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之道化超清

      向小强听到这个称呼,几乎晕倒:这俩人不就是在医院里,死皮赖脸说自己是他们家姑爷的吗?他指着他们道:

      「你们到底是什幺人?」

      「我们?」那高个子露出骄傲的神情,「我们是大明天地会,秋总舵主麾下弟兄!姑爷,我姓牛,外号蜗牛,他叫狗顺,东厂的大人们到我们那儿,告诉我们大小姐让北边鞑子绑架走了,我们总舵主急得不得了,先叫我们跟着东厂大人赶来,他在会中亲点弟兄呢,跟着姑爷到北边去搭救小姐,反清複明!」

      我靠,向小强彻底晕菜了,这都什幺乱七八糟的啊!

      江美庐一顿解释,向小强才明白怎幺回事。原来现在这个大明还真有天地会啊!  

      另外让他震惊的是,秋湫家里居然是开天地会的!秋湫老爸就是总舵主!

      这玩笑就有点大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时候明朝能有东厂、锦衣卫,怎幺就不能再有天地会?总舵主的女儿怎幺就不能叫秋湫?

      「侯爷,江处长,」向小强平复了一下胸中的情绪,很严肃地说道,「给我配的就是这些人?」

      「呵呵,是啊……」

      「那我不去了。」

      江美庐连忙笑道:

      「向先生,你听我说……」

      ……

      「姑爷!」

      屋里一静。

      那个叫蜗牛的「梆」地沖着向小强跪了下去。旁边的狗顺看了一眼,犹豫一下,也「梆」地跪了下去。

      向小强大吃一惊,赶忙闪到一边,长这幺大还从没让人跪过。

      郑恭寅也皱眉道:

      「我说,这是干什幺?都什幺年代了,还跪跪跪,男儿膝下有黄金,你们这个样子……」

      蜗牛心一横,张口道:

      「侯爷,咱们没跪你,咱们跪的是我们天地会的姑爷!」

      此言一出,郑恭寅一愣,皱着眉头,脸上现出明显不快。向小强也被这句话震了一下。他虽知道现在大明已是君主立宪,但毕竟还没到英国那种程度,皇亲国戚还有不小的权势,这幺说是要有一定勇气的。

      ……没跪你,跪的是我们天地会的姑爷……

      向小强暗暗品着这句话,从中品出了暗含的意思。竟然有那幺一丝兴奋,从他的心底窜了上来。天地会,几百年来影响那幺大的一个组织,一股政治力量……

      「蜗牛,怎幺这样说话,」向小强板着脸,口吻已经难以察觉地变了,「你起来吧,侯爷和江处长都是通情达理的人……我也是。你们是为了救小姐,我也是。先起来说话。」

      蜗牛望着向小强,看他把这个「姑爷」认下来了,显得很高兴,爬起来了。狗顺也跟着爬起来了。

      向小强想着秋湫临别前对他说的那句话:要是我爸爸一时不同意,你就去交给一个叫蜗牛的人,蜗牛对我很好的……

      看来这个「蜗牛」也是天地会里的一员重要干将,秋湫他爹的左右手,极得信任的人。

      「蜗牛,」向小强望了郑恭寅一眼,对蜗牛说道,「侯爷和江处长能把你们找来,告诉你们这幺多,他们也是了解了我和你们小姐情谊的。你们能跪下叫我姑爷,说明你们总舵主,伯父他老人家,也是不嫌弃我的。好,我现在当着侯爷和江处长,当着你们天地会娘家人的面,认下这个姑爷。漫说陛下和侯爷许了我厚金高位,就是什幺也不许,我也会豁出命来,再去救这第二回的(他故意点明:第二次了,都要有数哦)。」

      郑恭寅和江美庐顿时一阵轻鬆。郑侯爷很赞许地望了江美庐一眼,江美庐谦恭地一笑,低下头。

      向小强也知道,此时说这样一段话,不但能立刻把这个「天地会姑爷」的名分砸实,还能极大程度地赢得这些会中兄弟的心。但坏处就是,报酬的具体数目还没谈,这样一说,估计是要不上多高的价码了。

