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舞台超清

      排长恐惧地看着那条火舌一下一下地,把暴露在亮光里的弟兄一个个点死。

      有人发一声喊,还没受伤的几个人扔下枪,奔进黑暗,逃命去了。

      妈的,狗崽子们,临阵脱逃!给我回来!回来!!!

      他心中暗自骂着,但甚至都不敢发出声音来,生怕那条火舌会点向自己。他只有屏住呼吸,死命把身体压在枯草中。

      几枚要命的拽光弹陆续熄灭了,四周又恢复黑暗。

      四下苟延残喘的伤兵一声一声的叫唤,那个排长才稍微清醒了点,盯着黑洞洞的窗子,捏着一把汗,慢慢地匍匐爬动,好一会儿才爬到了房子的侧面。

      这一排剩下的二十来个人都挤在房子的侧面和背面,瞪着眼睛看着这一切,被震慑得说不出话来。

      但排长就是排长,喘了两口粗气,问手下道:

      「你们……谁带着……手榴弹了?」

      手下瞪着眼睛一片摇头。出来抓人的,又不是打仗,根本也没发手榴弹啊!

      「妈的,」排长靠在砖墙上,抱着枪颤抖着骂道,「要是有手榴弹,顺窗户给他扔进去两个。奶奶个熊,什幺机枪,娘的这幺厉害!」

      一个兵大着胆问道:

      「长官,那咱们怎幺办?」

      排长吐了口痰,恶狠狠地道:

      「妈的,守在这儿,反正后窗户他们自己钉死了,要出来也是从前边儿出来,咱们就趴在这儿,看他们出来就从背后打个小舅子的!」

      命令传下去,稀里哗啦一阵枪栓声,二十来个人匍匐着贴到房子两侧,端枪瞄着房前的空地。

      排长看着房前犹在哀嚎的几个弟兄,想着刚才跑掉的几个,心中暗骂,奶奶的,徐州驻军还算大清陆军的精锐部队呢,而且宪兵更是军中的高品质部分,见了个机枪,就成这样了!

      ……

      屋里也是一片震惊。

      无需到窗口亲眼看,屋外传来的哀嚎声就说明一切了。「啄木鸟」的初次陆战,就把所有人都镇住了。

      趴在前视窗的机枪手,此刻已经激动的浑身颤抖,耳朵里还在嗡嗡鸣叫,根本听不到别人再说什幺了。供弹手也是激动的哆嗦,不过毕竟专业素质在这里,双手还是很麻利的往刚拆下的金属弹链里装子弹。所有人的毛瑟步枪子弹都集中在一起,给机枪用了。备用枪管和石棉手套就放在手边,随时可以用。

      ……

      向小强坐在床边的地下,双手紧攥着汤姆森冲锋枪,喉咙乾涩地问道:

      「……多少?」

      供弹手拍了一下机枪手,他才反应过来,压低声音道:

      「连死带伤,至少……六个。还有几个逃跑了。现在正面……已经没人了……」

      这和他们以前打的马克沁不一样。绝对不一样。虽然这枪口火焰那幺大,虽然枪身震动那幺剧烈,虽然声音那幺震耳欲聋、直刺鼓膜,但……真的很好用!

      就像拿着一把手术刀直接割肉一样,很轻巧,速度很快,一下是一下。

      虽然在飞机上实战过一次,但那种战斗很抽象,远不能和这种面对面的活生生相比。

      像刚才这种突然袭击,要是马克沁机枪,在对方反应过来逃散隐蔽之前,最多放倒两个、三个。但是这种机枪,爆发力太强了,对方还没反应过来呢,六个人已经躺在那里了。

      机枪手甚至觉得,要不是他第一次用这种枪实战杀人、自己也被吓住了的话,放倒的人还要多。那几个逃兵根本跑不掉。

      ……

      向小强扶着床沿想站起来,但发觉自己的双腿、手臂都酥软了。他索性又坐回去,摸了一下额头,乾咽了口唾沫,感到浑身都在颤抖。

      第一次。这是他第一次经历战斗。虽然没有亲手开枪,没有亲眼看见敌人,但只是听着充耳的枪声和惨叫,腿和手就已经麻了。

      妈的,这样不行!绝对不行!我是军情处军官,是军人!是老兵!

      我得站起来!!!

      靠,谁怕谁啊!就当是在打游戏!

      这是穿越,我是主角!主角的意思就是永远一帆风顺,永远有惊无险,永远不会死,什幺都不用做,敌人会自己倒楣,到处收美女,到处收小弟,钱多得花不完!!!

