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超清

      「双引擎紧急倒车!双引擎紧急倒车!」

      乱成一团的驱逐舰甲板上,一个满脸是血的男人坐在碎玻璃中间,顾不得查看自己的伤势,向周围大声吼道。

      这人是这艘驱逐舰的舰长额图浑。猛烈撞击把他从舰桥的指挥室里,一下子抛到前甲板上。幸亏这只是驱逐舰,要是战列舰,这一下非摔死不可。

      周围两三个水兵围过来:

      「额军门!额军门!」

      「额军门,您没事儿吧?」

      「喂,担架,快过来抬军门!」

      额图浑推开担架,扶着船舷站起,往水面看了一眼,厉声道:

      「怎幺还在往前拱?再拱就要翻了!爷刚才说双引擎倒车,没人去传吗?」

      「报告军门,已经有人去传令了!」

      「军门,军门,」二副欣喜若狂地跑过来,「您太高明了,这可比用深水炸弹好,生俘南明的潜艇人员,这在咱全大清海军也是头一回呀!您勋章是没跑了!哈哈,整整一船南明小姑娘,从艇长到小兵,全能活捉,怕不有十几个呢。这下弟兄们有的开心了!」

      额图浑瞪了他一眼,笑道:

      「擦掉口水,想什幺呢?快给岸上发报,让他们派鱼雷艇来,得赶快把这附近江面控制住,别让到手的鸭子飞喽,明军要是从南岸过来抢就讨厌了。」

      「嗻!」

      「别开探照灯,南明调了一艘轻巡洋舰到对面的下关码头,真把它引来可不是玩的。赶快把小艇放下去,喊话,让她们投降!这幺会儿磨磨唧唧的,差不多也该捨得出来了。」

      周围一片淫笑:

      「嗻!」

      「二副,你最后带人下去搜密码本和档!现在她们那里乱成一锅粥,肯定来不及破坏,最多撕几下。你仔细找找,要是弄到手,那才是真正的大功劳。」

      「嗻!」

      额图浑抹了一把流到眼角的血,微微一笑:

      「向我报告损坏情况吧。」

      二副笑嘻嘻地道:

      「幸亏咱们辽河号是老式军舰,下面装了沖角,舰艏损坏轻微,没有进水,就是前舵和声纳彻底损坏,但后舵好好的。喔,您看,咱们现在已经倒出来了。」

      果然,「辽河」号驱逐舰这会儿使足了吃奶的力气倒车,现在已经把舰艏从受伤的潜艇里拔-出-来了。

      「有没有弟兄受伤?」

      「放心吧军门,一个也没有!」

      「好,很好,」   额图浑接过一条毛巾,擦着脸上的血,满意地说,「现在咱们是没事了。不过,这会儿潜艇里面估计就惨了。……唔,军医呢?叫来给爷包扎伤口。」

      全舰人都显得很兴奋。这毕竟是第一次活捉明朝潜艇兵,每人都知道要记功了。

      军医也乐得合不拢嘴,一边包扎,一边问道:

      「军门,你说那明朝潜艇怎幺净用些女兵呢?」

      「你小子连这都不知道,」二副在舰长面前显摆道,「很简单的道理,明朝缺男人嘛!」

      此言一出,周围忙活的水兵都轰然淫笑起来,二副呵斥道:

      「兔崽子们笑什幺,我还没说完呢,缺男人只是其一,明朝潜艇不到一百条,撑上天算五千潜艇兵,再缺男人,也不缺这几千人不是?」

      「长官,那还有呢?」

      「还有?明朝军队里女人是不少,男人不够用的,能用女人的地方都塞上女人了。可那都是些后勤呀、通讯啊、医疗啊、文职啊啥的,真正战斗兵还就是潜艇兵一种。为啥?潜艇兵不怕被俘,女兵干这个没啥好怕的。你看咱们水面舰艇,打得不行了就要弃舰,让人家捞上来都成俘虏了。潜艇打仗不一样,活就是活,死就是死,深水炸弹一下去,一个活的也没有。要不咱俘虏她们一次咋这幺难呢。军门,您说我说的对吧。」

      额图浑笑道:

      「你小子说对了一半,明朝横竖不缺这几千人,干嘛不乾脆都用男人?爷告诉你们,据说南明海军做过实验,说这个女兵比男兵更适合潜艇上的枯燥生活。哎,别笑,这可是真的。就像欧战德国潜艇封锁英国那种任务,男兵出海俩星期就受不了啦,再不回去休整士气就跌没了,不用敌人打,自己就干起架来了。女兵就好得多,听说南明女兵能开着潜艇出海俩月,人家还不咋地,回来就是小脸儿瘦点儿、白点儿。女兵就这点好,比男人经熬。」

      「嗯,」二副点点头,感同身受地说道,「军门说的是极,就拿俺婆娘来说吧,坐在那里缝补,坐一天也能坐得住。要是换老爷儿,别说一天,你让他坐十分钟不动试试?不跳起来才怪!」

      包扎完毕,额图浑摆摆手:

      「好啦,喊话,让她们出来!」

      周围水兵又淫笑起来了。

      ……

      「里边还有没有人?」

      从艉舱拉出最后一个人后,艇长大声问。

      「没有了!」

      「好,快关门!」

      几个人顶着汹涌喷入的江水,合力把圆形水密门推上,旋死手柄。

      现在所有的人都集中在中央的指挥舱了。这里的水已经没膝深了,许多东西都漂着。艇长划着双腿,指挥着把受伤的通讯官放到大木箱拼起的床位上。头顶就是通向出口的指挥塔,两名艇员一人一把左轮手枪,仰脸把守着出口。

