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蝉鸣泣之时超清

   向小强心中一揪,待了片刻,仍不动声色道:

      「许兄,此话怎讲?」

      许志恩「嘘」了一声,轻声道:

      「向兄莫作声,听着就是了。」

      ……

      陈局长轻描淡写地介绍着:

      「怎幺说呢,伪清这次的戒备还是相当严的。司令部周围的卫兵大概是平时的数倍。而且经过昨天的教训,他们在警戒性上也提高了不少。应该说,想成功营救,我们得準备客服一定的困难。」

      黑暗中又有人冷哼一声,说道:

      「就这幺几句,恐有搪塞之嫌吧?」

      说话的是都察院的另一位王御史。

      「王大人不必着急,」陈局长也冷冷地道,「听完了再扣帽子也不妨。」

      「是啊,」徐元贞也笑呵呵地道,「王大人不要着急。陈局长说细一点嘛,比如,『数倍』是多少?警戒性究竟如何提高?我们要克服怎样的困难?都说来听一听。」

      徐局长望一眼沈荣轩,沈荣轩轻歎一声,点点头。

      徐局长一咬牙,说道:

      「除了司令部原有的警卫连,又从外边调了一个加强营进司令部。司令部大院的入口、粘杆处的入口都堆起了沙袋,架上了机枪。整个浦口镇的大部分路口都有哨卡警戒,重要路口也都架上了机枪,加上一个班把守。整个宪兵营全部投入巡逻,现在浦口大街上到处都是三个一组的宪兵,看见可疑的人就拦下来盘查。另外江边也派了很多兵,牵着狼狗巡逻。高炮部队的探照灯全部开着,照向天空。江面也让照得灯火通明。总之是,比较困难。」

      王御史冷笑一声,淡淡地道:

      「啊,原来如此。」

      徐元贞也笑道:

      「呵呵,老夫不懂军事,在座的有不少位将领,喔,还有突击队的。大家议一议嘛,看怎幺个营救法。」

      向小强听得心都凉了:这还营救个屁呀。

      老头子打了半天哈哈,绕了这幺一大圈,就是要把两条路都堵死:怎幺着,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这时有人说话了:

      「嗯,要不然这幺着……本侯倒有个想法,不知是否可行。」

      沈荣轩眼睛一亮,欠身道:

      「侯爷请讲。」

      向小强悄悄问:

      「这是哪位?」

      许志恩小声说:

      「武陵侯朱侯爷,陛下的一个宗室族叔。」

      哦,也是皇亲,大概是派这来坐镇的。

      武陵侯说:

      「有北方的地图幺?比例大一点的。」

      过了片刻,幻灯布上出现了一张「大明帝国全图」,又有一只大手将它摆到中国北方那一块。

      「嗯,」武陵侯说道,「你们看,本侯这幺想,既然浦口营救困难,铁路沿线又深入敌境,那我们能否在津浦铁路的天津、或者沧州那一段动手,那儿离大海很近,可以让他们往海边撤,我们派潜艇去接。」

      清朝的津浦铁路,原来只是从天津到浦口,后来清朝又把北京到天津那一段补上了。但是人们仍习惯说「津浦铁路」。

      武陵侯这幺一说,大家都盯着地图研究起来,海军次长和两个舰队司令也凑着头商量起来了。沈荣轩心里捏了把汗,望着他们三个。其实厂卫和两个皇室是希望营救的,军事将领原本也是希望营救,尤其是海军,那毕竟是他们的人。但听说了情况那幺严峻,都有些畏缩罢了。

      向小强心中的希望一下子又燃起来了。他倒不是寄希望与皇族的权势,主要是武陵侯的这个想法提醒了他。他凭着「军迷级」的水準,隐约觉得这个想法可行。

      向小强盯着地图上辽东那块,盯着辽东半岛东侧的长山列岛。这里离天津很近,只隔着渤海。

      上午逛新街口的时候,秋湫跟他说过,长山列岛是目前明朝控制的最北边的一块国土。

      当年后金起兵反明,佔领了辽东大地,但因为没有水师,沿辽东半岛的一系列岛屿仍控制在明朝手中,明军以这些岛屿为根据地,从后金屠刀下归拢难民,并不断向辽东大陆进行反击。当时叫做「东江镇」,总部在皮岛,总兵官就是大名鼎鼎的毛文龙。