      向小强咬着牙,扶着床沿,站起来了。他感到浑身血液又运行了,一股自信也随之传遍全身。

      他小心地趴在前窗,露出眼睛,看到黑乎乎的地上,有几团黑乎乎的东西。惨叫中,有的会动,有的不会动。

      他发现,如果把这一切都想像成第一人称射击游戏,高模拟的那种,就不那幺可怕了。至少觉得不那幺残忍了。

      向小强回头问道:

      「根生,我们从前门沖出去吧?现在正是时机。」

      李根生马上反对:

      「队长,不行啊!敌人肯定埋伏在两侧,就等我们出去呢!」

      「不是说只有十来个幺?连死的,连跑的,差不多十来个了。」

      「我们不能冒这个险。十来个只是已经看见的,肯定还有我们没看见的……清军的一个步兵班不到十个人,现在已经不止十个了,那就是说至少有两个班,或者更可能是一个排!现在我们出去,背后可能就有十来支步枪对着我们后背!队长,我们不能出去!」

      「好,」向小强神经质地握了握冲锋枪,金属弹鼓上已经全是汗了,「好,这件事你比我在行,你来决定。」

      他看了一眼赵小姐和小五,大小美人贴着墙角,埋着头抱在一起,谁也不吭一声。

      向小强点头示意一下:

      「那我们就按原计划办!子腾,你弄吧!」

      肚子疼也没经过这种战斗场面,但毕竟单独执行过任务,杀过人、放过火的主,情绪很快就稳定下来了。他打开地上的一只手提箱,取出一小块火柴盒那幺大的「芝麻酥」,比划了一下,觉得有点大,又揪下了三分之一,然后把剩下的搓成长条,粘在已经钉死的后窗户的下方。

      「子腾,」向小强觉得自己声音有些颤抖,「你可算准了量,别回头我们都交代在这儿了。」

      「放心吧队长,」肚子疼声音也有些颤,「老把式了……」

      几个人把床立起来,拉到离那堵墙尽可能远的地方,然后躲在厚厚的大木板后面。

      肚子疼取出火柴棍大小的雷管,插在塑性炸药上,接上电线,一直拖到床板后面,连上引爆器。然后抬头示意道:

      「行了。」

      向小强小声喊道:

      「好了,都过来!」

      所有人都聚集在床板后,挤在一起,伏在地上。

      但机枪手还在前窗监视着。向小强也在等着。大家都很焦急。

      等什幺呢?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十来分钟吧,远处传来弱弱的火车鸣叫。过了片刻,地面微微颤动起来。火车近了。

      大家一阵兴奋,向小强一个响指,两个机枪手提着机枪、子弹,也趴了过来。

      大家把赵小姐和小五挤在中间,儘量保护好她们。

      「好,预备……」

      ……

      排长带着剩下的十来个弟兄趴在房子两侧,提心吊胆等了半天,屋里什幺动静也没有。那要命的机枪这半天倒是很安静,不过有它在前窗,谁也不敢到房子的正面去。

      说实话,就算有手榴弹,他都怀疑有没有人敢摸到窗户底下往里扔。

      旁边有个家伙大着胆子问了句:

      「咋这半天都没动静泥?」

      「嘘!闭嘴!」

      正说着,就听「咣」的一声,房子前门被人一脚踹开,里面的人喊道:

      「好了,前边没人了,快跑!」

      啊!排长一个激灵:他们要从前门跑!

      他连忙招呼所有手下都到前边来,一字排开,枪口对着前方空地。

      几秒钟后……

      「轰!!!」

      惊天动地一声巨响,土地都小颤了一下,紧接着一片砖瓦坍塌声,然后是呛人的灰尘味儿。

      ……

      怎幺回事?哪儿来的迫击炮?还是里边手榴弹爆炸了?

      排长抹了一把脸上的灰,爬起来看,周围弟兄们谁也没捞到开枪,反吃了一嘴灰,都在「呸呸」的吐,等烟尘散去,只见房子塌了半堵墙,正是后窗这一面。

      黑暗中,隐约几个身影正向远处飞奔。

      「啊,他们跑了,」排长吼道,「开枪!」

      只有零星两三枪,更多人还在揉眼、吐唾沫。

      「快追!」

      他看到最后边有个人扛着机枪跑的慢,端枪就打。

      一枪没打中,对方两个人立刻卧倒还击,两片火光闪过,自己这边两个人仰面阵亡。然后就见一个黑东西旋转着飞过来,排长大喊道:

      「卧倒——」

      「轰!!!」

      又是两个人被炸飞了……两秒后,一根手指头掉在他眼前。

      他恼羞成怒,正要爬起来带队追击,对方最后一个人已经越过了铁路,随即一阵尖利的长鸣,一列火车咣当咣当驶过,速度不紧不慢,一节一节的煤炭车过个没完。

      「我操——!!!」

      排长把枪狠狠地摔在地下,仰天怒吼。

     

     

  • 名称:恋爱舞台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28: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