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咏超清

      最后一节车厢门被踹开了。眼前的景象让所有人瞠目结舌。

      长长的车厢里放着一排铁笼子,每只笼子里关着一头大肥猪。一共十二头。

      这些猪都惊愕地望着向小强,其中几头又「吱吱」地尖叫起来……没错,这就是刚才在门外听到的叫声。

      向小强下巴快张到了地上,瞪着眼睛,渐渐的要喷出火来。

      他顾不得臭气熏天,提着枪,缓缓地踱进去,一个笼子一个笼子地看。

      这些猪看他进来了,一阵骚动,纷纷儘量往笼子里边躲。有两只已经被子弹打死了,睁着眼睛躺着,身上弹孔还在流着血。

      最可气的是,每只猪的身上都用油漆写着名字:

      杜月娥……李问梅……张阿花……刘巧……秦双儿……黄小芹……孙淑惠……

      其中最大的、最精神的一头大白猪,一看就是领头儿的,背上赫然写着「秋湫」。

      另外,最苗条的一头半大花猪,身上写着「尚秀」。

      向小强强忍着浑身颤抖,扶着笼子坚持到最里边,看到车后窗上,用丝线系着一封信。

      他哆哆嗦嗦拽下信,拆开精緻的信封,里面是洁白的、洒着香水的信纸,几行娟秀的字迹写道:

      向兄台鑒:

              你很有本事,能到了这里。但是你的十二个姑娘昨晚都变成猪了,我也不知道怎幺回事。特地标上名字,以免向兄认错。

      另:向兄还是想开点。君不见西方童话中,王子之吻一般可解除施与公主之诅咒……向兄不妨一试。

                                                                                                                                                                    友-芳-敬上

      向小强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地去看那些猪。

      每只猪都殷切地望着自己,睁着小眼睛,呼扇着大耳朵,黑洞洞的大鼻孔下,长嘴巴嚼个不停,发出「哼啰哼啰」地声音……

      他眼前一黑,身后一双手扶住他,叫道:

      「姑爷!」

      向小强把信递给蜗牛,蜗牛看完没吱声,转给肚子疼。肚子疼看完信,一个没忍住,「哈」地爆出一声大笑,随即收住嘴,面如土色,望着向小强。

      向小强终于爆发了,大吼一声,端枪就要杀那些猪。

      蜗牛一把拦住:

      「姑爷,不要这样!」

      向小强怒吼道:

      「怎幺,你真以为这些猪是她们变的吗?!」

      「不……」蜗牛夺下他的枪,「不要浪费子弹!」

      是啊,向小强冷静下来了。眼下还不知她们在哪里,还不知怎样能回去,子弹真的很重要……

      「啄木鸟」机枪还可以拣清军的步枪子弹用,冲锋枪子弹可是打一颗少一颗,完全没有补给的。

      向小强嘴里喃喃地说道:

      「我知道了,十四格格和秋湫她们就在那列火车上!就在一小时前,刚过去的那一列!就从我们眼皮底下过去了!」

      蜗牛说:

      「你怎幺知道?」

      向小强说道:

      「不知道,就是这种感觉!」

      他又转脸又看着那些猪。猪们都看着自己,咧着大嘴,好像都很开心的样子……

      ……

      晚上八点,济南站。几节被拆散的客车厢静静地停在调车场上,灯光下雪花飞舞着,车顶已经白了。

      十四格格躺在自己豪华包厢的浴缸里,泡着热水澡。洗漱间里热气蒸腾,窗外却是天寒地冻,还飘着小雪。这种感觉很好。

      昨天亲身犯险了一天,好久没这样了,感觉很刺激,……可惜丢了小五。

      一想起小五哭喊着跑向自己的一幕,她心里就不仅一痛。这个小侍女从日本时就跟着自己了,忠心耿耿,也很可爱。特别是小五不怎幺会说汉语,在日本还不觉得,但是回到大清后,这就能保证小五只终于自己一个人。

      更难得的是,这小姑娘长得七八分像南明女皇朱佑榕——那个世界上她最嫉妒的人。有这幺个小姑娘在身边,总能带来「南明女皇在给我当侍女」这种感觉,很能满足内心深处的那点恶趣味。

      姓朱的那个丫头一生下来就什幺都有,美貌、地位、财富、还有亲情,父皇母后的宠爱……作为女性,她大概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了吧……从好几年前,她还在做公主的时候,就到处出访,还在英国外交留学,到处受人追捧,到处受人喜爱,红得像明星一样。现在做了女皇,更不得了了……这一切都是她天生就有的,那妮子没有为此付出一点努力,没有为此留过一滴汗!

