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狂想曲超清

      两个宪兵一来知道的很有限,二来使命在身,总之是没法多做解释。两人仓促间也了解不到什幺详情。

      「那,小强,我这就回去了,」秋湫慢慢起身,背上小包,她刚经历完大喜又逢大惊,心情极是複杂,「那……你呢?」

      向小强心中也是说不出的滋味。刚才他还把眼前的女孩当作自己的「捕获物」,当成「回明十二打」中的一个,充其量是第一个。但眼下就要和秋湫分离,虽然是暂时分离,他也明显感到了那种和心爱女孩离别的痛楚。他突然有一种感觉,自己刚才对秋湫的那一番肉麻表白,好像句句都是真心话似的。

      有句话说,一件东西只有突然被拿走的时候,你才能体会到它对你的价值。

      「行了,你赶紧回去吧,呵呵,」   向小强爽朗地一笑,「什幺『我呢』,放心吧,我一个大男人,还照顾不好自己吗?」

      秋湫依依不捨地道:

      「那……你就先在这里吃饭吧,你还没吃饱吧……」

      「成成,我吃饭,没吃饱。」

      「……吃完饭先别去玩,先去找住的地方……」

      「好好,找住的地方,找住的地方。」

      「到户部街那一带去找,旅馆又多又好,离这里还近……」

      「对对,还近,还近。」

      「……我……我争取晚上还能出来……虽然很难说,不过我争取出来……」

      「嗯,嗯。」

      「那……你晚上还在这里等我吧?我能来,我们就一起吃晚饭……」

      「嗯,好,那感情好。」

      「长官……」

      秋湫一双眼睛很威严地看过去。

      「……」

      然后又看过来,继续呈花癡状:

      「……我不能来,你也来,你就自己吃……这里饭不错的……」

      「好,我自己吃,饭不错。」

      秋湫瞅了一眼宪兵,又瞅了一眼向小强,咬着唇踌躇了一下,飞快掏出小笔记本撕了张纸,写下了什幺,交给他:

      「小强,这是我家位址,这是我爸爸的名字……你……你……你……」

      「我明白,」向小强望着她的眼睛,接过纸条,小心装起来,微微一笑,「放心吧,我知道怎幺做。我说到做到。」

      向小强现在很认真了。

      「小强……」秋湫垂下眼睛,声音有些哽咽了,「你……你一定要找一个带电话的旅馆……去我家的时候,留下电话号码……我过两天就可以回家……」

      向小强开始怀念后世的手机时代了。是啊,这个时代,一旦分别,就不知道什幺时候才能联繫上。怪不得古代有那幺多伤感的离别诗。他安慰她道:

      「好的,我知道。」

      「如果……我爸爸一时不同意的话……你就留给一个叫『蜗牛』的人。蜗牛叔对我很好的……」

      「嗯。」

      秋湫飞快地在眼睛上抹了一下,轻轻抽了一下鼻子,然后戴上自己的宽边女帽,仿佛是戴上军帽一样。她抬起头,对两个宪兵道:

      「走吧。」

      「……」

      向小强抬起一只手,欲言又止。

      他听出秋湫已经是带着鼻塞音了。

      向小强目送着三人的背影走下楼梯。然后像突然想起什幺似的,猛地扑到窗边。

      几秒钟后,秋湫和宪兵出现在楼下,上了一辆小轿车。车慢慢开了,过一会儿,消失在车水马龙里。

      「呼——」

      向小强长出一口气,怅然若失地坐回桌边,只觉得心中很是憋得慌,仿佛有块东西堵着。

      不可饶恕的是,鼻子……鼻子居然也酸了起来。

      ……

      向小强勉强又吃了几口。刚才还鲜美如珍馐般地几样食物,现在吃在嘴里却完全没有味道。他心中骂了一句,歎口气,扔下筷子。

      经过刚才一幕,周围不时有目光向他刺来,指指点点,窃窃私语。向小强扫视一圈,冷哼一声,唤过伙计,结帐走人。

      「粘杆处」真的很强悍,反击如此之快,刚刚一天功夫,就把他辛辛苦苦救出的女孩子绑架回去大半。不用说,是那个阴险女人的杰作。

      很奇怪,按理说,此刻搞坏小强心情的,本应是这件事。但不知为何,随着秋湫的突然归队,这件事反而显得没什幺分量了。

      「蚱蜢号」的十二名女孩中,向小强比较喜欢的就是秋湫和秀秀。秀秀肋骨骨折,住在海军医院里;秋湫又刚被宪兵护送回去了。两人都得到了很好的保护。

      「既然我的大小老婆都没事,」   向小强边走边长吁短歎,「剩下的事就和我没关係了,就都是明朝当局的事了。偶来明朝是娶老婆过安生日子的,又不是当英雄的。那个『十四格格』,奶奶的,这辈子也不想和她沾上关係了。」

      ……

      户部街的旅馆果真是「又多又好」。不,更贴切的说法,应该是「又多又贵」。早就该想到的,以小妮子的那个消费观,推荐的东西,啧啧……

      不过便宜的旅馆又没有电话。向小强没想到在这个时代,民用电话普及如此之低。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有电话,价格还不算太离谱的旅馆住下。

      本来秋湫借给向小强的一百块钱在商店里一通花,还剩一半。这家价格不算离谱的旅馆,住一天就要三块半,向小强折算了一下,发现差不多是后世四星级的标準了。就兜里这点钱,不吃不喝也住不了几天。生存问题要抓紧想办法了。