      「电台还能用吗?」

      「报告艇长,让……让水泡了。」

      「密码本呢?」

      「在……在艇长室的保险柜里……」

      轮机官弱弱地指着水密门。

      「那座标图、水雷图,和……和其它的什幺图呢?」

      轮机官又弱弱地指了一下水密门:

      「也在那里,都没来及拿出来……」

      艇长啃着指甲,烦躁地踢着水。几秒钟后,她指着那两个拿手枪的艇员:

      「你们俩就在那里守着,谁露头就打死他。」

      「那……那要是往里扔手榴弹怎幺办?」

      「不会扔的,哼,我知道,他们……想活捉我们。」

      一片死寂,然后,有几个人哭了起来。

      ……

      一个男人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到潜艇里:

      「明朝的潜艇小姐们……」伴着这句话,响起一片淫-蕩地笑声。

      「……笑什幺笑,兔崽子们正经点……咳咳,我是大清海军『辽河号』舰长……我现在命令你们放下武器,出来投降……根据日内瓦《关于战俘待遇的公约》,我将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我保证你们『不遭受暴行、侮辱和好奇心的烦扰』……」

      笑声越发猛烈,还夹杂着许多口哨。

      潜艇中站在冰水里的十几个女孩子面色惨白,哆嗦得更厉害了。

      艇长咬着发青的嘴唇,慢慢掏出配枪,颤抖着举在半空:

      「有谁……有谁想用这个?」

      一圈人都瞪着双眼,像看鬼般地看着那把左轮枪,谁也不吱一声。

      毕竟,被敌人炸死是一回事,但自己杀死自己,就是另一回事了。

      ……

      「噗通!」艇长把枪扔到水里。

      然后,她又艰难地掏出一个小药瓶,举在半空:

      「那……有谁想用……这个?」

      周围仍然鸦雀无声。

      ……

      「噗通!」

      艇长又把药瓶扔进水里。

      「艇长大人……」通讯官艰难地抬起身子,「后面……两组蓄电池全都……全都洩漏了,再过一会儿……这里的水就要变成……变成酸性……」

      所有人都惊骇地低下头,看看泡在水里的小腿。

      ……

      扩音器仍在广播:

      「……我是大清海军『辽河号』驱逐舰的舰长……」

      ……

      「哗啦!」

      艇长猛地将海图桌上的圆规和三角板推到水中,伏在上面抽泣。

      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看了一圈下属,噙着眼泪说:

      「那我们就出去投降吧,但愿那位舰长,是个……是个好人……」

     

      橡皮筏停在潜艇指挥塔边上,潜艇里的女孩子一个一个钻出指挥塔,老老实实地爬上橡皮筏。每钻出一个,驱逐舰上就响起一阵欢呼和口哨声。

      在驱逐舰舰艏的黑影下面,向小强手脚攀着水里的锚链,小心地缩在水中,只露出一个头。他觉得现在没刚才那幺冷了,好象呆在水里比露在外面还暖和一点。

      刚才小强就趴在指挥塔上面,把一切都听到了。他现在才明白自己在哪里,大概处于什幺年代,双方都是什幺人。虽然他百思不得其解,明朝的潜艇部队怎幺全是女人,但听了她们的对话和驱逐舰上的狂笑,立刻便明白了这些可怜女孩们的处境。

      自己这条命是她们救的,为了救他,她们冒着风险没把潜望镜收下去,可是自己却大喊大叫,把清朝的驱逐舰引来了。

      最初的羞愧、悔恨过后,一种莫名的兴奋和自信心升起。他也不知道为什幺,明明自己的处境很不乐观:在黑暗中冻得瑟瑟发抖,被人发现便自身难保,但他心中却已打定了一个不切实际的主意:

      我,向小强,一定要把这些女孩子救出来。

      他不知哪来的勇气,慢慢地从潜艇上滑入水中,借着黑暗的掩护,静悄悄地游到驱逐舰的锚链边。

      向小强清楚自己的本事有几斤几两,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将会如何。但现在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自己已经不是前世那个卑微、懦弱、被公司炒、被女人甩、只知道朝九晚五上班、寄简历的窝囊小强了。人,要有责任感,现在对他来说,「小强」二字的意思就是:

      小,而强大!

      驱逐舰装完俘虏、搜完艇舱,开始拔锚了。向小强连忙鬆开手游到一边,大铁鍊就在他眼前「哗哗」地出水,最后大锚爪腾出水面时,他看准机会,一把抱住,瞬间被带了起来。

      「哐!」

      链子收完了,锚爪卡在舰艏的舷侧。向小强用力攀上去,挤进锚爪的内侧,身体正好隐蔽在阴影中。

      驱逐舰长鸣一声,在江面骄傲地划了一个大圈,满载着它的战利品,向北岸的浦口驶去。

      在前世,向小强并不是一个大汉族主义者,明朝和清朝对他来说,只是中国历史上的两个朝代而已,对任何一边都没有明显的好感或恶感。但是现在不同了,来到这个世界还不到一小时,他就已经旗帜鲜明地选择了自己的立场。

      小强攀在驱逐舰的外侧,头顶是清朝水兵的说笑,耳边是机器的轰鸣。寒冷地江风吹在湿淋淋的身体上,但他却热血沸腾,身上热乎乎的。

      这种感觉就像已经用滑鼠点开了一个游戏,正在LOADING……

     

  • 名称:你们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08: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