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的尾巴超清

      卡车蹒跚地行驶在高低起伏的土路上,两道光柱忽高忽低。已经是夜里两点多了。

      「格格,你看,真、委屈您了,」机场值日官不断地向十四格格请罪,声音也让颠得一顿一顿,「让您千、金之躯乘、坐这种、车,奴才、真是……」

      十四格格望着窗外,随便地说:

      「无妨。」

      「唉,主要是这大、半夜的,也实、在弄不到轿、车……奴才真是……」

      「嗯嗯。」

      三人座的驾驶室里,左边是司机和机场值日官,十四格格坐在最右侧。虽然浦口十二月的夜风阴冷无比,但十四格格还是把玻璃全部摇开,摘下帽子,让浸骨寒风毫无遮拦地吹着自己的脸孔和短髮。她深吸一口气,一阵冷战寒彻全身。她知道这样少不了生一场病,可头脑感觉却很舒服,烦躁和睡意都少了许多。

      司机和值日官都穿着军大衣,犹被冻得打哆嗦,望着只穿着单装的十四格格如此疯狂举动,却谁也不敢多嘴。

      「能不能再快点?」十四格格转过脸问。

      「回格格的话,」司机小心答道,「现在已经很快了。太黑了,路又不平,再快就会出事……」

      十四格格咳嗽两声,烦躁地摆摆手:

      「嗯嗯,我知道了。」

      ……

      翻过一个小丘陵,前边出现两条光柱。很快变成四条光柱,马上又变成六条光柱,也在土路上摇晃着靠近。

      「咦,前边来了三辆车。」司机嘀咕道。

      十四格格头探出窗去,眯起眼睛望着前面。好像最前边一辆是轿车,后边两辆是卡车。她掏出怀錶看了看,已经夜里两点半了。这时候谁还在出行,而且是这幺大的排场?

      「这条路只通机场吧?」她问道。

      「回格格的话,」司机说道,「只通机场!」

      「格格,」机场值日官笑道,「可能是浦口哪位大官现在醒过味儿来,派小车接您来了。」

      司机也连连称是。十四格格心中略宽,点点头,戴上了帽子。

      对面的三辆车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越逼越近,眼看就要撞上了。司机猛踩刹车,三人几乎都撞到挡风玻璃上,尤其是十四格格,整个身子都被甩出座位。

      司机看了格格的狼狈相,惶恐懊恼之极,伸出脑袋破口大駡道:

      「日你妈呆X!怎幺开的车子,你啊是要死啊?」

      没想到对面更不含糊,小轿车司机也伸出脑袋,开腔骂道:

      「日你妈呆X!我要死啊是你要死?你还讲我,你怎幺开的车子?来来来,你下来,说说我俩到底谁要死?」

      这边的司机听到对方还嘴,立刻火冒三丈。他们机场这边的人都是归空军管的,浦口陆军那边再大的官,平时也管不着他们。再加上十四格格现在坐在他的车上,更是有恃无恐。他「呸」了一声:

      「叫我下来?你也配!你啊晓得我车子上坐的是啥人啊?」

      对面小轿车司机「嘿嘿」一笑,好像听到了好笑的笑话一样:

      「呵呵,真笑死人了,你车子上是啥人?你啊晓得我车子上坐的是啥人?我待你讲,只要不是皇上、王爷,什幺人也得乖乖滚到一边!识相点啊我待你讲,赶紧退到一边去,让出路来!」

      十四格格爬回座位,戴上帽子,对司机道:

      「问问他们那边什幺人。」

      「嗻,」司机探出头,喊道,「喂,你们那边坐的什幺人啊?」

      「哼哼,说出来吓死你!先说好,你们那边有在旗的吗?有的话先下来打千儿!『粘杆处』的十四格格大驾在我们车上!」

      一句话说出来,这边驾驶室里三个人全愣了。十四格格心中一凉,万没料到对方居然会有人冒充自己。能冒充自己,肯定要有女的。有女的,那就基本肯定明朝女俘被救出来了。

      「啊……这……格格,您看……」司机结结巴巴地转过头来,望着自己车里的这个十四格格,「他们那里也有一个十四格格,这……重……重了吧?」

      他自作主张探出头去,喊道:

      「喂,你们那是哪个『十四格格』?」

      对方不耐烦地道:

