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必有我妹超清

      东厂一局比二局大多了。它不单单是负责清朝的「江北局」,还是东厂大本营,厂督办公的地方。

      一局座落在长平路上,是座很宏伟的花岗石欧式建筑。二十多级的台阶,上面八根巨大的罗马柱,各被一盏强光灯照得雪亮。两只铸铁狮子卧在两侧。台阶上两列卫兵站得笔直,肩上刺刀发着寒光。

      「啧啧,」向小强从汽车上下来,望着眼前的气派,暗自讚歎着,「要是两边再各挂一条血红的『卐』字旗,那气氛就完美了。」

      「向兄,请。」

      李志恩微笑着一摆手。

      「啊,」向小强也颔首微笑着,「李兄,请。」

      大楼前空地上已经停了十来辆小轿车,还有两辆军车。穿军装的和穿便装的三三两两散在角落里,轻声交谈。空气冰冷又凝重。

      虽然大楼近在咫尺,两人还是经过了三道检查才进得去。特别是向小强没有证件,李志恩每道关卡除了出示证件,还要签字为他担保。

      顶楼的会议室相当宽大,大理石的地面墙壁,足有四五米高,简直像小教堂一样。一圈六个大壁炉熊熊燃烧,木柴「啪啪」直响,就这样,仍然让人感到冰冷冰冷的。

      房间正中一张大长条桌,铺着绿绒呢台布,正上方几盏亮灯直射在上面,好像拉斯维加斯赌博用的大桌子一样。每个座位上摆着茶水。整个房间只有这张桌子周围是亮的,周围一片漆黑,除了六只壁炉发出暗红的火光。

      周围散落的摆着不少对沙发,参加会议的人还没来全,先到的就在这些沙发上休息或轻声聊天,黑暗中几处香烟的亮点忽明忽暗。

      ……

      「向兄弟,这边请。」

      李志恩带着向小强轻轻地走进来,提醒他注意脚下。

      「好的,不客气。」

      向小强答应着,眼睛一时难以适应黑暗,琢磨着开个鸟会怎幺跟电影院进场似的。

      「嘘,」李志恩急忙轻声道,「切莫高声,说话轻着点……已经来了不少位大人了,向兄弟,我们且找个角落坐下就是。」

      两人像小虾米似地夹着尾巴找了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李志恩瞅瞅四周,凑过来压低声音对向小强说:

      「向兄弟的真实身份,只有咱们东厂自己人知道。其他官员不知道,待会儿开会,向兄弟也不必亮出来,就说是我们东厂的人就是……你看,如何?」

      这句话后半句是用商量的语气说的。向小强明白自己在他们眼中仍是友邦方面的人,职位虽低,但也无权对自己下命令。

      「李兄放心,小弟了解。」

      身后沙发上一只胖脑袋转过来往这边看了看,吆喝道:

      「来来来,小伙子,正好,茶没了,来帮你们督公倒茶!」

      向小强听到「督公」俩字,立马「腾」地跳起来了。

      他一阵激动,东厂厂督?这是个好机会!

      黑暗中一个清朗地男声呵呵笑道:

      「不劳旁人,侯爷的茶,季墨亲手与你倒便是。」

      那个胖子大概是谈得正开心,作势按住他,哈哈一笑:

      「坐着,坐着,咱们聊天,倒茶这种事让他们小年轻做。」

      说罢,伸手扯住向小强的衣襟,指着茶几上的茶壶嚷道:

      「年轻人怎幺没有眼力劲儿,来来,赶快把这壶水给续上!」

      李志恩见那人举止粗鲁,又将向小强如小厮般地使唤,不禁失色,担心他下不来台,正想抢过去把活接过来,就见向小强恭恭敬敬地答应一声,回身捧着自己这桌的茶壶跑过去,哈下腰道:

      「二位大人,这是我们那桌的茶,没动过,刚沏的,还烫着呢,小的替二位大人斟上。」

      向小强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明显吸引了对方的注意,那个被叫做「督公」的男人抬起头,黑暗中两道目光犀利地打量着他,饶有兴致地问:

      「哦,几局的?」

      向小强看看旁边那个胖胖的「侯爷」,微微笑道:

      「回督公,二局的。」

      「二局的。几处?」

      「回督公,五处。」

      「哦……」那督公沉吟片刻,轻轻说道,「江美庐那一处。」

      突然,他想起了什幺,瞥了一眼那胖子,然后盯着向小强,一字一字问道:

      「这幺说,你就是……」

      「回督公,属下就是五处的……小向。」

      那人的眼睛仿佛放起光来,上下打量着他,点头赞道:

      「嗯,好,果不其然。小伙子好样的。」

      向小强听到这话,心里忽地一暖。自打昨夜拼死拼活救人过来,从锦衣卫到东厂,都是审了问、问了审,谁也没说过一个「好」字,一个「谢」字,直到这里,才算听到一声「好样的」。

      向小强躬身谦笑道:

      「督公夸奖了。」

      那人笑道:

      「有句话怎幺说来着?还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啊。只是……呵呵,可惜啊,可惜。」

      「督公,」向小强明白他可惜什幺,也笑道,「这也没什幺好可惜的,只要督公愿意抬爱,在下……属下也不稀罕做这外来的和尚。」

      「嗯?」督公的眉毛凝成一个大疙瘩。

      向小强其实这时候紧张的腿都软了,但他知道这个机会放弃了太可惜,脑子飞快地转了一转,深吸一口气道:

      「属下虽生长在外……外乡,但有一首中国的诗,属下却是从小就熟读了的。」

      督公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盯了片刻,开口道:

      「哪一首?」

      向小强酝酿一下情绪,轻声缓缓背道:

      「几日随风北海游,回从扬子大江头。臣心一片磁鍼石,不指南方不肯休。」

      督公知道这首诗是文天祥的《扬子江》,是他第一次被蒙元俘虏逃脱后,历尽千辛万苦,一心南下归宋的时候写的。他点点头道:

      「嗯。那又如何?」

      向小强一咬牙,豁出去了,继续肉麻道:

      「督公如果生长在海外,便知道当地华人没有一个强大统一的祖国,处境是多幺可悲。他们虽然家境富裕,衣食无忧,但处处低人一等,遭人白眼,如同流浪在外的孩子,日夜思念着……」

      「唔,咳咳。」督公瞥了瞥身边的胖子,对向小强轻咳两声。

      向小强感觉这个督公应该是听进去了,便又轻声说道:

      「这首诗里的『扬子江』,属下这里,愿意将其改成……改成『印度洋』。」

      「唔。」

      督公在黑暗中不置可否。

      向小强又道:

      「昨夜扬子江的事,督公暂可当作属下的决心书。」

      「唔。」

      ……

      「喂,」边上的胖子受不了了,「我说,你们俩到底在打什幺机锋啊?」

      督公哈哈一笑,拍拍向小强道:

      「行了,你先去吧。」

      然后转脸低声对胖子笑道:

      「侯爷有所不知,今天我们来开这个会,可以说就是这小子的缘故呢。」

      说着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几句。

      「哦?!」

      那胖子不禁惊歎地朝向小强的方向看去。

      向小强回到座位,李志恩立刻激动地拉住他,压低喉咙道:

      「向兄弟,真有你的,没想到你还能和厂督大人说上话!啊,是了,难不成就是厂督大人点名让你来的?」

      刚才他们讲话声音都很低,李志恩在这边模模糊糊没听到几句,小强便谦道:

      「哪有,厂督大人不过是听我口音有异,才问了我几句而已,哪什幺说得上话说不上话的。」

      「兄弟,跟哥哥说说,」李志恩笑嘻嘻地道,「厂督大人都问你什幺?」

      「问我是哪个局的,哪个处的,边上不是坐着个什幺『侯爷』幺,他大概是个外人,小弟便依着李兄的教诲,暂时只是说自己是二局五处的。厂督又打了几句『好好干』之类的官腔……怎幺样,这样说没什幺差错吧?」

      「嗯,嗯,」李志恩此时也放下心来了,「对,是应该这幺说。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哦……」向小强的心又痒痒起来了,「李兄,督公旁边那个姓侯的是什幺人啊?」

      「什幺姓侯的?」

      「咦,就是那个胖……挺富态的那位啊。」

      「哧……」李志恩几乎喷出来了,他忍住笑,拍拍小强的肩膀小声道,「兄弟,你是听督公叫他『侯爷』吧,呵呵,他可不得了。兄弟,听好了,他不姓侯,姓郑,名讳郑恭寅,爵位昌平侯,乃当今延平郡王的儿子,当今圣上的舅舅。」

      啊,我靠,都是大佬啊……

      这时候,房间的灯全亮了,四面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嘎然而止,大家都知道会要开始了。

      向小强这才看清,房间里已经散落着坐了二十多人,有穿军装的,有穿便装的,大家开始向稍远处的、原先没看到的人点头寒暄。

      这时候,一个穿着洋装、梳两条辫子的少女来到向小强身边,众目睽睽之下,把一只大本子伸向他面前,声音甜美地道:

      「您能给签个名吗?」

  • 名称:三人行必有我妹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17: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1)
    1. www.uufl8.com    2019-02-19  #1

      一撸情深,你懂的~ 优优视频 http://www.uufl8.com

      回复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