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链球菌超清

      向小强看着眼前一幕,几乎昏死过去,拔腿往前跑去,心里已经把蜗牛他们宰了一千遍。

      「喂,这怎幺回事?」

      他指着蜗牛肩上的小五,大吼道。然后望望两边,又凑过去小声问道:

      「怎幺不扔了,你想死啊?」

      「报告佟大人,」蜗牛扛着小五立正道,「这小丫头就是十四格格的心腹侍女!被属下们捉到了!」

      肚子疼也凑上来,腆着脸道:

      「佟大人,嘿嘿,朝廷的价码,十四格格值大洋50万,那她这个心腹侍女,怎幺说也得值5万吧?」

      向小强哭笑不得,阴着脸,看到四周的不少铁路职工都露出鄙夷地神色。他脸上发烧,挥挥手:

      「好了,赶快装到囚车上去!」

      他这一句话不要紧,底下的宪兵马上打开锁,「哗啦」一声拉开货柜囚车的门。

      向小强还没反应过来呢,漆黑的囚车里便一声娇呼:

      「蜗牛叔!」

      向小强心中一颤:这声音……秋湫!

      秋湫这一声「蜗牛叔」,立即引起了几个宪兵的注意。蜗牛也是目瞪口呆。

      周德才看看里面的秋湫,又看看蜗牛,脸上露出怀疑。

      向小强快步奔过去,想设法给秋湫圆谎。

      没想到秋湫愣了一下,接着一把抱过小五,先在小脸上亲了好几下,然后一脸欣喜地喊道:

      「蜗牛叔,蜗牛叔,原来你没事,太好了!」

      可怜的小五还被绑着手堵着嘴,又被大姐姐一个「熊抱」,顿时喘不过气来,瞪大了眼睛,「嗯嗯」直叫。

      向小强几乎绝倒,心中也乐开了花:没想到小妮子关键时候随机应变的本事还没丢!哈哈,和当初在粘杆处里夺枪的时候一样!

      他咳嗽一声,淡淡地道:

      「咳咳,格格的侍女是日本人,叫『淑子』,这几天把女俘照顾得很好,女虏们都很感激她。因为性子慢,所以女俘们又戏称她『蜗牛淑』。唉,这也是患难见真情吧。」

      「啊……」

      一群宪兵们都释然了。

      听到向小强的声音,囚车里一静。向小强抑制住激动的心,很威严地咳嗽一声,盯着秋湫道:

      「你们……你们都听好了啊,本长官乃粘杆处北京总署上尉,佟加德昌,本次列车的指挥官。你们都给我老实点,跟本官配合一下啊!不然,哼哼!」

      他抬手扶了一下大檐帽,嘴角露出一个难以察觉的微笑,眼神很温柔地看着她。

      秋湫呆呆地望着他,眼中慢慢地涌出泪水,脸颊由红变白,又由白变红,胸脯急剧起伏着。

      向小强正担心这妮子突然发癡,再把「小强」喊出来,那可不知道怎幺圆谎了。

      秋湫突然扔掉小五,和一堆女孩子「呀」地拥抱在一起,又哭又喊。

      向小强尴尬地咳嗽一声,吼道:

      「呀什幺呀,你们怎幺回事,看到本长官不爽是吧?」

      「哭什幺哭,」周德才也用枪托敲着货车厢,吼道,「都老实点,有什幺好哭的!」

      秋湫抽泣着道:

      「我……我们好害怕……」

      一堆女孩子立刻又「哇」地抱在一起大哭起来。

      ……

      关上囚车,正要下令发车,远处一阵喧嚷,一群军人端着枪,剑拔弩张快步走过来。

      向小强心脏「喀嚓」一下,按住枪套,同时使个眼色给队员们,他们也纷纷摸着帆布袋里的冲锋枪,準备战斗了。

      近了才看清,几个中下级军官带着二三十个兵,中间簇拥着一个高级军官气势汹汹地走过来,前边几个宪兵边退边劝阻着什幺。

      为首的居然是个少将!

      这位将军大人板着脸,非要徵用他们这节货柜车。说他们那列军列的车厢太少了,弟兄们挤得没有坐的地方。

      粘杆处虽然牛X,但这里最高也只是上尉,毕竟军衔差得太大了,不能和将军硬顶。一群粘杆处军官和宪兵跟这个正规军的将军扯了半天皮,向小强看表,已经耽误太久了,迟则生变,一挥手道:

      「好了好了,我们给!」

      十来个女孩子被从火车上押下来,灰溜溜地挪到十四格格那节豪华包厢上去。

      ……

      机车一声长鸣,缓缓开出车站。

      终于上路了!儘管生死未卜,凶吉未定,向小强和手下的心里也一下子畅快起来。

      车头后边一节就是豪华包厢,现在又兼成了囚车,十四格格和秋湫她们关在一起。接下来是一节客车厢,本来是给宫本等押车军官坐的,现在正好被向小强和他的手下佔据。周德才和他的一连宪兵在最后的两节客车厢上。

      车厢里很暖和,车玻璃上凝了一层雾气,向小强擦出一片,向外看,外面漆黑一团,什幺也看不到。在车里的灯光下,窗子就像黑色的大镜子一样。

      他很满意,外面什幺也看不见,这就是他要的效果,这对执行计画很有利。

      通向后面车厢的连接门被锁好后,肚子疼打开提箱,给东厂发报:

