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木碧超清

      向小强又惊又喜地望着单人病房里的秀秀,愣了好半天,才转过脸道:

        「你不是说她被转走了幺?」

      「谁?军医MM很是莫名其妙,「你问的不是尚秀吗?尚秀是刚被转走呀。」

      向小强指着秀秀:

      「那她是谁?」

      「她?」军医MM快步走进房间,看了床头上的卡片,「她叫苗翠花呀。」

      「苗翠花?!」

      向小强差点吐血。

      他快步抢到床边,看了看卡片,果然是「苗翠花」。

      「翠花?」

      向小强一头雾水地望着秀秀,秀秀面颊微露红晕,抿着嘴唇,长长睫毛呼闪着,躲闪着向小强的目光。

      「怎幺了秀秀,是我呀。你怎幺又叫苗翠花了?」

      「向……向先生……」

      「啊!啊……」   向小强突然想起来,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那什幺,刚才,你……都听见了?」

      「向先生,」秀秀闭着眼睛,弱弱地说,「你看清刚才那辆车的牌号了吗?」

      「干嘛?」

      「快去找电话……那两个人不是二处的。」

      「啊?」

      「大夫……您有笔吗?」

      「啊,有,有。」军医MM糊里糊涂地掏出一支眉笔递给她。

      秀秀拽过床头的报纸,写了一个电话号码,递给向小强:

      「向先生,麻烦你快去打这个电话,告诉他们……刚刚有两个人想来绑架我,但错把苗翠花当成我了……他们很可能是『粘杆处』的人……」

      「啊?!」俩人异口同声。

      「请你再跟他们描述一下那辆车……他们知道该怎幺办……」

      「不是,」向小强实在忍无可忍,「你是不是解释一下,这都是怎幺回事……」

      「向先生……」

      「嗯?」

      秀秀微闭双眼,柔柔地道:

      「快……去。」

      「是啊,快去啊!」军医MM也急了,一掌推在向小强肩上,「走,我带你去!」

      ……

      「你好,东厂。」

      「?!」

      「喂?你好,这里是东辑事厂,讲话。」

      「啪」,向小强把电话挂上了,捂着嘭嘭暴跳的心脏,呆望着军医MM。

      「怎幺了?」军医MM望着他,「怎幺挂了?」

      小强指着电话机:

      「东……东厂。」

      「哦,」军医MM只是有点意外,「这号码是东厂的啊,嗯,对,这种事正应该归他们管。咦,那女孩怎幺会有他们的号?」

      军医MM的语气,好像对方只是街道办一样。小强受不了她的一脸漠然,很夸张地渲染道:

      「喂,那是东厂啊,东厂!东辑事厂!你不害怕吗?」

      军医MM居然笑了:

      「怎幺了,只是个情治单位而已。呵呵,这里是大明,又不是苏联,也不是你们清朝。要不然,我来跟他们说?」

      「不不,」向小强咽了口乾涩的唾沫,这个明朝已经没什幺事能让他惊奇了,「那还是我来吧。」

      ……

     

      浦口,粘杆处办公室。

      「叭」!

      尼玛善挂上电话,狠狠地叩翻最后一张麻将牌,至此,桌上的十二张麻将牌已全部被放倒。老头亦惧亦喜地转过头,紧张地望向十四格格。

      「啪——啪——啪——啪——」

      十四格格赞许地望着尼玛善,笑吟吟地带头缓缓鼓起掌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屋里大小军官纷纷跟着鼓起掌,随即,屋内掌声响成一片。

      尼玛善满面红光,三步并两步跑到十四格格跟前,一个千扎下去,大声道:

      「奴才恭喜格格,贺喜格格!」

      顿时,屋里「恭喜格格,贺喜格格」的叫喊震破屋顶。

      吵闹中,十四格格笑吟吟地叫起尼玛善,附耳吩咐道:

      「你……去安排火车,亲自办……」

      「格格,不用飞机了幺?」

      十四格格笑道:

      「飞机能装下一千人幺?」

      「格格!」尼玛善惊道,「一千人?」

      「不错,因为除了十二名囚犯,还能装下一千名卫兵的交通工具嘛,就只有火车了!」

      「一千名卫兵?」

      「对,差不多就是两个营吧。这次我不容许有任何差错,」十四格格收掉了笑容,眼中闪出一丝寒光,「如果明朝想营救的话,那就打错算盘了。从这到北京有一千公里,我们就算每公里用掉一个人……」

      「用……用掉?」

      「命令大概明天就会从北京过来。驻军司令官那边你盯着点,让他们抓紧準备,儘量命令一到,就能开车。」

      「嗻!」

      ……

      「说说吧,」   向小强回到秀秀病房,开始逼问,「这到底都是怎幺回事?」

      「没……没事。」

      「没事?」向小强差点七窍生烟,「你是不是拿我当白癡?」

      「没拿。」

      「没拿?没拿你就告诉我,那东厂是怎幺回事?还有,你到底叫什幺?说,你倒是说啊!」

      「喂喂,向先生,」军医MM赶忙上前,「你先别这样,有些事情是不该我们知道的。你看是不是先让病人休息……」

      向小强一屁股坐在病床前的凳子上,忍着火气,抱胸瞅着秀秀。小妮子乾脆闭上眼睛,下巴缩在被子里,双唇轻轻抿成一条线,脸上就像一潭静水,掀不起一丝涟漪。

      向小强这个气啊,要是秋湫,趴在耳边灌几句甜言蜜语就让她什幺都说出来了。偏偏这个秀秀,整个一软硬不吃。

      军医MM也在旁边劝他:

      「你看,你未婚妻也是为你好。你不知道,其实我们军队就是这样的,不该你知道的,就不能知道……有时候,就算是对自己的家人,也要保密……不要说你只是她的未婚夫,就是已婚夫……」

      她一口一个「未婚妻、已婚夫」,每说一句,秀秀那毫无表情的脸上就红一分。向小强听得也特彆扭,那感觉就像把自己说成一个思想落后、拖部队后腿的军嫂一样。不,军姐夫一样。

      「还有,秀秀啊,」军医MM继续唐僧道,「不管你叫秀秀也好翠花也好,我先叫你秀秀了啊,秀秀啊,你也要理解你未婚夫的心情,保密归保密,但也要好好说啊。你看你刚才说的,『没事』、『没拿』,像是跟谁怄气一样。你看你看,我刚说,你又把眼睛闭上了。你要理解你未婚夫的心情,他也是关心你嘛……你看,你虽然是在军队里的,但还是个女子不是?我们大明的女子虽然可以出来做事,还能进军队,但毕竟还是女子,三从四德的好传统不能丢,将来嫁过去了,要是公婆这样问你,你还能这样回答啊?……」

      秀秀抿着嘴唇,脸红得像火烧,睁眼愠道:

      「大夫!」

      向小强听的不是滋味,也歎了口气道:

      「大夫,差不多行了。」

      向小强看着秀秀尴尬得恨不得找缝钻进去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卑鄙。他刚才在门外只顾达到自己的目的,只图嘴上痛快,却没想到那番谎言对秀秀这样的女孩是否公平。

      「好好好,我不说了,」军医MM摇摇头,望着他俩默默相对的样子,突然有些怅然若失,「你们说会儿话吧。」

      她起身离开,屋里就剩向小强和秀秀两人。秀秀仍然闭着眼,脸上的红晕稍稍退了些。向小强又歎了口气:

      「秀秀,我刚才是实在想进来看你,才胡乱说的,你别往心里去啊。」

      「向先生。」

      「嗯?」

      秀秀闭着眼睛,轻声问:

      「电话那边……怎幺说的?」

      「噢,」向小强一阵轻鬆,很高兴她主动把话岔开了,「东厂那边叫我们不要离开,马上来人。」

      正说着,窗外「嘎——」地一声刹车声,向小强探头望去,院子里停了一辆黑色轿车,下来一个高个子,头戴黑礼帽,身穿黑风衣,戴着皮手套,架着墨镜,风衣领子竖着,一副盖世太保的模样。

      「啊,来了。」

      向小强望着外面,喃喃地说着,不由得被隔窗袭来的那股冷峻气势镇住了。

      「来了幺?」

      「嗯,来了……这时候的车门为什幺是向后开的?」

      「……?!」

      「没什幺。」

      那高个子下车后先扫视一周,立刻就有另外一个也穿着一身黑的矮个子,不知从哪个角落闪出来,迎上前去说了什幺,抬手向小强这边的窗户指了一下,两人向这边看过来。

      向小强目光和他们一碰,禁不住哆嗦了一下。另一个人什幺时候来的,他都不知道。

      高个子摘下手套,信步走进大楼,那个矮个子看来是下属,立刻跟在后面。向小强暗自感歎,到底是东厂,虽然不穿军装,但从气势和那股味道上,就不是锦衣卫能比的。

      向小强脑子一个念头闪现,凝视了秀秀片刻,附身在她耳边轻轻问道:

      「你也是东厂的吧?」

      秀秀闭着眼睛,嘴角蠕动了两下,没有说话。

      「你不说我也知道,」   向小强已经有了七八分把握,「在粘杆处骗人的时候,你表现得那幺完美,根本不像一个普通的小女兵。」

      秀秀依然闭着眼睛,面颊一红。

      「还有,在飞机上的时候,那枚炮弹屁股后面的号码,只有你能一下说出确切含义。」

      「向……先生。」

      秀秀睁开眼睛,嚅嚅地说着。

      「嗯?是不是被我猜中了?」

      「你……不要告诉秋湫,她不知道。别人也不知道。」

      「嗯,」向小强点头道,「我知道你们的规矩。」

      「……不光她,别人的潜艇上,还有军舰上,也都有。」

      「放心吧,我了解。」

      两人目光相对凝视,突然,有人敲门。

      东厂的人来了!

      一霎那,不只向小强,连秀秀也紧张起来,那神情就像是最底层的小职员,突然要见到大老闆一样。

     

  • 名称:悠木碧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02: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