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鬼之孙超清

      在外边敲门的的蜗牛和狗顺也是一样的忐忑不安。

      「狗顺,」高个子黑衣人对矮个子黑衣人小声说,「你小子真看清了幺,咱姑爷进来是找别的女孩的?」

      「放心吧老大,」狗顺小声回答,「我狗顺属狗,错不了。咱姑爷拿着花,死皮赖脸地要见一个叫『秀秀』的,人家不让,他就把和她以前的那一腿都说出来了。」

      「嗯,有一腿。接下来呢?」

      「接下来我就不知道了,我就出去找你了。」

      「嗯,」高个子黑衣人点点头,目露凶光,「如此便好。我蜗牛是看着大小姐长大的,决不能让她给别人欺侮了。狗顺你记着,绝不是说泡了咱大小姐就不能泡别的女孩,咱没那幺不讲理。但是拿着咱大小姐的钱去泡别的女孩,这就不能容忍了。」

      「老大。」

      「干嘛?」

      「你给咱俩找的这身衣服,帅呆了。」

      「帅吧,」蜗牛得意地摘下墨镜吹吹,又戴上,「听说现在美国的黑社会都这幺穿。这也是为了进去和姑爷摊牌,顺便敲打敲打那个臭丫头,穿成这样好显示我们天地会的实力。」

      「放心吧老大,」狗顺开始酝酿着杀气,「准保吓得那对狗男女找不着北。」

      「狗顺。」

      「老大?」

      「悠着点,」蜗牛瞪了他一眼,压低声音,「那毕竟是我们姑爷!……咦,怎幺这半天还不开门。」

      狗顺连忙又敲了两下门。

      「请……请进!」

      里面传来小强紧张地声音。

      ……

      门开了,向小强和秀秀紧张地盯着闪进门的两个「东厂番子」。

      压得低低的黑礼帽,礼帽下麵是墨镜,墨镜下麵是冷峻肃杀的脸。

      「咳咳,来……来啦,」   向小强乾笑道,「那啥……随便坐!」

      蜗牛感到一阵意外,他和狗顺对视一下,都相当不解。

      蜗牛望着未来的姑爷,也很紧张。心里默默念着:不能给瓢把子丢脸,不能给大小姐丢脸。

      他深吸一口气,儘量散发着「肃杀之气」,然后慢慢抬起手,用戴着皮手套的手指指着二人,冷冷地道:

      「这幺说,你——就是向小强?你——就是那个叫秀秀的?」

      向小强和秀秀对视一眼,都乾咽了一口唾沫,紧张地点点头。

      很好,蜗牛嘭嘭乱跳的心脏平静了一些,看来自己这身衣服和浑身散发出的肃杀之气,起了很大作用。

      秀秀壮着胆子,轻轻问道:

      「那……你们就是……?」

      「没错,」两人冷峻地点点头,「我们就是。」

      一阵冷场。

      「咳咳,来……来啦,」   向小强再次乾笑道,「那啥……随便坐!」

      「嗯!」

      蜗牛看着四下空空的白地,暗骂了一句:唯一的凳子叫你坐了,还叫我们坐哪儿呀!

      他哼了一声,摘下帽子,咕噜噜扔到床上,然后隔着墨镜盯着二人,缓缓脱下皮手套,也扔到床上。狗顺立马有学有样。

      「说说吧,」蜗牛指指向小强,又指指秀秀,「你们到底是怎幺回事?」

      秀秀迟疑地指着小强:

      「也让他……在这儿听吗?」

      蜗牛微微一怔,然后道:

      「那是自然,向先生不是在整件事里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吗?」

      「那好,」秀秀闭上眼睛,轻轻吸了一口气,「那我就从头讲起。」

      「对对,」狗顺兴致勃勃地道,「从最开始讲起,时间、地点、前因、后果,越详细越好。别想藏着掖着哦,我可全都知道了。」

      秀秀十分惊讶:

      「你们已经都知道了?」

      「咳咳,」蜗牛有些紧张地望了望姑爷,指着狗顺道,「这个,他是早就知道了,咳咳,我才是刚知道。」

      不愧是东厂。向小强暗自想着。

      于是二人开始从长江遇险讲起。因为秀秀不能多说话,主讲是向小强,只是在向小强不知道的地方,秀秀给予补充。向小强还是从飞机上掉到长江里那套说辞,秀秀则从秋湫打算攻击清朝驱逐舰开始讲起。

      听着听着,两人明显感到不对了。很快,脑门上的汗就下来了。

      ……

      「……然后,那个司令秘书跟灌了一斤酒一样,从办公室里一出来,就大呼小叫,让宪兵把那些粘杆处的都关起来了,还把电话线给拔了,亲自安排我们汽车,送我们去机场……」

      向小强兴致勃勃,讲的口沫横飞,蜗牛和狗顺的两张脸却慢慢变得死白死白,豆大的汗珠一滴一滴滚下来。现在就连狗顺也明白,自己绝对听到了不该听的东西了。

      向小强指着秀秀,赞道:

      「二位兄弟,我不是说想她的好话啊,实在她在清朝那边的表现太棒了,装十四格格装得完美无缺,把一大堆宪兵和粘杆处特务全都唬住了!你们想想,那些都是什幺人啊,粘杆处啊!是吃素的吗?啧啧!还不说秀秀还带着重伤!嗨,怎幺说呢?这次虎口脱险的最大功臣,除了我,恐怕就是她了!」

      秀秀面露红晕,很高兴向小强这样卖力地在上司面前夸自己。她谦逊地把下巴缩在被子里,一双妙目微睁,对向小强送去感激地一瞥,然后又略带紧张地望向蜗牛。

      「哦……哦,」蜗牛喉头滚了滚,偷偷擦着汗,艰难地道,「是……是吗?好,好,辛苦了……」

      「真的,」向小强继续道,「要是我,一定给她发勋章!说真的,你们东厂有这样的人才,沉在最底层太可惜了,应该重用才是……」

      「东……东厂……」

      蜗牛一阵眩晕,只觉得天旋地转,呼吸困难。最后一丝理智支配着他,艰难地向面如土色的狗顺呻吟道:

      「狗顺……哦不,尔……尔豪,你看,今天就到这儿吧……我们不是还有事吗……让人家休息吧……」

      「咦,怎幺,」   向小强一怔,「就走吗?还有重要的事情没说呢!」

      「不不,不听了,还……还有事……」

      秀秀也急了,挣扎着抬起头,忍着痛说:

      「两位长官……你们……你们不就是为这事来的吗……我要向你们彙报……粘……粘杆处要绑架我的事……」

      「不不,改天听,改天一定听,」蜗牛快要抓狂了,拉着狗顺不顾一切就要闪人,匆匆回头道,「现在……你要抓紧休息,这是命令……」

      拉开门,门外站着两个人,把门堵得死死的。

      蜗牛和狗顺虚虚地打量着对方:黑风衣、黑礼帽、黑手套、黑墨镜,和自己穿的几乎一样。

      他妈的,撞衫了?

      「两位兄弟,」对方伸出一只手臂,「哪里去?」

      「东……东厂公干,」蜗牛往下一拉帽檐,硬着头皮道,「你们干什幺的,赶快让开!」

      「哦?兄弟在哪个部门高就啊?」另一人皮笑肉不笑,掏出一只印着『大明东辑事厂』的小本子一晃,「一起聊聊吧?」

     

     

  • 名称:滑头鬼之孙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03: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