表政治见解,感到不满还可以上街去游行集会、向政府表明自己的主张……那北地的人民一定是不敢想像的……他们如果能过上这种生活的一半,做梦也会笑出来的……」

      宿舍里一片寂静。大学生们都在沉思。

      这一晚,全大明都在收听这档特别节目。大家都睡得很晚,收听率创下了最高纪录。当讲到最后工布号潜艇被逼到绝境时,永乐号战列舰分舰队出现,清虏驱逐舰抱头鼠窜,青岛山炮台也被吓得不敢开火,干看着工布号大摇大摆的驶出胶州湾时,全大明的听众从心底感到过瘾,都笑得合不拢嘴,各所大学的宿舍里更是爆出经久不息的欢呼……

      大学生中的亲皇派、和东厂签约特聘的「舆论督导员」,此时带头高呼:

      「女皇陛下万岁!」

      「大明万岁!」

      「工布号万岁!」

      「永乐号万岁!」

      「大明军队万岁!」

      「向小强队长万岁!」

      呼声很快连成一片,一浪高过一浪。

      ……

      大明怡福三年(西元1935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上午九点整,怡福女皇朱佑榕摆架回宫。

      从昌平侯府、到延平南路、到新街口、到长平东路、到紫禁城,沿途人山人海,无数市民和学生自发涌上街头,列队欢迎,振臂高呼,一睹女皇陛下的风采。

      最前边是六名骑着高头大马的骑士开道,后面是两列骑着摩托车的皇家禁卫军。

      车队两列是骑着摩托的人民卫队。这两列人民卫队身着便装,但都是统一的米黄色风衣,佩戴有「人民卫队」黑字的明黄色臂章,胸前挎着汤姆森冲锋枪,竟然比前面的禁卫军还有气势。

      其实他们都是临时抽调的东厂特工,戴上人民卫队臂章,表明女皇对人民卫队的信任。那些真正的人民卫队,都还是一群混混打手,肯定是上不了檯面的。

      女皇的奶白色大轿车擦得锃明瓦亮,装饰着皇家缎带和花环。朱佑榕在车里隔着玻璃,不时向两边人民招手微笑。

      后面一辆黑色大轿车是朱佑榕的妹妹、休甯公主朱佑枚的座车。

      再后一辆是昌平侯郑恭寅的,郑玉璁也坐在里面。现在父女俩心愿得偿,都乐得合不拢嘴。

      然后一辆就是向小强的座车了。秋湫坐在他的身边。小妮子幸福的像个新嫁娘一样,很腻的粘在他怀里。

      向小强看着两边整齐的「人民卫队」摩托车队,听着外面震天欢呼中,竟有不少年轻人在疯狂喊着「向小强!」、「向队长!」,再看怀中的秋湫仰脸望着自己,满面绯红,目光迷离,幸福中竟也带着带着无尽的崇拜……不禁仰在靠背上,长歎道:

      「我来大明,直到今天才真正尝到痛快的滋味。」

      向小强的座车后面,便是十四格格的座车。

      十四格格依然身着朴素的大衣,靠在靠背上,闭着眼睛,紧紧抓着领口,咬着嘴唇。小五安静地陪在旁边,抓着她一只冰凉的手,想儘量地为她传去一点温暖。

      最后几辆,是蚱蜢号的全体艇员,和向小强手下的突击队员。

      车队缓慢行进,所经之处,鲜花和欢呼像潮水一样。

      ……

      从昌平侯府到紫禁城,沿途要经过五个高射炮阵地。朱佑榕每到一个都会亲自下车,到高射炮边看望坚守的士兵,和他们说上几句话。这些士兵身子挺得笔直,激动得满脸通红,打着颤高喊保证,决不让清虏的飞机在南京上空肆意横行。

      经过新街口广场时,女皇来到江北沦亡纪念碑,肃立在被满清侵佔的黑色国土前,亲手献上一束鲜花,然后静静的凭弔。周围人山人海,但在这一刻竟是非常安静。

      然后是一个很狗血、但又很有爱的项目……朱佑榕怜爱地抱起一个可爱的小女孩,亲亲小脸,又问她几岁啦?叫什幺名字?要打仗了怕不怕?还让她一定要勇敢,做个坚强的小姑娘……旁边孩子的父母激动的快要晕过去了。

      向小强在后边的车里微微摇头,不禁对朱佑榕这个「温室中的乖宝宝」佩服不已。虽说他感觉朱佑榕没有多少心计,政治上也不是很成熟,但这种「公众秀」的本事,绝对是炉火纯青了。

      难怪,小妮子十几岁就代表大明到处出访,和欧洲各国王室一起出席典礼、颁奖、授勋、酒会、跳舞、骑马、喝下午茶、打网球……早就是一颗很耀眼的皇室明星了。这次政变这幺顺利,而且未导致人民反感,可以说她以往在公众心中积累下的亲和力,起了很大的作用。

      向小强眯着眼睛分析着朱佑榕,不觉对怀中的秋湫开始上下其手。直到秋湫娇喘连连,望着前面的司机,挣扎着想坐起来,向小强才猛然惊觉,这是在车上,前边有司机,外面还有那幺多欢呼的人呢……

      「妈的,真不是地方。」

      向小强嘟囔着。见鬼,怎幺一想到朱佑榕,就忍不住对手边的秋湫那啥了呢?

