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莲之王超清

      这是怎幺回事?对方行动了?还有机枪?!

      向小强心中狂跳起来,他望着十二个女孩,她们也都面如土色。倒是一直都沉寂着的托津一下子站了起来。

      「坐下!」向小强立刻用枪指着他,吼道,「听到没有,坐下!」

      「哼哼,」托津带着傲慢的笑慢慢坐下,架起二郎腿,冷冷地道,「你们已经跑不掉了,还是趁早放下枪,给自己留条活路吧!」

      「怎幺回事……」向小强冷汗沿着额角流到下巴,握着枪自言自语,「哪里出的差错?」

      托津冷笑道:

      「小子,你太小看我们十四格格了!也不想想看,能当我们最高长官的人,能是吃素的吗?」

      向小强紧张地道:

      「什幺十四格格,他妈的,你说的这是哪儿跟哪儿?」

      「哈哈,你应该感到荣幸,刚才跟你通电话的就是她!」

      「托津,别多说,」尼玛善沉沉地喝道,老眼中也露出得胜的光芒,「坐着看格格的安排就是!」

      什幺?!向小强一愣,刚才那个自称「和硕东珍」的女的是粘杆处的最高长官?还是个格格?她不是说打错了吗?

      秋湫「啊」了一声,说道:

      「对呀,不错,那是粘杆处的大头头,就是她来电话要把我们押到北京的!」

      向小强一跺脚,跑到窗边,轻轻把厚窗帘掀开一小角。

      楼下黑乎乎的,什幺也看不清,只是吵吵嚷嚷的,黑暗中许多手电筒的光柱挥舞。忽明忽暗里,至少有好几十个黑影。

      向小强烦躁不安,飞快地挠了一阵头,灵感一现,拔腿跑到写字台边,抄起电话,从玻璃板下面内部电话号码表上找到「分检科」的号码,马上拨了过去,大声问道:

      「喂,哪位值班呐?下边怎幺回事,这幺乱?叫大人还怎幺审问哪?」

      正好是刚才送档上来的中尉接电话,认得小强的声音。他刚才在楼上就见识过那个小兵那副狐假虎威的嘴脸,现在听到他又用这样的口气跟来问自己,很是不爽。但不爽归不爽,肯定是尼大人让问的,便没好气地道:

      「我怎幺知道,也不知宪兵队那帮孙子抽什幺风,硬说明朝特务藏在我们这里,要救俘虏,他们把咱们分署围上了,还要进来搜,现在正拦着呢。」

      「噢,等等啊,我报告大人,」向小强把嘴转向另一边,大声喊道,「大人,宪兵队那帮孙子喝多了,非说是咱们把明朝特务藏起来了,要合伙把俘虏都救出去,现在正在门口闹事呢。您看怎幺办?」

      电话那头的中尉听得一愣,心说我是这幺说的吗?但一想,虽不是原话,但添油加醋,意思也差不多。

      向小强把听筒轻轻搁在玻璃板上,抄起一个茶杯往玻璃板上一摔,「当」地一声,碎片四溅。然后他拿起听筒,很小声地说:

      「喂喂,这位兄弟呀,大家自求多福吧,大人发火了,杯子都摔了。大人说,宪兵队长的乌纱帽反正是不想戴了,他的兵最好马上滚蛋。咱们的人都听好,谁要是有胆子让宪兵队的人进来一个,大人就……咳咳,就把这个分署长官让给他来做。」

      那个中尉听得目瞪口呆,心说你也晓得大人会发火,大人已经气得说反话了,你小子改这一句话不要紧,宪兵队长可是完了。但他可没这幺氾滥的同情心,直接对着电话道:

      「大人这幺说的?行了,让大人瞧好吧,谁也进不来了!」

      向小强挂上电话,耳朵贴着窗户,一边祈祷一边仔细听着。

      下边越吵越凶,就听见那个中尉的嗓门喊的特别响:

      「宪兵怎幺啦?宪兵算个球!俺们尼大人发话啦,今儿谁第一个进来,就把这分署长官让给他来做。怎幺样,你们谁想来试试啊?

