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德战记超清

      南京。明朝军事情报局。

      紧闭的审讯室外面,一名穿着白大褂,白髮苍苍的老教授在对一个少校说话。

      「唉,」老教授摘下眼镜,用绒布擦着,摇摇头道,「他始终坚持那一套说法,也就是说自己来自未来,是乘坐一种叫『时空穿梭机』的东西,还要钻到抽屉里,等等……这个,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什幺?」

      「也就是说,这种病例确实属于我们精神医学上所称的——间歇性偏执。」

      「间歇性偏执?」少校皱着眉头。可以看出他对这个结论很不爽,本希望从中挖出很多东西的。

      「对,」老教授点点头,「而且是比较典型的那一种。这个……我们之所以称之为『偏执』,是因为这种病人在平时会很理智,很清醒,可以说和常人一样,有的时候甚至比常人还聪明……」

      「嗯,」少校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倒是这幺回事。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他的表现的确可以说很聪明,甚至说狡猾。」

      「所以啊,你看,病人平时会很聪明,但是由于他的大脑在某件特定的事情上受过刺激,所以一旦提起这件事,病人就会进入到一种完全偏执的、不可理喻的状态。我们称之为『诱因』。哪怕这件事再荒唐,病人也会百分之百地相信,而且还试图强迫别人也相信。这个……你们的这个病患,就完全属于这一类型。」

      「但是,」旁边一个记录的小女军官不甘心地问,「那他从天而降又怎幺解释?」

      那个少校连忙咳嗽了一声。

      「关于这个……」老教授扶了扶眼镜,微微笑道,「关于这个问题,这就是你们军方的事情了,就不在我的专业研究範畴了,呵呵……要不,我帮你也检查一下?」

      「哦,呵呵呵,」   少校也笑了起来,从皮包里拿出一叠档,「这次多谢您了……关于这件事,您知道,从头到尾都属于军事机密,所以按规定,最后还要麻烦您签一下守密协定……」

      「呵呵,我晓得,这本是应该的。」

      老教授微笑着点点头,瞥了一眼少校肩章上的小飞鱼标誌,接过档,略作流览,便在这份保证书上签了字。

      ……

      第三天早晨。

      羁押室里面,向小强在一张行军床上,睡得昏昏沉沉。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叫把他吵醒。

      他睁开双眼,环视这间不大的羁押室,才想起来现在已经在明朝了。还是在军情局,也就是传说中锦衣卫的监狱里。他揉揉眼睛,坐起来。

      向小强觉得自己也真够倒楣的。他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

      最开始,从半空掉到冰水里差点淹死,紧接着就害得人家损失了一艘潜艇,外加全体被俘。

      好容易,花了大半夜的功夫,绞尽全部脑汁、使出浑身解数、激发全部潜能、就差爆发小宇宙,算是带着十二个女孩子虎口脱险,踏上了大明土地。

      但是双脚还没踏上大明土地,就被认出了是这件事的肇事者。于是乎,还没看清这时候的明朝什幺样呢,就直接被锦衣卫的车接走了。

      这真可谓刚出虎穴,又入狼窝。刚出了粘杆处机关,又进了锦衣卫机关。

      但是这时候的锦衣卫还不错,传说中的剜骨、拔肠、站枷、老虎凳、辣椒水等诸般酷刑一样没尝到,也没挨打。人家只是在一盏灯下,很文明的问了他一夜。

      向小强最后被问得七荤八素,困的实在熬不住了,把穿越什幺的实话都说了出来。

      这下更不得了了,好家伙,人家直接从随家仓医院请来精神科教授,又检查又鑒定,最后下了「间歇性偏执」这幺个结论。

      好在那个老教授还不错,虽然判定他是间歇性偏执,但由于向小强本人强烈表示不愿住院,老教授又考虑到他的症状不具攻击性,还是尊重了他的意愿,只是开了些药让他按时吃。

      锦衣卫那边呢,问了一夜问出个间歇性偏执,又由于十二名艇员的证词,至少判断他不是清朝间谍,所以只是让他定期报告行蹤,就準备开释了。他足足睡了一整天,大概今天早晨就能出去了。

      羁押室门开了,一个小女文职军官的脑袋伸进来,眼珠滴溜溜转了几转。

      向小强认出这就是昨天审问他,在旁边记录的那个装的气势汹汹的小女军官。向小强懒得鸟她,躺在床上,翘起一只脚丫子大脚趾和二脚趾做出一个V字,懒洋洋地道:

      「我说小姐啊……啥时候放俺出去泥?」

      那女军官哼了一声,冷冷地道:

      「向小强,出来。」

      「好哩!」

      向小强一骨碌翻起来,露出还算结实的上身肌肉。女军官「啊」了一声,迅速关上门。

      ……

      「算你走运,」那个锦衣少校一脸不爽地对向小强说,「你可以出去了。因为你算是从北边跑过来的。我们大明规定,凡从清朝那边弃暗投明、投奔大明的,不论军民人等,经过审查后,皆为其办理相关公民证件。你的明朝身份证两三天就能办好。本来呢,还要按其投奔贡献的大小,给予10万元重奖到100元安家费不等的奖励……你过来的时候带了一架飞机,又俘虏了一个清朝飞行员,功立得挺大,按理说怎幺也能奖励个几万块。但是你先前弄沉了我们一艘潜艇,还让一个艇员受重伤,祸也闯得挺大,本来该坐几年牢的,现在两下相抵了。所以你现在啥也别想了,出去自己想办法去吧。警告你哦,虽然现在经济萧条工作不好找,你也别动什幺歪脑筋。你在北边粘杆处玩的那一套,漂亮是漂亮,在我们大明不好使。」

      ……

      向小强根本没什幺东西要收拾,从天上掉下来的时候,穿的是夏天的衣服,T恤短裤。就连这两件,也是在当初骗衣服的时候,随手扔掉了。到了这边,身上那套清朝军服也被没收掉了,好说歹说,人家才算是把里面的内衣留给了他。他现在身上穿的是锦衣卫监狱的号服,就是一种灰布的大棉衣。考虑到他的情况,人家允许他把这套「制服」借出去,让他买了衣服后,再送回来。

      说得轻巧!要买衣服先要有钱,要有钱就要有工作。问题是现在穿着这幺身衣服,到哪找工作去!

      向小强一边在走廊上晃蕩着往外走,一边想着:唉,论穿越后的艰难,小说中那些大大们,哪能同俺相比?

      秋湫?

      向小强眼前一亮,走廊门口俏生生地站着一个女孩,依稀便是秋湫。小妮子一身小洋装,戴一顶英式宽边女帽,提着一只小手袋,正百无聊赖地望着墙上的军事条令,手一左一右地玩着过膝呢裙,两只脚也不老实,一会儿以左鞋跟为中心转半圈,一会儿又以右鞋跟为中心转半圈。门口两个荷枪实弹的卫兵站得笔直,用余光偷偷看她,不知是监视还是偷看。

      虽说秋湫一下飞机就把向小强举报了,但向小强也知道这妮子就是这样,有点一根筋。再加上今天刚出来,心情很好,看到秋湫专门等在门口,一点不满也都消了。

      向小强轻手轻脚地靠过去,很无耻地作势要拥抱,秋湫反映到很快,「啊」了一声,红着脸躲到一旁。

      向小强笑道:

      「哎呀,到底是自己人感情深啊,我就知道你不会把我扔在这里不管的。」

      「嗯,……」秋湫扭捏了一会儿,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揪着裙子,脸红彤彤地道,「嗯……先跟你说好,我就是觉得对你不起,才给你担保,让你出来的……那个,你可千万别误会啊,换了别人,我也会这幺做的……关于这一点,你明白吧?」

      她抬起头,面红耳赤,很紧张地望着向小强。

      向小强明白了,自己能这幺快脱身,除了老教授的诊断书,还有她这个潜艇部队艇长的担保。

      他心中掠过一丝感动,脸上仍是嬉皮笑脸地:

      「明白明白,当然明白。」

      「嗯……你还没吃早点吧?」秋湫脸上又是一阵红云,不知从哪变出一个纸包,「我给你买了灌汤小笼,你快吃,很香呢……」

      向小强欣赏着秋湫这副小女儿态,感到很满意。昨天在清朝那边凶得不得了,现在换上便装,立马憨态可掬,可爱至极。

      哈哈,很好,有戏。

      看来「回明十二打」不会是白日梦了。好吧,这第一打第一钗,就先拿秋湫开张吧。

      ……

     

  • 名称:阿拉德战记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51: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