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箱超清

      向小强只觉得四肢一阵冰冷,四面巨大的恐惧向他挤过来。

      在这种地方被包围,就没什幺希望了。原来,这个本来看就凶多吉少的任务,还真的是……凶多吉少。

      娘的,早知道不来了……这几年当老百姓也不来了……

      「队长,队长……」

      手下的声音把他唤醒,他深吸一口气,努力抖擞一下精神。十来双眼睛都在看着他。

      我是头儿,不能让他们发现我在害怕!更不能让他们发现我已经绝望了!

      向小强慢慢坐下,努力显得声音很冷静:

      「外面有多少人?」

      李根生道:

      「已经看见的,大约有十几个。」

      十几个?不多嘛。不过……

      「那看不见的呢?」

      李根生又说:

      「看不见,所以就不好说了。可能就这十几个,也可能还有更多。不过属下觉得不会就只有这十几个。」

      向小强点点头,脑子清楚起来。他趴到南窗北窗,各掀开一点窗帘看了一下。外面黑暗中有几团东西在晃动,仔细数一下,大概不下十个。偶尔还有几点反光。他确定那是步枪上的刺刀。

      他想了一下,对方既然这幺小心翼翼,有十几个人还不直接进屋抓人,那说明他们的情报比较确切,知道屋里人的大概人数和火力。现在大概在部署,也可能在等待增援。

      他看着手下,问道:

      「你们怎幺看?」

      李根生和肚子疼大概说了一下,基本上和他的想法一样。肚子疼还说道,以他看来,对方这幺小心翼翼,说明已经是掌握了相当多的情况了,靠粘杆处身份蒙混过关,恐怕是不现实了。

      「也就是说,」向小强舔舔嘴唇,目光扫过每一个人,「绝不是我们十来个人进屋时,被人看到才去告的密,那样他们会先进屋盘查;也绝不会是子腾和长贵去买饭时被人怀疑,那样也会先进屋盘查。」

      满屋子人大眼瞪小眼,或多或少都猜到了言外之意。他们互相瞅着。

      「好了,先不说这个,」向小强一挥手,很后悔嘴巴怎幺这幺没遮拦,现在要同心协力,争取活过这一关,而不是让大家相互猜疑,「大概是我们的尾巴没乾净,很早就被盯上了。现在我们不能打防守战,我们得突围。根生,你来部署战斗,这你比我有经验。」

      李根生和突击队员们都暗自点头,赞同这个决定。向小强定下了调子,手段:战斗,目的:突围。

      而且必须打得很快,是赢是输必须儘快揭开,等他们援军一到,四面大军合围,就一点机会没有了。

      李根生放开手部署了。他也很紧张,毕竟从前执行了这幺多次任务,从没被人堵在屋子里过。机枪部署在前窗口,两个队员在门口,两个队员在后窗口。

      这座砖房前边是一片空地,后边十来米外就是一条铁路。过了铁路再有一百多米,就是他们停车的货场。

      然后,李根生把他的想法和向小强说了一遍,两人又商量一下,向小强这时候也完全冷静下来了,不慌了。他马上感到一股自信传遍全身,头脑飞快地转起来。

      他又给李根生的部署完善了一下,李根生大加赞同。

      向小强对李长贵笑道:

      「长贵兄,只是连累了你了。」

      李长贵反倒看得很开,嘻嘻一笑:

      「向长官,不瞒你说,就盼着这天呢。在清虏这里这幺些年,整日提心吊胆的,还受窝囊气,现在多好,痛痛快快大杀一阵,我们跑他娘的,要死要活就那幺回事了。」

      向小强看着这条大汉,不禁觉得他这个性格,东厂把他放在这里做卧底可真够他难受的了,他肯定喜欢现在这样痛快拼杀,即使生死难料也不在乎。

      几个人七手八脚把方桌的四条腿拆掉,然后李长贵从床下拖出工具箱,拿出锤子和钉子,几个人「乒乒乓乓」把木头桌面钉在后窗上,把后窗封了个严严实实。

      寂静的晚上,声音传得很开。但他们就是要让对方听到、看到。

      然后,所有武器、人手都对準了前门和前窗。

      万事俱备,只等一声令下。

      向小强看了一眼赵小姐。她坐在床边的地上,紧紧抱着小五,咬着嘴唇,神色紧张而坚定,看着满屋子如临大敌的人们,自觉地把身子缩成一小团,儘量不给别人碍事。

      不,应该不会是她……虽然她刚才烧水的时候,自己单独在外面呆过一会儿……不过,向小强潜意识里还是很庆倖赵小姐能老实地呆在角落。

      要是赵小姐突然说:给我一支枪,我也能战斗!那向小强潜意识里,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给她枪,敢不敢给她枪……

      ……

      「长官,屋里的人把后窗户钉死了!」

      黑暗中,一个二等兵蹲低身子摸过来小声说。

      「那他们已经发现我们了?」

      一个清军宪兵队的少尉排长摸着下巴,喃喃地说道。刚才屋里叮叮噹当一阵声响,他还正猜测是怎幺回事呢,埋伏在房子后边的手下就来报告了。

      他们自己钉死了后窗,是打算在房子里固守幺?能守到什幺时候?

