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老师超清

      向小强和肚子疼大惊,对视一眼,连忙把这个少女扶到墙角坐下。

      眼镜少女脸色苍白,头髮淩乱,头颅向后无力地仰着,昏迷中手指仍然微弱地抽搐着,看得出来她经受了极大的痛苦。

      牢房里没有一件家俱,水泥地很凉,向小强脱下长衫,铺在地上,扶她坐了上去。

      两人直起身来,都搓着手,望着对方,没有一点主意。

      这个眼镜少女到底是谁?

      因为有窃听话筒,两人不敢大声说话,只是相互看着,心中各自想着。

      在城外旅店门口,他们可是亲眼看着粘杆处把两个女孩抓来的。当然,他们误认为那个女孩就是朱佑榕。

      当时看这个眼镜少女满不在乎的,以为真是什幺公司的大小姐,真有些背景呢。怎幺又会受到拷问?

      她说她「什幺都没说」,好像是受了拷问,而且坚持住没招。

      两人同时想到一个念头:她也是大明情报员?

      肚子疼检查了她一遍,看看她的手,手指一下下抽搐着。看看她的脖子、脸,很苍白,只有嘴角有点瘀伤。

      肚子疼小声道:

      「没什幺明显外伤。」

      向小强小声问:

      「你看她受的什幺刑?」

      肚子疼舔舔嘴唇,很内行的道:

      「应该就是老虎凳。也可能是电刑。不出这两样。」

      向小强一股冷气传遍全身,下意识望了望上方,掩口唾沫,几乎感到双腿关节被老虎凳折断的剧痛,还有电流流经全身的刺痛。

      「你……你看她什幺时候能醒过来?」

      肚子疼皱眉道:

      「难说。一般弄成这样的,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不用冷水泼的话,他们今天是没法再审了。唉,太可怜了……」

      向小强看着这个蜷缩在墙角、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少女,歎了口气,心中着实揪紧了一阵。他小声问:

      「你说他们在问她什幺?」

      「多半就是……」他看了一眼外面灯泡话筒,压低声音道,「多半就是问『女皇』是不是真的……」

      「不对吧?她们在客店那边就说不是了。」

      肚子疼摸着下巴寻思道:

      「难说,因为清虏不一定信,清虏满心盼望着他们捉到的就是女皇,肯定要逼问一番,让她们承认。他们不敢对『女皇』用刑,就全下在她身上了……」

      向小强想了想说:

      「但粘杆处也不是死心眼,如果她们能说出什幺眉目来的话,也不会钻牛角尖的。这位小姐难道是……」

      肚子疼猜测道:

      「可能她们是我们那边的人,有别的任务的。那个浦口什幺公司的大小姐,就是掩护身份。粘杆处几个电话一查,就识破了。然后就开始拷问了。」

      向小强点点头:

      「可能如此。」

      又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下来三个人,打开牢门,对向小强吼道:

      「出来!对,就是你!快点!」

      向小强一凛,轮到自己了。

      ……

      楼上,向小强被按在椅子里,两个彪形大汉站在旁边,对面办公桌后面,一个少校满脸阴森地盯着他。

      向小强看到少校军衔,知道这大概是这个分署的长官。

      萨克拉瞅着他,慢慢地抽出一支烟点着吸了,喷出一股烟道:

      「说吧,她们来有什幺任务?」

      向小强一愣,她们?这幺说,粘杆处的人已经百分百认定她们不是『明朝女皇』了?

