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总动员超清

      突然,写字台上的电话响起来,尖利的铃声把屋里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托津下意识地就要去接。

      「别动!」

      向小强吼了一声,用枪指着他。托津一呆,手臂缩了回去。

      向小强看了看屋里每一个人,慢慢走到桌前,手按在话筒上,犹豫一下,接了起来。

      「喂,哪里?」

      没人讲话,话筒里只是传来不停的轰鸣,好象是那一头有一台大引擎在转。过了几秒钟,一个略低沉的女声开口讲话:

      「你是谁?」

      向小强卷起舌头,学着旗人的京腔,很自然地道:

      「我这儿是『粘杆处』浦口分处,您哪位呐?」

      那一头停了几秒钟,又问道:

      「你的长官是哪一位?」

      「哦,」向小强满不在乎地道,「我们长官是尼玛善尼大人,您到底哪位呐?」

      「叫他来听电话。」

      向小强心中翻了一下,女的,还是这种口气,难道是这老头的小老婆?不对,那应该上来就找尼玛善呀。她却先问长官是谁……见招拆招吧。

      「嘿,」向小强一副不耐烦地作派,「我说,您到底哪位呐?我们尼大人不在,有什幺事儿跟我说也成,待会儿我告诉他。」

      那个女的好象犹豫了一下,说道:

      「我是和硕东珍。」

      「什幺珍?」

      「和硕东珍。」

      这名字乍一听倒很像日本人。向小强心中嘀咕,但他对这个世界了解的还太少,不想节外生枝。

      「和……硕……东……珍,」   向小强装着写下来的样子,「这名字。嗯,好,记下来了,说什幺事儿吧。」

      尼玛善和托津听到「和硕东珍」四个字的时候,都是一个激灵,眼中闪出兴奋的光芒。

      那个「和硕东珍」没再说什幺事,直接问道:

      「你叫什幺名字?在那里做什幺的?」

      「哦,」向小强望着托津,微微一笑,说道,「我叫托津,是尼大人的副官。」

      「哦,那我大概是打错了,呵呵,」那女声抱歉地笑了,「你说你们那儿是什幺单位来着?」

      向小强不耐烦地道:

      「粘杆处浦口分处。」

      「粘杆处浦口分处,」那女声轻轻重複道,「嗯,果真是我打错了,托大人,对不起,再见。」

      「嗯,再见。」

      向小强挂上电话,长出了一口气。

      尼玛善和托津悄悄交换了一下目光,都充满了希望。

      ……

      此刻,一架由北京来的「容克-52」正以260公里的最大时速向南飞行着。现在已到洪泽湖上空,大约在泗洪和嘉山之间。  

      这是一架三引擎十五座的小客机,里面并不舒适,红灯幽暗,螺旋桨震耳轰鸣。因为有些气流,偶尔还会颠簸几下。

      一个戴着耳机、操作电台的小姑娘探出头,操着日语问道:

      「格格,是不是再打给其它的办公室,让他们先去看一下?」

      「不必了,」十四格格脸隐在繁杂的电子通讯设备阴影里,也说着日语,「直接打给司令部警卫连,让他们立刻包围办公楼。」

      「哈伊。」

      ……

      「小五,看见了吧,」十分钟后,十四格格带着一丝苦笑,轻声道,「虽然浦口军被称作精锐部队,但我们大清军队的效率就是这个样子。因为是週末,所以警卫连长不在,副连长无权调动。驻军司令办公室,接电话的居然是个女的,听到我也是个女的,立刻就把电话挂掉了,再也打不进去。估计是他的小老婆吧……宪兵营长出去喝酒了,下边人还不错,愿意为我去找。但不知什幺时候能找到,也可能找到时,我们已经到了。」

      那个叫「小五」的小姑娘呆着没吭声,抱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才说:

      「格格是怎幺发现浦口分署出事了的?」

      十四格格瞧着她,微微一笑,说道:

      「好吧,我教给你听。第一,那个人说『粘杆处浦口分处』。本系统没有『粘杆处浦口分处』,只有『皇家奏事署浦口分署』。虽然有『粘杆处』这幺个老字型大小,但绝对没有人说什幺『分处』。」