      ……

      上午十点半,女皇銮驾回到紫禁城。

      十点四十五分,女皇朱佑榕在奉天殿主持了授勋仪式。第一功臣向小强,因为单枪匹马营救十二名艇员、带队深入敌境第二次救出艇员、带回十四格格来大明、关键时刻组织「人民卫队」力挽狂澜效忠天子四项大功,被陛下授予「二级朱雀勋章」一枚。

      其余突击队员因为在营救行动和「人民卫队」行动中表现突出,各授予「一级梅花勋章」一枚。

      「蚱蜢号」全体艇员此次被俘后,坚贞不屈,沉着冷静,且协助突击队保护十四格格来明,展现了我大明女子的巾帼风範,各授予「二级梅花勋章」一枚。

      ……

      十一点整,女皇陛下在奉天殿亲切接见原伪清郡主、和硕格格爱新觉罗-显杍,册封其为大明辽阳公主,年金70万明洋,并以个人名义赠送公主一套位于秦淮区的别墅作为府邸。

      女皇陛下对辽阳公主选择来大明生活表示欢迎,并对辽阳公主父兄的遭遇表示难过,对伪清广武伪帝倒行逆施的残暴行径感到愤慨。辽阳公主对女皇陛下的关怀表示深深的感谢和感动……

      ……

      十一点半,女皇朱佑榕宣布新内阁成员名单,高举名单第一位的首辅大臣,为原东辑事厂厂督沈荣轩。

      随后,女皇宣布正式成立人民卫队,授予向小强人民卫队司令职务,并授予他上校军衔。

      提名沈荣轩做首辅,向小强事先已经知道了。昨天下午他面见女皇、和郑恭寅他们一起策划政变的时候,听话里隐隐要让沈荣轩来组阁。

      沈荣轩很年轻,只有四十多岁,而且一直主持东厂,从未有过从政经历。要是在以往,不要说让这幺一个人当首辅组阁,就算让他进入内阁,就不知要有多少大臣拼死反对。但现在内阁已经倒了,掌权的全是皇党,作为一直效忠皇室的东厂,让它的厂督来领导内阁,至少忠诚度是完全放心的。

      在向小强看来,这样一个人,即使年轻一点也没关係。面对北清的压力,现在大明需要一个邱吉尔那样的死硬分子。而根据向小强的观察,沈荣轩是这样的人。

      本来皇党的核心成员中,「人民卫队」要不要存在下去,是有两种意见的。沈荣轩认为这样一个黑社会组织既没有什幺战斗力,也难以控制,用它帮助政变还可以,但用完了就应该解散掉。但郑恭寅此时一改老好人的面目,力保「人民卫队」存在下去,而且要正规化起来,壮大起来,肩负起更多的任务。

      沈荣轩明白,自己原就是东厂厂督,现在当了首辅,虽然东厂直属陛下,但里面毕竟都是自己的人。这样他权力难免太大,郑家和朱家不放心,所以想让「人民卫队」成为另一支直属女皇的力量,儘量与之抗衡。

      沈荣轩想通了这一层,也就一笑而已。人民卫队?不要笑我了。那幺一个东西,你们想要就留着吧……我有东厂就行。

      郑恭寅和朱佑榕密商结果,决定定位「人民卫队」为一支独立于陆军之外、直接对女皇陛下负责的政治性武装,不同于看家护院性质的禁卫军,也不同于搜集情报为主的东厂。东厂即针对国外,也针对国内,而人民卫队亦担负搜集情报的任务,主要针对国内,针对一切威胁皇权的势力和阴谋。虽然现在人民卫队还是一群乌合之众、黑社会,但他们打算儘快从锦衣卫、禁卫军、宪兵部队等单位抽调力量进行加强,一定要让这个机构迅速成长起来。

      向小强听郑侯爷跟他商谈人民卫队职责範围的时候,怎幺听怎幺像党卫军。

      很好啊,昨天还是冲锋队,从今天开始就要变成党卫军了。而且碰上朱佑榕这种老闆,比碰上希特勒这种老闆要好得多。冲锋队就被老希用完给清洗掉了。头子罗姆也给毙了。好歹自己不会当罗姆了。

      他对自己说,那我就先来当个希姆莱吧。

     

     

  • 名称:紧扣的星星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27:5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