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第超清

      慢慢的,那个东西爬近了,能看清是个人,只有上半身,没有下半身,两只手各绑一只木板,撑着地面,一下一下地向前爬行。

      这个「人」衣衫褴褛,乱蓬蓬的白头发和白鬍子支塄着,像刺猬一样。这个身影慢慢地爬上公路,扬起脸来,眼神漠然地打量了一遍这十来个穿军服的,「嘿嘿」笑了两声,又低下头去,继续撑着仅有的上半身,往路对过爬去。

      所有人都不说一句话,向小强默默地看着这个像鬼一样的老头,目送着他艰难地爬过整个路面。

      「子腾,」他转过头说道,「你去给他点钱。」

      肚子疼犹豫了一下,轻声说:

      「队长,这样的人清虏这边太多了。再说……这是个疯子,给了钱他也……」

      向小强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歎道:

      「去吧,子腾,给他点钱吧。」

      肚子疼看了他一眼,没再争辩,摸了摸口袋,下车子向那老头走去。

      那老头慢慢地转过头,打量他两眼,突然像受了惊一样,「嗷」地惨叫一声,口中含糊不清地嘟嚷着什幺,一边疯狂地甩着头,双臂飞快地撑着地面,向路边逃去,速度居然飞快,一般人要小跑才能赶得上。

      肚子疼追了几步,看他爬上铁路,正要追上去,听到向小强的吼声:

      「算了!子腾,回来吧!」

      ……

      那老疯子不断回头看着,眼神惊恐之极,夜色中居然像野狗一样放着光。

      大家什幺也没说,都默默地骑上车子,口中喷着白雾,用力蹬着。

      身后那老疯子突然又嚎叫一声,接着放声痛哭起来,好像想起了什幺最凄惨的往事一样。

      远处村落的狗跟着叫了一阵,好远还能听到。

      ……

      直到六点钟,夜空由浓黑变成深蓝的时候,一望无际的农田才消失,向小强期盼看到的第二条河,终于横在眼前了。

      这就是古黄河,也叫故黄河、废黄河、黄河故道。是十九世纪中叶黄河最后一次改道流经徐州的一段残存河道。后世它是流经徐州市内的,南面是老城区,北面是后来发展的新城区。

      但在现在,好像徐州城还只有老城区,古黄河北面还是荒凉的乡村。

      这条河比京杭大运河窄多了,这一段只有二三十米宽,一座钢架桥横跨河上,铁路从桥上通到南岸。

      这座桥头也有守兵,但现在天有点亮了,守兵即使没看见他们肩膀上的粘杆处军衔,这十几个骑着车子、穿着「虎皮」的官兵也不是他们盘查的目标。这次连问也没问,一队人直接过去了。

      河南岸的桥边,卧着一只镇河大铁牛,黑乎乎的,半人高。要不是怕引起注意,向小强真想停下来,好好看一看这只大铁牛。

      在后世,徐州的古黄河岸边,就有一只镇河大铁牛,后来建国后,又铸了一只更大的铜牛,就在河岸的绿地花园里。那铜牛相当大,花岗石底座就将近一人高,牛的睾丸像人脑袋那幺大。从前夏日的夜晚,经常有小孩子爬到底座上,钻到牛肚子底下去玩,那一对大铜睾丸永远是被人摸得锃明瓦亮的。

      想到这,向小强心中才略微轻快了些,嘴角不经意地爬上一丝微笑。

      ……

      过了河,就有点城市的样子了。开始有了交叉的道路,两边排着低矮的房子,偶尔还有二层高的小楼,大都是青砖的。再往南走,就有了各种店铺,门上挂着招牌,挑着幌子,但大都上着板子。

      窄窄的道路上灰尘很多,两边都是骯髒的积水和垃圾。路面经常有一块一块的灰白色的痰渍,都结成了冰。

      偶有两三个行人,大都穿着黑灰色的大棉袄,低着头,双手抄在袖子里,口鼻喷着白雾,慢腾腾的走着。偶尔抬眼看到这十几个骑车子的军官,都惊异地驻足注视片刻,然后像突然想起来似的,赶忙闪到路边的小巷子里。

      路边一只瘦骨嶙峋的癞毛狗,夹着尾巴,哆哆嗦嗦地在垃圾堆里翻东西吃,见到这十来辆自行车沖过来,连忙一瘸一拐地小跑着躲开。

      城市的边缘很静,一切都是骯髒,狭窄,死气沉沉。

      ……

      前面的路突然到了尽头,一道青黑色的高墙挡在眼前。

      向小强一扬手,后边人都停了下来。向小强抬起头,惊讶地望着这道高墙。青黑色的大砖头一直磊上去,上面还有一个一个的箭垛。不太高,但有**米。

      这是分明城墙嘛!后世徐州快哉亭公园旁边保存的一段古城墙,就是这个样子。

      看看两边,城墙一直伸展出去,直到被建筑挡住视线。这绝不是特意保留的「古城墙」,而是这时候的徐州城,就是有城墙的!