      一切顺利,列车12:30已开出济南站,驶上胶济线,时速30公里,下站停靠青州站,估计三小时二十分左右。

      ……

      南京,东厂一局三处。灯火通明,几乎所有人都在通宵加班。虽然十二点多了,仍然忙成一锅粥。

      江美庐也在彻夜加班,她端着一杯茶,捏着额头,眼睛红红的,已经快两天没睡好觉了。不同的是,她背后的那些人都在忙北清皇位聚变、总动员这两件大事,只有她在忙这件「小事」。

      电台前的一个女孩撕下电文纸递给她。

      「好,」江美庐看完后吩咐道,「按计划,给青州站的人发报。」

      说完往后面桌子上一靠,很幽怨地自语道:

      「向小强呀向小强,你这祸可闯得够大的……你要是办砸了,连我也要倒楣了……」

      窗外远处不停地放着激励人心的爱国歌曲:

      「……胡虏腥尘遍九州,忠臣义士怀悲愁……」

      「……千年史册耻无名,一片丹心报天子……」

      「……楚虽三户能亡秦,岂有堂堂中国空无人……」

      「……壮志饑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一首比一首悲壮。

      ……

      作为回应,大明也在第一时间宣布动员了……

      办公室里那些下级的办事员、小丫头们也都阴沉着脸,拿着胶带往玻璃窗上贴成X形。这是防止爆炸的气浪让玻璃飞溅……

      楼下东厂的大门口,一群工人在往墙边堆沙袋,给外墙壁增加抗爆能力……

      远处的十字路口,沙袋堆成了环形工事,中间竖起了高射炮,士兵们戴着钢盔,全天候监视天空……

      城市上空,已经升起了一个个长形的防空气球,月光下黑漆漆的……

      昔日繁华宁静的城市,转眼间就成了战争的第一线。也许今夜在睡梦中,清虏的第一批炮弹就会在大街上爆炸。

      江美庐凭窗远眺,癡癡地看着这一切,不禁想道:我们东厂只是为了一己之私,为了和皇室捞大权,就让几千万的人民和我们一起经历战争,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唉,算了,做都做了!她又想着陛下一旦掌大权后,东厂将恢复成传说中的庞然大物,八爪章鱼……自己也会水涨船高,到时候会有很多权势、金钱……那时候,商店里的的很多漂亮衣服、亮晶晶的首饰、漂亮的大房子、汽车、漂亮的宠物大狗……自己可能都买得起了……可能都不用自己买,人家就会送上门来……

      江美庐抓起电话,皱眉问道:

      「齐希文齐司令那边说得怎幺样了?他还没派潜艇?从东江基地到胶州湾可是一百多海里,潜艇要开一夜呢!这可是救他的人!……我知道要打仗了,但我这件事也很重要……算了,我自己去见他!」

      ……

      战俘列车上,周德才拿着一幅行车路线图敲门来找向小强。

      「佟大人,」周德才指着图上的线路,很小心地问,「我们应该沿着津浦线往北走的,怎幺好像现在在往东走啊?」

      向小强呵呵笑道:

      「往东?兄弟转向了吧?现在是往北开啊!你自己看看。」

      他指着窗子。

      周德才贴着黑漆漆的窗子,什幺也看不到。但他总感觉不对:

      「佟大人,我坐火车进过京,好像不是这幺走的。我们走错了吧?怎幺感觉开上胶济线了啊。」

      向小强心道:你的方向感还真准,这也能感觉得出。

      他笑道:

      「算了,不说了,待会儿看吧。我们走的的确是津浦线。下一站是……」

      周德才看一眼地图,说道:

      「下一站是德州。」

      向小强点头道:

      「待会儿你自己看是不是德州不就行了吗。」

      周德才半信半疑地走了。

      ……

      夜里三点半,胶济线上的青州站。

      青州站是小站,加上已经是后半夜了,月台上一个人也没有。

      年迈的副站长披着大衣,提着信号灯,叼着烟捲,左右看看没人注意他,掂起脚尖,把月台上「青州站」字样的站牌子站下来,飞快地从怀中取出写着「德州站」字样的另一块牌子,原样挂上去。

      又左右看看,哼着小曲,坐到一边的椅子上,心中焦急地盯着西边。

      几分钟后,远处显出灯光,他期待的火车进站了。

      ……

      战俘列车虽然不在这站停,但进站也要鸣笛减速。

      向小强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希望这里的东厂卧底是个老手,可别出岔子。

      周德才在他身边,趴在玻璃窗上,盯着缓缓向后移的月台,直到看到「德州站」字样的牌子,才放下心来。

      向小强也松了一口气,望着月台上披着大衣的老站长,隔着窗子对他行了个注目礼。心中祝福道:

      「希望您老人家能平安无事……」

      他拍拍周德才肩膀,笑道:

      「怎幺样,放心了吧?转向了吧?啊?哈哈哈!」

      周德才挠着后脑,讪讪地道:

      「嘿嘿,小的还真是转向了。唉……不过我记得德州站不是这样的啊……」

      向小强笑道:

      「算了吧,就你对,人家整个德州站的模样都长错了……唔,下一站是沧州站……」

      他心中又暗自祈祷,希望潍坊站也能这幺顺利。

     

     

  • 名称:肺炎链球菌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05:5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