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骑士black超清

      这两年来,卫惊蛰不仅仅只是简单地推演,其中还做了相当繁複的举证,对九宫之数的了解也更深入了一层。开始时卫惊蛰以为九宫之数只是从一到九连续的九个数,可是随着推演五五归元时才发现,不只是从一到九,甚至六到十四这九个连续的数,也可以推演出三三归元阵,例如:

      九、十四、七

      八、十、十二

      十三、六、十一

      卫惊蛰从中似乎发现了一点有迹可寻的规律,同时也察觉到自己以前的推演陷入了误区,不得不丢弃了之前推演四四归元时穷举的笨办法,硬着头皮将五五归元的推演悉数推翻,回过头来重新推演起三三归元,耗费了两年时间才终于把五五归元推演出来了。这个时候卫惊蛰才终于体会到了九宫之数中蕴含的乐趣,也明白风儿为什幺会这幺喜欢摆弄这些小石子儿了。

      一双冰凉的小手轻轻从后面捂住了卫惊蛰的眼睛,卫惊蛰不用想就知道背后是谁了,反握住那双柔弱的小手,笑道:「风儿,我已经推演出五五归元了。」

      风儿顽皮地将手从后面环绕住卫惊蛰的脖颈,在卫惊蛰的耳边轻嗔道:「哥哥,你推演的速度太慢了吧,风儿当初推演五五归元才只花了半年的时间呢。」

      「我的风儿当然要比哥哥聪明许多啦。」卫惊蛰笑着将风儿拉到身前,发现风儿长得越来越窈窕,已经不再像两年前那瘦弱单薄的样子,整个人就像含苞待放的蓓蕾,脸蛋上那抹病态的嫣红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白皙中透着红润的羊脂,眉黛带俏,凤眼含嗔,樱唇皓齿,朝气蓬勃,如同一幅工笔勾勒出来的明媚风景,那里像十二岁的丫头,分明是初解风情的二八豆蔻少女。

      卫惊蛰一时也为风儿的风采所摄,好半晌才笑道:「风儿,其他人都在修炼,你怎幺在偷懒呢?」

      风儿坐在卫惊蛰腿上,轻轻靠着他的肩膀,低声辩解道:「哥哥,风儿才没有偷懒呢!风儿只是感觉到体内好像多了一个自己似的,才想来问问哥哥的。」

      卫惊蛰吓了一跳,莫非是这小丫头已经凝聚元婴了?在希陀山圣贤峰上,那幺多资质超群的「崇天门」弟子从开始修炼法诀到凝聚元婴,快的三年,慢的十年,还从来没有像风儿这幺快的,短短两年就能够凝聚元婴了。

      卫惊蛰苦笑一声,说道:「风儿,哥哥可回答不了你了,哥哥都还没达到你那个境界呢。」然后将修真的几个境界给风儿说了一遍,同时心里也有点纳闷,为什幺自己明明感觉到修为上已经突破了,却凝聚不出元婴呢?

      御风飞行是必须达到聚婴境界才可以做到的,卫惊蛰很想瞧瞧风儿是不是真的达到了聚婴的境界,便牵着风儿的手走出了屋子。

      噜噜这两年来经常飞出去,极少在卫惊蛰身边,也不知道它去了哪里。

      屋外的荒野上长满了野草,大概是当年那些丧生在此的魔门弟子滋润了这里的土地吧,野草长得很高,高到一定的程度就会触动週边的风阵,被锋利的风刃切得矮了一截,所以这里的野草都长得很平整。

      「风儿,你试试看,能不能御风飞行。」卫惊蛰鬆开了风儿的小手,鼓励着说道。

      风儿一脸茫然地道:「哥哥,什幺是御风飞行?」

      卫惊蛰也是一愣,接着一拍脑袋,恍然道:「对,你还没有学过御剑诀。」说着将御剑诀的运用方法对风儿说了一遍。

      「哥哥,我没有剑。」风儿一双美丽的眼睛调皮地瞧着卫惊蛰,促狭地说道。

      卫惊蛰身上倒是有一把飞剑的,那是当年初上圣贤峰的时候元虚送给他的东西。卫惊蛰从怀中取出一把细小的匕首,剑诀一展,匕首便变成了一把长剑,卫惊蛰接着将长剑递到了风儿的手中。

      风儿纤细的小手握着长剑,惊讶地问道:「哥哥,这剑怎幺能变得这幺大的?」

      卫惊蛰解释道:「这是用炼器的方法炼製出来的飞剑,可不是凡间打铁铺或铸剑师铸出来的剑,所以能够随着法诀的施展而任意变化大小。」看到风儿对这把飞剑爱不释手的样子,卫惊蛰笑道:「风儿,这把飞剑是我亡故的恩师送给我的东西,炼製得也并不是太好,过一会儿我专门为你炼製一把合适的飞剑,好不好?」

      风儿喜不自胜,欢呼道:「好啊,不过,哥哥,炼器难不难的?太难的话风儿就不要了。」

      卫惊蛰也不是很有把握,但还是说道:「风儿放心,哥哥说过的话就会尽力做到。」

      接下来风儿施展御剑诀,很轻鬆地就飞了起来。她开始还害怕会从长剑上掉下来,只敢在野草尖上飞行,可是随着对御剑诀的掌握,风儿御起剑来越来越熟练,也逐渐变得胆大起来,竟然飞到了高高的空中,吓得卫惊蛰连忙传音让她飞低一点。

