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超清

      向小强很有成就感地讲完了他是如何利用机智,将计就计,临时作出决定,利用「女皇座机被击落」这件事大放烟幕,把粘杆处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的。然后,旁边队员、肚子疼、蜗牛等都是一阵吹捧,想帮着自己长官在美女面前涨涨面子。

      赵小姐只觉得两眼一黑,快要晕过去了。

      向小强发现赵小姐脸色有异,就要倒下去,连忙一把扶住,叫道:

      「赵小姐,赵小姐,怎幺回事?军医!」

      赵小姐微弱地吸了一口气,声音有些沙哑道:

      「不……不用……」

      她挣扎着从向小强怀里坐起来,冷冷地望着他,目光複杂极了,仔细辨别的话,能看出恼怒、懊丧、羞愤……

      但此时黑灯瞎火,谁也没趴到跟前仔细辨别。

      「我……我没事,」赵小姐捂着额头,低头喃喃地道,「这幺说……向小强先生,陛下现在根本就在南京?你们搞的这一切,你们……血洗徐州分署,还有南京皇室宣布女皇病重,都是为了配合你们,为了……为了救那十二个女兵?」

      向小强一怔,盯着她眼睛道:

      「赵小姐,你怎幺知道南京皇室宣布了什幺?我好像没对你说过吧……」

      赵小姐咬着指甲,呆呆地望着车顶棚,根本没理会他的疑惑,只是坚持道:

      「说……是不是这样?」

      向小强道:

      「呃……就是这样。」

      赵小姐愣了半天,才歎了一口气:

      「你……骗得我好苦……」

      「怎幺?」

      「我是下午受审的时候知道他们宣布陛下病重的……」

      「哦……」向小强略点点头,心中疑惑解了一些,又紧问道,「我们骗得你好苦,什幺意思?」

      赵小姐还是仰头望着车顶棚,随着一下颠簸,两道泪痕滑下脸颊,反射出远处的灯光。

      不止一个人看见赵小姐哭了,一大票男人面面相觑,都傻愣愣地望着向小强。向小强也蒙了,不知道赵小姐怎幺会这种反应。

      小五赶忙爬过来,和她靠早一起,掏出手绢塞给她。赵小姐接过手绢,搂着小五没有说话。大小美女都是呆呆的、愣愣的,被霜打了一样,楚楚可怜,显得脆弱极了。

      过了一会儿,赵小姐才吸了一下鼻子,歎道:

      「今天中午,粘杆处的把我们抓走,要我承认小五就是陛下,就是朱……朱佑榕……我开始以为他们在耍什幺阴谋,反正身份和任务都没暴露,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当然不承认。后来他们越逼越紧,还拿出了大明皇室刚刚发出的陛下病重声明,我才听懂是怎幺回事、他们在暗示什幺……我当时真以为陛下真的被击落了,真的正在清虏的大地上逃亡……我横下一条心,既然他们想让我们承认,我就给认下来,这样他们相信陛下已经抓到了,就不会再继续搜捕了,那幺陛下还有希望逃出去……」

      顿时,车厢里都是一片唏嘘讚歎,纷纷点头。向小强也不由得对这个赵小姐很是钦佩。要知道,这种事情不是认下就完了的,清虏迟早会发现她们是假的。那时候可以想像,他们恼羞成怒之下,会对两个弱女子怎样残忍报复。

      「但他们并不就此满足,还要我说出更多的情况,还要我说一些皇室的机密……那些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多冒充陛下一刻,陛下就能多一刻的机会脱险,因此便装做知道的样子,咬死口不说……于是,他们就给我上刑……用电刑……」

      赵小姐说到这里已经泣不成声了。

      车厢里一片安静,大家已经用看一个圣女的目光看着赵小姐了。向小强耳边不禁迴响起那个坚贞不屈的女性声音:

      「上级的姓名地址,我知道。下级的姓名地址,我也知道。但这是我们党的秘密,不能告诉你们。」

      ……

      向小强二话没说,离开座位,到赵小姐面前,深深一辑拜了下去,激动之中脑子里拼命搜刮着文邹邹地透着书生意气的语句:

      「赵小姐真乃我大明巾帼之楷模,让我等鬚眉男子分外汗颜!要是我大明男女皆如赵小姐一样,清虏何愁不灭,中原何愁不复?向某佩服之至!」

      肚子疼也忍不住歎道:

      「是啊,我大明东厂有赵小姐这样的忠贞之士,真不枉了东厂『精忠报国』那块匾了……啊对了,赵小姐是我东厂的吧?」

      赵小姐淡淡地说:

      「这位兄台不好意思,我的任务实在过于重大,不便明说……」

      肚子疼一愣,张口道:

      「咦,你刚才不是说过……」

      「子腾!」向小强狠狠瞪了他一眼,斥道,「赵小姐一片赤胆忠心,都是为了大明,人家任务比咱们重要,不方便告诉我们的话,不要硬打听!」

      「啊……啊,」肚子疼一脸尴尬,讪讪地道,「赵……赵小姐,杜某糊涂了,小姐莫怪。」

      赵小姐靠在帆布蒙上,瞥着一车毕恭毕敬的大老爷们儿,尤其是中间那个诚惶诚恐、一脸倾慕的向小强,感觉满腔的怨气稍稍缓和了些,她抬起手帕擦去脸上泪痕,充满恶趣味地微笑道::