      向小强歎道,这真是「一分钱憋死英雄汉」,老子来到明朝出生入死,能把十二个女孩子从虎穴救出来,却解决不了自己的食宿。还要厚着脸皮让老婆养着。

      「这是人家喜欢我,愿意当我老婆,人家要是压根对我没意思怎幺办?难道老子救完你们的人,自己还要上街要饭不成?日,这个明朝当局,真是让英雄流血又流泪啊!」

      ……

      安顿好住处,还不到下午两点,时间还早,向小强準备趁下午的时间去医院看看秀秀。吃饭的时候秋湫和他说起过,秀秀住在金陵海军医院里。要没这档子事,他们準备吃完饭就去看她呢。

      问了问人,金陵海军医院就在常府街,跟户部街连着的,几乎是抬脚就到。常府街,据说是开国名将常遇春的府邸就在这里。

      大概是为了和周围的古建筑区协调,金陵海军医院也是相当古色古香,和向小强印象中的军医院形象大相径庭。不过好在和小强料想的一样,这所海军医院和后世的一样,也是对平民开放的。这样也节约资源。要不然没有秋湫领着,还真不好进。犯不着为了看个人再偷偷混进去。

      明朝真好,大概是由于男性资源严重紧张,很多岗位都是能用女性就不用男性。这里不但护士是女的,就连医生也大多是女的。

      ……

      「不行,你连她全名都不知道,我怎幺相信你。」

      军医MM说得斩钉截铁,双手插在大口袋里,大口罩上面,一双大眼睛警惕地盯着向小强。

      要说明朝这边,警惕性普遍就是比清朝好。要是清朝那边都像她一样,向小强昨天早死一百回了。要是他会说南方话还好些,现在他这一嘴的「清朝口音」,还什幺证件都没有,想不让人怀疑都难。

      女人……女人……该死的女人,认真起来比男人还难缠。不过,女人都是感性动物,不能以理服之,就只能以情动之了。最后一招杀手锏——

      「唉,这位姐姐有所不知,我向小强……」

      ……

      我向小强本住在清朝浦口镇边,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谁知那清狗他不留情……可怜老父他魂归天,此恨更难填……从此我心一片磁鍼石,不指南方不肯休……

      ……

      「哦……」军医MM双眼写满同情,歎了口气又问道,「你真的很不幸啊……可这和尚秀又有什幺关係呢?」

      哦,尚秀?这就是秀秀的名字了。

      向小强低下头,慢慢地靠着墙,蹲坐到地上,默默抽出準备好的红玫瑰,放在鼻子下面,双眼失神,声音哽咽:

      「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摆在我面前,可是我没有珍惜……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月圆之夜……」

      ……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月圆之夜,就在我向小强心向大明、冒着天寒地冻横游过江、就要力竭身亡时,被一条美人鱼,哦不,被一艘潜水艇救下……从此我俩花前月下,海誓山盟……奈何清虏未灭,何以家为……又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月圆之夜,我俩把给对方的信埋在一颗大树下,相约两年后的今天再来相聚,拆信……她要我答应她,到时候要驾着五彩祥云来娶她……今天正是两年后的约定之期,却传来了潜艇失事的噩耗……

      ……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愿意对她说三个字,」   向小强嗅着玫瑰花,『泪眼』朦胧,「我……爱……你……」

      军医MM怔怔地望着小强半晌,才深吸一口气,轻轻说道:

      「哦……好美丽……」

      「如果非要给爱加上一个期限的话,」   向小强缓缓抬头,也凝视着她,轻轻吐道,「我希望会是:一……万……年……」

      军医MM双腿一酥,轻靠在墙壁上,右手轻轻捂着胸口,等待狂跳平息。

      怎幺还会有这样癡情的人?在这个摩登的新时代……啊,是了,他是从清朝过来的……我大明男子向来视女子为草芥玩物,已经不会有这样忠贞癡情的奇男子了……

      向小强望着她道:

      「我虽然看不见你的脸,但从你的眼睛里,我能看出,你是个充满同情心的人。我也不要求见她了,我只希望你能告诉我,她……她还好……」

      军医MM怅然一歎,不由得很是羡慕那个秀秀:

      「放心吧。她……还好,……你不久就可以见到她了。」

      靠,向小强暗骂,这样了都不行,还要「不久」才能见到她。算了,事有可为,有不可为,今天见不到就见不到吧……

      「那,我唯一的请求——请帮我把这个交给她。」

      向小强缓缓递上那支红玫瑰。

      「哦,不不不,」军医MM连连摆手,头摇得像拨浪鼓,「我帮不了你了,因为……」

      「因为什幺?」

      军医MM一脸歉然:

      「尚秀已经被转走了。」

      「转走了?!」

      向小强从地上弹起来,拍拍屁股,心想你早说呀,这不是浪费我感情吗!

      「转到哪去了?」

      「具体转到哪我们不知道,因为是『二处』来人办的。」

      「二处」?锦衣卫?

      向小强急问:

      「什幺时候的事?」

      「就在你刚才讲到你们在大树下埋信的时候,人才刚刚抬出去……」军医MM一双眼睛越发的歉然,「要不你现在去追,车可能还在院子里呢……啊,啊,不行了,开走了,开走了。」

      「我靠!」向小强扒着走廊窗户,望着一辆救护车绝尘而去,转过脸吼道,「我说大姐,你没事吧?噢,我说在大树底下埋信,你就眼瞅着人家抬出去,也不叫我一声?你把我埋了算啦!」

      「你……你怎幺这样说话,」军医MM后退一步,「我不过是想……想听你多讲一些,我……我那时候还不能肯定你和她的关係,所以想听你多讲一些你们的事,好……好证实……」

      「靠,我欠你的呀!」

      向小强一拳砸在旁边一扇病房门上,「咚」!房门大开。

      病床上,秀秀躺在被子里,侧着头,正静静地望着他。

     

  • 名称:异世界狂想曲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00:5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