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骑士超清

      五把银英炼製的飞剑静静地插在地上。

      看到卫惊蛰收束住手中的火焰,银甲迫不及待地问道:「主人,成功了吗?不会又要回炉吧?」

      卫惊蛰有点气喘,但神情却很是振奋,高兴道:「炼製好了,这几把剑是我目前所能做到的最好的了。」

      「呀!」风儿欢呼着跑上前去,将其中淡黄色的飞剑拿在手里。其余几人也上前拿起了属于自己的飞剑。

      为了炼製这几把飞剑,卫惊蛰花费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因为众人提出来的要求太过刁钻,开始熔炼塑形的时候总是弄得一团糟,剑不像剑,棒不像棒。卫惊蛰反复熔炼,仔细揣摩《巫华指天录》中的每一句心得,终于才炼製出现在这几件成品,从外观上已经完全看不出一点生涩的地方,根本就是大师的手笔。

      卫惊蛰推演出五五归元,对阵法的掌握也更上一层楼,目前已经掌握了六种本源阵法,风、水、火各两种。

      风儿手中的飞剑就镌刻着一个本源风阵,御剑的时候在剑身表面会卷起一阵轻风,对敌的时候速度比寻常的飞剑还要快上许多。银甲的飞剑则像一个爪子,表面上有鳞片状的花纹,虽然没有镌刻阵法不过银甲已经很满足了。

      水师火师两人的飞剑则比较特别,水师那一把宛如一泓秋水,泛着湛蓝的水光,御动时波光粼粼扰人心神,火师那把则有如一团火焰,剑身上散发着灼光肌骨的热力,也算是少见的飞剑了。这两把剑卫惊蛰都按照了两人的要求分别镌刻了一个水阵一个火阵在里面。

      白芙蓉的剑是五把飞剑中最平凡的一把,除了锋利就没有别的了。

      卫惊蛰看着众人爱不释手地观摩着各自手中的飞剑,心中却是明白得很,自己炼器也只能做到炼製飞剑而已,方法虽然掌握了,但距离炼製法宝还有一段距离。这些飞剑虽然也算是经过了淬火、提纯、熔炼、布阵、下咒这几步完整的过程炼製出来的,但是在「布阵」和「下咒」这两步上做得还不够,布置的只是最简单的阵法,而且起的是辅助的作用,真正的法宝是以里面的阵法为主的,能够用来困、缚、擒、伤、杀、灭,远比这简单的飞剑厉害得多,而且「下咒」这一步只不像这些飞剑炼製的时候那样,只是简单地将御剑诀镌刻在上面,真正威力强大的法宝,在「下咒」这一步上要複杂得多,对阵法的各种控制的诀窍都是详细地镌刻在上面的。

      飞剑太小,只有巴掌那幺大,以目前卫惊蛰的能力,是根本无法将太过玄奥複杂的阵法布置上去的。炼器六道,淬火、提纯、熔炼、布阵、下咒、启神,卫惊蛰只能够勉强做到前五步而已。

      想起最后一步「启神」卫惊蛰摇头苦笑,这一步如果完全掌握,不知道将会炼製出如何可怕的法宝来。终柳飘零一生都没有飞升上界,体内也没有仙元力,所以无法知道仙器炼製的过程,可是柳飘零却很肯定地指出,只要「启神」成功就能够炼製出神器,可是神器是怎样的谁都没有见过。

      风儿见卫惊蛰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便悄悄走到卫惊蛰身后,环绕住卫惊蛰的腰,将面轻轻贴在他宽阔的背部,甜甜的声音说道:「哥哥,你在想什幺?」

      卫惊蛰回过神来,转过身来大手扶着风儿的双肩,询问道:「没想什幺。风儿,这飞剑喜欢吗?」

      风儿低头摩挲着手中的飞剑,兴奋道:「喜欢。」

      几声欢笑传来,水师走了过来,喜道:「卫小哥,以前我们没有修真的时候,什幺也不懂,可是修炼了你教的法诀之后,才知道一把好的飞剑意味着什幺。现在拿着你为我炼製的飞剑,我真是开心得话都不会说了……你看,我只不过教了你两个本源阵法,你就给我布置了一个在上面,御剑杀敌的时候那突然蒸腾起来的迷蒙水雾,恐怕能够让对手大吃一惊吧。哈哈哈……」

      火师拿着自己那把形如火焰的飞剑,也是讚不绝口:「小哥,你炼器的本事真是太厉害了,连我的火阵都布置了上去,恐怕单是突然出现的火焰就能够将对手吓一跳了。」

      卫惊蛰面对着两人的称讚,打铁趁热地说道:「两位大叔喜欢最好,以后我的炼器水準进步了,还可以继续为你们改进这两把飞剑,只是……」

      水师火师闻言大喜,水师说道:「卫小哥有什幺话只管说,是不是想我们将阵法教给你?没问题。」

      卫惊蛰摇摇头,愁眉深锁道:「小子不敢欺瞒两位大叔,其实我是修真界道魔两门的敌人,小子我不想连累两位大叔。」

      水师火师听言一愕,心中也有点忐忑:修真界道魔两门啊,那得有多少高手?这小子究竟为什幺会惹得整个修真界都要对付他?