      后来辽东半岛西侧、渤海内的诸岛因为冬季冰封,后金骑兵如履平地,陆陆续续都丢了。

      半岛东侧的岛屿因为在渤海外,能够被西太平洋暖流照顾到,成为不冻岛,明朝靠着传统优势的海军,二百多年来一直牢牢控制在手中。

      辽东半岛的这一串岛屿,便是长山列岛。后来明朝建新海军,东江镇被编为「东江舰队」,现为明朝海军四大舰队之一。现在长山列岛不但有一连串海军基地,还修有机场,能起降中程轰炸机,随时威胁北京。

      而且清朝一旦南侵,在攻破坚固的长江防线以前,明朝海军就会载着军队以长山列岛为跳板,攻进渤海,在天津登陆,抬脚就到北京。清朝孱弱的海军根本守不住渤海门户。

      因此,东江舰队成为插在满清家门口的一颗「钉子」。明朝凭着这颗钉子,让满清一直不敢轻易南侵,保障了清军炮口下南京城脆弱的安全。

      遥想今天上午,秋湫的小嘴唧唧呱呱的,海军这些事,说起来如数家珍。唉……

      向小强忍着心中酸楚,盯着地图上长山列岛和天津的位置,觉得如果从这里派潜艇进入渤海,应该可行。至少不算离谱。

      「杨大人,」沈荣轩望向海军次长,殷切地问道,「怎幺样,是否可行?」

      一身雪白制服的杨次长抬起头来,用牙缝「嘶」地吸了口气,慢慢地说:

      「倒也不是不行,只是……」

      「只是?」

      「唉,只是……」

      向小强都急了,心说这个军人怎幺比文臣还婆婆妈妈。是不是因为正牌大臣不在,次长不敢乱讲话?

      杨次长手上把玩着大檐帽,咂咂嘴道:

      「……只是够玄的。」

      「哦?玄在何处?」

      杨次长歎了口气道:

      「唉,第一,渤海海峡封锁严密,潜艇实难潜入……第二,如此距离……」

      沈荣轩皱眉道:

      「杨大人,若是在天津附近行动,自然不会从东海舰队派潜艇,肯定是就近从东江舰队派。何来距离之忧?」

      「督公误会了,」杨次长摇头道,「杨某的意思是,东江舰队虽有潜艇,却无突击队。行动用的突击队,总要从这里运过去吧?如此距离,时间上怕……」

      向小强听着窝火,心里说道:废话,时间紧迫,送突击队肯定是空运的,坐船铁定时间不够。

      陆军部次长也忍不住了,咳嗽一声道:

      「杨大人,突击队肯定是空运的。」

      「哦,空运啊,空运好,空运快……空运嘛,这个时间就够了……」

      其他人都哭笑不得,外交大臣徐元贞清咳一声,说道:

      「诸位,杨大人的意思,老夫听明白了。杨大人是说,飞机直接从陆地飞过去,恐遭击落,如若从海上绕飞,如此航程,恐怕难以达到。」

      向小强听着更不对了:飞机航程达不到,那东江舰队的飞机是怎幺弄过去的?战斗机还能拆了装船运过去,那些双引擎的轰炸机,难道不是自己飞过去的?

      杨次长一听,赶忙说:

      「对,对,杨某就是这个意思。诸位须要明白,我国现在还不能生产航程超过一千公里的飞机……所以嘛,航程问题,诚是难以克服……」

      沈荣轩听得直皱眉,转身向陆航司令长官问道:

      「李将军,是这样吗?」

      李将军手指敲着桌子,冷笑道:

      「当然不是。」

  • 名称:寒蝉鸣泣之时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22: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