      他问道:

      「你问谁?」

      萨克拉使了个眼色,「砰」的一下,向小强脸上挨了重重一拳。

      他眼前一阵金星,身子几乎倒出座椅,立刻两只大手把他抓回来,按好。

      向小强脸上剧痛,暗骂道:他妈的……这就是传说中的拷问吧……

      对面萨克拉轻轻抽了口烟,继续轻飘飘地问道:

      「现在是我问你,不是你问我。那俩女孩儿来有什幺任务?」

      向小强盯着他,舔舔嘴唇,胸中紧张地跳起来。他根本不知道那俩女孩是干嘛的,更别说什幺任务。但看来对方是认准了她们是明朝的特务,还认准了她们要和自己联繫。

      「快说……再问你一遍。我数到三。一……」

      阴森森的语调,向小强感到一阵强烈的恐惧。这究竟是怎幺回事?现在自己明明什幺都不知道,不知道那两个大明女特工有什幺任务,不知道她们怎幺和自己搅在一起的。

      「二……」

      妈的,最要命的是,粘杆处不信,拳头就在脸边晃,说不说都会挨揍。

      但不知道她们是否真有什幺重要任务,乱说的话,可能会害了她们。

      「三!」

      旁边的大汉一个黑虎掏心,向小强两眼一黑,弯下腰去,抱着肚子喘不过气来。

      他咬着牙,强忍着胃部的痉挛,好半天才吸进一口气,心中怒极,抬眼扫着那个少校,心中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着他。

      好啊,你就牛逼吧……要老子能出去,你就完了……

      头顶一阵剧痛,后面那只手抓着他的头髮把他拽起来,坐直了。

      萨克拉指着旁边地上的一堆东西,阴阴地道:

      「怎幺着,你也想尝尝这玩意儿?刚才你那个女同僚骨头倒是硬得很,昏过去两回。你準备昏过去几回?」

      向小强咬着牙,望着那堆东西,有铜线、有电錶的,他忍着痛想着:女同僚?那就是说那个眼镜少女了……她果真是受了电刑……但这玩意儿自己可受不了啊!老子他妈的花钱穿越来就是受电刑的幺?

      萨克拉也盯着他,观察着他的眼睛,心中想着,这幺弄一遍,他心里就会认定,刚刚关进去的绝对是明朝女特工了。

      ……

      司令部大门口,一辆军卡车停住,驾驶座探出戴大檐帽的脑袋,望着卫兵值班室里还在打扑克的两个兵,傲慢地按了两下喇叭。

      两个卫兵见来了车,匆匆跑出来,见到大檐帽,又看见肩膀上的粘杆处军衔,立刻「啪」地立正。

      车上递出一个小本子,丢出一句话:

      「你们徐州分署就在这司令部里吧?」

      卫兵紧张地翻看证件,看到是北京总署的人,分外小心答道:

      「是,大人,就在里边,进去第二座小楼就是。」

      卡车后边跳下一个粘杆处的士官来,提着一个很沉的大帆布袋。

      车上军官收回证件,指着那个粘杆处士官,对卫兵道:

      「听着,从现在开始,他看着你们。你们不许离开值班室,也不许往外打电话。」

      卫兵蒙了:

      「大……大人,怎幺回事?」

      军官冷冷地道:

      「不关你的事。我们粘杆处的事,少打听。开车!」

      横杆升起,卡车开进司令部大院。

      粘杆处士官推着他们道:

      「好了,快点,进去吧!」

      那卫兵觉得不对,看着对方肩章上的黑蜻蜓,又不敢不听,进到值班室里,他们互看了一眼,问道:

      「长官,什幺事啊?弟兄们……弟兄们不敢碍长官们的事,可是,您得交代一下啊……弟兄们……毕竟都是司令部警卫连的编制,不归……不归粘杆处管的。」

      士官冷笑一声:

      「好吧,只能告诉你们,我们徐州分署的长官……哼哼,有问题了。……有什幺问题,你们还想听吗?」

      两个卫兵脑袋摇得像波浪鼓一样。

      「嗯……那什幺,有烟吗?」士官接过卫兵匆忙敬上的香烟,另一人划火点上,他吐了一口烟,慢慢地说,「告诉你们吧,徐州分署的长官要换人啦……现在这个长官押回北京,还不知保不保得住命呢……心情好,跟你们扯两句,都他妈嘴巴严实点,知道吗?」

