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人魔法使超清

      于是,向小强三进宫了。

      这次还捎带着两个倒楣鬼:蜗牛和狗顺。

      东厂一共来了三辆轿车,他们三人正好一人一辆。向小强坐在轿车后座上,一左一右各坐着一个穿风衣的,把他夹在中间。

      相对吓得魂都没了的蜗牛和狗顺而言,向小强倒不太担心。一来是自己没犯什幺事;二来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既然已经有了在粘杆处和锦衣卫喝咖啡的经历,那也不太在乎到东厂再喝咖啡了;三来,自己的「小老婆」秀秀居然是东厂的,那也算是「里边儿有人」了。

      不过向小强憋了一肚子疑问,郁闷的不行。第一件事,虽然知道了秀秀的身份,但「尚秀」和「翠花」这两个名字,一定有一个是假的。当然,向小强一百个希望「翠花」是假的。

      第二件事,假定她叫尚秀的话,那她为什幺又要用「苗翠花」这个名字住院呢?……好吧,俺小强冰雪聪明,大概能猜得出来:这可能是东厂的预防措施,找了一个和她伤势相同、年龄差不多的叫「苗翠花」的女子,两人交换身份住院。这样万一发生像今天这种事,正主就保住了。

      第三件事,也是最郁闷的一件事,先头进来的那两个人,到底是什幺人?先是冒充东厂套情报,冒充的天衣无缝,连秀秀这种专业人士都没看出来。但真正的东厂人进来后,两人吓得屁滚尿流,那个矮个子还一口咬定自己是他们家姑爷,被那个高个子瞪了一眼后就不吭声了,然后打死也不说出他们家姑娘是谁。

      天地良心,这可真让向小强郁了大闷了,这可是当着秀秀的面啊!这还怎幺追人家啊?虽然不是结婚了就不能再追,但问题是这关乎诚信,关乎人家对自己的看法。

      向小强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自己会是谁家的姑爷。要不是小强连穿越前也是光棍一条,他都要怀疑是不是老婆娘家人从后世穿越找来了。

      要说中午倒是刚和秋湫私定终身,但那只是私定终身啊!而且总共才隔了俩小时,她家里就找来认姑爷了?还找到这里?

      「要是这样倒好了,」   向小强郁闷之余,不乏YY地想,「我倒宁愿我认识每一个女孩的第二天,她们家里就主动来认我当姑爷……当然,得是漂亮的。至少要像秋湫这样。」

      还有一件事也挺郁闷的,身边这俩特务打坐上车把自己夹在中间,就一句话也不说,任凭怎幺问,人家的嘴就是闭得紧紧的,连看也不看自己一眼。

      向小强憋了一肚子郁闷,就差爆粗口了,但到底没爆出来。

      ……着实可恶。

      窗外一辆辆军车不时驰过,满载着荷枪实弹的士兵。大概由于自己的电话,南京已经反应过来了,看样子正在调兵封锁出城道路,设卡盘查。

      汽车沿着长平路疾驰,到尽头拐了个弯,驶向另一条大路。这条马路虽然也笔直宽阔、气派非常,但车人都比较少,没了长平路那种车水马龙的繁华感觉。

      这条路两边栽种的也不是法国梧桐,而是一种说不出名字的长青树,像卫兵一样,郁郁葱葱,伸向远远的视平线处。两旁掠过的建筑不十分高大,多是红砖、青砖所筑,青石为基,侧面爬满了常青藤和青苔,虽然已经枯萎了,但仍显得十分古雅。

      刚刚饱览了明朝首都最繁华的大街长平路,现在突然一转,给人一种清新淡雅、禁不住想深吸一口气的感觉。

      这条路还蛮有格调的。向小强想着,隔着旁边的脑袋往窗外看门牌号,努力想辨出这条路的名字。但由于这条路挺肃静,车开的比较快,路边门牌又很小,闪过了好几个才看清路名:

      御道街。

      咦,御道街!后世在南京生活的时候,这条路的名字也是经常萦绕耳旁,没怎幺注意过。不过在现在,「御道街」三个字可是有特殊意义的。

      「喂,」向小强突然爆出一句,「御道街是不是你们皇帝老儿住的地方?」

      他突然明白自己说了什幺,马上汗就下来了,盯着旁边两位,看他们有什幺特殊表情。

      旁边的东厂人嘴唇动了动,转过脸,看了他一眼,又转回脸去,喉咙又动了动,看来很想说话,但到底憋了回去。

      「呼!」

      向小强闭上眼睛,胸中一阵狂跳,暗自发誓,以后再也不这样玩火了。

      不过心下还是一种莫名的爽,总算让对方也郁闷了一把。

      ……

      汽车减速,在一道铁艺栅栏前停下。

      里面是一栋英式的四层洋房,很宽大,红砖所砌,几部烟囱冒着嫋嫋白烟,萧瑟冬日中显得很暖和。洋房的花园庭院,停着几部黑轿车。门廊下还挺繁忙,人员出出进进,有男有女,匆忙中互相寒暄说笑。男的西装革履、风衣礼帽,女的套装筒裙,夹着小坤包,高跟鞋滴滴答答,都显得很是干练。

      这是哪儿?这些人是干什幺的?向小强狐疑地嘀咕着,东厂老巢?男番子?女番子?

      ……不会吧。

      这些人大概职位都不高,出来进去没有一人去动那几辆汽车,都是走到门外,一扬手,便立刻钻出一辆黄包车。向小强这才看到,路对过的阳光地里,一群黄包车夫晒着太阳,抽烟聊天,嘻嘻哈哈地等生意。

      应该不是东厂。向小强想。

      三辆车慢吞吞地验完了证件,又有一只戴钢盔的脑袋伸进车窗,把向小强好生端详了一番,才挥手放进去。

      这幺严格,难道还是东厂?

      走到跟前,门廊下挂着铸铁牌匾,上刻隶书大字:

      ——大明帝国-东辑事厂-第二局

      ……真是东厂。

      ……

      进了门,暖和极了。虽然是西式房屋,但门厅还是摆了一尊一人高的塑像,黑乎乎,煞猛煞猛的,向小强猜是岳飞。

      左右各一副对联。这种老式洋房,墙厚窗窄,厅里暗得要命,要使劲才看得清字。

      上联是:三百年带发效忠,表太祖三十朝人物

      下联是:一亿人同心死义,複大明一万里江山

      横批是:精忠报国

      嗯,这道和小说中的东厂相符合。

      向小强手痒,见没人注意他,凑近岳飞像,弹了一下。

      「当——」

      声音宏亮,好嘛,还是铜的。

      一只手拍上向小强的肩,把他吓得汗毛一炸。

      脑后一个淡淡的声音:

      「好听吧?」

      没等他回过头去,眼前一只手指着楼梯:

      「上楼。」

      木楼梯,木扶手。

      一行人「咚咚咚」上到二楼,一个声音说:

      「向左拐。」

      向小强刚要向左拐,一只手推了他一下:

      「没说你,你继续走。」

      又上到三楼,那个声音又让「向右拐」,还不是说他。

      上到四楼,到顶层了。向小强回头望望,只有自己和一个东厂人,蜗牛和狗顺都「蒸发」了。

      走廊楼板是木制的,走上去咚咚响。墙壁粉刷的雪白,柔和的吊灯下,一扇扇深褐色的木门紧闭着。整条走廊都很安静。

      身后人停在一扇门前,轻敲了两下,屏息听了一会儿没动静,便掏出钥匙开门,指着里面对向小强道:

      「你先到里面坐着等一会儿。」

      向小强进去,那人便在身后关上门,离开了。

      向小强贴着门上听到脚步远去,便轻轻旋动把手,将门拉开一条缝。门没锁。外面是空无一人的安静走廊。

      跑?向小强立刻习惯性地闪出这个念头。

      但是,有必要吗?

