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超清

      「向小强?」萨克拉惊奇地重複着,「这是他的名字吗?」

      「这个人……」纳兰小姐兴奋地转过头来,面带微笑,食指轻轻摇晃着,「……你们搞不定。……我亲自来搞。」

      她一推桌子,站起来,在屋里兴奋地踱着步子,脑子里的计画开始酝酿了……

      ……

      南京紫禁城,奉天殿。

      奉天殿是南京紫禁城前三大殿的主殿,即俗称的「金銮殿」,北京紫禁城的「太和殿」即仿照它所建。

      从前,这里是大明帝国百官上朝的地方,现在则是举行重大庆典、皇帝接见重要人物、举行重要活动、庆典的主要室内场所。

      今天,奉天殿又开门迎客,上方架设的水银灯把大殿照得有如白昼,几只大火盆烧得很旺,松木块「哔哔啪啪」响着,大殿空间虽大,但还是暖烘烘的,空气中弥漫着松木和檀香的清香,很舒服,很高雅。

      这次女皇陛下病得很突然,甚至有点蹊跷,晚上要出席皇家慈善拍卖会,上午就突然宣布急症病倒。

      朱佑榕也算是各国皇室中的一颗明星了,容貌皎丽,才华横溢,而且通晓英法两门外语,从前做公主的时候就经常代表大明外交出访,也经常参加国内各种公众活动,身体一直很好,从来没有过「突然病倒」这种情况。

      而且,皇室好像丝毫没有低调处理此事的意思,还特意选了这个盛大的场地举行记者招待会,好像不这样不足以表示皇室对新闻界的重视似的。

      各大报馆的老闆、主编、记者们当然很满意,毕竟这种进入大内採访的机会不多。

      这也是一条好新闻。朱佑榕不论在国内国外都有很多追捧者。只要是她的新闻,一定是各大报纸的抢手货。

      千百年来,皇室秘闻一直是小民最感兴趣的东西,但从前不敢随便议论,现在好了,既有电台又有报纸,明着报导,实在是过瘾之极。而且现在的明朝报纸还不像日本报纸,涉及皇室有的能写有的不能写,明朝这边是只要你写的东西不违宪,谁也管不了。南京的各大报纸一般都辟有「皇室版块」,谁要是挖到了皇室的什幺内幕消息,特别是风流韵事啥的,当天的销量准保翻倍。如果是比较红的皇室成员,比如郑玉璁这样的,还会有狗仔队专门扛着相机三脚架,埋伏在府邸和经常出入的场所周围,伺机**。

      明朝现在虽然「宪政」才二十多年,还没像英美那样普选,政坛依然党争不止,乱象纷呈,但舆论却很是厉害。南明民间从十九世纪便开始学西方办报。再加上明朝没有清朝那种文字狱传统,向来不以言入罪,从前的「清流」变身为各大报社的主笔。到现在私人报纸电台已是极其发达,明朝报纸已经像法国报纸一样,成了一股很重要的政治力量。

      大殿中央聚集了近百名记者,架着镁光灯、三脚架、大相机,还有很多记者拿着钢笔、笔记本,正在飞速记录。镁光灯不时「嘭、嘭」地闪过,冒出一股股白烟。

      金銮宝座的正下方,放着一只胡桃木讲台,水银灯的白光泻在上面。一名西装革履、白髮苍苍、慈眉善目的老者站在讲台后,一面静静地喝着水,一面含笑地听着台下一名记者的提问。

      「……那幺,既然皇室已经取消了陛下今晚的慈善拍卖会,那幺是不是……」

      「我再强调一下,」老者笑呵呵地道,顿时又是几下镁光灯,「没有取消陛下今晚的慈善拍卖会,只是取消了陛下今晚的出席而已。拍卖会还是要正常举行的。陛下病中也交代,孤儿院的孩子们还需要冬衣,救济院的穷人们还需要食物,所以,拍卖会一定要办好。」

      「廖大人,」那名记者不依不饶道,「您是皇室发言人,能代表陛下跟我们说话的。既然您说陛下玉体并无大碍,那想来的确是不严重了,怎幺又会影响到晚上的活动呢?还请大人解惑一二。」

      廖大人笑道:

      「本官虽是皇室发言人,但不是医生。取消晚上的活动,乃是御医建议的。大家都知道,有很多疾病虽说不严重,但休息却很重要。陛下本人是十分不希望取消出席的,她很想跟大家见面。因为她知道,因为她的出席,拍卖会的气氛可能会更好,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士慷慨竞价,孤儿和穷人们会得到更多的帮助……但经过御医劝说,陛下也明白,她的健康并不只属于她自己,还属于整个大明帝国,属于全体人民。所以,来日方长,陛下只有养好身体,才能更好的为大明、为大明人民谋福利。」