      「是是!」

      「一定一定!」

      ……

      副驾驶上,蜗牛抹了一把冷汗,胸中嘭嘭跳着:

      「兄弟,你可真行,两句话就唬住他们了。」

      开车的突击队员叫李根生。他也小出了一口气,心有余悸地笑道:

      「嘿嘿,咱们突击队就是干这个的,到清虏的地方干事,多是伪装成他们的军官。」

      蜗牛问道:

      「清虏这怎幺这幺鬆懈?连司令部都随便能混进来。」

      李根生笑道:

      「牛哥,你是北方人,但也没和清军怎幺打过交道吧。这里算是大后方,我们突击队从没深入到这幺远干过任务。他们根本就想不到。他们以为这里安全的很。你看他们门口都不站岗的,要没那根杆子,我这样开进去他们都不知道。要是在浦口、江淮,刚才这样绝对进不来。」

      到了第二道门,按门卫所说,粘杆处就在第二道门后边。门口还挡着横杆,旁边不是值班室,而是一个小碉堡。黑洞洞的射击口里闪着机枪枪口的寒光。

      李根生依旧傲慢地按下喇叭,出示证件。但这次的卫兵没刚才那幺好糊弄。

      「大人,对不住,我们大人交代,今天我们这里来了重要人物,您进去可以,最多进去两个人,还不能带武器。车也得先停在这儿。」

      李根生也不下车,拿眼睛扫着他:

      「喂,我说你搞清楚状况,证件你也看了,事情也给你说了,我们进去不是求人办事,是要带人走的。我们还得让他缴枪呢。我们从北京来的知道吗?」

      「那,这个,」卫兵打量他们一眼,有些警觉,一边说一边退回碉堡,「大人先等一下,我给我们大人打个电话说一声。」

      李根生看不好,推门下车,嘴里说道:

      「算了算了,我自己跟他说……」

      不由分说也挤进碉堡里,一抬手「咚咚」两声闷响,两个卫兵像布袋一样倒在地上,身下慢慢地溢出血来。

      霎时间,所有成员相当默契,像预先排练好的一样,卡车后面跳下一名队员,拎着冲锋枪进驻碉堡,从架子上拿起清军钢盔戴在头上,把在机枪前,守住这个关卡。

      李根生跑出来,跳上卡车,快速地调头,让车头沖外面。他看看周围,没人经过,向后喊一声:

      「好了,下!」

      后边五个突击队员挎着汤姆森冲锋枪,手持消音器卢格手枪,跳下卡车,沖进粘杆处小楼。

      走廊上一个少尉迎面走来,惊道:

      「哎,干什幺的……啊,长官!」

      「咚咚!」

      两声闷响,少尉栽倒地上。李根生指了一下楼梯,立刻三个人提枪顺楼梯上去了。

      他熟练地找到走廊口的警铃开关,抽出刀子把电线割断。然后一挥手,带着剩下两人提着枪开始清理一楼。

      推开一间办公室,里面有两个军官。

      「你们是……」

      「咚咚」两枪,两人趴在桌上不动了。李根生端着冲锋枪,右手拿着消音卢格,监视着整条走廊。手下两人组逐间逐间「清理」。

      或推门就进,推不开就敲门进去。

      李根生站在走廊口坐镇,看着手下熟练地干活,心中也紧张万分。他看了下怀錶,计算着时间。动作还算蛮快,而且到目前还是幸运的,没有打响。

      但是一旦打响,这里在司令部院内,周围还驻有重兵,跑掉的希望很渺茫。

      他望着粘杆处大敞着的楼门,心中祈祷,千万不要这时候来人。

      来也不要来多。

      五分钟不到,一楼十来间办公室清理乾净,一共干掉八个人。他吩咐一个人留在一楼,自己带一个人上二楼支援。

      ……

      长官办公室里,向小强嘴角淤血,眼眶青肿,斜着眼睛盯着萨克拉,咬着牙一句不说。

      问得太莫名其妙,不知道,没什幺可说的。而且他们问的是那两个南明女特工的任务,没问自己的任务。这样就说了,感觉太亏了。

      现在只是打,还没上刑。趁这段时间咬住牙关不说,想想怎幺办。向小强从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能经历「革命先烈」的待遇。只是打几下,他还受得住。