      没锁门,说明人家没拿他当犯人。自己也确实没犯什幺事。该交代的在锦衣卫那边都交代过了。除了自己从天而降、后世穿越的桥段有些不可思议,但那是「间歇性偏执」,医院给开过证明的。

      但是后来为了说明自己不是疯子,又对秋湫另编了一套从清朝劫飞机叛逃、掉到长江里的桥段。在医院里也对秀秀和那俩冒牌东厂的人说过,东厂这些人一下就能查出来。

      不过这也不算什幺大错,应该没什幺大不了的。呵呵,真正该害怕的应该是楼下那两个冒牌货,这会儿大概在吓得筛糠了。

      军医MM的话迴响在他耳边:

      「……只是个情治单位而已。呵呵,这里是大明,又不是俄国,也不是你们清朝……」

      再综合昨天在锦衣卫里的受审经历、和目前自己进到东厂受到的待遇来看,这些传说中的明朝特务机构确实不像自己想像中的那幺可怕,至少对自己,人家还是「文明执法」的。

      现在的明朝到底是怎幺样一个社会?自己来了一天一夜,见识得挺多,但都只看了个皮毛。不知道这个庞然大物在一片繁华、祥和的表面下,潜藏着什幺样的真面目?

      是他们知道自己和秋湫、秀秀的关係,所以比较给面子?还是他们知道自己昨夜在清朝那边的英勇表现,所以心生敬佩?

      好了好了,不要YY了,向小强想,静观其变才是上策。

      他深吸一口气,回过身,仔细打量着这间办公室。

      办公室十来个平方,虽然不大,但很明亮。

      深色的木地板,洁白的墙壁,齐腰的木护墙裙。天花板很高,落地大窗,绒布窗帘挽在两边,冬日的阳光洒进整间屋。

      宽大的雕花写字台上摆着布罩灯、檯曆、墨水台、羽毛笔。靠窗边摆着几盆花,君子兰、蟹爪兰、腊梅、海棠什幺的。另一扇落地窗边,摆着一只小木架,上面放一只球形玻璃鱼缸,两条大尾巴红金鱼怡然自得地游动,享受着泻进浴缸的温暖阳光。

      另一边是一面壁炉。炉膛里,残存的火苗在一堆木炭余烬上跳动着,将熄未熄,仍向房间散发着温暖的余热。旁边的铁丝小筐装着木块。

      壁炉上边墙壁上镶着一条格言:

      「圣上看不到、听不到、想不到、做不到的,我们要替圣上看到、听到、想到、做到。」

      靠,这幺拽!

      向小强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这时候的沙发还是带弹簧的,淡蓝色布罩,很怀旧。

      很舒服的办公室啊。向小强猜测着,难不成是厂督的?

      应该不是。虽然舒适,但不算大,也不算华丽。再说自己这个「案子」,大概还不够分量要东厂厂督来亲审。应该是下边一个什幺小官的办公室。

      茶几上摊着几叠报纸,向小强眼睛一亮,拨过来翻看。

      靠,这时候的烂报纸全是繁体字不说,还都是竖着印的,看几下眼就花了。

      但小强太需要了解这个世界的资讯了。他如饑似渴地飞快翻着,放过小字,先饱览各大标题。

      ……

      《美国道钟斯指数再创新低,世界大萧条何日结束?》

      ……

      《1936年,世界局势更加紧张》

      ……

      《伦敦海军条约明年终结,将引发新一轮之造舰竞赛?》

      ……

      《日本国新航空母舰今日下水,日皇赐之名为「苍龙号」》

      ……

      《重巡洋舰「卫青」号昨日在宁波下水     海军部某官员透漏,此舰为我大明最后一艘条约舰》

      ……

      《我国已成荷属东印度石油最大买家》

      ……

      《「永泰记」百货公司破产     大股东孙兆兴今晨跳楼身亡》

      ……

      《陛下登基周年庆典舞会     将举行慈善拍卖赈济贫民》

      ……

      《耶诞节期间上映最新美国歌舞影片<风流寡妇>     场面华丽、史无前例——光临即奉送五香大王瓜子一包》

      ……

      《皇室发言人否认陛下曾明确表示有意重组内阁》

      ……

      《日本高松宫宣仁亲王乘战舰「长门号」昨日中午抵达旅顺军港今晨抵京,展开对伪清政权半个月之「访问」》

      ……

      《英国王子爱德华乘战舰「胡德号」全球访问,二月初将抵达我国,与陛下和大明人民共度除夕》

      ……

      向小强看得正入神,门响了。有人正用钥匙开门。

      他一个激灵,合上报纸,抬头紧盯着门。

      锁眼空转了两下,门外一个女人的声音自言自语道:

      「咦,我记得锁门了的……」

     

  • 名称:七人魔法使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03: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