      同样是身为女性,同样是身为皇室成员,她爱新觉罗-显杍却从小什幺都没有。六岁就被父王送去日本受训……她那个野心勃勃的父王眼里几乎没有亲情,只有权势。还有她的几个哥哥,也被分别送到了日本和德国深造……不过哥哥们公子哥儿的本性似乎从娘胎里带出来一般,在国外不是吸毒、赌博、就是包养女人。到头来唯一有出息的居然还是自己这个侧福晋生的、排行老十四的女孩……

      在日本没人当她是格格,大部分人也不知道她是格格。就连自己,也几乎忘了自己是个格格,以为一辈子就这样了……军队的残酷训练、特务机关的残酷训练,什幺苦都尝过了。

      她从小在日本总有种感觉,父王不打算要自己了,不然不会把亲生骨肉送到异国他乡受罪。自己要想回去当格格,要想取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就要咬牙坚持,做到最好,做的比自己的哥哥们都要好,好得多,这样父王才能看到自己的利用价值,才有可能把自己从遗忘的角落拣回来……

      ……

      三年前的五月十五日,日本陆军一伙激进的下级军官闯入首相犬养毅的家中,将首相杀死。首相的侍卫队长夫妇,一併被杀死。

      那个侍卫队长,就是小五的父亲。

      小五那时才十二岁,就成了孤儿,衣食无靠,几乎要被人卖到南洋去,拼死从人贩子手中跑到大街上,直撞到自己怀里。她看到这个小姑娘的模样,当时就决定把她保护下来。那个人贩子还是有些势力的,好几天纠缠不休,恐吓威胁,最后被她委託黑龙会的朋友把那家伙装麻袋扔东京湾里去了……

      从此,小五便跟在自己身边。直到父王在朝里得势,把自己招回国掌管粘杆处,小五才知道自己跟了个「欧黑米萨玛」,更是跟的死心塌地。

      小五虽然笨手笨脚的,但第一长得像朱佑榕,第二很忠心,第三很可爱。这几年虽然跟着自己当侍女,但很多时候自己反过来要照顾她。说是侍女,更像个小宠物吧……

      但宠物丢了,也是很心痛的。

      ……

      十四格格咬着嘴唇,抓起浴缸边的纸笔,在满当当的日程表上写下「备忘:秋湫——小五」一行字。

      这是提醒自己,如果到北京还没抓到向小强他们,就先把秋湫从俘虏名单中扣除,把她私藏下来,不报给皇上。向小强最喜欢她了,偷偷留着她跟向小强换小五。

      十四格格很欣赏自己最后的恶作剧。回国后好久没搞这样的恶作剧了,要不是丢了小五,简直开心死了……她不知道这番安排会不会被向小强看到。她很希望被向小强看到,简直可以想像出来那小子恼羞成怒的嘴脸,不知道那些可怜的猪儿会不会被他一梭子全打死。她又不希望向小强看到,因为那说明一千个卫兵都挡不住向小强,虽然是假囚车,还是被他成功劫持了……

      还好,那十二个女孩子的囚车现在就和自己包厢挂在一起。这节包厢还是从徐州站弄到的,为了掩人耳目,包厢和囚车特地跟其他客车厢、货车厢挂在一趟列车上。现在到了济南站,正等着拆分重组呢。

      外面一声火车鸣叫,「呼哧呼哧」的机车声渐渐靠近,然后「咣」地一下,浴缸里的水都震动了一下,她知道这是牵引机车在挂自己这节车。她掀开一点窗帘,在水汽模糊的玻璃上画出一个小圆,向外看去。

      外边很亮,雪花飞舞,四处银白。自己这节车在慢慢移动了。远处月台上似乎有很多人跑来跑去,还有很多兵的样子。

      不知道出了什幺事,反正回国后就感觉大清就是个员警和宪兵国家,天天都在抓人,到处都在抓人。

      和自己无关。只要能快点组装完就行,没有机车供暖,包厢里的暖气越来越少,水也越来越凉了呢……

      ……

      有人敲门,十四格格习惯性地回答:

      「进来吧。」

      听到背后门把转动,她才惊觉不可能是小五,身体一下子缩进水里,掩住胸部,只露出头。

      男人没胆量进来的。难道是济南分署为自己找的新侍女?没这幺快啊……

      ……

      身后一个熟悉的男声,操着日语说道:

      「阿芳,久违啊。」

     

  • 名称:月咏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03:5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