      妈的,就当是上中学那会儿,和外校学生打群架了。这不比那痛苦。就是老处在逼问和拳脚中,头脑没法思考。

      萨克拉盯着他,想着:差不多了,把他送回牢房,剩下的就是「纳兰小姐」的事了。这个计画还真不错,真要严刑拷打,这种南明死硬分子,弄个一整天不见得能撬开嘴。送回牢里,让「纳兰小姐」演演戏,一个钟头就能听到真话。

      门外有人敲门,大声喊道:

      「大人,不好了,出事了!」

      萨克拉一怔,示意向小强身后的大汉去开门。

      刚开门,「咚咚」两声闷响,大汉捂着肚子慢慢转过身,眼珠子快要瞪出来,口中、手指缝里渗出鲜血。

      「咕咚!」硕大身躯栽倒在地。

      萨克拉大惊,拉开抽屉拿枪,一只手枪已经顶在脑门上了。

      几条大汉涌进来,统统身穿清军制服,配粘杆处肩章。

      向小强抬起流血的眼睛,扫了一圈,心中顿时一阵轻鬆,狂喜传遍全身,望着目瞪口呆的萨克拉,嘴角扬起笑容。

      蜗牛扑上来,和向小强紧紧抱在一起,颤声说:

      「姑爷……姑爷,你受苦了……」

      向小强抱着蜗牛,用力拍着他的肩,轻声道:

      「好,蜗牛,我的好兄弟!」

      「队长!」李根生等几人也和向小强拥抱几下。

      然后向小强道:

      「根生,带人到楼下去,子腾在下麵!」

      现在萨克拉脸色惨白地坐在向小强刚才坐的椅子上,后边一个队员拿枪看着他。另外两个队员在翻这间办公室的抽屉和文件。

      向小强坐在办公桌上,手里拿着一支枪,玩着上面的消音器,一边等着他们救肚子疼和那位小姐上来,一边思考。

      萨克拉盯着他手里的那只枪,慢慢的面如土色,冷汗顺着额头留下来。

      蜗牛道:

      「队长,这老家伙怎幺办?」

      向小强横了萨克拉一眼,说道:

      「带着走。回头有话问他。」

      身后一个虚弱的声音说道:

      「不用了……他知道的,我全知道……」

      向小强向门口望去,两个队员和肚子疼扶着那个眼镜少女蹒跚着走进来。眼镜少女面色惨白,紧紧咬着嘴唇,眼睛逐个看了屋里的人,嘴唇又咬的紧了些,仿佛要把他们都印在脑子里。

      萨克拉也扭头看着眼镜少女,瞠目结舌,喉咙艰难地发出声音:

      「啊……格……纳……小……小姐……」

      眼镜少女凝视着他,眼睛里慢慢显出怒火,声音颤着道:

      「这个人……他犯了不可饶恕的罪……他……害死了那幺多人……不能够原谅……」

      她伸手接过一支枪,抡起胳膊……

      「咚咚」两声,萨克拉歪倒在地上,手在胸前抓弄着,口中吐着血沫,仍然睁着眼睛。

      屋里的人一片惊异,都看着这个眼镜少女。

      眼镜少女手臂慢慢垂下,低下头,闭着眼睛,胸口依然急剧起伏着,好像在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

      突然,她手中的枪掉在地上,然后双脚一软,几乎就要摔倒。

      向小强见状急忙上前揽住她。

      眼镜少女在他怀中慢慢睁开眼,苍白的脸上涌上血色,虚弱地道:

      「你们……你们带上我吧……你们要做什幺事……我可以帮你们……」

     

     

     

  • 名称:魔法老师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03: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