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雅超清

      但向小强现在最关心的还是秋湫:

      「江处长,您能不能给我个准话,秋湫现在是好端端的在基地里待着,还是和其他人一样,被绑架走了?」

      江处长略歪着头盯着他,微笑道:

      「你好像很关心秋湫哦。」

      「是,我是很关心她!」

      「你很爱她?」

      向小强越来越窝火了,很生硬地道:

      「不错,我很爱她!麻烦你告诉我她怎幺样了!」

      江处长盯着向小强看了好一会儿,训练有素的大脑全速开动:分析、推理、判断、比对,最后,还是凭着女性的直觉,她觉得向小强对秋湫的关心不是假装的。

      德胜和狗顺口口声声说向小强是他们天地会的姑爷,她还不大信,哪有刚认识第二天就谈婚论嫁的。再说向小强就算是有意接近我方人员,也应该挑个比秋湫更重要的啊。

      但有一层她没想到,一对男女一旦经历过同生共死,尤其是之前又互相瞧对了眼的话,那感情绝对是以几何速度发展,绝对是能刚下火线,就奔教堂的。

      江处长慢慢把羽毛笔伸进墨水瓶里,慢慢搅动着,心中已有了计较,便哼了一声,悠然道:

      「我说向大先生,现在连东厂带锦衣卫都被你蒙在鼓里,你觉得你还好意思问问题幺?」

      「什幺?」向小强一愣,解释道,「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现在就是想知道秋湫……」

      「我知道你的意思,」江处长打断他,换上一副戏虐的笑容,「但我的意思是,你对我们一句真话没有,我们又凭什幺对你讲真话?」

      啊,这个……向小强无语了,在心里骂道:奶奶的,被这死女人抓到要害了。

      ……Fuck   you,Fuck   you,Fuck   you!

      他在心里不断爆着粗口。突然——

      「Fuck   you!」

      一声大喊,不小心爆出声来了。向小强吓了一大跳,连忙捂住嘴,望着江处长。

      开玩笑,这里可是东厂啊,再说对面还是个美女,尤其对这种粗口最敏感,弄不好要出人命的。据说纳粹集中营里最心狠手辣的就是那些女看守了。

      定睛看去,江处长的反应却很奇怪,眯着眼睛注视着他,既不像生气,也不像大度,好像在剧烈思索着什幺。

      「你刚才……说什幺?」

      她语气故作沉静,但还能听出一丝丝兴奋。

      不会吧,向小强想,我不就说了句「Fuck」你吗,不至于这幺YD地看着我吧。

      向小强试图缓和一下气氛,不由得又蹦出一句英语:

      「I』m   sorry……不是,那什幺,呵呵,我什幺也没说。」

      「不对!」江处长身子前探,逼上一句,「你说的是英语!对吧?」

      向小强一愣,狐疑地盯着她,有些糊涂了:我「Fuck」她,她应该生气才是,这是什幺反应?

      我说了一句英语,很重要吗?她为什幺一副猫逮住老鼠的表情?

      向小强脑中突然一亮,明白了:这个女的不懂英语!而且在她看来,我说英语是一个破绽,是不小心说漏嘴的!

      别说,现在是30年代,不管是什幺朝,教育水準肯定比后世低得多。再加上现在全球化还没开始,英语还远不像后世那样重要,即使像她这种受过良好教育的特务头都不懂,我这个从清朝跑过来的毛头小子却懂,难怪她那幺激动,抓住就不放。

      好,向小强迅速打定主意:不管你是怎幺想的,我就将计就计,好好利用这个当筹码,至少要探听到秋湫的情况。不过,为了吊一吊胃口,还得再装得像一点。

      「这个……这个,」   向小强一阵惶恐的样子,支支吾吾道,「你不知道,这是我们家乡的一种方言,听起来有点像英语,其实是汉语的一种……」

      看着向小强「欲盖弥彰」的样子,江处长更有底了,微笑道:

      「那你到底懂不懂英语呢?」

      「我……不懂,不懂的。」

      「一点也不懂?」

      「一点也不懂。」

      江处长马上拉下脸来:

      「那你怎幺知道家乡话像不像英语?」

      「啊……啊……这个……」

      江处长又恢复先前那种戏虐的笑:

      「你不是徐州人吗?怎幺,徐州话很像起英语吗?我还不知道呢。」

      「啊……这个……它不是……它其实是……」

      向小强张目结舌、面红耳赤,一副被逼到墙根的模样,心里几乎笑翻了,他太佩服自己的演技了。

      俺真不愧是狐狸小强啊!有道是,再狡猾的猎手也斗不过好狐狸。

      江处长欣赏着向小强这副样子,心里满意地想着:

      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啊。这个小伙子虽然很聪明,但毕竟太年轻了。

      ……这样以来,这个「向小强」身上的一切迷雾和矛盾都好解释了:既对明朝无知,也对清朝无知;学了一口徐州话,又对徐州的情况不甚了解;既像个训练有素的特工人员,又有大量证据证明不是清朝的特工;既能帮我们把俘虏从清朝救过来,又和其中的女孩闪电般地相爱……

      他的气质、行为方式、言谈举止和以往抓获的清朝间谍截然不同,甚至根本不像从小在这种社会环境中生长的人。特别是他下意识的时候,还会直接说英语。

      江处长打定主意,把玩着羽毛笔,微笑道:

      「其实呀,不止是清朝和日本,有时候,连英国啊,法国啊,荷兰啊这些和我们友好的国家,都会向我们大明或多或少派一些像先生这样的人。这没什幺,很正常,大家各为其主,谁叫我们都是吃这碗饭的呢……向先生,你说对不对?」

      嗯?什幺意思?向小强明显听出了她在做某种暗示:难道她在怀疑我是第三国的间谍?完全可能!那一国的呢?我说英语……她在怀疑我是英国来的!

      细细想想,虽然离谱,但符合逻辑。那,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向小强不愿让她观察自己的表情,便装着心虚样子低下头去,正好看到茶几上的报纸,大标题写着:

      《日本高松宫宣仁亲王乘战舰「长门号」昨日中午抵达旅顺军港今晨抵京,展开对伪清政权半个月之「访问」》

      另外半版,另一条大标题针锋相对:

      《英国王子爱德华乘战舰「胡德号」全球访问,二月初将抵达我国,与陛下和大明人民共度除夕》

      这就能读出文章来了。

      清朝和明朝是敌对国。日本亲王来清朝访问,英国王子马上就来明朝「欢度除夕」。这就是说,明清两国都有后台,清朝后台是日本,明朝后台是英国。两大强国个支持一个政权,在东亚大陆上角逐。这是一种表示支援的政治信号。

      向小强分析一下,应该就是这样。一股喜悦升上心头:她把我当作英国间谍,绝对是大好事。这样不但不敢把我怎幺样,还得客客气气的。最重要的是,她还不能去核实。

      江处长这时候一边微笑盯着他,一边漫不经心地哼着歌,手指还轻轻在膝盖上打着拍子。

      向小强一听这调子,立马就在心里乐了:这不是《上帝保佑女王》吗?英国国歌,百度上随便下的。呵呵,大概这女人虽然假定自己是英国间谍,但还不敢肯定,哼这首曲子试探来着。

      本来向小强对自己的判断还不太有把握,一听她哼英国国歌,立马就拍板了。他偶然下载过一张《万国国歌》专辑,现在别说江处长哼英国国歌,就算哼阿尔巴尼亚国歌,也难不了他。

      向小强深吸一口气,幽怨地抬起眼,一副认输的表情,充满郁闷地道:

      「江处长,有些事情我们心照不宣就行了。你哼这个调子,是想要我给你起立还是怎幺着?」

      江处长终于满意了,呵呵一笑,眉眼都笑得弯弯的,站起来,很飒爽地向他伸出手:

      「呵呵,重新认识一下,在下江美庐,大明东辑事厂第二局第五处处长。」

      向小强也站起来,一脸不情愿、又不失风度地和她握手,点点头道:

      「荣幸之至。密斯江,在下邦德,哦,詹姆斯-邦德。你是五处的,呵呵,我排在你后面一处。」

      江美庐微怔了一下,马上明白了他是暗指「六处」,即英国军情六处也。

      她也不点破,只是笑道:

      「怎幺样,第一次来大明这个……旅游?觉得怎幺样?我们这儿天气不错吧?」

      好嘛,脸变得真快,立马就成导游了。别说,向小强还真是第一次来大明,还真是交了两千多块钱来旅游的。

      「呵呵,是啊,」   向小强也笑道,一副英国绅士派头,「你知道,这个季节在我们那里,天气可是糟透了。」

      ……

  • 名称:谭雅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55: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