      小五托着下巴,点点头。

      「第二,本系统的人全都认识我。就算没见过我,也知道我。而那个人……他自称是分署长官的副官。但是我报出郡主号的时候,」十四格格眯起眼睛,咬了一下嘴唇,轻轻地说,「……他居然……不知道我。」

      ……

      向小强整好军容,手按着枪套,甩着轻快的步子遛到一楼,準备见到士兵就点头,见到军官就潇洒地敬个礼。但是还好,一楼走廊上没什幺人。他顺着楼梯又下了一层,摸着灯线,拉亮了灯。

      眼前是一扇大铁门,估计里面就是粘杆处的地牢了。向小强咳嗽一声,犹豫了一下,迟疑地敲了敲。但什幺动静也没有。

      直到手都敲疼了,大铁门上才开了一扇小窗,一股酒气沖出来,露出两只眯缝着的小眼睛。向小强下意识地手放在枪套上面。

      「我日的,你妈的敲,那不有电铃吗……」小眼睛打量着他,好象嘴里还嚼着东西,嘟囔着,「你做啥?」

      向小强抱着胸,眼望天花板,脚打着拍子:「提人。」

      「提哪个?」

      「就提管密码的那个,叫通讯官吧。」

      「谁要提?」

      「尼大人。」

      「唔……条子呢?」

      「条子?」向小强一愣,没想到还要条子。但他马上一脸不耐烦地道,「你怎幺这幺麻烦,又不往外提,就在楼上,尼大人亲口吩咐的。」

      「等等,」那双小眼睛消失了,「我打个电话问问。」

      哐,小窗关上了。

      望着硬邦邦的大铁门,向小强的心开始跳起来,汗津津的手反复抓着枪柄。原本想一进门二话不说,就用枪制住看守,开牢门放人的。现在门没进去,人家还打电话问去了。不知道打到哪里问,打到楼上办公室,自然是老头接,那就看秋湫制不制得住他们了。要是打到别的什幺地方,比如宪兵队警卫连什幺的,就麻烦了。

      几分钟后,大铁门哢哢响了几下,门开了,一个肥猪一样的五十多岁的矮胖兵招招手:

      「行了,进来吧。」

      向小强松一口气,闪身进门,胖看守在身后关上门。狭窄的走廊只点着一只灯泡,很幽暗。走廊并不长,只有不到十米,酒味浓烈,尽头摆着一张小桌子,放着半瓶酒,一堆碎骨头,还有半盘鸭头鸭脚。右边是石灰斑驳的墙面,上面挂着一支步枪,看不清样式。左边是两间铁栅栏隔出的牢房。其中一间透过铁栅栏,可以看见几个穿着海军制服的女孩子依偎在一起,看到他,纷纷惊恐地站起来,防备着。

      「喂,小子,提人最少要来三四个的,怎幺就来你一个啊?」胖看守一边掏出一大串钥匙,一边醉醺醺地咕哝着,「对了……我怎幺没见过你啊?」

      向小强心说,你没见过我就对了。

      「嗯,没见过吧,我是托津大人的本家表兄,新过来的。」

      「唉呀,」胖看守的声音立马恭敬起来了,「唉呀呀呀……原来如此,这个这个,不知大人如何称呼?」

      「嗯哼,」向小强拉着谱,顺嘴说道,「咳咳,我叫罗纳尔多。」

      「哎呀呀,原来是罗大人,」胖看守陪笑道,「刚才多有得罪,嘿嘿,这也是职责所在,没办法的……今后小的还仰仗着罗大人多多照应啊……」

      「呵呵,自家兄弟,好说好说。开门吧。」

      就在看守撅着屁股开锁的时候,向小强脑中飞快地盘算着,像刚才那样用枪制住他,也就是多了个累赘。要把他干掉,又下不了这个黑手。最好是一下把他打昏。打哪里呢?据说人的脖子是个很好的部位,一下就能休克。嗯,就是脖子了。向小强慢慢掏出手枪,拿在手里增加重量。

      「罗大人,您看是哪一个……」胖看守刚转过脸来,脖子便受到了重重一击,刚才还通红的脸色霎那间惨白,身子慢慢缩下去,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 名称:海底总动员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17: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