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尽头超清

      现在昌平侯府俨然已经成了「皇党」在紫禁城和东厂之外的一个「巢穴」了。

      突击队员们和蚱蜢号艇员们都被安排下去休息了,準备在今天晚些时候等候陛下的接见。此时,在一座三面环水的水榭内,向小强从郑恭寅和江美庐口中得知了南京之乱的来龙去脉。

      向小强面前放着几份南京的大报,都是这几天的。自从皇室宣布朱佑榕病癒,并得到首辅和几位大臣的证实后,几份大报突然就众口一词地说,陛下受了奸妄蒙蔽,让东厂一帮人乘皇室座机到伪清境内製造事端,主动提供给清虏进攻大明的介面,导致大明几千万人民陷于战争阴云之下,只是为了自己的权利欲。因此,虽然宪法上这样写着了,但也不能算。国家权力不能交到这样一帮人手里……

      而且,前几天清朝使劲儿宣称明朝突击队进入清地杀人放火啥的,大明政府一直就是严辞否认的,自从得知朱佑榕一直在南京后,就语调一变,全部认了下来,而且一股脑儿推给皇室和厂卫。

      很快的,以东林大学为首的南京各大高校的大学生立刻被组织起来,非常迅速的开始反战、反厂卫的大规模示威。

      「这幺快?不会是……」

      向小强问道。

      江美庐道:

      「你猜得不错,这次游行是有人精心组织、串联的。以前大学生们也经常游行,不过规模都没这幺大,组织也没这幺完美。以他们历次游行的组织水準看,绝不可能在一天之内达到这种水準。连口号都那幺统一,只有两个:反战、废厂卫。」

      「嗯,嗯,我知道了……而且我没看到街上有员警。」

      「不错,」郑恭寅忿忿地道,「一个员警也没有。现在南京市里犯罪率已经大升了……就是为了给游行大开绿灯。」

      向小强心中想道,只是给游行开绿灯根本不需要一个员警也不派。显然现在明朝游行又不犯法。不派员警明显是为了加强混乱气氛。那些内阁大臣以为这样就能更好地给皇室施压:看吧,这都是你们造成的,人民对你们多幺不满意……

      他望了一眼郑恭寅,把这些想法说了。江美庐站在郑恭寅背后,点点头,暗示他说的是对的。

      「说的是,但我们毫无办法,」郑恭寅站起来走了几圈,「现在员警站在他们那边,罪责都在我们这边。」

      员警也不一定就在政府那一边。向小强明白,员警作为暴力机构,应该也和军队一样,在这种事情上有很强的骑墙思想。

      问题很清楚了,内阁不想交权给皇帝,但按照宪法规定,眼下这种面临战争的情况,应该把大权交给皇帝的。其实所谓的交权给皇帝,并不是像清朝那样,皇帝来直接管理国家,而是皇帝有了军队调动权和内阁的任免权而已。但内阁肯定不甘心,抓住清朝的这个藉口大做文章。他们自己不敢公然反皇帝,便祭出他们最拿手的武器:舆论,又挑动大学生们游行示威,企图这样给皇室施压。

      以向小强的思维,他想不出这种手段有什幺好怕的,一群上街喊口号的大学生有什幺好怕的。但看来皇室还挺吃这套,起码朱佑榕已经好几天不敢露面了,而郑恭寅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东厂在旁边乾着急插不上手。

      向小强道:

      「现在你们东厂肯定是站在陛下这一边的了。」

      他知道所谓的「厂卫」,其实就是指东厂。锦衣卫已经改为军事情报局了,主要是纯军事情报的搜集,政治上的事情已经不大参与了。

      江美庐斩钉截铁地道:

      「这是当然的。我们永远在陛下这一边。」

      「那军队呢?」

      向小强口中的军队就是指驻在南京附近总共十万人的首都卫戍军。

      郑恭寅气急败坏地说:

      「现在军队都在观望,哪边也不肯站过去,首都卫戍司令把南京週边戒严了起来,一个兵也不准调出,一个兵也不准调进,市内却不戒严,由着那帮学生闹。」

      江美庐在侯爷身后和向小强对视一眼,无奈地一笑。向小强明白,这个侯爷又说傻话了,卫戍司令「由着那帮学生闹」,并不是就站在了内阁那一边,而是不敢把军队开进南京去驱散那些学生。学生们不吃他那一套,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现在的情况是,皇室想要,内阁不想给,不但不想给,还想理直气壮的不给,就发动了一帮学生大造声势,搞出民心所向的势头来。皇室这边呢,指挥不动军队,指挥不动员警,手上一支力量也没有,抢都不好抢。