      卫惊蛰自然担心,自己还不能御风飞行,而飞剑只有一把,要是风儿不小心掉下来怎幺办?圆月弯刀虽然也是法宝,但已经被毁掉,失去了法宝应有的威力,根本就驾驭不起来。

      看到风儿御着剑慢慢往自己这边落下,卫惊蛰松了一口气,可是接着看到风儿在空中突然一个站立不稳往下坠落,卫惊蛰吓得脸色唰地白了,立刻张开双臂朝着风儿沖过去,想将风儿接住。

      风儿突然在空中打了个转笔直地「掉」了下来,跌坐到了卫惊蛰张开的双臂中,扑到了他的怀里。

      卫惊蛰一愣,怎幺没有意料之中从高空坠落的强大冲力的?刹时间明白过来,卫惊蛰兴奋地道:「风儿,你能够御风飞行了?」

      风儿被卫惊蛰抱着,感受着他温暖宽阔的胸膛,只觉得心里扑扑地跳得厉害,脸蛋埋在卫惊蛰怀中轻「嗯」道:「风儿也是刚刚才发现可以御风飞行了的。」

      屋外的动静将正在修炼的银甲、水师、火师、白芙蓉都吸引了出来。银甲细小的黑眼珠瞧着脸颊通红刚从卫惊蛰怀中离开的风儿,又瞧瞧卫惊蛰,奇道:「主人,什幺事情这幺开心?你的五五归元推演出来了?」

      没等卫惊蛰说话,水师就乐呵呵笑道:「走吧,我们几个根本就不应该走出来的。」

      卫惊蛰却没有往深处想,连忙说道:「五五归元推演出来只是小事,其实值得庆祝的是风儿达到了聚婴境界了。」接着将修真的几个境界说了一遍。

      水师等人不由得都对风儿的进步感到震惊,纷纷上前道贺。

      卫惊蛰对银甲说道:「银甲,帮我弄几块银英矿来。」

      银甲一听卫惊蛰提到银英立时就明白了:「主人,你要炼器?」

      「对!」卫惊蛰瞧着风儿,宠溺道:「我要为风儿炼製一把飞剑,同时为你们几个也各炼製一把,所以你能够找到多少银英儘管给我弄来。至于御剑诀,我炼出了飞剑再教给你们。」

      众人闻言大喜,银甲短小的爪子更是往胸膛上一拍,吹嘘道:「主人,这事你就放心吧,这两年来在我修炼的地底周围已经凝聚了不少银英矿,估计是我修炼了巫门法诀后,石精本源加快了岩石的转化。主人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把银英矿弄来。」说着原地一钻进入了地里。

      下午的风夹杂着野草的气味弥漫在众人的周围,众人期待的目光却凝聚在卫惊蛰的身上,而卫惊蛰的眼神中则只有面前横亘着的一块巨大银英矿。

      「呼——」一团炽热到刺眼的白色火焰从卫惊蛰的双手上冒了出来,除了银甲和风儿外,水师、火师、白芙蓉三人都惊讶得大张了嘴,于是银甲和风儿就悄声为三人讲解着,当然还是银甲对「巫殛天火」知道得最为详细,连风儿也时不时地要询问银甲,所以银甲在这一刻虚荣得有点飘飘然了起来。

      卫惊蛰全副精力都集中在了这块银英矿上,在「巫殛天火」的高温淬炼下,土黄色的杂质变成流水,银灰色的银英慢慢软化,一切就像在土石村练习的时候一样,随着卫惊蛰双手往外一分,一大团纯净的银英和那些杂质就分离了开来,接着包裹着那一团杂质的火焰一炽,将杂质蒸发掉了。

      风儿兴奋得在一旁为卫惊蛰大声欢呼,可是卫惊蛰知道,看似纯净的银英并不纯净,里面还有着许多微小的看不见的杂质。

      提纯,这个从来没有练习过的炼器过程就像一道坎出现在卫惊蛰的面前。操控着白色的火焰,悬浮在空中的银英开始变幻着各种形状。卫惊蛰知道,不同部位的火焰热力不尽相同,不断变幻形状就是为了将银英内部的杂质更好地淬炼掉。

      提纯的过程整整持续了半个时辰,直到整团银英减少了三分之一,卫惊蛰才凭直觉感到这一步应该算完成了。

      接下来「熔炼」这一步,就是塑造飞剑的形状,卫惊蛰将元虚送的飞剑拿在手里反复观看,将每一个细微的部位都记在了心里。

      「哥哥,你翻来覆去地看这把剑干什幺?」风儿走上前帮卫惊蛰擦着额头的汗水,好奇地询问道。

      卫惊蛰此时的精力都放在这把剑上,连头也没回,应道:「按照这把剑的样子为你炼製飞剑啊。」

      风儿瞧了瞧卫惊蛰手中的飞剑,将脸凑到卫惊蛰的眼皮底下,试探着问:「哥哥,风儿不喜欢这样狭长的飞剑,风儿要自己设计飞剑的样子,好不好?」

      「哦?」卫惊蛰这才转过身来,瞧了瞧风儿美丽的眼睛,展颜笑道:「好!」然后又转头询问其余几人道:「你们想要什幺样子的飞剑,顺便也把形状告诉我。」

     

     

  • 名称:假面骑士black超清
  • 时间:2018-11-13 23:05:36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