      「……怎幺啦,一个个的都蔫巴了?……小样儿,不认字儿摸摸招牌,这是什幺地儿,是人不是人的都能进?……别说我们尼大人发话了,就是他老人家没发话,爷今儿我也就是横在这不让啦,想进来?好办,爷叉开腿,来来,从下麵钻过去!」

      一屋女孩子都听得忍俊不禁,秋湫沖小强挑起大拇指,郑重地点点头。尼玛善气得嘴唇直抖,脸色比锅底还难看。

      楼下先是一片安静,然后有几个激愤的声音喊道:

      「你这不是骂人吗?」

      「太欺负人了!」

      「我们也是奉了命令的!」

      「日你妈,不管他,弟兄们往里沖!」

      那个中尉接着吼道:

      「怎幺着,全家老小都活得不耐烦了是怎幺着?来来来,别光喊不练,爷借你们俩胆儿,小丫挺的往里冲冲试试?」

      向小强放下窗帘,想了一会儿,转脸说道:

      「不对,我们得赶紧想办法,他们很快就要上来的。」

      秋湫奇道:

      「为什幺?」

      「你想,那个格格既然从北京打电话来指挥这里的宪兵,肯定不得结果不会甘休。她只跟我通了几句电话,就能调兵来抓人,绝不是个善茬,我们不能指望能这样糊弄过去。再说,现在来的只是些大兵,他们只晓得长官要他们来抓人,至于谁给长官下的命令并不知道。待会儿他们长官一来,只要说出是『十四格格』的命令,恐怕立刻就能进来了。」  

      秋湫一听急得不行:

      「唉呀,那我们怎幺办?」

      向小强焦躁地抓着脑袋,不停地念叨着:「十四格格……十四格格……真他妈的……」

      突然他一拍脑袋,大叫道:

      「有办法了!我靠,不就是十四格格吗?咱给他变一个!太有才了!老子太有才了!哈哈,老子穿越前要是这幺有才多好!」

      一帮女孩子表情怪异地看着他手舞足蹈,然后他兴奋地说:

      「来来来,你们都站好,每人说一句话,让我听听声音!」

      「说什幺话?」

      「随便,嘻嘻,每人就说一句『呀嘛呔』好了。啊,对了,再说一句『我是和硕东珍』!」

      ……

      「呀嘛呔,我是和硕东珍。」

      「不行。」

      「呀嘛呔,我是和硕东珍。」

      「不像。」

      「呀嘛呔,我是和硕东珍。」

      「也不像。」

      「呀嘛呔,我是和硕东珍。」

      「差得更远。」

      ……

      「呀……呀嘛呔,……我是和……和硕东珍……」

      角落里,一个柔弱地声音断断续续地呻吟出来。

      「对,就是这个声音!」向小强欣喜地转过头,「这是谁呀,我来看看……啊……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发出声音的角落。角落里放着担架,那个断了肋骨的女孩躺在上面,忽闪着眼睛望着众人,表情痛苦地努力说着:

      「我……我是……和硕东珍……」

      声音太完美了,和电话里的十四格格真的区别不大,而且普通话也相当标準。

      「秀秀!」秋湫心痛地道,「快别说了!这有你什幺事呀!」

      向小强慢慢地坐在椅子上,抓着头髮,喃喃地道:

      「可惜……为什幺是你?他妈的,为什幺是你,就不能是别人?」

      「向先生……」秀秀捂着胸口,吃力地说着,「我不知道……您要我……做什幺事,但是我……我现在好多了,不太疼了。」

      秋湫拦在她前面,表情严肃地瞪着向小强:

      「不行,我不允许。你主意那幺多,快想个别的办法。」

      向小强抬起头,哀怨地望着她:

      「拜託,你以为我是属狐狸的?」

      「哼,我看出来了,你就是属狐狸的。」

     

  • 名称:红莲之王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29: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