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子超清

   「呵呵,」向小强反倒不知该说什幺好了,「不见笑,不见笑……」

      「呵呵,今天没什幺,就是聊聊。……向先生哪里人?」

      「我啊,我徐州人。」

      「哦,」江处长笑道,「『五省通衢』,华北重镇,战略要地,自古就是出英雄的地方,好地方啊。」

      「哈哈,马马虎虎,马马虎虎。」

      江处长微微笑道:

      「所以也出了向先生这幺个小英雄啊。」

      「啊?哈哈,哪里,哪里,」向小强大窘,双手搓着,「英雄?呵呵,没啥,瞎玩儿呗……」

      「呵呵,向先生谦虚……」江处长人畜无害地笑着,顺嘴道,「对了,现在徐州那边驻军怎幺样,紧张吗?」

      「?!」

      向小强蒙了,暗骂,奶奶的,我哪知道现在清朝在那边驻了多少军啊!

      「这个……应该……大概……也许……有很多,但也不太多,反正也不少。」

      「哦,是这样啊。」

      江处长盯着他,认真地点点头,然后呵呵一笑,摆摆手:

      「不谈这个……呵呵,向先生机敏过人,实属难得。依先生看来,我们若要再次救出秋湫艇长,胜算有多少呢?」

      说完,不动声色地端杯喝茶,紧张地观察向小强的表情。

      向小强一怔,有些懵:

      「什幺『再次』?秋湫她们不是昨天就救过来了幺?……还是我救的。」

      江处长没从向小强脸上捕捉到什幺「破绽」,有些失望,便继续道:

      「向先生你说的是昨天晚上的事吧,当然,向先生单枪匹马,直入虎穴,自然智勇无双。问题是清虏有了昨晚的教训,今天已提高了防範。再想把秋湫艇长她们救出来,可就千难万难了。向先生可有什幺……」

      「等等,」向小强一下子站起来,盯着江处长道,「什幺意思,秋湫又被抓走了?」

      江处长「惊奇」地道:

      「怎幺,向先生不知道?」

      「不要开玩笑,秋湫中午还和我在一起!」

      江处长暗自想道,眼前这个向小强不是真的不知道,就是太会装了。

      「向先生……真的不知道?」

      向小强急得都出汗了,双全纂得紧紧的:

      「您就别绕了,到底怎幺回事?您是不是在诈我?快说呀!靠,我宁愿是你在诈我!」

      江处长略一犹豫,面不改色地道:

      「不错,向小强,我是在诈你。你的表现太完美了,这样的人,无论放在粘杆处还是我们厂卫里,都算是人才。恰恰就是这样一个人才,背景却一片空白,还不断地在这个小问题上说谎。先编了一套谎话骗过了锦衣卫,又编了一套谎话骗过了小尚。你说,我该不该诈你?」

      「该……该诈,」   向小强喃喃地道,「不过,你说秋湫她……」

      江处长微微一笑,继续道:

      「当然,我是希望我诈错了,你真的是一个真心投奔大明、又机智过人的人。真这样的话,我们大明帝国的厂卫甚至都会向你敞开大门。」

      向小强心中一动,厂卫向自己敞开大门!是不是意味着东厂锦衣卫随便挑?以前看穿明的小说,主角大都是从厂卫干起,慢慢风生水起,权倾天下的。这句话确实打中了他的痒痒肉。

      江处长一边打量着向小强,一边玩着羽毛笔,不时低下头看着眼前文件。一份是下边人审问蜗牛和狗顺的笔录,一份是上午锦衣卫送来的关于向小强的材料。

      蜗牛和狗顺都是在天地会里有根有底的,下面人审问的也很顺利,供词前后都说的通,江处长不大担心。但她始终觉得向小强是个谜。

      要说他确实是从清朝那边过来的普通投奔者吧,他的背景却一片空白,还说了两次谎。尤其是从粘杆处救人的那一套漂亮之极,绝对不像是个没经过训练的普通人。真的是无论放在粘杆处还是厂卫里,都是难得的人才。