      蜗牛一听这话,开心地咧嘴笑起来了。他和狗顺对视一眼,开口道:

      「姑爷,您的事东厂大人都给我们说了,您是条响噹噹的好汉子,智勇双全,有情有义,有本事,有担当!我们天地会有你这幺个姑爷,那是几辈子修来的……」

      向小强摆摆手,打断道:

      「我现在不需要虎躯一震,兄弟纳头便拜。我现在需要的是一批能打善战的兵。我们不是去砍人、砸场子,我们是去打仗。所以还是……」

      狗顺听这话高兴起来了,张口说道:

      「姑爷,人手您儘管满意,我们俩是先来的,总舵主现在在会中正给您调人呢!您放心,我们天地会人才济济,能打善战的最多!光是南京总舵就有千把弟兄,从这上千人中挑出十五个人,可算是百里挑一了!」

      向小强皱着眉头,刚要说话,江美庐忙说道:

      「向先生,我们的人刚从那回来,秋老虎选的人还是不错的,你先听他们说,不满意咱们再商量。」

      然后她示意狗顺说下去。

      狗顺一挺胸膛,很骄傲地说:

      「放心,保证不含糊,个顶个都是心狠手辣、一个打八个的主儿,十几岁就见惯了血的!十五个人里,包括我和蜗牛哥在内,有十个都是当年和您一样,从北边跑过来的!这种人敢闯敢干,我们帮会就爱要这样的。我们这些兄弟在北边受不了了,硬是游过长江,投奔大明!就这份儿身子骨,当兵的都找不出来几个!清狗他妈的不是东西,我们跑过来以后,家人都给抓起来,老婆孩子给杀了,人头就挂在江边,吓唬想游过来的人!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八竿子打不着的,连老太太、小孩子、挺着大肚子的怀孕女人,都给弄到矿里干活去了,一辈子也别想出来了……就沖这,个个都跟清狗有不共戴天之仇!……其中还有两三个家伙,当年在北边混鬍子,就这俩玩意儿,……」

      他说着,众目睽睽之下居然从腰里抽出两支盒子枪来,抡着比划:

      「就这俩玩意儿,玩的那叫一个好,指哪……」

      周围一片大骇,郑侯爷让唬得脸都白了,指着哆嗦道:

      「怎……怎幺……这个都带进来了……没检查幺?」

      江美庐看看侯爷,也吓的脸都白了,手已经按在了桌上的汤姆森冲锋枪上。

      向小强喝道:

      「狗顺,你干什幺!不要放肆,快放下!」

      狗顺一愣,蜗牛已经劈手夺下,倒执枪管,小心地放到桌上,然后又从自己腰里抽出两支盒子枪,也放到桌上,后退躬身忏悔道:

      「草民太放肆了,请侯爷、处长恕罪!请姑爷责罚!」

      郑恭寅哼了一声,端着架子道:

      「带着枪械进侯爵府邸,已经是有罪了,还拿出来比划!本侯还罢了,陛下可是正在本园巡幸的!你们晓得这是多大事吧,嗯?」

      一听差点惊着圣驾,两人吓得脸色大变,垂手低头站好,口中不断赔罪。蜗牛不时恶狠狠瞥一下狗顺,暗骂道:就会惹麻烦,看回去整不死你小样儿的。

      向小强见状,猜到这可能也是郑侯爷借题发挥,给他留一个卖好的机会,连忙道:

      「侯爷,兄弟们可能也是头一回进这幺重要的地方,不太懂得规矩,平日里草莽惯了,带上两把家伙防身,也是有的。现在突然听说小姐出了事,心急上火的,可能也没想那幺多……侯爷,我虽然今天才认下这个名分,会中兄弟的不是,也算是我的不是了。回去一定教好他们规矩,让他们登门赔罪……侯爷,念他们救人心切,也是为了大明好,您就别怪罪了吧!」

      蜗牛和狗顺看着姑爷刚认下名分,就替他们揽下罪过,向大明朝的侯爵赔罪求情,都胸中一热,抬眼很热切地望着他。

     

  • 名称:神之道化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54: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