      风儿闻言却是直接靠在卫惊蛰身边,柔声说道:「哥哥,不管你的敌人多幺厉害,风儿都不会离开你的,就算死风儿也要和哥哥死在一块。」卫惊蛰心中感动,面对蛇妖芷蚺的时候风儿都没有丢下自己,何况在一起生活了两年,风儿对卫惊蛰来说就像自己亲人一般。

      银甲是知道卫惊蛰的事情的,同时也知道卫惊蛰本事大的很,背后还有个厉害的老爹,根本一点也不担心。要是那些道魔两门的人这幺厉害,还不早就杀过来了?事实上这两年来都是雷声大雨点小,银甲还真的想不出人间界有谁能够接住那可怕的白色火星的。

      白芙蓉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有一天就过一天,跟着卫惊蛰有这幺多好事,他也懒得说什幺。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水师和火师两人。

      水师尴尬地一笑,说道:「我们八杰的先人本就是修真界的人,如今遇上了卫小哥,有机会认识那些道魔两门的高手,那也好得很。」

      火师更是豪爽,直接嚷道:「我老火看卫小哥绝不会是什幺坏人,那些人如果真不分青红皂白来对付你,惹火了老火我,就直接一个火阵让他们来得去不得。」

      卫惊蛰却不担心这两人会不顾道义离自己而去,反正他们练了巫门法诀,没有自己在旁边他们在修真界能活多久还不确定呢。脸上展颜笑道:「两位大叔不必担心,道魔两门其实也没有这幺可怕,我还有一些极厉害的朋友,完全能够自保。」

      水师思维缜密,问道:「小哥如今有什幺打算?」

      卫惊蛰说道:「我想在修真界建立一个自己的势力,不知两位大叔肯不肯帮我?」

      水师脸上一颤,似乎也有点动心,瞧着风儿说道:「既然这一代的『风』都站在你这边,我和『水』自然会帮你,只是我们还要邀请一些人加入,扩大自己的实力。」

      卫惊蛰笑问道:「水大叔,我们还可以邀请一些什幺人?」

      水师瞧瞧卫惊蛰身边的风儿,又瞧瞧身边的火师,脸上笑道:「修真界的人我不认识,不过这雷壤府境内就有一位八杰后人,他叫『雷』。」

      卫惊蛰对水师的说法倒不意外,毕竟李彧大哥也提起过「雷」。

      「那好,我们过几天便出发去找『雷』吧。」卫惊蛰也想早日见识一下雷师的神奇阵法。

      见卫惊蛰脸上有点疲惫,风儿急问道:「哥哥,你累了幺?进屋里休息一下吧。」

      卫惊蛰点点头,一口气炼製了五把飞剑,精神也的确有点疲惫了,与是携了风儿打算进屋歇一会,银甲、白芙蓉自然也跟着。

      就在众人跟着卫惊蛰往屋里行去的时候,突听到水师在身后提着长剑,自言自语地歎道:「这飞剑虽然可以变化成匕首,可是带在身上总是有点不适应,要是能够找到『天』就好了。」

      卫惊蛰远远转过身来,好奇道:「水大叔,那『天』有什幺神奇的本领?」

      水师与火师相视一笑,为人比较豪爽的火师说道:「卫小哥,你在修真界,听没听说过储物戒指?」

      见卫惊蛰一脸迷茫,火师愣了:「怎幺?如今的修真界难道连储物戒指都成了稀罕的东西了吗?」

      银甲哼着道:「老火,说清楚点,什幺是储物戒指?」

      水师走上前来,说道:「储物戒指就是一种可以存放大量物品的戒指,炼製的方法和炼製飞剑差不多,只是必须在戒指上面镌刻上一种阵法。这种阵法据我们八杰先人所说,当年只有『金厄斗宗』才会。而『金厄斗宗』没落之后,便只有『天』这一支的后人会了。」

      「什幺阵法?」卫惊蛰也起了好奇心。

      火师抢先道:「自然是『天』的阵法,『天』的阵法之内自成空间,一旦陷入阵内恐怕就要迷失在里面了。」

      「自成空间?」卫惊蛰感到有点吃惊,当初在西歧王冢的时候,那个佛门长老济癫的一点灵识,不就是将自己困在一个「微尘世界」之中幺?难道这个『天』的阵法,与「微尘世界」有异曲同工之妙?

      可惜听说水师火师二人说过,天、地、山   、泽这四支的后人也许早已经湮灭在岁月的长河中了。

      想到龙虎山张天师,卫惊蛰不禁笑道:「这个『天』怎幺称呼,难道叫他天师?我可是知道龙虎山天师道有一位张天师的。」

      水师也笑道:「怎幺称呼还不是随便你,只要你觉得不拗口就行。你可以称他为『天阵师』,只是不知道这一支还有没有后人生活在这世上,如果你学会了天阵师的阵法,就能够炼製几枚储物戒指用来存放这些飞剑了。只是我怕储物戒指再次出现在修真界,又将会引起各方的厮杀争夺。」

      「找到『天』再说吧。」卫惊蛰笑着走进了屋外,可是心中却翻起了滔天巨浪,能够自成空间的阵法,如果布置在法宝之上,那幺这件法宝的威力又该是如何惊人呢?

     

  • 名称:宇宙骑士超清
  • 时间:2018-11-13 23:17: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