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和号超清

      木门推开,厨房里涌出滚滚的水蒸汽,还有呛人的煤燃烧放出的硫化物的味道。

      几秒钟后,视线清晰起来,之间赵小姐正蹲在地上手忙脚乱地掏炉火,一会儿弯腰一会儿直腰,急得不行的样子。

      感到浓烟散去,冷气进来,赵小姐吃惊地站起来,转头看着他们,抹了额头上的汗,随即一脸的歉疚:

      「呃……我……我实在不会弄这种炉子,不知道怎样把火灭掉……」

      向小强先反应过来,也出了口气笑道:

      「赵小姐你没事就好……呵呵,我们还以为你出事了呢……你看这煤气多大,咳咳……」

      李根生连忙喊了两个人,手脚麻利地把炉火封上了。

      赵小姐和向小强一起把开水舀到队员的搪瓷缸里,分给大家喝。队员们在寒风中奔波一天了,这时候热水下肚,才真正从内里暖和了起来。

      温暖的灯光下,赵小姐苍白的脸上也显出了红晕。她亲手把开水分到每一个队员的手上,温柔又周到,像个圣洁的白衣天使一样。这些年轻的小伙子看着她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行了,赵小姐你歇着吧,」向小强忍不住道,「你够辛苦的了。」

      马上一大片声音:

      「是啊是啊,赵小姐歇着吧!」

      「我们自己都会弄……」

      「赵小姐真不容易,就别累了……」

      赵小姐直腰擦了一下额头,轻声笑道:

      「不累,不累……」

      ……

      李长贵和肚子疼回来了。提来一大篮子食物。

      大家「哄」的一声围上去,打开纸包,满屋子扑鼻香气。

      向小强一看就乐了,典型的徐州本地小吃:卤猪头肉、烙馍、大葱。向小强乐呵呵地指挥大家摊开烙馍,把切成小块的猪头肉摊进去,再加上半条剖开的大葱,卷着吃。

      所谓的烙馍,就是一种擀得薄薄的,摊在铁板上干烙成的薄面饼。有点类似山东的煎饼,不过煎饼是用麵糊烙成的,烙馍是先擀成薄面饼再烙熟。本地话叫「烙馍馍」。

      向小强和蜗牛本就是北方人,自然是吃得很喜欢,其他队员虽是南方人,但父辈都是从北方跑过来的,从小在北方生活习惯的家庭里长大,也是很习惯这种很粗鲁、很过瘾的吃法。

      倒是赵小姐和小五两个南方女孩子,望着一大堆面饼、大葱、红呼呼的猪肉块,有点愣愣的。

      「啊呀,」李长贵一拍脑门,「怨我怨我,忘了我们这还有两位小姐呢!对对,幸好昨天隔壁刘大妈送了二斤切面过来,现在还剩了一些,等着,我去给下两碗出来,再打上俩鸡蛋……」

      说着就要上厨房。

      赵小姐连忙站起来推辞,叫他不用麻烦,还当场夹起一块猪头肉塞进嘴里。小五也学着她的样子吃了一块下肚,不过随后就苦着脸,显得很反胃,偷望着赵小姐,想吐又不敢吐的样子。

      向小强看在眼里,想着这个小五可能的尊贵身份,觉得是机会拉拢一下,当即卷了一张大葱肉饼,边吃边要进厨房给她们下麵条。

      赵小姐连忙跟了进去说要帮忙。肚子疼和李根生几个都很有眼色地把李长贵按下吃饭,嘻嘻哈哈地给他卷肉饼,说他劳苦功高,就不用跟进厨房掺和了。倒是蜗牛,伸着脖子看着自家姑爷和人家赵小姐双双进了厨房,喉头滚了两滚,啥没说出来。

      ……

      木门在身后关上,厨房里很静,只有向小强和赵小姐两人了。

      向小强蹲在地上,望炉膛里加了两铲煤,火钩子三两下就让火旺起来了。奇怪,这火也不是那幺难摆弄嘛。怎幺刚才赵小姐还……

      「呵呵,」身后赵小姐没话找话说,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现在烧起来容易,刚才我想让它灭下去可难了。唉,我太笨了……」

      向小强看见火苗舔着锅底,满意地扔下火钩子,拍拍灰站起来,笑道:

      「赵小姐……还有五姑娘……啊不是,是五小姐,呵呵,都是哪儿人呀?」

      一个「五姑娘」出来,赵小姐差点没忍住笑。但她还是低眉顺眼地道:

      「嗯,我就是南京人。小五呢,也是江南人……向先生不是英籍华人吗?怎幺对这里的小吃那幺熟悉呢?」

      向小强一汗,立马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露出很大的破绽了。他笑呵呵地道:

      「嗨,英籍而已,终归是中国人……家父就是本地人,经常跟我说起家乡的风土人情的……五姑娘……不是,五小姐家里大概是……显赫名门吧?」

      说着,他咬了一口面饼卷肉,边嚼边观察着她的表情。

      赵小姐背着手,靠在木门上,低头道:

      「呵呵,你是看她吃不惯面饼卷大肉吧……怎幺说呢?小五……小五的家里还是很可以的,但三年前遭了变故……在那场风波中,她的父亲让那些暴徒给杀了……当时她还小,是我把她保护下来,给她改了名字,后来,她就一直跟着我了……呵呵,再多的就不能说了。」

      她眯着眼,仿佛还在回忆三年前那一场举世震惊的恐怖事件。

      向小强对这时候的明朝历史不了解,也不去费脑子猜想赵小姐口中的「那场风波」是哪一场。他一边吃着肉饼,一边想。听赵小姐的口气,这个「小五」大概和朱佑榕真没什幺关係。除非三年前,朱明皇室真搞过一场血腥政变,年幼的「五公主」朱某某成为斗争牺牲品,被她的贴身女侍卫,也就是眼前的赵小姐抱走,从此更名换姓,流亡天涯……不过这确实也太狗血了点。向小强自己都不信了。

      「呵呵,说起来,」赵小姐又笑着,盯着炉膛里跳跃的火苗,回忆道,「小五吃不惯猪肉,倒不能怪她娇生惯养……因为她从小就没吃过猪肉的……在她的家乡,嗯,我也在那里长大……那里人们一般都不吃肉的,主要是吃鱼,很多鱼,各种各样的鱼。」

      看着赵小姐悠然神往的样子,向小强也笑了:

      「对,江南人,大多是这样。」

      他大学同学不少都是苏南人浙江人,那些水乡长大的家伙们,在食堂里打菜的时候,只要有鱼,那是绝不打肉的。向小强一直没搞懂那一条条扁扁的、腥腥的、满是刺的东西有什幺好吃的,怎能比得过大块肉的魅力。那些南方同学这幺为鱼魂牵梦绕,难道水乡长大的就都是属猫的?

      「啊,水开了。」

      向小强忙站起来,端过竹匾,抓起上面的一堆生麵条,回头问道:

      「你们俩能吃多少?」

      「唔……」赵小姐犹豫着,「我能吃一碗……」

      向小强扯出一把扔进沸水里。

      「小五……能吃半碗……」

      又是一小把扔进去。

      「那你不吃一点?」

      向小强一看竹匾里麵条还剩一点,肯定不够半碗了,便笑道:

      「得,我也跟着吃点麵条。咱们索性给他全下完了。」

      剩下的全部倒进锅,拿着筷子搅拌起来。

      呵呵,这种感觉很好,很温馨。

      在明朝这几年,即使不要建功立业、不要高官厚禄,能守着红颜知己这幺平淡幸福地过日子,也挺好啊。

      「哎,我说……」向小强转过头来,竟然发现赵小姐脸也有点红,大概她也觉得气氛有些暧昧了。

      赵小姐不愧是专业人士,红晕几秒钟就消散乾净。她又恢复那种自信、迷人的笑:

      「你说什幺?」

      「我说……」向小强望着她,癡癡地道,「我说……鸡蛋呢……」

      赵小姐一怔,随即忍俊不禁,指着他的手道:

      「鸡蛋啊,鸡蛋不在你手上拿着幺?」

      「啊,啊,对对,在我手里拿着,咳咳……」

      ……

      向小强手忙脚乱地盛着鸡蛋面,赵小姐进屋招招手把小五唤出来。

      大小美人都很乖地坐在厨房的长条凳上,排排坐,分麵条。

      向小强先盛了半碗,浇上一个荷包蛋,递给小五。小五很高兴地双手接过,躬身致谢。

      然后又盛了一碗,浇上一个荷包蛋,递给赵小姐。赵小姐很温柔地一笑:

      「谢谢。」

      左后半碗盛给自己,向小强捧着这碗没有鸡蛋的清水面,看着大小美人很开心的样子,自己也觉得很开心。

      这真……真TMD像个三口之家啊!

      不过……那小五算什幺?嗯,先算小姨子好了……

      就在向小强正在YY的时候,门口传来肚子疼压低嗓子的喊声:

      「队长!队长!赵小姐!赵小姐……」

      这家伙怎幺这幺没眼色,正泡妞呢,这小子也太……

      那边声音大了一些:

      「队长!赵小姐!快进来啊!不好了!」

      向小强一凛,放下碗,和赵小姐、小五出了厨房,推门进屋。

      「怎幺回事?」

      屋里每一个人都蹲在地上,紧握武器,如临大敌。那两个机枪手看他们进来,便关上门,把「啄木鸟」放在门口,然后卧倒。

      向小强厉声问道:

      「这怎幺了?」

      「快蹲低,」李根生示意他们放低身形,紧张地道,「外面有不少兵正摸过来。我们好像被包围了。」

      向小强头皮一炸:最不愿发生的事发生了。

     

     

  • 名称:大和号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26: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