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界的彼方超清

      「……秋湫任艇长六个月来,执行江面任务七十二次,其间我浦口码头和舰艇屡遭其侦查和袭扰。今年十月四日午夜,以鱼雷击沉我『巴鲁图号』驱逐舰,致使我官兵阵亡十余。伪明海军部对其进行嘉奖,并授其『梅花勋章』一枚……」

      「哦呵呵,原来是南京秋公的女公子,失敬失敬,」老少校放下把玩半天的勋章,笑吟吟地换上一副地道的南京口音,「既然秋小姐是南京人氏,那我们还是用你家乡话聊吧,方便一些。」

      「啊,原来你不是……原来你是……」秋湫惊诧地望着变口音就像变戏法一样地老少校。

      老少校满意地看着这一手的效果,笑吟吟地道:

      「呵呵,这样不公平,是不是?好,我们认识认识吧。」

      「我,」老少校笑嘻嘻地指着自己的鼻子,「叫尼玛善,是大清皇室奏事署,哦,也就是你说的『粘杆处』,在浦口的分署长官。」

      「他,」他又指了指鹰钩鼻子军官,「叫托津,是老朽的副官。」

      托津笑嘻嘻地沖秋湫拱拱手。

      秋湫像触电一样,垂下眼睛。「粘杆处」全部都由旗人掌控,这一点她早该想到的。

      尼玛善微微颔首,风雅地笑道:

      「呵呵,『秋湫』者,秋水也,好名字。『蚱蜢』者,『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嗯,也有出处。难得,人与艇的名字都很雅致。……唉,可惜啊,现在艇,已经变成一堆废铁,面目全非了。人嘛,还是要好自为之,不要也……啊?哈哈哈……怎幺样,托津,那我们就开始吧?」

      托津连忙一拱手,坐在写字台后面,摊开纸笔,準备记录。

     

      一小时后。

      ……

      「尼大人!尼大人!您没事吧?您别生气,您千万别生气,我马上收拾她……」

      托津大声呼喊着瘫在沙发上的尼玛善,用力掰开他的嘴,从小药瓶里倒出一粒药丸,填在老头舌下。

      「嗯……」

      老头虚弱地哼了一声,微微张开眼皮,刚看到对面的秋湫,立刻又怒火攻心,抬手微颤颤地指着她:

      「你……你让她……再说一遍……」

      「嗻,」托津转过脸,对秋湫吼道,「尼大人问你最后一遍,潜望镜上带的人是谁?什幺任务?上岸和谁接头?说!再不老实弄死你!!」

      「我说的是真的……」秋湫委屈地缩在沙发里,身子左挪右挪,「……那个人,真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尼玛善嘴唇抖动着,声音打着颤说:

      「好……你还……」

      然后身子往沙发里一歪,作势又要气晕过去。

      「尼大人!尼大人,您别这幺生气,她这是故意气您,您犯不上……」托津连忙又揉胸又喂水,「咱给她上刑,咱马上给她上大刑……」

      「不……不行……」尼玛善喘着气,抓住他的手,「托津,不能……不能用刑……你知道幺……就在刚才,我们……刚把事情上报给北京,『十四格格』就亲自打来电话,吩咐说……」  

      「什幺,大人,」托津惊羡地道,「『十四格格』亲自打电话给您?」

      「对,」尼玛善老眼中闪烁着激动的光芒,「她老人家亲口……吩咐我说……这是……这是我们大清……首次生俘南明潜艇人员……政治意义大于……军事意义,要……用她们来……做宣传,所以,不能……用刑……」

      十四格格?

      秋湫在宁波海军大学校的时候,就听到过很多关于清朝「十四格格」的传说。

      据流行的最广的一个版本,她是清廷某位铁帽子王的女儿,从小被日本特务机关训练大的,最近两年才回国。和其它清廷皇族不一样,她的照片从不上报纸,行蹤也相当神秘,甚至没多少人知道她叫什幺名字,多大年龄,「和硕」还是「多罗」,在宗室中什幺辈份,只是人云亦云地叫她「十四格格」,只知道她是「粘杆处」的现任大当家。

      甚至有人传说这个「十四格格」根本不是人,只是一个代号。

      既然那个「十四格格」从北京亲自打电话来过问,说明自己的「案情」到了一定高度。她们这十二个女孩子起码不会被当作普通女俘虏处理,在被押往北京前,大概不会受什幺伤害了。在这一小时中,这两人除了威逼利诱、拍桌子打板凳、恐吓、放狠话之外,并没有动她一根毫毛,就是最好的证明。这样想着,秋湫心里踏实了许多。

      「但是……」尼玛善缓过气来,盯着她,阴恻恻地笑道,「『十四格格』话里话外的意思,我们……可以给她们用……用一些看不出痕迹……又让她们说……说不出口的……特殊刑法,嘿嘿……托津,明白了吗?」

      托津大概早就等着这句话了,猥亵地着打量秋湫,笑道:

      「哈哈,她老人家想得真周到,卑职明白了……」

      等等,什幺意思?那老女人让他们干什幺?秋湫心虚地望着他两人,刚放下的心又狂跳起来,身子本能地往沙发里缩。还没等她缩成一团,就尖叫一声,被托津拖到地板上。

      尼玛善用眼神示意隔壁办公室的门,微笑道:

      「把她弄到那里去,别……别太猴急了,重要的是……要她说话。」

      「您放心好了!」

      托津笑嘻嘻地点头,很猴急地抓着秋湫的胳膊,不顾她的哭叫挣扎,一路在地板上拖着,用后腰顶开隔壁办公室的门,先把她扔进去,然后自己闪进去,关上门。

      ……

      「哼哼……」尼玛善抚着胸口,气顺了许多。他欣赏着隔壁传出的哭喊,露出残忍的笑。

      就在此时,隔壁传出尖锐的电话铃。

      这电话来的可谓及时。

      隔壁动静平息下来,托津喘着粗气在接电话。尼玛善竖着耳朵听着。过了一会儿,门开了,托津闪在门口,激动地喊道:

      「大人,宪兵队打来电话,说码头那边有个兵被人打昏了,衣服、证件和枪都被抢走了!」

     

  • 名称:境界的彼方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21: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