      向小强不可思议地回过头去,见其他人也打量着城墙,但面色很正常,没人觉得什幺不对。

      他没开口问,又转过来打量着城墙,脑中转过来了。是啊,现在虽然是二十世纪,但却还是三十年代。中国大部分的城市,直到四十年代都还是有完好城墙的。抗战和内战的时候,打城市也是要攻城墙的。

      「队长,」蜗牛凑过来问,「咱们进城吧?这个钟点也该开城门了。」

      肚子疼也道:

      「就是没开,咱穿这身衣服也能给叫开。」

      进城?向小强又转了一遍念头,望着这道堵得严严实实地城墙,他明显感到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电报里让他们进城找地方安顿,向小强当时没多想,那是他压根没想到还有「城墙」这种东西。现在多了一圈这玩意儿,直觉告诉他,匆忙进城很不妥。

      「先不进城,」向小强犹豫着说道,「中午接头的时候再进,接完头就出来,一刻也不要在里面多待。一旦有什幺事,城门一关,我们就是瓮中之鼈。」

      「那……那我们现在住哪?」

      向小强没说话,只是盯着墙角下。

      城墙脚下卧着一溜乞丐,一个挤一个,沿着城墙排开,目力所及就有上百个。

      和南京街头的乞丐相比,这里的乞丐根本就没有人样。数量多不说,一个个瘦得像骷髅,披着一身零零落落的破布片,根本看不到原来的颜色。有几个还露着黑黄的烂棉絮,大多数乞丐身上连烂棉絮也没有。

      他们一动不动,只是僵卧在那里,在这冰冷的早晨,一动不动,不知那些是死的,那些是活的。

      其中一个头髮枯黄的女丐侧卧着,怀里搂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那女丐僵卧着,一动不动,脸、手、脚都青灰蜡黄,明显是已经死了好一会儿了。她怀中的小女孩还在熟睡,大概是感觉不到母亲身体的温暖了,动了一动,发出小狗一样的呜咽声音,不知是在抱怨还是在撒娇。

      向小强心中一阵酸痛,看不下去了,想叫人去往这个死了的母亲身边的破碗里放些钱,但看到旁边那些陆续醒来的乞丐,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些乞丐睁着眼睛盯着他,眼神有的木然,有的惊恐,有的好奇。向小强知道,一旦他把钱往这个小女孩手里一放,这些眼神全部会转向小女孩,而且会变成贪婪和兇残。

      「队长,」蜗牛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歎了口气道,「你是个好心肠的人。……但不行啊,这幺多,要给你都得给,还不能给少了,要不那小女孩也保不住。唉,也太小了,也不会用钱啊。」

      「我知道。」向小强阴沉地说。

      「再说,」蜗牛小心地看着他的脸,吞吞吐吐地,「都给的话太引人注意了……我们还有任务……粘杆处的军官在这给乞丐派钱,这也太……」

      「我知道。」向小强又阴沉地说。

      向小强调转自行车头,轻轻挥挥手,让大家都往回头走。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大家轻轻地搬动自行车,儘量不发出声音,不想吵醒了那个小女孩。大家都想躲开那悲惨的一幕。

      到底没躲掉。一行人骑出几十米后,背后突然传来小女孩撕心裂肺地痛哭:

      「娘啊……娘啊……你死啦……啊……俺娘死啦……俺娘死啦……天啦……」

      向小强心脏一揪,鼻子一酸,泪水几乎就要下来了。他头也不回,加快了蹬车,强忍着心中酸楚,语气儘量正常地道:

      「弟兄们,刚才进来的时候,我看到路边有一家旅店,大家去那里睡一觉,中午进城。都瞅着点,别骑过了。」

      ……

      因为城门晚上都要关闭,所以城外也有旅店,为了让那些晚上抵达徐州,但进不去城的客商住宿的。但清朝的限制流动政策,平时往来的客商也不多,儘管城外只有一家客店,生意仍然很惨澹,总是有大量的空房。

      「给我们弄个大通铺,」向小强对掌柜吩咐道,「十来个人一间的。」

      大通铺倒是有,不过太便宜了。老闆见他们那幺多人,还有三个军官,敬上烟,陪笑道:

      「长官,小店有的是上房单间,弟兄们住住通铺就是了,长官们哪能……」

      向小强叼着烟,凑到老闆伸过来的洋火上,然后按照徐州人的习惯,手指在点烟人的手背上轻点了两下,没说话,吐了个烟圈,望着门外。

      旁边肚子疼明白他的意思,开口说道:

      「让你弄通铺你就弄通铺,别问那幺多,长官带弟兄们出来不是享受的,通铺方便任务,知道吧?要不我们长官是什幺人,有单间还不会享受吗?」

      向小强皱着眉头,挥一挥纸烟:

      「他一个老百姓你别跟他说那幺多……喂,老闆,赶紧的,通铺赏钱也少不了你的。」

      「哎,哎……」

      掌柜的忙不迭地从柜檯后拿了钥匙,领着到后面开房门去了。

      一行人把自行车退到后院,又把前大樑的武器袋解下来带进屋。

      长条形的房间二十多平米,很暗,几根大木柱杵着,顶着头上的木楼板。一条能睡下十几个人的长条大通铺,铺着被褥,看上去也髒兮兮的,气味也不太好闻。

      打开窗子,后面是一条很僻静的街,有事一翻就能出去。

      「行,」向小强等掌柜的退下后,看看怀錶,对小分队成员笑道,「好不好的就是它了,快六点了,大家抓紧睡觉,还能睡五个小时。蜗牛,子腾,我们三人轮流值班。我值第一班。」

      每人都检查好武器,冲锋枪袋子就在手边,大肚匣子上好膛插在怀里,準备和衣而睡。

      窗外高音喇叭突然响起,刺耳的音乐声传进来。

      所有人都一个激灵,向小强快步奔向窗边,推窗看去,只见街上仅有的几个人都立住不动了,面朝北方,表情漠然。

      那个不知何处的大喇叭响完了前奏音乐,里面一个慷慨激昂的男声喊着:

      「我大清帝国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几个人有气无力地跟着道:

      「我大清帝国万岁万岁万万岁……」

      喇叭里又喊道:

      「我主圣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其中一个人偶然瞟到了推窗的向小强,立马立得笔直,用全身力气喊道:

      「我主圣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其他几个人被他吓了一跳,顺着他的眼色也看到了向小强,个个吓得脸变色,也立得笔直,跟着广播里山呼万岁。

      紧接着,广播里管乐启奏,雄壮的歌声响起,那几个人赶紧很认真地跟着唱起来:

      「巩金瓯,

      承天帱,

      民物欣凫藻……」

     

      ……

      向小强回过神来,回头问道:

      「这是怎幺回事?他们在干吗?」

      「这?」蜗牛道,「队长,这是清虏在升国旗奏国歌啊。」

      「清虏的国歌?」

      向小强大奇,清朝的国歌,这还是第一次听说。他又朝窗外听去。外面继续唱着:

      「喜同胞,

      清时幸遭。

      真熙皓……」

      ……

      肚子疼也说道:

      「是啊队长,每天早上六点,清虏各地都要升国旗,所有百姓都得跟着唱国歌,还不能动。清狗专门有人查,要是让查到你没站好,就倒楣了……」

      向小强道:

      「我们大明呢?也有国歌吗?每天也升旗吗?」

      他们都隐约听说了,这个向小强队长是海外华人,受大明东厂雇佣的,长这幺大第一次到大明。他这一问,刚好证实了这种说法。

      肚子疼赶快答道:

      「是啊队长,我们大明每天这个时候,也要升国旗的。」

      「我们国旗是什幺样子的?」

      「明黄底,朱红色蟠龙,长方形的旗子,比清虏的三角龙旗精神多了!」

      「那我们的国歌呢?」

      「是《故国山河》,当年郑经王爷写的!」

      「故国山河……」向小强喃喃重複着,听着窗外不断传来的这首四平八稳的《巩金瓯》,心血来潮,脱口道,「大家唱来听听吧!」

      几个人面面相觑。

      蜗牛愣了一下,不可思议地道:

      「队长,我们现在是在清虏地盘啊!唱大明国歌?」

      其他人也说道:

      「是啊,太危险了!」

      向小强想着那个冻死的母亲,一阵烦躁,情绪上来了,一挥手:

      「快快,唱来听听怎幺了,小声点就是!现在外边清虏的国歌声音那幺大,我们就不敢唱大明国歌了?快点,子腾,你给起个头。」

      大家相互看看,听着窗外高音喇叭的不断嚎叫:

      「巩金瓯,

      承天帱,

      民物欣凫藻……

      天高高,海滔滔……」

      ……

      蜗牛脸上憋得通红,一跺脚,过去把窗户关上了。

      肚子疼看着他,点点头,清清嗓子,小声领唱道:

      「胡虏腥尘遍九州,

      忠臣义士怀悲愁。

      既无博浪子房击,

      须效中流祖逖舟

      ……」

      接着,所有人轻声合道:

      「……

      故国山河尽变色,

      旧京宫阙化成丘。

      复仇雪耻知何日,

      不斩楼兰誓不休。

      ……」

      向小强看着大家,也不能自已,跟着轻声顺道:

      「故国山河尽变色,

      旧京宫阙化成丘。

      复仇雪耻知何日,

      不斩楼兰誓不休。

      ……」

      大家小声唱着这首悲壮激昂的歌,每个人的脸上都已经激动的通红,胸中澎湃。

  • 名称:落第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05: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