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园孤岛超清

      纪念碑两侧,各有一座一米来高的铸铁烛台,上面是汉白玉的长明烛造型,蜡烛芯像是钢管子,大概通着煤气,喷着火苗。秋湫说,这对蜡烛自从1900年纪念碑建成后,就一直未熄灭过。

      「白蜡烛」上火苗跳动着,就像是为沦亡的江北国土日夜守灵。

      汉白玉烛台的两侧,两名挺拔的仪仗兵扛枪伫立,任眼前游人来来往往,依然目不斜视,一动不动。

      纪念碑的花岗石台前,堆放着鲜花,有一支支的,也有一束束的。不远处蹲着一个卖鲜花的老婆婆,时不时有参观者买了鲜花,默默放到台前。

      向小强不禁讚歎:就是后世苏联红场的无名英雄纪念碑,也不过如此吧!他抑不住胸中激动,也过去花五分钱买了支鲜花,恭恭敬敬放在台前。

      一低头,看到地上有只皮夹子。

      向小强抬起头,迅速四处望望,周围人依旧熙熙攘攘,谁也没注意这边。至于那两个仪仗兵,永远是目不斜视,雕塑一般,别说地上有钱包,就是地上有眼镜蛇,大概也不会转一下眼球的。

      皮夹子鼓囊囊的,好像装了不少。现在他正是缺钱的关口,拣是不拣?要是在后世,闹市区碰见这种「好事」,肯定不能理会。问题是现在,人好像都还比较单纯,不至于是圈套吧?

      从遍地是骗子的后世穿越来的向小强,用「鹰隼般地眼睛」余光扫了一圈,明显感到有人正在盯着自己。他飞快一瞥,十米开外的石凳上,一顶鸭舌帽下,有张戴墨镜的獐头鼠目的脸,迅速地躲开了他的目光,装得若无其事地低头看报。

      他大爷的。这孙子还嫩点儿。

      行了,有数了。向小强心中暗笑,转身离开。

      狗顺目光从墨镜上面瞥出去,拿着报纸的手开始抖起来,牙咬得咯咯的。

      这皮夹子里装了500明洋。他本来想的是,姑爷捡起来自己昧了最好,这样最省事;要是这姑爷的品行和一个刚放出来的人实在不符,居然会拾金不昧的话,那幺自己就扮成一个感激涕零的失主,说什幺也要他收下一半钱做谢礼。作为姑爷的泡妞经费的话,250明洋也不少了。但他没想到,人家连拣都不拣。

      「我们姑爷不是精得跟猴一样,就是笨的跟猪一样。」

      狗顺骂骂咧咧的放下报纸,等他们走得远些,立刻抬屁股沖过去,捡起钱包装起来,又开始观察二人,判断他们下一次要经过的路线。

      ……

      长江的那一边,清军浦口司令部粘杆处办公楼。

      二楼宽大的长官办公室内一片嘈杂,好像在指挥一场大战役。

      这里新设了好几张办公桌,每张办公桌上都接了一部电话。穿军服的身影进进出出,都用小跑的。电话铃此起彼伏。每一声电话铃只要刚刚响起,立刻就有一只手抓起来,向着那头急切地询问。墙上那座老朽的机械大木钟上足了发条,「哢嚓哢嚓」的,让人清楚地听到每一秒的走动。整屋子繁忙的人顾不得擦汗,不时的会抬头望上一眼。

      总之,昨晚人浮于事的那种低效率,现在被一扫而空。

      老头尼玛善眼珠子通红,坐在写字台后的大皮椅上,手里铅笔在桌面上狠狠捣着,咬牙切齿地盯着满屋子战战兢兢的手下,时不时也会惶恐地转头,畏惧地瞥一眼里间办公室那扇紧闭的门。

      老头面前的桌上立着十二张麻将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某个军官接到某个电话,然后跑过来向他报告。老头会略微满意地点点头,松一口气,伸手扳到一张麻将牌。

      现在已经有十张麻将牌被扳倒了,只有两张还立着。

      「叮————」

      这次是他办公桌上的电话刺耳响起。

      「嗯?」尼玛善盯着电话看一眼,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

      「喂?」他抄起话筒。

      ……

      「啊,啊,是,是……」尼玛善一脸惶恐,站了起来,「对对,是下官,下官尼玛善……」

      屋里顿时一静,人人都停下来看他,猜测电话那头的大人物。

      「嗯嗯,是的,是的,」尼玛善手向众人用力挥两下,让他们抓紧干活,一边压低声音,恭敬地道,「在,在这儿呢,……正在休息……是……」

      他放下听筒,悄悄蹓到里间办公室门外,整整衣领,扶正帽子,清清嗓子,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几秒种后,又轻敲了两下。

      「唔……」

      门那边隐约传来睡得迷迷糊糊的声音。

      「格格,格格,奴才打扰您了,」尼玛善贴着门,压低声音小心地道,「有您的电话,……北京来的。」

      里间搭了一张简易行军床,十四格格「呼」地和衣坐起来,摸摸额头,然后乾净俐落地整整衣衫,望了一眼缩在沙发上,兀自呼呼大睡的小林五月,嘴角一笑,开门出去了。

      ……

      「奴才给格格请安了……」

      电话那头传来恭顺的声音。

      「哦,是张总管啊,呵呵,」十四格格笑得很客气,胸中却跳起来,眉头也慢慢皱起,「有劳总管大人挂心了。……圣上可好?」

      「圣上安好。」

      ……

      虽说随着时代的进步和一次次的维新,明宫中早已没有太监,清宫中自宣统朝也不再招募新太监了。但清宫中还有不少以前留下来的老太监,地位高,资格老。电话那头的「张总管」就是一个地位类似于从前安德海、李连英的人物。可以说连十四格格这种宗室,又掌着实权,跟他说话也得客客气气的。

      ……

      「嗻,奴才记下了……皇上还问:『那伪明潜艇人数几何?』」

      「劳烦总管代为稟奏,」十四格格语气十分恭敬,很耐心地道,「伪明艇员人数为十二名。」

      「嗻,奴才记下了……皇上还问:『那伪明艇上,可是有走脱的?』」

      十四格格脸色微变,她不知道皇上问这一句,是随口问问,还是有什幺文章。按说昨天晚上她接到浦口的报告就连夜飞过来了,谁都没告诉,更不要说稟奏皇上了。但现在皇上不仅知道了这事,听口气好像还话里有话。

      当今皇帝爱新觉罗-毓畴和她在宗室中虽不同支,但却同辈,比她小着几岁,算是她的堂弟。毓畴排行老六,几年前和老三争位子时,十四格格的父王鼎力支持他。后来老六登基,年号嘉德,父王从此得势,她也被从日本招回来,执掌粘杆处。

      少年天子继位只有几年,对她这个堂姐还算宠信。

      不过这小毛孩到底知道了多少?十四格格胸中敲起了小鼓。这件事她本没想刻意隐瞒,但现在十二个俘虏跑得乾乾净净,一件大功成了大过,处理起来就有难度了。至少在完全处理好之前是这样。

      十四格格看着桌上十二张麻将牌已经放倒了十张,又看一眼尼玛善,得到一个肯定的眼神,心下大定,微笑道:

      「劳烦总管代为稟奏,没有走脱的,……唔,还有,明天就可以全部押送回京。」

      「嗻,奴才记下了。皇上还问……」

      …

  • 名称:学园孤岛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47: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