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超清

      向小强带着一颗破碎的心回到旅馆。

      摔上门,「哗」地拉上窗帘,把身体朝床上一抛。

      躺了一会儿,又悄悄地爬起来,扒着窗帘缝朝楼下看。果然,马路对面有一堆老头在下象棋,一个大小伙子挤在旁边格外扎眼。不时还偷偷抬起头,往向小强的窗子瞥一眼。

      就是这个家伙,刚才向小强坐电车回来的时候,车上就有他。

      唉!向小强郁闷地长歎一声。一歎自己果然被跟监了,二歎自己居然在东厂眼中就值这幺点分量。要是人家重要人物被跟监,起码隔一段路就得换一个人,还都得是老手。现在东厂就派了一个人,还是个青涩的小伙子。

      其实倒也不是人家东厂不鸟他,主要是像他这样的「友邦间谍」,一般的处理方式就是这样的。盯梢介于明梢和暗梢之间,既不对目标太失礼,又能让目标心里有数。

      本来他想今天就到秋湫家去的,但秋湫出了事,再加上后边老有个「尾巴」,也没心情去了。

      等情报啊,等情报……

      江美庐让他回来的时候,就是这幺说的。她说现在事件刚发生,很多具体情况还不知道,不能贸然做决定,要等北边的情报过来。叫他不要着急,着急也没用。因为现在出了这事,大家都和他一样着急……

      着急个屁!哄小孩的。向小强现在一想起江美庐那副「嘴脸」就不爽。虽然那「嘴」、「脸」都很有看头。妈的,刚一进门时候又浇花又喂鱼的,还唱越剧段子。哪有一点着急的样子?

      向小强用屁股也知道江美庐怎幺想的。噢,反正这事也不该东厂担责任,该担责任的是海军,最多还有锦衣卫(谁叫他们先接的案子,还没把人保护好呢?)。反正她的手下保住了,她反而借此挖出一个英国间谍。人家犯错的时候她出成绩,那可不得意怎幺着?

      但江美庐还不错,让他先回去,说有了明确消息会打电话到他的旅馆。这话如果不是敷衍的话,那确实真够意思了。毕竟你现在又不是秋湫的什幺人,你再着急,人家东厂的事情,凭什幺告诉你?

      江美庐话里话外的意思,向小强也听出来了。东厂分好几个局,每个局都有自己负责的一块。她是第二局的,第二局叫「南方局」,又叫「国内局」,专门负责明朝国内事务。此外还有第一局,第一局又叫「北方局」,专门针对清朝。对长江以北的谍报、渗透、宣传、破坏、暗杀、策反、领导地下组织等等,都归第一局负责。

      因为明朝几百年来一直没放弃对北方清占国土的要求,不承认清朝政权的合法性,在各种正式场合都仍是把长江以北算作明朝领土的,只不过是沦陷区罢了。正式叫起来是「大明北方领土」,和「大明南方领土」共组成大明帝国。所以严格说起来,东厂第一局和第二局都是负责国内的,剩下几个局才是负责国外。

      江美庐的意思无非是说,接下来的事就归第一局负责了,她也无能为力了。最多再打个电话告诉你点情况,就算仁至义尽了,你小子就别再有啥其他想法了。

      ……

      时差还没倒过来,一下午睡得昏昏沉沉的。

      有人敲门。向小强睁开眼,房间里一片漆黑,也不知是几点。打开门,是旅店伙计请他去大堂听电话。

      「还真给我来电话了?」

      向小强忙跟着伙计下到大堂。

      「向先生吗?」

      电话里一个女孩的声音。

      「是我。」

      「哦,向先生好,我是……嗯,我是江处长这边啊。」

      「啊……哦哦,」   向小强明白了,果然是东厂,「嗯,你好。」

      「您现在有时间吗?」

      什幺意思?叫我过去?向小强一瞥墙上的大木钟,都晚上六点多了。便道:

      「有时间。」

      「那您现在方便过来一趟吗?还是昨天的地方。」

      真叫我过去?向小强第一个念头,就是秋湫那边有消息了。正要答应,突然另外一个念头冒出来,直冒冷汗。

      是不是他们和英国方面打过招呼,人家那没俺这个人,这才把俺叫过去抓起来回锅?越想越对,要是秋湫那边的事,人家最多电话里说一声,根本没必要把你请过去谈。

      「喂喂,向先生?」

      ……

      向小强一咬牙,要真的是关于秋湫的事,自己害怕没去,肯定会后悔死的。没办法,被抓就被抓,谁叫我爱她。

      向小强深吸一口气,淡淡地说:

      「好的,我马上过去。」

      放下电话,也等不及电车,直接叫了黄包车直奔东厂二局。

      夜幕下的老城区,路两边都是推着小车卖熟食的小商贩。星星点点的电石灯,此起彼伏地吆喝声,让他仿佛又回到了八十年代的小时候。那种电石灯十几年没见到了,就是一个铁皮水罐,中间插一根细铁管,下面是一块电石,电石和水接触,就会释放出一种可燃气体,通过细铁管冒上来。火苗很大,很稳定,比蜡烛亮得多。八十年代的夜晚,路边的熟食摊大多点这种灯。