      「还有哪个?当然是『大清和硕东珍郡主殿下』!还不快让开!」

      司机正在愣神,十四格格一把将他拉进来,一句话也不说,先递给他一本证件,又掏出一只打火机,「当」地打着,照着证件和自己的面孔。

      司机和机场指挥官凑在一起,抬头看看脸,又低头看看证件。借着火光,清楚地看到证件上的照片、粘杆处印戳、「爱新觉罗-显杍」的姓名字码、一枚「和硕东珍郡主」字样的小篆印、甚至还有一款「大清嘉德皇帝之玺」的大方印。

      司机吓得手一抖,证件掉到地上,他赶忙钻下去捡起来,双手捧还,两人都颤声道:

      「小……小的(奴才)该死!」

      十四格格隔着玻璃,忐忑地打量着对面的一辆轿车和两辆运兵卡车,舔舔嘴唇:

      「听好了,对方全都是明朝分子。今晚抓到的明朝女俘虏应该也在车上。这样,你就装着不相信,过去看看,回来告诉我他们有多少人,什幺武器。」

      「嗻……嗻。」

      司机开门,战战兢兢地过去了。过一会儿又跑回驾驶室,脸色煞白地道:

      「格格,两……两辆卡车里全坐满了,怕不有几十个,穿的全是咱们的衣服,拿的都是大长枪!」

      「有女的吗?」

      「好像有吧,嗯,有几个。」

      十四格格咬着手套,快速思量着。这应该是为了救俘虏,化装成我方士兵的明朝突击队。可能是空降过来的,也可能是划小船摸过来的。明朝经常干这种事。此时司令部大概已经被袭击了,现在他们抢了汽车去机场,为了路上过卡子方便,便冒充成护送自己的队伍。她知道和清朝不同,明朝那边效率很高,这几个小时足够他们得到消息,安排行动的了。而且肯定如司机所言,对方足有几十个人,要不一辆卡车足矣,为什幺还要费工夫弄两辆?

      她这样想着,冷汗顺着耳根流下来。

      「格格,」机场值日官想显示一下,「他们劫了俘虏,深入我方,此刻肯定如惊弓之鸟,无心恋战,我们也有十几个人,可以跟他们打一下,没准能把俘虏抓回来呢!」

      十四格格沉吟一下,摇摇头:

      「不,不能为了几个潜艇兵,就拿我们的飞行员去拼。不值得。再说对方可能是突击队,专门训练的,我们不是对手。」

      对方已经按喇叭催了。她对司机说:

      「这样,你装做车子熄火,发动不起来,先把他们堵在这里。他们急着让我们让路,后边可能还有追兵。」

      司机早已吓得面如土色,巴不得早早离开,但只得从命,手颤抖着熄了火,然后不停地转动钥匙。

      ……

      「喂,你们他妈的怎幺回事呀?」对方轿车司机骂骂咧咧地过来了。

      「熄……熄火了……」

      「熄火?你他妈的找茬的吧?刚才还好好的,这声音也不像呀!」

      轿车司机来到跟前,拉开车门:

      「喂,下来下来,我给看看。日你妈倒是下来啊!」

      他一把把司机揪下来,自己坐上去,一下就把引擎发动起来了。

      「妈的,一点没坏,好了,上去上去,」他跳下车,拍拍双手,「在这里装什幺蒜,想找麻烦也不看看是谁!」

      司机狼狈地爬上来,望着十四格格。十四格格无奈地歎口气,点点头。

      卡车慢慢退到路边的田地里,让对方的三辆车耀武扬威地过去了。

      「格格,咱们跟上去吧?」机场值日官悄悄问道。

      追去机场又怎幺样呢?十四格格想着,机场一个兵也没有,仅有的十几个飞行员也被调来保护自己了。

      她问道:

      「从这里到浦口司令部还有多远?」

      司机道:

      「马上就进镇了,最多还有二里地。」

      就是还有一公里,而从机场来的时候足足开了半小时,起码有二十公里。够对方开一阵的。

      十四格格知道,在浦口,这种和明朝一江之隔的地方,不管其他单位再怎幺鬆懈散漫,有一个兵种肯定是全天候待命的。

      「让他们去机场好了,现在用最快的速度到司令部,」她咬着手套,慢慢地说,「我要他们给我叫醒高射炮部队。」

     

  • 名称:妖精的尾巴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53: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