      如果要说他是粘杆处派过来的间谍,那救人的那一套精彩经历就好解释了,——那是刻意安排好,先捉后放,借机取得明朝信任,打入明朝内部的。但这种解释又有很多问题。锦衣卫的材料上分析的头头是道:

      ……

      第一,根据艇员口供,向小强是「从天而降,落到潜望镜上的」,还不是一个两个人,是十二个人都这幺说,声纳兵当时还听到了落水的声音。所以儘管离奇,也只能肯定这是事实了。

      那幺清朝既然要安排向小强救人,为什幺不让他等在岸上,要先用飞机把他扔在长江里?为了引导驱逐舰捕获潜艇?且不说牵强的很,就算清朝方面知道今晚长江里有一艘明朝潜艇,黑茫茫的又怎幺知道该往哪儿扔?把好好的特工淹死了、冻死了,或者错扔到陆地上摔死了怎幺办?

      第二,如果说救人是事先安排的,那清朝方面怎幺知道当天晚上就能捉到明朝潜艇人员?  

      若说向小强救人不是事先演练,而是粘杆处得知俘获了明朝艇员后临时起意安排的,那幺,从秋湫她们被抓上驱逐舰、到向小强出场救人,中间一个小时都不到,来得及安排吗?

      第三,不管事先安排还是临时起意,这件事怎幺看,都像是拣芝麻丢西瓜。这可不是十二个步兵,甚至也不是十二个飞行员能比拟的——毕竟明清双方敌对多年,还能不时击落对方侦查机、俘获飞行员。首次生俘对方的潜艇乘员,意义不可谓不大。不仅有军事意义,更有政治意义,清朝方面再怎幺犯晕,也不可能想不到借机大作政治文章。和飞行员俘虏比起来,潜艇兵俘虏简直就是宝贝。清朝辛辛苦苦抓到了十二个明朝潜艇兵,又辛辛苦苦把她们放掉,就是为了往明朝派遣一个间谍?那这个间谍得重要到什幺程度?就算重要到无以伦比、值得搭上十二个到手的潜艇兵俘虏和一架飞机,那干嘛最后还用高射炮猛打?那可不是假打,是真打,打得千疮百孔,引擎都着火了。要不是迫降的好,就得坠毁。

      再说,向小强这幺年轻,就是个毛头小伙子。从年龄上来说,也不大可能是个「重要到无以伦比的间谍」。

      第四,一般派间谍的话,肯定要先精心编织一套天衣无缝的背景,如果对方调查起来,肯定是对答如流的。但这个向小强却反其道而行,不但先后编了两套谎言(此为大忌),而且都编得很没水準。好像他本人也不怎幺在乎似的。可以说是「连一点敬业精神也没有」。

      ……

      虽然江处长嘴上说向小强「又编了一套谎话骗过了小尚」,其实秀秀当时就听出来是假的了。东厂从医院把人带走、江处长留下和秀秀谈的时候,秀秀就告诉她了。但秀秀说归说,却不肯相信向小强是间谍,还躺在病床上嘟嘟囔囔说了一大堆理由。归纳起来,基本也就是这几条。

      以上几条,每一条都很有说服力。这也是锦衣卫把向小强送去住院,然后这幺快就「结案」的原因。

      但东厂历来都是高锦衣卫一头的,东厂的人也都自觉不自觉的认为自己比锦衣卫的人高明一些。江处长也没能例外。她借着有人「冒充」东厂人员的茬口,把向小强也带回来「配合调查」,就是想看看能不能再榨出点油水来。锦衣卫的人审不出来,不代表东厂的人审不出来。

      而且她手里现在还捏着一条锦衣卫没有的资讯:就是根据秀秀说,向小强从头至尾不仅对明朝惊人的无知,而且对清朝也表现出惊人的无知。

      这就引出了第三种可能性。是什幺呢?

     

     

  • 名称:混沌之子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06: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