      坐在黄包车上,闻着扑面而来的卤肉香味,听着剁盐水鸭的「噗哧噗哧」声,肚子禁不住咕咕叫起来。

      晚上很冷,向小强脖子缩了缩,抚摸着秋湫亲手挑的羊绒围巾,想着大江对岸身陷囹圄的秋湫,想着自己这趟未蔔吉凶,不由得胸中一阵酸楚。

      他抬头望着满天的繁星,觉得现在的星星远比后世清晰多了。可以明显的看出一条「银河」的形状。

      唉,向小强想着,现在的长江,不也就像条该死的银河吗?不但把自己和秋湫分隔南北,还把整个中国分隔南北,一分就是几百年。看来不统一真不行啊,已经将近三百年了,再不统一,弄不好真成两个国家了。

      到了地方,车夫要四分五厘车钱,向小强直接给了五分,车夫乐呵呵地称谢走了。

      天哪,四分五厘车钱。向小强到现在仍然很不习惯明洋这种大比例的「浓缩货币」。到底是金本位货币,钱真值钱。

      不远处,另一辆黄包车也到地方了,下来一个身影,隐匿在对过树木的阴影里。小伙子孤零零的,左顾右盼,一边搓手跺脚,很是冻得瑟瑟发抖。向小强认出那就是跟蹤他的那位,不禁摇了摇头。唉,新人可怜啊,在哪里都一样。得不到重用,沉在底层当小虾米,干的都是最辛苦、最枯燥的活儿。

      「想当年俺大学毕业,刚进公司……唉,啥也不说啦,理解万岁!」

      警卫室外的灯下,一个穿风衣的身影立在那里,正在等人的样子。见向小强走近,他立刻打来招呼,迎上来。向小强这才认出,他就是江美庐的那个手下,下午在办公室提醒她戴眼镜的那位。

      「呵呵,向先生,怎幺样,还没吃吧?」

      「吃过了,吃过了。」

      偏偏向小强的肚子很响地叫了一声。

      「哈哈,没关係,吃了再吃点,」那人很自来熟地揽着他的肩膀,笑道,「正好我还没吃呢,走,咱俩再去打点打点。那边有一家鸭血粉丝汤很不错,江处长可是交代我带向先生去尝尝呢!」

      向小强一笑,客套两句,便不再推辞。只是很奇怪,为何不说事,先去吃饭。

      这人姓李,叫李志恩,也就二十多岁,比向小强大一点,是第五处的助理干事,不归下麵的科、组管,直属江美庐指挥,相当于秘书,但又比秘书的职权範围大。

      两人在附近一家小馆子坐定,李志恩替两人各叫了一碗鸭血粉丝汤、一客蟹壳烧饼和一客烧鸭干丝。李志恩也不虚套,让了两句,带头吃起来。食物诱人,腹中饑饿,向小强隧也不客套,跟着开吃。

      别说,这家的东西还真不错。向小强吃了一阵,心里憋不住了,抹抹嘴,开始拐弯抹角地向他打听情况。

      李志恩倒是没弄什幺玄虚,呵呵一笑,直接道来。

      果然是关于秋湫她们的事。北岸的情报过来了,东厂一局今晚要连夜开会,研究对策。这次动静闹得挺大,不少大人物都要出席,就在八点。具体情报如何,李志恩这种级别的人不知道。甚至江美庐也不知道。

      「噢……」向小强眯起眼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幺我能帮上江处长……还有李兄什幺忙呢?」

      听向小强叫他「李兄」,李志恩笑眯眯地一点头,隔着桌子用力一拍他肩膀,称呼也亲热起来:

      「兄弟,有人亲自点名,让你也参加!」

      「哦,」向小强笑了,果然和他想得差不多,他缓缓吐道,「有人叫我也参加,这个……有人。」

      「哈哈,对了,『有人』。究竟是谁,我也不知道。」

      接着,李志恩又笑呵呵地跟他东拉西扯起来,拐弯抹角地套近乎,不对,感觉是替江美庐来套近乎。言谈中闪闪烁烁地暗示:什幺话该说,什幺话不该说,向兄自然是有数的啦……

      这就对了。某个大人物听说了向小强的事,也许是想让他在会上说一说浦口粘杆处的情形,也许是什幺别的原因,总之交代让他也去。大概这个会是东厂的高层会议,参加的都是江美庐的顶头上司,江美庐不想给领导留下差印象,向小强这边,自然要先轻轻地示好一下了。

      吃完饭,照例是抢着结帐。李志恩笑嘻嘻地捉住向小强拿钱的手,毫不费力地塞回他的衣袋,另一只手兀自掏钱付帐:

      「别别,咱俩再争也没用,哈哈,这顿是江处做东请咱俩的,连老哥我也是白吃的呢!」

      向小强也是笑嘻嘻地,但那只手一点劲儿也使不出来,心里骂道:靠,这些东厂番子手劲儿真大。

     

  • 名称:die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06: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