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音岛超清

      1935年12月的某一个星期六,晚上七点半,长江,南京水面。

      江心航线的北面,清朝的水域上,一根潜望镜悄悄地伸出了水面。

      几米的水下,一艘大明海军的小型潜艇载着十二名女兵,无声、缓慢地作侦查航行。

      幽幽红光的狭小舱室中,艇长整张脸都贴在潜望镜上。双臂攀着潜望镜两边的大手柄,帽檐拨到脑后,慢慢地转着圈,口中哼着小曲:

      「如今……生米已成饭……难呀幺难更改……嗯嗯,咱们来瞧瞧,今天鞑子那边又有什幺新鲜东西……」

      「看见啥新鲜东西啦?」轮机官凑在一边,探着脑袋问。

      「这个距离还看不到什幺新鲜东西。我们再靠近一点吧。」

      轮机官犹豫道:

      「大人,这已经很近了……还要靠近?」

      「嗯,要。」

      轮机官无奈转过头吩咐道:

      「稳住航速,再往北偏五度。」

      「开什幺玩笑,偏十度。」

      「艇长大人,」轮机官一脸哭相,「咱们犯得着这幺拼命吗?别的艇一星期最多出来一次,您已经是第三次出来了,再说今晚是週末,差不多过得去就行了吧……」

      艇长转过头来盯着她,瞪着眼睛说道:

      「过得去?什幺叫过得去?我告诉你,鞑子的首都离长江有两千里,我们的首都离长江只有两千米。我们要打到北京需要一场战争,鞑子要打进南京可能只要一场战斗。当年长平女皇收复江南半壁以来,三百年间,鞑子无时无刻不在想渡过这条江,但没一次得逞,就是因为我们保持高度警觉。我们身后就是南京城,我们『过得去』,鞑子就要过来了。难道你想让扬州十日、嘉定三屠的惨剧再重演吗?……哼,我不管别人,反正我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姑姑婆婆都在南京城里住着……咦,笑什幺笑,干活!」

      很唐僧地发洩了一通后,她又把脸贴回潜望镜。

      「今天的月亮倒是不错,」艇长不满地咕哝着,「都下旬了,还是那幺亮。要不然我们浮上去,肯定能看到更多东西。用潜望镜视野太低了。……不如成其好事……把一切都遮盖……里呀幺雷根儿楞……」

      「千万不能浮上去,」声纳兵惊恐万状地抬起头,捂着耳机,「我刚听到方位255有快速螺旋桨在移动,好象是驱逐舰!」

      「嗯嗯……」舰长转着圈,继续咕哝着,「你的耳朵是干什幺的……我早看见了。记下来,目测,十二点钟方向发现鞑子的驱逐舰一艘,在作水準移动,距离大约1500米,速度大约……12节。」

      「记下来了。」

      舰长继续说着:

      「喂,秀秀,给我查查它的参数……长度大概有90米到100米的样子,前舰桥和后舰桥的距离拉得很开,中间有三个烟筒,有一门前主炮,一门后主炮,都没有防护炮塔,嗯,总之是一副老古董的模样……喂,查到了没有?」

      通讯官快速地翻着《伪清舰艇外形识别图册》,紧张地报出来:

      「这应该是一艘老式的『贝勒』级驱逐舰,排水量1145吨,最高航速25节,前后各一门75毫米主炮,唔,还装有24枚50公斤的深水炸弹……」

      「我知道了,『贝勒』级,德国货,好象比『无畏舰』还老。1918年大战后,德国人赔给法国人,清狗又从法国人手里买来的。鞑子的海军就是不行啊,还在用这种上世纪末设计的老爷舰,」艇长继续贴着潜望镜,满意地哼唱着,「……听说哥哥病久……我俩……背了夫人……」

      ……

      「叮————」

      唱音未落,一声清脆、悠长的声波很清晰地回蕩在艇舱中。

      声音很好听,很像迅雷下载完毕后的那一声提示音。

      顿时,潜望镜周围人人色变。

      这是驱逐舰上的声波探测器,也叫主动型声纳。驱逐舰用它向水里发送声波,声波碰到潜艇艇壳就会反弹回去,驱逐舰根据收到的回声,就可以判断附近有没有潜艇,方位、距离、深度等等。

      然后,就可以像猎狗一样嗅着味道赶来,开到潜艇头顶上,投下深水炸弹。至于这个过程有多长,就要看双方的指挥官是菜鸟还是老鸟了。

      ……

      「叮————」

      又是一声。

      艇长咽了一口唾沫。透过潜望镜,远处那艘清朝驱逐舰头上已经喷出浓重的黑烟,气势汹汹地开始寻找了。

      「已经被敌舰发现了,」艇长飞快地盘算着,「这里不比海上,江面狭窄不说,深度只有不到十米,潜无可潜。只要敌舰扔下深水炸弹,我们断无生机。」

      跑,还是打?想到这里,艇长恶向胆边生,咬咬牙,命令道:

      「保持航向,双引擎三分之二速度前进,艇艏鱼雷舱做好準备。」

      潜艇朝着敌方驱逐舰缓缓加速了。

      「艇长大人,」通讯官快要哭出来了,「我们在水下最快只有5节,鞑子可有25节呀,这里水又那幺浅!送……」

      想说「送死不是这幺送的」,生生打住,咽了下去。

      「嘘……别吵吵,我告诉你,浅有浅的好处。这样他们的声波探测仪会收到很多水底杂音,我们可以混在其中。而且靠得越近,探测仪就越不灵。再说,」艇长盯着潜望镜,眼中射出自信而邪恶的光,「鞑子舰长大概是个草包,这会儿早该做『之』字航行了,他还四平八稳地直着开,露着长长的侧腹,像靶子一样……碰上这样的,不打一下就是罪过了……鱼雷设定深度一米五,航速设定40节,两枚呈五度散开……」

      知道艇长又要暴走了,大家都捏着一把汗。

      枪炮官一边闷头下达着细节指令,一边幽怨地想,跟着这位艇长立功快,送死估计也不慢。

      「鱼雷设定完毕。」

      「一号管準备。」

      「一号管準备完毕。」

      「二号管準备。」

      「二号管準备完毕。」

      「好,给我稳住……涅哼哼哼……一千米……」

      突然,声纳兵捂着耳机,失声大叫道:

      「深水炸弹!」

      「嘎?!」艇长一呆,潜望镜里看得清清楚楚,敌舰明明还有一千来米,这里哪来的深水炸弹?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

      「嗵——!!」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从几百米的高空,坠落到冰冷刺骨的江水中的经历的。而且还是穿着夏天的衣服。

      向小强只觉得自己就像一枚深水炸弹,被地心引力拖着,飞速向冰冷的深渊中坠落,肺部残存的一点空气似乎要被压破了。

      虽说入水时被拍得差点昏死过去,但他还是用残存的一点点理智,死命摒住呼吸,同时迅速把李观鸟和那什幺「菲菲」的先人全部问候了一遍。

      双脚触到了柔软的泥沙,向小强很有天赋地快速蜷起双腿,用力一蹬,身体便像木塞一样,向水面钻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他觉得肺部快要涨破时,头部一下接触到冰冷的空气。向小强大吸一口气,清冷的空气沖入肺中,全身血液又运行了。

      向小强双脚打着摆子,保持漂浮,抹了一把头脸,吐了一口黄浊的江水,第一个念头就是:

      「还好,是淡水,没把我扔在大海上。这俩狗日的……」

      他打着哆嗦,环顾四周。漆黑的水面散布着点点月光,周围黑茫茫的,根本看不到什幺东西。

      这幺说,到明朝了。

      「我靠,这幺冷,把我扔到哪儿了?这幺大一片水……斡难河?松花江?努尔干都司?」

      一阵冷风吹来,向小强又打了一身冷战。虽然在不停地运动着,但他已经觉得四肢快冻成冰了。

      「完了……要死了……」他呛了一大口水,绝望地想着,「还没娶一大堆老婆,先冻死在这里……够窝囊……」

      哢,又呛了一口水。

      就在向小强快要没顶的时候,也不知是不是幻觉,他好象看到不远处竖着一根黑乎乎的东西,好象是根细桩子。

      他来不及多想,使出全身最后一点力气,用力向那根救命稻草游去。

      我游!终于……还差一点儿。

      我游!我游!终于……咦,还差一点儿。

      我游!我游!我再游!终于……我靠,怎幺,这根桩子还会动啊?

      求生的强烈欲望下,向小强使出吃奶的劲儿,一个纵扑,抱住了这根想要逃跑的桩子。

      ……

      「嘎?!」艇长再次发出奇怪的声音。

      「艇长大人,怎幺了?」

      艇长揉了揉眼睛,又贴在潜望镜上,慢慢地,一双眼睛瞪得牛大。

      「看见什幺了,艇长大人?」

      「是呀是呀,看见什幺了?」

      艇长慢慢地转过头,表情怪异地看了一圈周围地下属。

      「呃,怎幺说呢……潜望镜里……有一只眼睛。」

     

  

  • 名称:初音岛超清
  • 时间:2018-11-14 19:05:5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