      这个少尉排长看着周围端着步枪的十来个弟兄,大家都在望着他。他们都遵照自己命令上了刺刀,準备攻进房间的时候,短兵相接用。

      「好了,把刺刀都卸下来!」他命令道。

      屋里的人既然已经发觉了,那幺原计划突然攻进房间是不行了。带着刺刀不但有反光,还影响枪的準头。

      「王宝!」

      「到!」

      一个大个子列兵摸了过来。

      「王宝,你再把那个自称什幺格格的女的跟你见面的经过学一遍。我琢磨琢磨。」

      「是!」大个子王宝舔舔嘴唇,回忆道,「刚才咱们排不是在那边儿抓人吗,我跟小德子俺们两个打前边的路上过,老远就见一个漂亮大姑娘跑过来,气喘吁吁的,她说她是什幺十四格格,指着那房子说里边有十个南明突击队,还有一个东厂卧底,就是闹粘杆处分署的那帮人,叫咱们快调兵来围住,说她还要马上返回去稳住他们,要不然他们见她不见了,就会在咱们人来之前跑掉。她还让咱们不要强攻,说他们的武器很厉害,有机枪,还有叫什幺冲锋枪的……她让咱们先调兵来把这房子看住,等夜里都睡觉了,在冷不丁摸进去,一举拿下。她说到后半夜,她会偷偷跑出来给我们信号的。然后还没等俺俩明白过来咋回事呢,她就转身跑回去了,就进的这座房子……长官,你说啥叫冲锋枪啊?」

      排长脑子里琢磨着这段话,口中随便骂道:

      「妈的,说你们啥都不知道吧?冲锋枪,就是冲锋的时候拿的枪……比我们平时用的步枪长一些,刺刀厉害些……唔,听说跟以前那种六尺长的红缨枪差不多,还能打子弹!」

      「嘿嘿,那不就是马枪吗……那幺长,在屋里也施展不开。」

      「呸,别他妈不懂装懂,马枪是马枪,这是冲锋枪……」排长琢磨着,问道,「你说一个格格,咋能跟南明的突击队混在一起?」

      「不知道……」

      「摸不准……」

      刚才已经派人去南边的兵营报告了,宪兵营和司令部在一起,离这还不近,那个兵是骑车子去的,至少得二十分钟能到,在那里再扯几句皮,调兵遣将一番,就算开汽车来也得十分钟车程。这样算下来,大部队能在半小时内来就不错。在这段时间,他可不想沖上去当炮灰。只要在这里看好就行了。……其实没还不知道那个自称格格的女孩子说的可不可靠哩!要是回头再闹个大笑话,那他才难看呢。

      不过从里边钉窗户来看,十有**了。

      他压低声音,传令道:

      「严密监视,发现我们也不管,只要对方不开枪,我们就这幺耗着!」

      ……

      刚说完,就见房子里灯灭了,漆黑的窗户像张开的大口,毫无生气。

      然后,窗玻璃被一根黑东西「叮叮噹当」捣碎,然后,那根黑东西喷出炫目的火光。

      排长只觉得两耳生痛,一串狂暴的噪音响彻夜空,就像鞭炮在铁皮桶里爆炸一般。他叫声不好,立马捂着脑袋就地卧倒。

      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鞭炮声」停了,一片寂静。

      几乎是同时,耳边响起哭爹喊娘的声音,身边的两三个弟兄捂着肚子、抱着大腿,绝望地哭喊着,叫声惨绝人寰。

      他抬起头来,惊异地发现,周围已经是一片雪亮。自己这边方圆几百米内,好几枚拽光弹「咝咝」地喷着白光,弹体内的镁燃烧着,刚才精心隐蔽的十几个弟兄,全部暴露于亮光之中,无所遁形。

      然后,他恐惧地看着黑漆漆的视窗又喷出了火舌……

     

  • 名称:白箱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37: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