      现在东厂是站在皇室这一边的。但也没什幺用。现在人家反的就是东厂,你东厂总不能挽起袖子去攻打政府吧?那样的话真成了人民公敌了。

      最可怕的是,现在军队已经成了骑墙派了,虽说也在徵兵、部署、应对战争,但很大部分精力都在关注这场内阁和皇室之间的权利争夺战。海军还好,展开的挺快,几只分舰队在一开始动员的时候就派出去了。但陆军现在则近似于群龙无首的状态。清军正在不断地往长江防线北边集结军队,随时準备猛扑。

      从国家从民族的利益出发,必须赶紧结束这种无政府状态。向小强几乎想建议郑恭寅他们退一步,暂时承认内阁政府的领导权,团结一致应对北清。但话到口边又吞了回去。不可能的,他们不可能愿意。这个关键时刻只要皇室点头一退,那幺从此就与国家大权无缘了,明朝就成了真正的君主立宪国家了。而且向小强可以肯定,自己的那50万明洋也会泡汤。

      向小强望着他们两个,知道他们不会无缘无故和自己说这些话。肯定想借着说什幺事。向小强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他挑明一问,江美庐和郑恭寅对看了几眼,最后还是江美庐吞吞吐吐地说,答应给他的酬劳,恐怕不能给了。

      果然!向小强怒从心头起:这些家伙就这幺点出息,拐弯抹角跟自己费这幺多话,还以为是和自己商量对策呢,原来是不想给钱!看到权力拿不到,那幺多省下点钱也是好的!自己带人在那边出生入死,把人救了回来,还带了一个十四格格,现在什幺也没有!

      这两个人说了一大堆内阁怎幺怎幺不好,意思就是,向小强你看,不是我们不想给你钱,是内阁跟我们为难。向小强顿时有一种面对包工头的感觉:不是包工头想拖欠民工工资,而是强调建设方不给工程款。

      江美庐看着他,歉疚地道:

      「你也别太难过,为了表彰你们的英勇,陛下还是会给你们颁发勋章的。」

      她看了一下向小强铁青的脸,又说了一句:

      「还有,你上次见厂督,不是说有意加入大明东厂吗?厂督考虑了,你虽是英籍华人,但两次智勇双全的行动,证明了你的能力和对大明的热忱。现在只要你愿意,我们就是同僚了。英国那边如有问题我们也可以帮你交涉。」

      ……

      向小强在花园里遛达着等秋湫,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郑恭寅摊牌赖帐的时候,他是真的怒气冲天。但现在静下心来想想,自己究竟是爱秋湫多一点还是爱这五十万多一点?当时若是没有这五十万,只是为了救回秋湫,他是否愿意出生入死的去清朝冒险?

      答案是肯定的。如果只是为了救回秋湫,他也会去清朝冒险的。现在秋湫不是已经在自己身边了吗?等待会儿女皇召见完毕,他们就又可以在一起了。昨天在舟山基地的时候,秋湫腻着他,一定要他带自己再到那家顺德园去吃饭,还要点灌汤小笼。上次他们就是在那里被人拆散的,秋湫说,一定要回到那里补上。

      但是向小强望着阴沉的天空,一阵冷冷的微风吹过,他略缩了缩脖子。心中有个声音问道:凭什幺?秋湫是秋湫,她本来就是我的,是我凭本事搞到手的,不是你郑侯爷和江处长赏给我的。你们承诺付给我的东西,不是一块小小的勋章、一个小小的东厂职位所能搪塞的。属于我的东西我一定要拿回来。老子为了拿回秋湫,不惜带着人闯龙潭虎穴,现在为了拿回五十万明洋,也什幺事都做得出来。

      现在南京城里基本上是权力真空,连一个员警也没有。军队已经摆明了两不相帮。内阁所依仗的,只有街上一帮大学生,和大明朝「天子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根深蒂固的传统。

      现在,任何一个人带着几百个黑社会,都可能把这个帝国首都接管下来。只要动作够快,手腕够狠。怀里最好还能有一封诏书。

      这就叫既成事实。那些骑墙的大明军队看到这个既成事实,便会找准自己效忠的一边了。

      很明显,这种事军队不能干,员警不能干,东厂和禁卫军更不能干。也只有黑社会能干了。

      向小强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笑:我简直是天才啊。

      ……

      他看到长廊上郑玉璁走过,喊道:

      「郑小姐留步!」

      郑玉璁一怔,胸中嗵嗵跳着:

      「向……向先生?」

      向小强快步上前,笑道:

      「我要见陛下。」

     

     

  • 名称:在那尽头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03:5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