      廖大人嘴巴像抹了蜜一样,慈眉善目地,老花镜在镁光灯中反射着光。下边记者都在闷头速记,还有几个报社的漫画手在现场画漫画速写。

      然后,现场又喧闹起来,众记者争着提问题。

      「好,第二排的左首的那位,请吧。」

      「廖大人,在下是《金陵商报》的记者,大人能透露一下陛下身染何疾幺?」

      廖大人微微一笑:

      「这个问题,开始就有人问过了。我说过,无可奉告的。」

      一片窃笑和窃窃私语,女皇的病况被渲染的越发神秘起来。

      「好,这位先生请。」

      廖大人示意后排一个高个子洋人提问。

      洋记者站起来,微鞠了一躬,微笑着说出一串英文。皇室的翻译几乎同时就译成汉语:

      「廖大人,我是《泰晤士报》驻南京记者,三年前,陛下在英国留学时,我曾经有幸同当时还是永安公主的陛下合过影……」

      很多人都扭头看他,廖大人也微笑着微微颔首。

      「……当时永安公主殿下曾準备应国王和王后陛下之邀,参加『玛丽女王号』邮轮的开工典礼,但前一天因为身体不适推辞掉了……请问廖大人,陛下今天玉体染恙,可能和三年前的那次『不适』有什幺联繫吗?」

      众记者都一片窃窃私语,还不知道陛下当年在英国就玩过这幺一出,有些人已经在猜测是不是有什幺病史。

      廖大人笑道:

      「这个,大家多虑了……我之前专门询问过陛下的首席御医。这位御医从陛下幼年时候就一直负责陛下的健康事宜。据他所知,陛下从没得过什幺长期的、或是慢性的疾病。所以说,陛下三年前的那次玉体染恙,和今天这次没有什幺联繫。……好,中间这位,请吧。」

      一个高瘦的男人站起来,双眼炯炯放光,咧嘴一笑,露出白亮的牙齿。他声音很亮地说道:

      「廖大人,本人姓图门,是《大清日报》的记者……」

      大殿里「轰」的一下开锅了,所有人都转身盯着这个瘦高个,猜测他是恶作剧还是怎幺的。

      几乎在同时,四周镁光灯「嘭嘭啪啪」地闪起来,大殿内顿时一片烟雾弥漫。

      喧闹中,廖大人没说话,最初的惊诧过去后,他仔细地盯着下边这个人,打量着他,想从他脸上看出这句话什幺意思,真的还是假的。

      图门也毫不回避,咧着嘴笑着,很挑衅地盯着廖大人的目光。

      大殿里几乎所有人都在猜测、询问,只有他们两人目不转睛,安静地盯着对方。

      ……

      《大清日报》,满清的官方报纸。也是整个大清帝国现在的唯一一份报纸。

      一个三亿多人的大帝国,到现在20世纪30年代,只有一个电台,一份报纸。

      这份报纸空洞、虚假,完全就是满清朝廷的宣传工具,靠强制订阅保证发行量。在人均收入只有南明六分之一的北清,这份报纸的价钱却是南明同等报纸的4倍。

      一户全家大字不识的农民,要被迫拿出几分之一的收入,订阅好几份《大清日报》。家里有几口人,就要订几份。不订就要到家里来捆人。

      就是这样的一份报纸。它在国际上的名声,比《真理报》还差。

      ……

      在一大堆中外记者面前,在全世界的镜头面前,大明皇室的发言人该怎幺说?

      要是让禁卫军当场拿下,或者驱逐出去,就可以继续表明对清的强硬态度。但《大清日报》也是报纸,它的记者也是记者,不允许他提问或讲话就抓人赶人,这又和大明一贯的新闻自由形象相矛盾。

      要是和其他记者一样,请他发问,这就等于是给了「大清」的报纸和其他国家同样的地位。这让三百年来一直不承认「清朝」的大明帝国、大明皇室如何自处?

      边上一名协从官员悄悄跑出去了。片刻后,几个穿黑衣戴礼帽的人在大殿门口探头探脑了。

      记者群又是一阵喧哗,「嘭嘭」的镁光灯又沖那几个黑衣人闪起来,他们连忙退到外面去了。

      《大清日报》的记者轻蔑地瞥一眼门口,又是咧嘴一笑,很挑衅地和廖大人对视着,存心要等对方先开口。

      ……

      廖大人喝了口水,拉下脸来道:

      「图门先生,鑒于你是伪清人员,而这里是大明帝国的皇宫,所以,本官会让人把你请出去,然后礼送处境。但这也是记者招待会,你是记者。我们大明一贯有尊重新闻自由的传统。所以在把你请出去之前,我允许你提出你的问题。好了,讲吧。」

      他放下水杯,面孔严厉地盯着他,脑中剧烈地思索他可能提什幺问题。

      「廖大人,」图门提高调门,劈头问道,「我有充足的理由怀疑你们伪明皇室在欺骗大家。伪明女皇朱佑榕根本没生病!」

      ……

      一语既出,全殿譁然。已经有几个外国报纸的记者悄声吩咐跟班,让他们赶快去电报局占视窗了。

     

  • 名称:国王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01:5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