      「大家都请坐吧……向先生,不要再拜了……小女子当不起,再拜就拜老了……」

      她看着向小强很尴尬地坐回座位上,暗自笑道:向小强啊向小强,再拜也没有压岁钱给你的……原来那个在浦口神龙见首不见尾、传说比狐狸还狡猾的向小强,就是这幺个毛头小子啊……

      赵小姐点了点头,心中有底了:这个人我玩的转。接下来三招之内,要你全队人的命。

      ……

      小分队把卡车开到李长贵宿舍附近的一个货场旁边,停在那里。这里他们白天就看好了,很少有人来,而且因为是货场,有几辆卡车停在这里,再停一辆军卡也不显眼。

      再说这辆军卡并不是突击队偷的,而是準备劫狱之前,凭着粘杆处身份从附近军营里徵用来的,理由很简单,北京粘杆处总署来人有任务,徵用一辆军车任务要用,大概两三天就给他们开回去。当时还亮出证件、签了字的。所以两三天之内,不会有人找这辆车。

      但饶是如此,也肯定不能把这幺一辆玩意儿直接停到李长贵家门外。他们下了车,背上所有东西,借着黑暗,深一脚浅一脚地步行到李长贵家附近,观察了一阵左右无人,快速进门。

      队员们在外面奔波了一天了,又疲又冷又饿,一下子进到暖烘烘地屋子里,都说不出的惬意。

      「地方小,呵呵,兄弟们随便坐,」李长贵热乎地招呼着,拍拍床和椅子,又拖出两条长条凳,然后道,「都饿了吧,我去烧水,再给弟兄们弄点吃的。」

      大家都也笑呵呵地点头客气着,屁股早都找地方坐了下来,肚子里也咕咕叫了。向小强知道这时候也不能放鬆警惕,毕竟外面还在大搜捕。他指挥队员检查好武器,冲锋枪、盒子枪、机枪全部子弹上膛,放在手边,又安排人趴在北窗户和南窗户边放哨,观察房子外的动静。

      虽然在城外,但因为在铁路区,所以这里儘管简陋,也通着自来水。李长贵弄一只大锅结满了水,在外面小厨房间的灶台上烧着,又望炉膛里填了两铲煤,这才披了大棉衣探头进来说道:

      「那位兄弟帮我看着水,我去给弟兄们买点吃的去!这才九点多,车辆段那边的小馆子还没关。」

      然后他犹豫了一下,又说道:

      「杜长官,你跟我一起去吧,呵呵,弟兄们人多,买得多,我一人提不了。」

      向小强知道他让人陪他去,主要是想让人一路跟着他,表明自己真的是去买吃的,不是去通风报信的。

      向小强暗笑,李长贵看着蛮鲁的一个人,其实还挺有心眼的,可能猜到小分队对他还没有百分百放心,也可能这就是这一行的规矩。

      其实倒不是自己对他还不放心,主要是这实在太要命了,容不得半点疏忽。他眼神询问肚子疼,肚子疼略微点头,表示有必要。

      「那好吧,」向小强笑道,「子腾,你跟长贵一块去,帮把手吧。哦,你身上有钱吧?咱们这幺多人,别让人家长贵花钱啊。」

      李长贵连忙客套着,和肚子疼拿了个大篮子出去了。

      ……

      这种小平房的厨房间就建在门外,只有两三平米,一扇小木门,烧水做饭都在里面。赵小姐自告奋勇去看着炉子上的水,向小强因为她受过刑,身体虚弱,不捨得让她出去的,外面那幺冷。但赵小姐很贤慧、很温柔地推开他,笑吟吟地说,这本来就是女人干的活。一瞬间,这种大明传统女性出得厅堂、进的厨房的美好形象,几乎把向小强的心都征服了。

      赵小姐在外面烧水,聋哑的小五抱着膝乖乖地坐在煤球炉边烤火,李根生对蜗牛使了个眼色,两人悄悄凑到魂不守舍的向小强身边。

      蜗牛望了一眼门外,又望了一眼小五,小声说道:

      「姑爷……」

      「嗯?」

      蜗牛这幺叫他,那就是以很亲近的身份再跟他说话了。

      「姑爷……」他压低声音,吞吞吐吐地道,「我觉得吧……您也不该一点也不防着那个赵小姐……」

      「嗯?!」

      「她……她毕竟有点来路不明……您这幺跟她贴心贴肺地说了咱的事,她却不跟咱们说她的事……咱根本就猜不透她……」

      「蜗牛,蜗牛,」向小强有些兴奋地望了小五那边一眼,压低嗓音,「你说,咱们陛下姐妹一共几人?」

      两人都一愣:

      「啊?!」

      然后他们立刻明白了向小强的言重所指,都转头望着小五。

      小五坐在火炉旁,像个乖宝宝一样,抱着膝,抿着嘴,身子一下一下前后晃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到处瞟,看到他们在看她,立刻躲开目光,盯着自己脚尖。

      像……的确是比较像,不过……

      两人看向小强的眼神都有些讪讪地,好像在说:大佬,你电视剧看多了吧……

      这时候,外面传来了「咕嘟咕嘟」的声音,同时,水蒸汽夹着风从门缝里挤进来。

      厨房水开了。

      三人对视了半分钟,外面「咕嘟咕嘟」的滚水声一直没停。好像没人管这锅水。

      「赵小姐呢?」

      向小强说道。

      「她不是在管着水吗?」

      蜗牛也说。

      李根生啥也没说,一下跳起来。

      三人一起沖出去,推开厨房间的门。

     

     

  • 名称:你们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15: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